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野的愤怒
6
目录
推理作家的信条
六十度的困扰
LOOP
志野的愤怒
志野的愤怒
6
我的弟弟是名侦探
我的弟弟是名侦探
环形犯罪
环形犯罪
上一页下一页
肖默情绪激动地捶打着自己的双腿,志野做出了一个“活该”的口型。
志野后悔当时没有向阿飞核实举办化装舞会的地址,当时肖默和志野谈到舞会时,他试探出志野对舞会地址并不知情,才谎称是在自己家里举办。
作为肖默最好的朋友,志野的嫌疑会是第一个被排除的吧。
志野明白肖默为什么要买蒙面的蜘蛛侠服装送给自己了,这是肖默伪造误杀入室盗贼计划的一部分。警察赶到之后,肖默只要说自己以为志野是盗贼而袭击了对方,那么误杀的说法就有很高的可信度,毕竟蒙面进入任何人的家里,都会被认定是不怀好意的。
肖默挂断电话,重新折了回来,注视着地上的志野。
他伪装出惊慌失措的声音:“喂!喂!你们快派人过来,出事了,出大事情了,我杀人了……不是,不是谋杀,可能是一个小偷,他翻窗进了我家,我用棒球棍打了他,他流了好多血,好像快死了。你们快来人呀!”
不听好朋友的话,迟早是会吃亏的。
照例,志野绕到后院,从肖默为他留了一条缝的窗户爬了进去。
入夜时分,天空像是被蒙上了一层又一层的黑纱,直到阳光再也照射不到地面,整个大地陷入一片黑暗。
那时,他恨透了父亲,是肖默的出现让他放弃了杀人计划。志野一度以为肖默洞察了九_九_藏_书_网他的杀人计划,所以才跟踪自己。
“你早就该死了。”肖默掂着手里的棒球棍得意扬扬地说道。
周末的化装舞会,是下手的最好机会。
讽刺的是,三年后,这个计划将在肖默的身上得到延续。
早就告诉过肖默,好好练习挥棍动作,这一棍他又打偏了。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对你吧?”肖默冷笑起来,他的笑声在夜晚的屋子里听来令人毛骨悚然。他自问自答道:“当年是我打开了家里的煤气,打算和父母同归于尽,那时我已经对这个世界绝望了。我看见了你虐杀那些小动物,我知道你和我是同一类人,可是我们的生活却有着天差地别的不同。这不公平,我要拿走你的生活,那才是我应该过的生活,而不是和爷爷窝在这个家徒四壁的房子里,天天计算着手里的钱够不够熬到月底。不!不应该是这样的!可为什么老天要让我变成这样呢!”
化装舞会到来的当晚,志野准备妥当,只要在舞会上让肖默喝下他最爱的橙汁,就大功告成了。舞会上有数不胜数的饮料,警察又如何去分辨出肖默是喝了谁买的橙汁,或是谁递给他的橙汁而中毒的呢?
“为……什……么……”戴着蜘蛛侠面具的志野已经无法完整地说出一句话了。
将所有的过滤嘴浸泡在一杯水中99lib•net,待海绵中所有的尼古丁成分溶入水中,开始加热这杯水,通过反复的过滤蒸发,剩下棕色的油状液体,就是最致命的浓缩尼古丁了。家里的锅碗瓢盆外加煤气灶就足够完成这一过程了。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志野父亲的口供有着出人意料的一点。他告诉警察,在车祸发生的那一刻,肖默并不是把志野推向安全的地方,而是想把他推到飞驶而来的车头。志野的父亲从驾驶座里非常清楚地看见这一切,只是失灵的方向盘使得汽车跑偏撞上了肖默。
志野干裂的嘴唇动了动,想问什么却又发不出任何声音。头上的血开始在地上汇聚成小溪,缓慢地蔓延开来。
志野努力睁大眼皮,不让自己昏迷过去,他想要弄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在那些猫猫狗狗身上,志野早就做过实验了。每次父亲回家对他和母亲大发雷霆以后,志野都会拿出那些猫狗的尸体,用透明胶布包起来,想象那是父亲的头颅,用球棒或者小刀发泄着怒气。
可他心里清楚,这一棍不能砸下去,不然他的计划就会从误杀变成自卫过当甚至是蓄意谋杀。就算是盗贼,在失去抵抗能力的情况下,也不允许痛下杀手。
一支香烟中所含的尼古丁成分是1mg,它的致死剂量是40mg,通过用过的香烟过滤嘴海绵,就可以收99lib.net集足够量的尼古丁,接下来就是如何提取它们的问题了。
一直以来,肖默用谎言维持着和志野的友谊,志野想到这些年来,为了一个想置自己于死地的人而付出这么多,被朋友的名义欺骗到现在,比起父亲,志野更加憎恶肖默。
重重的一记砸在了志野的后脑勺上,脑壳涌上一股热流,眼睛瞬间充满了滚烫的液体。他向前栽倒,鼻子磕在地上的酸痛感让他没有丧失仅存的一点意识。
“志野,你还以为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吗?”肖默大笑起来。从地上的角度看肖默,他的样子有点狰狞。“你早就应该在那起车祸里死掉,而不是我失去双腿。如果当时你死了,那我就可以取代你的一切了。你想象一下,我的成绩可以代替你考进重点高中,你的母亲失去了儿子,会把我当成亲生的一样看待。还有半夏,哦,对了,提到她,你还记得让我转交给她的礼物和情书吗?我把情书的名字都改成我的了,要不是出车祸,我就找机会在学校的屋顶上对你下手,你一死,你的一切就都是我的了。”
肖默骂了句脏话,又举起了棒球棍:“信不信我砸得你妈都认不出你来?”
手里拿着橙汁妨碍了志野的行动,他以狼狈的姿势爬进窗户。屋子里毫无化装舞会的迹象,除了缺少肖默和他的轮椅,和往常没有一点不同。99lib•net戴着蜘蛛侠的头套让志野的视线有些模糊,低头撑着地板还没来得及站起来,窗边的那片窗帘忽然闪了一下,志野的余光瞥见一把轮椅朝他冲了过来,伴随着一阵挥棒时的空气摩擦声。
志野穿上蜘蛛侠的服装,带上他“精心调配”的橙汁出门了,可到了肖默家门口,里面似乎没有想象中歌舞升平的景象,只有客厅里亮着微弱的灯光。
志野已经连抬眼皮的力气都没了,气若游丝地俯卧在地,好像一只静候猎物的蜘蛛一动不动。
为了覆盖尼古丁本身强烈的气味和颜色,志野将它溶入了橙汁里,而且鲜榨的橙汁本身所具备的苦涩可以覆盖一部分它的味道。
抬眼看了看时钟,警察马上就要到了。说了太多的话,感到口干舌燥的肖默随手拧开腿上的橙汁,灌下了几大口。
对于志野父亲的证词,除了肖默自己承认之外,警方也别无查证的方法,况且肖默已经双腿截肢,道德上来说,再对肖默做出法律的制裁也略显严格了。
“你真好心,还给我带了橙汁呀。”肖默弯腰捡起了橙汁,放在腿上,他双手推动轮椅来到了电话旁边,拨打了报警电话。
这不是志野第一次有杀人的念头,前一次是三年前。他在图书馆里偷偷查阅数据,就是想在日常生活中寻找一种毒药,能够让人吃下去即刻毙命。
其实那天,肖默也接九-九-藏-书-网到了关于肇事司机被捕的电话,他知道自己所有的伪装都将被拆穿,杀人计划也在那一刻酝酿而成。
要让他死,就算死也不足以补偿。志野想到自己本该顺利进入全市重点高中,以名校生的身份赢得半夏的芳心,人生的道路一帆风顺,成为母亲的骄傲,让父亲明白他的大错特错。而如今,一切都未能如愿,志野在浑噩中度日如年,被一个双腿残疾的恶魔所牵绊,内心的创伤如影随形挥之不去。
适才被礼物软化的心,已经坚定不移地决定要让肖默付出代价了。
他并没有死,他只是在节省自己的体力,他知道几分钟后,赶来的警察会发现肖默中毒身亡的尸体,自己虽然伤重,可还是会获救的。
三年前夺去肖默双腿的车祸,肇事的主谋竟然是志野的父亲。因为生意上的失败,志野的父亲急需填补资金上的空缺,他想到了开学时学校强制为志野购买的保险。保额虽然不高,但也足以让他支撑上一小阵子了。
母亲从警察局归来,把这一切原原本本告诉了志野。
除了一个人不这么认为。
从黑市购买了报废汽车,志野的父亲坐在驾驶座上,在放学路上等候着儿子的出现。想着自己替别人养了十几年的儿子,现在是拿回报酬的时候了。当他开车撞向志野的时候,汽车的方向盘有些失灵,操控的时候出现了失误才会误撞到肖默。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