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六章
第三节
第七章
第七章
第七章
上一页下一页
关于竹井老师被毒害的事件
“有利?”
六、再以原来的锁头将女更衣室上锁。
“三年。”
只是,关于此事件,最受注目的是凶手会开车,或是有共犯存在。无论是哪一种,都必须修正“学生单独行凶”的判断。
最后,关于我被轿车追撞的事件
“后来凶手是否又采取行动?”
“很明显,凶手当时一定在别处,却由于这项诡计安排能逃避警方的追查。反过来说,也就是,在那段时刻有明确不在现场证明之人反而可疑?”
这天晚上,大谷刑事来访。西装笔挺,系着领带,充分显示出他的诚意。
五、凶手用木棒顶住男更衣室门之后,翻墙,由女更衣室门脱身。
大谷颌首:“也许吧!譬如,若是成年人的事件,就不会那样复杂,尽管有各种不同的事件发生,却几乎能以色、欲、财这三原则予以解释。但,高中女生的话,就很难一概而论了。”
虽说是客厅,也只是六张榻榻米大的房间,中央摆放着茶几而已,但,大谷却客套的说“这房子住起来很舒服”!对于刑事的突然来访,裕美子似相当困惑,以呆板的动作沏好茶后,却不知如何自处,结果躲进卧室去了。
但,我仍是想不出什么。
“确实是精辟的推测,我真的没想到你有如此慧眼。这不是客套!北条雅美和大谷刑事能识破那伪装的诡计,虽非纯属偶然,但,那却只是伪装不在现场证明计划之一部分。”
但,虽然进行缅密的查访,还是未能获得见过疑似凶手之人物的情报。
“不,非常可能。”我把大谷刑事因为追查更衣室旁找到的小锁头,而和北条雅美同样的解谜之经过告诉阳子。或许,那个锁头是凶手故意掉落的?
二、凶手偷偷走至门旁,以事先准备的锁头掉包。〔四点左右〕
我转头,凝视着远方。
“为何不回答?”
“情况如何我不太清楚,不过,凶手尚未就逮倒是可以确定。”
在初期的阶段已知凶手的目标是我,所以,动机也是从村桥和我的共同点上寻找。我说出麻生恭子之名,经过各种曲折迂回之后,已查明她也是受凶手所威胁利用。因此,问题在于查明真凶并加以逮捕。
他的语气很肯定,但却有一抹哀求似的回响。虽然不明白他的真意,却无理由拒绝。大谷啜了一口裕美子沏泡的茶,说:“你认为高中女生会憎恨一个人,应该是在何种状况下发生。”
“我是因为这项诡计圈套才有了不在现场证
九九藏书网
明,所以,凶手很可能也是如此。”
“……”
四、在村桥出现前,凶手打开女更衣室门,然后在男更衣室内行凶。(五点左右〕
他似已完全掌握住事件全貌,除了途中两、三次看一下记事本外,其于都是很流畅的说明调查状况。其内容概要大致如下:
吃过午饭,我爬上楼顶时,也见到三位学生在角落不知谈些什么,但是,一见到我,就伸伸舌头,下楼去了。也许因为是被我发现而松了一口气吧?
“不错。”我说,“或许,这三种东西对她们而言,是最扯不上关系。”
物证方面是这种状况,所以警方全力追查“动机”。村桥是训导主任,所以警方彻底查出最近三年内曾受到处罚的学生,也发现高原阳子之名,并对她进行侦讯。却因为密室谜团被解明,高原阳子的不在现场证明因而成立。
“你似已想起当时的事了。”
很遗憾,未能发现凶手的遗留物。唯一的小锁头,在超级市场等处都能买到,所以想从这上面找出凶手几乎可谓绝望。至于指纹方面也一样,在室内和门上虽检测出一些指纹,但,除了当时的利用者之外,其余都是旧指纹,未能发现疑似凶手的指纹〔当然,这是基于当时的利用者之中不包括凶手的前提〕。另外,办案人员也寻找目击者,可是一无所获。一位女学生证言在更衣室附近见到高原阳子,但,阳子供述曰“只是经过该处”。
“你很少这样自贬呀!”我从厨房拿出水壶,边注水入茶壶,边说。或许“迷宫”的形容很贴切也未可知。密室诡计就是最好的例子,凶手诱导我们一步步走进迷宫,在里面挣扎、乱闯。
“这样不好的,难道你不明白我为何要告诉你吗?”说着,她好像想及什么,点点头,“是不想说出我计划陷害村桥之事?没关系的,反正,大家都认为我是那种女人了,何况,能找出真凶最重要。”
“那是因为现在的学生既不信任教师,也来抱有任何期待。”
大谷一直认为高原阳子有共犯,但,这也只是猜测而已,无法证实。
忽然,背后有人说话,我吓了一跳。回头,原来是阳子,她身穿蓝裙子、灰外套。今天开始全校换季,改穿长袖制服。
好不容易,我凝重的说:“请你相信我!我会想出办法来的。所以,你也千万别说出来。”
(4)对村桥怀恨之人物。办案人员据此调查清华女子高校超过一千人以上的学生及教职员,很遗憾的,仍未能发现符合上述条件之人物。
大谷的声音静静接着说:“我没有要你现在立刻说出答案。但,对我们而言,那是唯一的希望,请你藏书网务必慎重、仔细的回想一下?”
即使明知不是,这个诡计仍觉得弃之可惜?但凶手只是以它为诡计圈套,究竟为什么?目的何在?
她径自让凉风吹佛一阵子,才边佛平乱发,边问:“调查……情况如何?”
中午休息时间,我在楼顶。
大概话说大多了,喉咙干涩吧!大谷把剩下的茶一口喝光,说:“不知是凶手狡诈,抑或我们愚蠢,反正,一直无法填补凶手与我们之间的差距,虽然全力调查,却都是在半途就被堵住前进的路线了。简直就像陷在迷宫里嘛?”
十月一日,星期二。
车种已知道,照理应该很轻松。但,首先调查清华女子高校所有学生和教职员的私家轿车,却发现教职员没有人持有该车型的轿车,家人持有该车型轿车的有十五位学生。〔由于是跑车车种,年纪较大的男性不适龄驾驶,因此意外之少,这是大谷的解释〕但,依警方的调查,这十五辆车中,有四辆符合我们证言的“红色”,不过,四辆在当晚都有不在现场证明。剩下的可能性是租车或借用朋友的车,关于这方面,目前正在进行调查中。
“是共犯吗?”
“什么意思?”我问。
三、崛老师走出更衣室,将门上锁。
“正在调查,不过并无收获。这实在是很不可思议的事……”
大谷缓缓点头:“我有过好几次经验,很了解青少年的心理受到超越法律或社会规范的力量所左右,我也觉得,这次的调查之所以无法克服障壁,原因也在此。几乎没有目击者或证人出现!照理,应该有谁知道些什么,却无人愿积极告知警方。但,她们并非知道凶手是谁而想庇护,只是觉得,不管谁是凶手,总不希望其被逮捕,因为,她们可能本能的了解凶手的切身之痛。这是一种共犯行为。感觉上,清华女子高校全体似在企图掩盖事实真相。”
登山健行就和远足差不多。经他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是有这么一回事!我曾背着谁下山,是谁呢?在穷搜记忆时,我忽然差点轻叫出声!对了,当时是高原阳子的脚扭伤了。
“那么,怎样才是我该做的?”
还好裕美子不在场——当着她面前,绝对不能提及孩子的话题。
(2)四点前后〔将锁头掉包的时刻〕无不在现场证明,五点左右〔村桥的推定死亡时刻〕无不在现场证明之人物;
我觉得心脏有如被箭矢贯穿,也知道自己的脸色难看。
一瞬间,我以为他是半开玩笑,但,从他平日所无的谦虚态度,我知道他是严肃的提出问题。我虽有些许困惑,仍说:“这是很难回答的问题,很难以一句话说明。”
他很沉重似的站起身。
“可99lib.net是,也许在当时凶手是处于非常有利的立场。”阳子的语气充满自信。
“你的意思是,凶手的目的在误导我们错认密室诡计?”
“是吗……”
(3)为实行诡计而准备同样锁头之人物;
“从楼顶俯望校园,一点都不像你会做的事情,即使只是无聊,也太难看了。”
不知自己是何种表情,但是被大谷这样一说,我脸红了。
(1)熟知更衣室状况,也知道掘老师开锁时的习惯之人物;
“不!”我摇头,“如果可能,我早就说出来了。”
当时,我已决心要自己解决此一事件了。
“嗯?”我明白她话中之意,因为我也想过这个问题,“若单纯推测,可能是企图让人以为是自杀吧!”
“这当然是可能了。”毕竟,在女子高校里,这种事是反覆不断出现。
“一点也不像你嘛!”
大谷看了看表,重新坐正身体。我也不自觉的挺直腰杆。
第四节课上课前,我和高原阳子在走廊擦身而过,她塞给我一张纸条,要我中午休息时间在楼顶见面。这是第二次,但,应该不会是邀我一起旅行吧!本校禁止学生爬上楼顶,所以平常没有人上去,但,有时候听说也有人利用这里谈些秘密之事。
她的态度有些踌躇,因此,我问:“是什么?”
大谷再啜了一口茶:“在这之前,我先说明调查进展到什么样的程度吧!”
根据密室诡计,专案小组总部推定凶手的可能性为:
“我是觉得你没有被人狙杀的理由,但,听完这件事后,我试着从另一个方向推测,亦即,有人只因为一点小事就对你抱持好感,当然,也可能有人会因些许小事而憎恨你……”
阳子还没来,所以,我靠在铁栏杆上,俯望着全校,我是第一次这样看着这所学校!
“所以,我才来拜访你。因为只有你能推测出行凶的动机。”
“原来如此。”大谷沉思似的闭上眼,“最主要是你方才所说的美丽、纯洁、没有虚伪之物被夺走吧!而且我觉得,若是基于这样的理由,也许有人会基于友情,帮助行凶。”
“可以这么说。”
“那么,你认为有可能因此和杀人连结吗?”大谷眼神严肃地问。这问题太难了。
一、掘老师打开女用更衣室门,进入里面。〔此时,锁头呈打开状挂在门扣上)
酒瓶、纸袋、写威胁信所用的便笺,都是市面上有出售、且很容易购得之物,几乎不可能循此查出凶手身份。另外,实际行动之人是麻生恭子,无法调查凶手行动的足迹。只是,专案小组总部着眼于凶手何时将装着酒瓶的纸袋藏在储藏室,以及何时将威胁信放进麻生恭子的办公桌抽屉内。
我也站起。只是,内心很99lib•net沉重!
我终于明白阳子的意思了。这是不在现场证明的伪装工作?要实行这项诡计,必须在掘老师进入更衣室的三点四十五分左右躲在更衣室附近,因此,凶手并无这段时刻的不在现场证明。阳子就是因为四点在家,所以有了不在现场证明。
“村桥遇害时,现场是密室,但,为什么必须是密室呢?”
“今日的来意是?”
“请你再仔细想一想。”大谷说,“如果你刚刚所说的话是正确,那么,你和村桥两人一定有从谁身上夺走美丽、纯洁、没有虚伪之物,而因此遭到憎恨。不管如何,在你的记忆中应该有答案!”
“嗯……我也没自信能充分表达……”我说。然而,在说明途中,脑海里浮现好几位学生的脸庞,“对她们而言,最重要的应该是美丽、纯洁、没有虚伪之物,有时候那是友情,有时候是恋爱,有时候更是自己的身体或容貌。当然,更抽象的回忆或梦想,有时候也非常重要。换句话说,企图破坏这些重要之物的人,或企图从她们手中夺取这些重要之物的人,是她们最憎恨的。”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抬头望着天空,为了掩饰内心紊乱的情绪,我问:“有什么事?”
“我是有这种感觉。”她肯定的回答,“凶手觉得再如何巧妙的布置成自杀模样,也会被警方识破,所以又进行另外的伪装……不能这样认为吗?”
“是的,因为藉此诡计圈套,真凶会被排除于涉嫌对象之外。”
“问题是凶手为何准备这样的诡计圈套……无论何种形式,密室诡计一旦被识破,警方就会视同杀人事件而正式采取行动,而凶手应该不可能希望会有这种结果。”
他虽说没什么重要的事,但我不认为。
见到我穷于回答,她的声调提高了:“没说?为什么?”
这时,大谷紧板着脸,在座垫上正襟危坐,说:“进入本题之前,我希望你能答应一件事。今天我来,并非以刑警身份,而是以一个男人的身份来和你交谈,所以,希望你也能同样以男人的身份……不,最好是以教师之身份,而非以被害者身份,坦诚回答,可以吗?”
“我有事至附近,顺路过来。”大谷强调没什么特别重要之事。我招待他至客厅,面对面坐下。
“这么说,什么才是最重要呢?”
“大概吧?但,有一件有趣的事。”停了一会儿,大谷接着说,“只有一位学生说你或许是真正有人性的教师。好像去年登山健行时,有一位学生脚扭伤了,你背着该学生下山。虽然并非很严重的伤,但是你却说‘若以不好的姿势下山,脚的形状会变难看’。因此,有人告诉我,你虽保持‘机器’的形象,却将学生当‘人’看待九-九-藏-书-网?”
“大谷先生,你到底想说什么?”
关于村桥老师被毒害的事件
阳子疑惑似的望着我的脸。也许,我脸上溢满苦涩吧?
“你们好像还未有儿女,结婚多久了?”
“我就是因这项诡计而有不在现场证明,所以较易想到。”很难得的,她竟然有些害羞,“可是,警方应该也会想到才对呀!你告诉过刑事,村桥遇害时曾见过我吧?”
“毫无进展就对了?”
停了一会儿,阳子说:“后来我稍微思考过,而想到了一件事。”
“这么说也该准备啦!太晚有孩子,也会发生很多问题的。”大谷环视着室内,说。
我之所以沉默是因为无法回答。确实,最初是不想提及阳子陷害村桥的计划,但,后来却发生更令我无法说出的事态!因为,我很可能已解开真正的密室之谜。上星期六,在雨中,我发觉诡计的破绽——那是令我非常震撼的瞬间。我极力想忘掉那种想法,但,怀疑之念一旦在心中萌芽,就开始四处扎根了。
阳子沉吟片刻,说:“你先来等我,就已经不太对劲啦!平常你都是让别人等的吧?”
凶手的遗留物有一公升容量酒瓶、装酒瓶的纸袋,写给麻生恭子的威胁信三种。当然,都检测不出指纹!
“可以这样说。”我叹息出声。
“可是,以凶手的行动来说,感觉上并非如此。凶手故意布置成有人爬过隔间墙的样子,又把女用更衣室的橱柜之一部分弄湿。”
我终于明白她对我为何有特别的感情了,只因那件行为,她忽略了我所有其他的缺点。
“日产ZX呢?警方有采取行动吧!”
“没有。反正,刑事紧跟着我,可能没机会出手吧!”
但,我直觉回答:“应该有。”
“没什么,我有自己的想法。”
“原来如此。美丽、纯洁、没有虚伪……”大谷双臂交抱地说。
我试着回想北条雅美解明的密室诡计,那应该是这样的:
或许,她不能懂吧!但,却未再深入追问,而且,唇际浮现微笑,颌首。
“我希望你能了解我们已经尽一切力量,只不过,我们的调查缺乏非常重要的要素,所以没办法踏出决定性的第一步。你明白是什么要素吗?就是动机。关于这点,我们再怎么也调查不出。像村桥的命案,以他的立场,是不能说找不出动机,但,问题在于你!我们也派人充分调查过你的一切,但是一无所获,你像在刻意避免和学生接触般,没有任何值得注意之事。我们曾问过几位你担任过导师的班上之同学,她们对你的评语很好,理由是绝不干涉学生。你的绰号叫‘机器’,而你也贯彻了‘机器’的形象。有学生说,学校聘用你似乎不是当教师,而是当射箭社的指导老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