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志异
聊斋志异
作者 : 蒲松龄
分类 : 古典文学
本书目录
作品简介
前言
聊斋自志
唐序
高序
卷一
考城隍
耳中人
尸变
卷一
喷水
瞳人语
画壁
山魈
咬鬼
捉狐
荍中怪
卷一
宅妖
王六郎
偷桃
种梨
劳山道士
长清僧
蛇人
卷一
斫蟒
犬奸
雹神
狐嫁女
娇娜
僧孽
妖术
卷一
野狗
三生
狐入瓶
鬼哭
真定女
焦螟
叶生
卷一
四十千
成仙
新郎
灵官
王兰
鹰虎神
王成
卷一
青凤
画皮
贾儿
蛇癖
卷二
金世成
董生
卷二
龁石
庙鬼
陆判
婴宁
聂小倩
义鼠
地震
卷二
海公子
丁前溪
海大鱼
张老相公
水莽草
造畜
凤阳士人
卷二
耿十八
珠儿
小官人
胡四姐
祝翁
猪婆龙
某公
卷二
快刀
侠女
酒友
莲香
阿宝
九山王
遵化署狐
卷二
张诚
汾州狐
巧娘
吴令
口技
狐联
潍水狐
卷二
红玉
林四娘
卷三
江中
鲁公女
道士
卷三
胡氏
戏术
丐僧
伏狐
蛰龙
苏仙
李伯言
卷三
黄九郎
金陵女子
汤公
阎罗
连琐
单道士
白于玉
卷三
夜叉国
小髻
西僧
老饕
连城
霍生
汪士秀
卷三
商三官
于江
小二
庚娘
宫梦弼
鸲鹆
刘海石
卷三
谕鬼
泥鬼
梦别
犬灯
番僧
狐妾
雷曹
卷三
赌符
阿霞
李司鉴
五羖大夫
毛狐
翩翩
黑兽
卷四
余德
杨千总
瓜异
青梅
罗刹海市
田七郎
产龙
卷四
保住
公孙九娘
促织
柳秀才
水灾
诸城
库官
卷四
都御史
龙无目
狐谐
雨钱
妾击贼
驱怪
姊妹易嫁
卷四
续黄粱
龙取水
小猎犬
棋鬼
辛十四娘
白莲教
双灯
卷四
捉鬼射狐
蹇偿债
头滚
鬼作筵
胡四相公
念秧
蛙曲
卷四
鼠戏
泥书生
土地夫人
济南道人
酒狂
卷五
阳武侯
卷五
赵城虎
螳螂捕蛇
武技
小人
秦生
鸦头
酒虫
卷五
木雕美人
封三娘
狐梦
布客
农人
章阿端
馎饦媪
卷五
金永年
花姑子
武孝廉
西湖主
孝子
狮子
阎王
卷五
土偶
长治女子
义犬
鄱阳神
伍秋月
莲花公主
绿衣女
卷五
黎氏
荷花三娘子
骂鸭
柳氏子
上仙
侯静山
钱流
卷五
郭生
金生色
彭海秋
堪舆
窦氏
梁彦
龙肉
卷六
潞令
马介甫
魁星
厍将军
绛妃
河间生
云翠仙
卷六
跳神
铁布衫法
大力将军
白莲教
颜氏
杜翁
小谢
卷六
缢鬼
吴门画工
林氏
胡大姑
细侯
狼三则
美人首
卷六
刘亮采
蕙芳
山神
萧七
乱离二则
豢蛇
雷公
卷六
菱角
饿鬼
考弊司
阎罗
大人
向杲
董公子
卷六
周三
鸽异
聂政
冷生
狐惩淫
山市
江城
卷六
孙生
八大王
戏缢
卷七
罗祖
刘姓
邵九娘
卷七
巩仙
二商
沂水秀才
梅女
郭秀才
死僧
阿英
卷七
橘树
赤字
牛成章
青娥
镜听
牛㾮
金姑夫
卷七
梓潼令
鬼津
仙人岛
阎罗薨
颠道人
胡四娘
僧术
卷七
禄数
柳生
冤狱
鬼令
甄后
宦娘
阿绣
卷七
杨疤眼
小翠
金和尚
龙戏蛛
商妇
阎罗宴
役鬼
卷七
细柳
卷八
画马
局诈
放蝶
男生子
锺生
卷八
鬼妻
黄将军
三朝元老
医术
藏虱
梦狼
夜明
卷八
夏雪
化男
禽侠
鸿
负尸
紫花和尚
卷八
周克昌
嫦娥
鞠乐如
褚生
盜户
某乙
霍女
卷八
司文郎
丑狐
吕无病
钱卜巫
姚安
采薇翁
崔猛
卷八
诗谳
鹿衔草
小棺
邢子仪
李生
陆押官
蒋太史
卷八
邵士梅
顾生
陈锡九
卷九
邵临淄
于去恶
狂生
卷九
澂俗
凤仙
佟客
辽阳军
张贡士
爱奴
单父宰
卷九
孙必振
邑人
元宝
研石
武夷
大鼠
张不量
卷九
牧竖
富翁
王司马
岳神
小梅
药僧
于中丞
卷九
皂隶
绩女
红毛毡
抽肠
张鸿渐
太医
牛飞
卷九
王子安
刁姓
农妇
金陵乙
郭安
折狱
义犬
卷九
杨大洪
查牙山洞
安期岛
沅俗
云萝公主
鸟语
天宫
卷九
乔女
刘夫人
陵县狐
卷十
王货郎
罢龙
卷十
真生
布商
彭二挣
何仙
牛同人
神女
湘裙
卷十
三生
长亭
席方平
素秋
贾奉雉
胭脂
阿纤
卷十
瑞云
仇大娘
曹操冢
龙飞相公
珊瑚
五通
卷十
申氏
恒娘
葛巾
卷十一
冯木匠
黄英
书痴
卷十一
齐天大圣
青蛙神
任秀
晚霞
白秋练
王者
卷十一
某甲
衢州三怪
拆楼人
大蝎
陈云栖
司札吏
蚰蜒
卷十一
司训
黑鬼
织成
竹青
段氏
狐女
张氏妇
卷十一
于子游
男妾
汪可受
牛犊
王大
乐仲
香玉
卷十一
三仙
鬼隶
王十
大男
外国人
韦公子
石清虚
卷十一
曾友于
嘉平公子
卷十二
二班
车夫
乩仙
苗生
卷十二
蝎客
杜小雷
毛大福
雹神
李八缸
老龙船户
青城妇
卷十二
鸮鸟
古瓶
元少先生
薛慰娘
田子成
王桂庵
寄生 附
卷十二
周生
褚遂良
刘全
土化兔
鸟使
姬生
果报
卷十二
公孙夏
韩方
纫针
桓侯
粉蝶
李檀斯
锦瑟
卷十二
太原狱
新郑讼
李象先
房文淑
秦桧
浙东生
博兴女
卷十二
一员官
丐仙
人妖
附录
蛰蛇
爱才
附录
蛰蛇
爱才
梦狼 附则二
阿宝 附则 集痴类十
后记
上一页下一页

在几千所的中国文言小说史上,《聊斋志异》的地位就如同《红楼梦》在中国通俗小说史上一样,是独一无二、至高无上的。

作者蒲松龄在继承魏晋志怪和唐宋传奇传统的基础上,以隽永之笔、博爱之情写就《聊斋志异》,使其如奇峰突起,达到了中国文言小说创作的最高成就。

《聊斋志异》是蒲松龄一生精力所聚之书。他自幼便以气节和才华自负,但却命运坎坷,科举失败,内心郁结,得已,转而创作。所以,《聊斋志异》是蒲松龄藉以抒发内心愤懑、寄托生活理想的作品。

《聊斋志异》达到了极高的艺术成就,其艺术魅力的根源,在于它一书而兼两体,鲁迅先生称之为用传奇法,而以志怪。书中作品构思奇幻委曲,记事诙谲曼妙,行文典雅纯熟,风调寒峭高古。

《聊斋志异》是我国清初的一部文言短篇小说集,共收小说近500篇,或讲民间的民俗民习、奇谈异闻、或讲世间万物的奇异变幻、题材极为广泛。其独特的故事情节、异彩纷呈的艺术形象,作者蒲松龄一生科甲不利、生活清贫,对于当时的社会有着深刻的认识。他创作的无数个看似荒诞的故事及艺术形象,都有扎根于社会的思想内容基础,并由此曲折地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矛盾及广大人民群众的愿望及爱憎等思想感情,其中,也熔铸了作者自己的感受,寄托了作者自己的孤愤心情。此书历来被视为小说中的翘楚之作,有空前绝后的美誉。

此书刊行之后,风行海内,几至家置一家,脍炙人口。人们几乎众口一词,公认小说家谈狐说鬼之书,以《聊斋》为第一。它使蒲松龄于在世时就已获得了极高的声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