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形犯罪
3
目录
推理作家的信条
六十度的困扰
LOOP
志野的愤怒
志野的愤怒
我的弟弟是名侦探
我的弟弟是名侦探
环形犯罪
3
环形犯罪
3
上一页下一页
“孩子心野了,你也不管管。”主人索性就冲着妻子撒起气来。
不少女同学都向小畅投来了异样的目光,小畅反倒毫不示弱地昂起了头,和全场最帅的男生手牵手穿过一对对舞伴,成了舞会的焦点。
我目送着小畅公主般娇小的背影走进舞会,走到一半,她扭头冲我调皮地咧嘴笑了笑。这是我最后一次看见她美丽的笑容,就像一朵被人摘下枝头的鲜花,再无盛开的日子。
“可是……可是我不会跳舞。”小畅把脑袋埋在胸前说道,显然她完全不知该如何与心爱的男生交流。
我在厨房里烹饪了一份早餐,都是中式的餐点,这一点至关重要。中餐比较花时间,烧饭的空隙我会回到小畅的房间翻动尸体。
一个小时后,早餐大功告成。当然这份早餐不是用来吃的,我用搅拌机将一部分食物打碎,弄成牙齿咀嚼吞咽后流质的状态,再裹上一层猪油,将食物搓揉成一个个小圆球,放入冰箱的冷冻柜里。
月亮从云朵里洒下皎洁的银光,我们身旁葱茏的小树林也微微摇曳起来,像是发出轻快的笑声。
虽然有违伦理,但为达目的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况且与之后所要做的事情比较起来,这只是小菜一碟而已。
机器人第二法则:除非违背第一法则,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
“果然还是更喜欢机藏书网器人呀!”
隔着房门,我听见小畅伤心的抽泣声,她趴在那身粉红色的公主裙上,从未如此伤心过。
用来判断死亡时间的依据,通常是死后尸体皮肤表面出现的尸斑、尸体的僵硬程度、尸体的温度、角膜的浑浊程度,以及胃中残留物的鉴定。这些数据都存储在我的原始数据库里,要制造出不在场证明,就必须想办法改变这些法医所信赖的判定死亡时间的依据。
“小畅,你今天好漂亮,穿得像个公主一样。”男生眼神真诚地说道。
“小畅?”男生唤她道。
这就是早餐必须是中式的原因。要是在胃里同时发现了猪油和西餐,一定是件非常可疑的事情吧。
“怎么不亲一口?”
到达舞会会场的门外,她难掩兴奋之情,调整着呼吸,说要册封我为她的骑士,永远救她于危难之中。
那天是情人节,同学们自发组织了一场舞会,放学回家换衣服的小畅被主人反锁在了自己屋子里。
“不是我晚上去挣点钱,养得起孩子吗?”
“你不是人类,你只是一个冷血的机器人。”我一遍遍告诫着自己。
还好不算太高,只是三楼,可以借助从屋顶延伸下来的那根排水管,让我爬到小畅的窗边。但实践总比想象难得多,我从半空中掉落了好几次,每次摔下去都压得绿化带沙沙作响。
在等待小圆球凝结的时候,
http://www•99lib.net
我把没有搅拌粉碎的早餐,摆成了残羹剩饭的样子,放进了厨房的水池里。再找来一根空心的皮管,是主人以前养鱼时用来从鱼缸里引流脏水的,我将它里里外外清洗干净,皮管变得光溜溜的,我挂起它将水沥干。
我再一次举起了剪刀,毫不犹豫地朝小畅的眼窝扎去。
冷冻柜里的小圆球也差不多达到理想状态了,流质的食物经过冷冻,变成固态,拿在手里也不易破碎。这些小圆球和皮管,就是我伪造胃中残留物的工具了。
当我一身尘土地出现在小畅面前,她那张哭得不像样的脸上写满了问号和惊叹号,我让她立马换好衣服和鞋子,钻进我胸腔的空间里,我顺着原路返回地面。当她的脚踩到地上时,就像登月的航天员一样激动,她一路蹦跳着去了舞会。
对这样的小畅,需要对她的尸体感到怜悯吗?
“谢谢你,我的骑士。”小畅的嘴唇抵在了我的额头上。
可我知道,为今天的情人节小畅一个星期前就做了准备,她偷偷做好了爱心巧克力,正是为了在情人节舞会上送给她心爱的那位男生。
“我也可以做你的骑士吗?”男生恶作剧地大声笑起来,一群早有准备的同谋也在这时涌了出来。
我不知那晚带她去舞会是否正确,但我后悔自己做的这件事,让小畅的心灵受到了巨大的创伤。www•99lib.net她回到家已是深夜,主人这才发现我带小畅偷溜出去的行为,我站在角落,处于半休眠的充电状态,虽然什么都看不见,可是主人的严厉呵斥声激活了休眠系统,我能听见小畅将那块亲手做的巧克力用力砸碎在我身上的声音。
“没关系,我可以教你。”男生蛮不在乎,大大方方地把小畅牵到了舞池正中央。
只剩下了最后一个难题,对于已经混浊发白的角膜,我实在想不出高明的对策,只剩下了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如果不能伪装,索性让其无从辨认。
小畅被打上了“爱上机器人的怪胎”的标签,成为学校里最大的笑柄。
我跑下了楼,绕到小畅卧室窗户的正下方,站在一片低矮的绿化带中,抬头望着小畅房间的窗口。
这双用来保护主人一家的手,真的要用来干这样的事情吗?
谣言四起,舞会上的所有人都议论着刚才偷看到的小畅吻我的景象,那个躲在小树林里的目击者添油加醋绘声绘色在人群中散播着。
舞会是在学校的练舞房举办的,布置班会剩余的装饰品都拿来了这里,劣质的喇叭播放着时下当红的歌曲,有活跃分子和着节奏难看地扭着腰肢。
“嗯?”她把手伸进包里,准备拿出那块象征她初恋的爱情巧克力。
小畅在舞会上搜寻着她喜欢的男生,不曾想,男生居然主动找到了她。
“我讨厌你!我也讨厌这个www.99lib.net家!讨厌所有人!”
我制订了全面应对的方案:对于尸斑,我打算不停移动和变换尸体的姿势,经过几个小时后,尸体的皮肤上便会产生更多新的尸斑,尸斑需要二十四小时才会固定下来,这个方法会让人分不清新老尸斑。尸僵和尸温的问题用电热毯来解决,尸僵会随着温度的提高而消失,尸体的变化程度会随之发生变化,电热毯的发明可谓是一项创举。尸温判断的另一个关键,是直肠的温度,我卷起了电热毯的一只角,包上了保鲜袋,塞入了小畅的直肠内。
就这样,又激起了一场骂战。
“不许去舞会,家里已经有一个女人夜不归宿还不够吗?”主人的态度毫无商量的余地,他讨厌男男女女挤在一起的那种场合。
接下去的步骤有些神奇,被电热毯包裹着的尸体不断升温,胃部的小圆球开始发热,那些起到凝结作用的猪油渐渐融化,要不了多久,那些经过加工的食物就如同消化物一样留在了尸体的胃里。
首先,将尸体的脑袋后仰,尽量让嘴、食道、胃处于一直线,慢慢从嘴里插入皮管,皮管光滑柔软的表面,不易擦伤食道的内壁,以免法医在解剖时露出马脚。差不多皮管到达胃部时,就将那些小圆球塞入皮管中心的空隙,让它们一粒粒滑进尸体的胃部,最后抽回皮管,不留痕迹地将“早餐”送进了小畅的肚子里。
“我可以请你跳个舞吗?九_九_藏_书_网”男生提出邀请。
“居然和机器人接吻,小畅还真是奇怪!”
不凑巧,再度响起的门铃又一次打断了我。
“骑士”这个词,也成了小畅心中的一道疤。她对我的态度愈发恶劣起来,平时不愿和我多说一句话,不让我踏进她的房间一步,甚至都不允许我和她同处一室。哪怕在我舍身救她以后,她对我也刻意保持着距离,在她的心里,我不是家庭的一员,只是一个惹麻烦的家用电器。
“你教训孩子扯我头上来干吗?”杨茜对丈夫的指桑骂槐提出抗议。
“怎么有人会和机器人产生爱情?一定是脑子有问题吧。”
我只要稍一用力,小畅的眼睛就会永远消失,取而代之的会是两个血淋淋的窟窿。手里锋利的剪刀闪着冷冷的光,我的手没有丝毫的颤抖,可注视着小畅的眼睛,即使对她做了刚才那样过分的事情,我仍然没有办法落下手中的剪刀。
“很乐意为您效劳。”我单膝跪地,配合地行了一个礼。
“以后我就是你的公主,封你为我的骑士。”小畅曾经这样告诉我,还在我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作为我加官晋爵的奖励。
“谢谢。”小畅结结巴巴挤出两个字,脸颊飞起了两朵红霞,心里一定乐开了花。
我想说点什么,可正在充电的我却无法开启扬声系统,整个屋子最终在房门撞击门框的巨响后,重归宁静。
小畅声嘶力竭地喊出了这句话,主人再没有开口。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