第二章 东陆密使
第十二节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蛮荒
第一章 蛮荒
第二章 东陆密使
第二章 东陆密使
第二章 东陆密使
第十二节
第三章 世子
第三章 世子
第四章 青铜之血
第四章 青铜之血
第四章 青铜之血
第五章 斩狼
上一页下一页
“劳累?”大君猛地回头看着众人,“他刚才在干什么?”
“那……那怎么办?”大君终于回过神来。
“不要让他跑掉!”陆子俞捂着眼睛大吼。
大君猛地揭开了帘子。
“他全身血脉极旺极盛,血从体内压往体外,医术上说‘血露如珠,身如赤炭,牙色乌青,刹那而亡’……”他忽的一顿,看见大君的神色猛地变做一片空白。
谁也不敢相信,濒危的孩子猛地睁开了眼睛。他的目色赤红,仿佛恶鬼一样,挥舞双臂荡开周围的人,像是一道赤红色的电一样,冲向了帐篷口。被他扫中的一个小仆女哎哟一声,臂骨已经断了。
已经迟了,那个血色的人影已经冲到了帐篷口。
陆子俞取出的银针粗长,其中带着空洞,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挺针定在阿苏勒的眉心,再吸一口气,双手缓缓地一齐推了出去。一根银针,在他手里推出去像是武士的刀剑。
“去请陆大夫!去请陆大夫!”大君大喊,又指着英氏夫人,“你也会医术,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陆大夫来了,陆大夫来了!”小仆女急匆匆地进来报。
大君仰望着帐篷顶,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沙翰,这些你是不会懂的。阿苏勒,是个可九九藏书怜的孩子啊。”
“都静下来!”大君低低地吼了一声。
帐篷里骤然静了,奴隶们惊恐地跪下,让开了一条通道。大君第一眼看见床上的人时,眼睛瞪得像是要突破眼眶,他猛地抢过去抱住那个人形,浑身已经染满了鲜血。
“好!”
他重重地栽倒在地上。
“必须挑开最旺盛的血脉,把血放出来大部分,人才能活下去,但是,”他摇头,“一旦放得不准,就像杀人砍中了动脉一样,血如泉涌,再也无法挽救!”
大君忽然抱不住阿苏勒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啊,”大合萨一把抓住他的衣襟,“刚才还好好的!”
两个人都沉默下来,隔了好久,大君低声道:“对陆大夫说,无论是多好的药,费多么大的功夫,让他救救阿苏勒。治好了阿苏勒,我封他两千户人口。”
大合萨走到帐篷口挑起了帘子,“快要入夜了。我还撑得住,今晚我在这里看着阿苏勒,大君还是回去歇息吧。”
英氏夫人双腿一软,跪在地下:“我们……我们真的不知道,世子练着刀,忽然就不行了。”
“以前有过的病例,只说极少数的人,在极度劳累的情况下,会血脉反旺,出现血厥的例子。”
九九藏书网血厥……血厥!”他终于喊了出来,“是血厥啊!”
年轻的东陆大夫陆子俞提着随身不离的药袋,蓬头垢面地冲进了帐篷。一贯从容不迫的陆子俞是名医屠寄尘的学生,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大君愣了一下,疲惫地挥了挥手:“不是,沙翰,你别问了。现在是什么时候?”
他进来时候还带着一丝不悦,可是一看到床上的孩子,神情完全变了。他扑到床边,几乎是推开了大君,双手颤抖着,似乎是想去触摸孩子,却又不忍打破一件珍宝一样,只悬在阿苏勒身上几寸。
大合萨的脸色也变了:“大君难道还是相信那些谷玄的蠢话?”
“有!”大君点头,“若是一般的事,再什么也重不过我的儿子,可是这件事,沙翰我本来来找你就是为了这件事,你不要问我任何问题。现在就跟着我出发!”
针刺入眉心,一股飙射的血珠从银针中的空洞里射出,直射在陆子俞的眼睛里。他受不了那股疼痛,大喊一声倒退出去。
“我……”大君起身,在帐篷里不安地踱步,“到底怎么会……怎么会忽然害了血厥……”
大合萨犹豫了片刻:“大君,以你从小的性子,真难想你居然也会对儿子那么在意…九-九-藏-书-网…实话说,你当了大君,这些年,我觉得你血都冷了。杀了达德里大汗王,又杀了龙格真煌,我有时候想,是不是迟早你把我也杀了。”
大君深深吸了一口气,双手在脸上用力地抹了一把,恢复了镇定:“怎么样?放血怎么会放出这样的结果?”
“阿苏勒!阿苏勒!”大君猛地站起。
他忽然站住了,以一个痛苦的僵硬的姿势停在那里。他全身的骨骼都爆出细碎的响声,每个人都能听清他心脏搏动的可怕声音,那简直像是击鼓。
大合萨愣了一下,喃喃地自语:“……能活么?”
“大君还有事?”
而后他的全身皮肤猛地全部裂开,血液在一瞬间化成雾气从每一个裂口中迸射出去,冲到他身边五尺以内的人都被溅得浑身鲜血。他的身体裂出无数的刀口一样的裂纹,身体忽然间彻底苍白了,像是全身的血一次都迸射出去了。
“我没有说谎,”陆子俞叹息着摇头,“行医的人,一生一世也许都遇不到一个血厥的病人,看到绝世罕见的疾病,本来是医生的喜事,我何苦危言耸听。血露如珠,身如赤炭你们都已经看见,我现在拨开他的嘴唇,你们再看看。”
“血厥?”
“是。”
两个人都是老人了http://www.99lib.net,也都快记不得自己坚持了多久,大君最后疲惫地倒在外面帐篷里的座椅上小睡了一刻。
“放血?”
“练刀……”英氏夫人的声音颤抖。
他的脸微微扭曲,变得森然可怖。
“快让他进来!”大合萨大喊。
“可怜?”
仿佛被雷电轰击在头顶,大君跌跌撞撞地退了几步,无力地坐在床边。
“都入夜了?”大君惊得坐了起来。
“再不决定,把握就越来越小!”陆子俞已经从药袋里取出了银针。
“他根本就不该被生在这个世上……”大君的脸色忽地有些苍白,“他生下来,完全是错了。”
“错!患有血厥之症的人,极难中毒,他的血脉极盛,轻而易举可以洗去毒性,中了一般的毒物,被蛇咬伤,服用麻药,对他几乎都没有效果。他牙色犯青,是因为血液已经从牙龈渗入牙齿里,淤血太多,是以牙色乌青!”
“大君,大君,”有人低声地喊。
“我只有三成把握……”陆子俞计算着,“现在如果不开针放血,一切就太迟了。”
孩子的整张面孔泛着可怕的赤红色,他的双手紧紧抱在胸前,不住地哆嗦着,惨白的皮肤下,血管像是红色的细蛇一样浮凸出来,不断地搏动着。他的全身都是血迹,那些血九-九-藏-书-网竟然是从他的毛孔里渗出来的,结成大粒大粒的血珠。
“怎么会这样?到底怎么会这样?”他大吼起来。
“能……能活么?”
“陆大夫也说不出来,只是说行医那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流血的,像是血都流干了。不过世子的血气还是旺盛,所以暂时还能顶住。但是陆大夫又说什么‘阳亢虚损’,我也没有听懂。”
大君抓住了他的衣襟:“大夫,你要救我的儿子!”
偌大的帐篷里挤满了人,奴隶们呼喊着递上热水、药膏和绷带,帐篷里弥漫着有些刺鼻的草药气味。床整个的被人围住了,只看见无数的人头在晃动。
“怎么……怎么会这样?”大合萨跌跌撞撞地退了步,“是中毒了么?”
他猛地抱住了阿苏勒:“放血是么?我见过的,我来抱着他,陆大夫你下针!”
他上去拨开了孩子的嘴唇,清清楚楚地暴露出两派乌青色的牙齿。
“阿苏勒还好……还好……”大合萨急忙扶他回到坐床边坐下,“陆大夫一直在陪着,现在血是止住了,额头也不那么烧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