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弟弟是名侦探
1
目录
推理作家的信条
六十度的困扰
LOOP
志野的愤怒
志野的愤怒
我的弟弟是名侦探
1
我的弟弟是名侦探
环形犯罪
环形犯罪
上一页下一页
弟弟在村里名气很响,下到三岁奶娃,上到八十三岁老妪,无人不知他是村里的名侦探。
经过审问,这个男人供述了杀害自己老婆的残忍经过。三天前的晚上,他和老婆吵架的时候,用菜刀砍死了老婆。为了毁尸灭迹,他在卫生间里将老婆的尸体肢解,除去了明显的身体特征,连带着指甲的手指脚趾都一一砍去,最后将尸块装进了大旅行箱。第二天在长途车站找了部黑车,开到了我们村口。在薛叔的超市买了这身衣服,穿上前往抛尸的地点,他特意没有撕去衣服上的标签。他步行从超市走到了村背后偏远的山坡,从箱子里将尸块取出来,分散丢弃在山坡的灌木林中。当晚,他在我们村的农家度假山庄里过了一夜,第二天他故意扳坏了几颗拉链上的链齿,盘算着退掉超市买的衣服,消灭最后的证据,然后扬长离开。谁知会在最后功亏一篑,栽在了一个四岁小孩的鼻子下。
舅舅以为他拉裤子上了,一检查,发现不是。又问他是不是想上厕所,可弟弟直摇头,依然捏住鼻子,怪声怪气地说着臭臭。
见儿子哭得凶,舅舅忍不住插嘴道:“你一九九藏书网个大男人怎么还和小孩子计较。再说了,我们这儿不比你们城里,你买了衣服没破没脏,拉链不顺溜就拿来退,你让超市老板还怎么做生意?”
“现在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了吧。”
薛叔的超市一开张,生意就像薛嫂脸上的高原红,如火如荼。
低头一看,居然是弟弟。
“你们干什么!不退货还打人是不是?你哪个单位的?”男人跪在地上叫嚣着。
很快队伍就要到他们了,排在他们身前的男人和薛叔争执了起来。
男人比舅舅高出一头,体格健硕,一看就是不好惹的角色。人群自动退散,让出了一条路,男人刚要迈步离开,他的手被拉住了。
“算了,我不退了。”
让凶手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在抛尸之后,他在度假山庄里彻彻底底地洗了澡,头发、指甲缝、耳朵洞,甚至是鞋底,只要能想到的地方全都洗了三遍。为了消除痕迹,连那套新买的衣服也漂洗过了。可就是这样,弟弟还是从他身上闻到了臭味。
这时,弟弟走到了那件有质量问题的黑色运动衫前,用手指了指,对舅舅说:“是这个臭臭。”
薛叔也
九九藏书网
是头一回遇到退货的事情,村民们都围拢过来,薛叔生怕处理不好,坏了自己的名声,开了退货的先河。
“我们这种穷乡僻壤不像城里,肯定没法退货给你,要不你报警吧。”舅舅朝薛叔使了个眼色。
男人耷拉下脑袋,眼睛里失去了刚才跋扈的神采,顺从地跟着舅舅回了警局。
“小伙子,你别乱说,这哪是质量问题!”
“不是涂点蜡就能解决的,老板您还是退货吧。”
舅舅权当是小孩子在顽皮,没放在心上。
不知为什么,弟弟一直捏着鼻子,对舅舅说:“臭臭,臭臭。”
“这新衣服我才买了两天,遇到这种问题,过年再穿这身那才晦气呢。”男顾客不依不饶。
弟弟吸着鼻涕,拉住了男人的手,喊道:“爸爸!”
男人转身敦促老板赶快退货:“这衣服的标签都在,开超市无条件包退包换的规矩你不懂吗?”
当时超市不像现在这么普及,自助购物还是个新兴玩意,在大城市打了几年工的薛叔,瞅准了这个商机,夫妻俩前前后后筹备了半年,终于赶在春节前,在村头的大马路旁竖起了超市的招牌。
围观的http://www.99lib.net村民也纷纷附和,反倒弄得男人有点难以抉择。
薛叔试了试拉链,确实有点不顺手。
薛叔无意间的一句话,忽然让舅舅意识到这件事另有蹊跷。
“你干吗不在城里的超市买衣服?不就没这事了。”薛叔摆弄着衣服拉链,没好气地回道。
“是啊,是啊!我帮你修好拉链不就结了嘛。”薛叔忙顺着舅舅的话往下说。
舅舅一个箭步,拦住了他的去路。
看衣着打扮男人应该是城里人,说起话来声音不大,语气却咄咄逼人。男人前天来薛叔的超市买了一套黑色运动衫,今天拿来退货,说是运动衫的拉链有质量问题。
我不是迈克洛夫特,但我有个和福尔摩斯一样的弟弟。
男人脸色骤然一变,推开矮小的弟弟:“去去去,小孩子一边去。”
舅舅给薛叔使了个眼色,上前揪住了男人的后领,反擒住他的一只手,薛叔也帮忙死死钳住了他的另一只手,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下,舅舅和薛叔合力制服了这个男人。
在四岁那年,他一战成名。
舅舅从上衣内侧口袋掏出一本黑色小本子,顶在了男人的眼前,上面的国徽闪着银光。
听到“报99lib•net警”两个字,男人瞬间语气软了下来,一把从薛叔手里夺过了衣服:
“关你屁事。”男人凶神恶煞地说。
听村里的传言,后来男人进了监狱就疯了,天天用热水洗澡,身上的皮肤搓碎了,可他还是不停手,一个劲儿地闻着自己的身子,说臭死了、臭死了。
不知道为什么,男人的手一碰到弟弟,弟弟就号啕大哭起来,拉着舅舅的裤管直往后躲。
名侦探的称号,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和弟弟紧密联系在了一起。
超市里的商品琳琅满目,不仅有吃有喝,有日常用品,还有小家电,连衣服裤子都有卖,一举解决了村民置办年货的需求。他们再也不需要跑上十几里地去赶集了。
无意之中破了件凶杀案,舅舅受到了警局表彰。可在村里,大伙儿都觉得这是弟弟的功劳,多亏他闻出了所有人都没察觉的尸臭味,还在最关键的时候拉住了凶手。
“你买这衣服是干什么用的?”
警察很快从山上找到了男人老婆的尸块,一共有七块,还被仔细地用塑料袋包扎好。据男人后来透露,他是想让山里的野狗把尸体啃个干净,所以抛尸荒野。那个用来装尸体的旅行箱,也在鱼塘里被打捞了起来,箱子里塞了块大石头,如果不是男人自己交代,这个箱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被发现呢。九_九_藏_书_网
舅舅也爱凑热闹,带着弟弟去逛超市。超市里人头攒动,仿佛东西不要钱一样,每个人手里都拎着满满当当的货物。薛叔笑呵呵地招呼着大家排队付款,薛嫂麻利地操作着收银机。舅舅也给弟弟买了不少零食,领他排在了队伍的最后。
“这拉链我帮你涂点蜡行吗?”
不知谁说了一句“城里人就是矫情”,惹得男人大为不快,他冲着薛叔嚷道:“乡下人一点规矩都不懂。”
直到他被枪毙,倒在刑场的尸体,双手还痉挛抽搐着相互搓揉,仿佛是在洗手一般。
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排队的、围观的,超市里挤满了村民,一片喧闹。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