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野的愤怒
5
目录
推理作家的信条
六十度的困扰
LOOP
志野的愤怒
志野的愤怒
5
我的弟弟是名侦探
我的弟弟是名侦探
环形犯罪
环形犯罪
上一页下一页
对于当时的事件,志野一直持保留意见,事件恰好发生在决定志野高中命运的时候,志野也一度怀疑过是肖默杀了那只黄狗,可是阿飞承认了罪行,这才打消了他这个念头。
从家里偷出来的一千块,是志野最后一次为肖默还债。他决定结束和肖默的关系,就算救过自己的命,三年里欠肖默的也该还清了吧。
“我想留一级。”
“记得一定要来参加化装舞会哦!”阿飞再次提醒道。
他早就做了决定,只是告知父母一下而已,毕竟考试是自己亲笔写答案,谁也无法左右他的成绩。
“我?”志野有点犹豫,“恐怕不行吧。学校里我没什么朋友。”
“他同意了?”志野认为肖默一定会拒绝。
志野没有后悔,和车祸失去双腿、亲人比起来,这样的付出实在微不足道。志野的忍让换来的只是肖默变本加厉的无理取闹,到了高二,毫无经济来源的肖默开始以志野的名义向高利贷借钱。
志野坚定了决心,拉起外套挡住头发,往肖默家快步走去。
雨越下越大,屋檐滴下的雨水已经连成了线,在地上激起阵阵水花。
肖默的爷爷听闻噩耗,万般气愤却也无可奈何。加上为了手术奔波筹措,爷爷积劳成疾,本就年迈的身体出了状况,在肖默出院后没多久,就因病去世了。
“这是干吗?”
渐渐地,志野发现他所做的一切,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肖默的性格变得越来越怪了,他们的关系也如同进入了寒冬一般。
“你不是和那个肖默关系挺好的吗?叫上他一起吧!这事我已经和他说过了。”
藏书网你怎么在这儿?”虽然阿飞不再是从前的小痞子,但志野还有几分忌惮。
“志野。”
“其实我不是真凶,那只狗也不是我杀的。”阿飞道出的真相并没有让志野大吃一惊,却揭开了肖默不为人知的一面。
虽然钱是以自己名义借的,可肖默是为了送给自己礼物,志野原先准备要说的决裂的话,现在一句也说不出口了。
自从虐杀动物的事件之后,他们俩就再也没见过,阿飞在承认自己的行为后,被送去了工读学校,一年后鬼使神差地和志野考上了同一所高中,而且还是同一年级。
“你家?”
事后阿飞权衡了利弊,虐杀动物最多进工读学校之后还能重返校园,但如果是偷试卷的行为被发现,不但要进工读学校,还有可能被学校除名。最后,阿飞决定扛下虐杀动物的罪名。
再次回忆起三年前的事故,志野依然心有余悸。在那起车祸中,肇事司机醉驾逃逸,当事人志野和肖默都没有记下车牌号码,他们也认不出肇事车辆的车型,现场找不到其他目击证人。缺乏有效的追查线索,仅凭黑色的小轿车这么简单的描述,警方很难追查到肇事车辆。
“就是三年前我被送进工读学校的那件事。”
志野以创纪录的全科零分,顺利重修一年。
“记得周末的化装舞会要穿来我家。”肖默指的是他的礼物。
志野终于明白肖默为什么会爽快地答应阿飞的邀请了。
“有话好好说,别打孩子。”母亲替志野吹着脸颊,劝道,“志野,你爸爸说得也没错,事关你的前途,你自己不能糊藏书网涂呀。”
“他答应了。化装舞会的地点也定下来了,你就和他一起参加吧。”阿飞做了一个推轮椅的动作,说,“不然他那个样子也不太方便。”
当肖默问起原因的时候,志野这样回答道。
以朋友的名义借钱,志野觉得玷污了“朋友”这两个字。
“你试试看,喜欢吗?”肖默笑着挠挠自己油腻腻的头发。
“志野,你为什么要留级一年?”母亲问。
“阿飞的化装舞会是在你家举办?”志野诧异道。
“礼物?”
他们虽然考上了同一所高中,但并不是志野理想中的学校。
车祸以后,志野只和母亲一起去过两次医院,母亲和肖默的爷爷攀谈着,了解了病情的他们忍不住唉声叹气。志野隔着病房厚厚的玻璃,望着插着输液管的肖默,膝盖处包裹着白色纱布,双腿残缺的形状看起来令人触目惊心。
志野面前的这个人,开始变得陌生起来。
志野希望他们俩还能像从前一样,他换到了和肖默同一个班,几乎每天都和肖默形影不离。他推着肖默轮椅的身影,总出现在教学大楼北侧的林荫小道上,只是每次志野抬头时,早已没有了半夏的侧脸。
“还是你了解我,就和我了解你一样。谢谢!”志野意味深长地说。
更不幸的是,车祸中肖默的双腿严重受伤,医生不得不选择截肢。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阿飞说,“杀死黄狗的人被那只黄狗咬伤了,在黄狗的嘴里我看见了一片碎布。碎布在狗的舌头下面,所以凶手可能没有发现。有一天,我在学校里偶尔发现了肖默的一件红格九九藏书网子外套和碎布片的花纹很像,于是我偷偷检查了他的衣服,打过补丁的地方和碎布片的形状一模一样。我拿着碎布片去找他,他虽然死不承认,但我一看他的脸色就知道是他干的。”
“阿飞没找你说化装舞会的事情吗?”这套衣服是肖默为志野准备的服装。
“没什么事不能和我说的,我和他可是好朋友。”说这句话时志野心里都别扭。
“没错。”
志野听见有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叫自己的名字,居然是多年未见的阿飞。阿飞和三年前有了很大的改变,身上少了原有的痞气,整个人看起来时尚了不少。
志野回想起那次模拟考,肖默成绩进步的幅度让他咋舌。
“可你怎么知道那是肖默干的?”虽然答案和自己想的一样,但志野还是希望阿飞能够有切实的证据让他信服。
肖默假装轻轻咳嗽了一声,用手挡住了嘴角露出的古怪笑容。
更为沉重的负担一下子压到了肖默的肩膀上,他必须学会在轮椅上独自生活。志野的母亲替肖默承担了拖欠的医药费,还亲自去肖默家照料了一段时间,这样的一时之举虽然无法改变肖默悲惨的命运,但志野的母亲希望以这样的行动来消除志野心中的愧疚,以免影响他的升学考试。
“对啊!你不知道?”
“你等等。”肖默喊住了他,“其实我是用这钱给你准备了礼物,就放在角落里。”
“我要和肖默一起上高中。”
“这事你知道?”阿飞不由压低了声音。
可是肖默对志野的劝告充耳不闻,总是满不在乎地说:“谁让我们是朋友呢?”他的语气听起来就九九藏书网像一个无赖,似乎在说“我的腿因为你变成这样,你现在花点钱不应该吗”?
肖默出院后,志野把自己留级的消息告诉了他。
“我想好了,再读年。”志野拧直了脖子,又说了一遍。
“什么事?”
“志野是我的朋友,有什么事你找他。”肖默借钱的时候这样告诉放高利贷的人。学校里谁都知道,志野是肖默最好的朋友。
志野在车祸中毫发无损,眼睁睁看着肖默为救自己,被截去了双腿。他就像被抽掉了大脑里主管思考的那根神经,一片茫然,车祸时的一幕幕仍在他脑海中回放着。
“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箱子里是一套红蓝相间的蜘蛛侠服装,那是志野最喜欢的动漫英雄。
也就在这一年,志野的父亲以此为借口提出离婚,志野的母亲终于还是未能保全一个完满的家庭。
“说起那个肖默,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阿飞踌躇的样子反而勾起了志野的好奇心。
上课时间之外,除了志野肖默不愿意和任何同学共处一室,他要志野每天换不同的饭菜,而且不愿吃隔夜饭。以前志野教过他的题目,肖默不知是不是故意,总是让他反复解释上好几遍。
肖默行动不便,总是敞开后院的窗户,好让志野每次都从那里爬进家,而这只是他们之间众多秘密的其中之一。
“你当老子的钱是偷来的是不是?你不是老子亲生的,老子养你这多年已经仁至义尽了。”父亲又要动手,被母亲好不容易架了下来。可母亲也没有幸免于难,父亲骂道:“你这个女人也不是好东西,这个家早晚给你搞散了。”九_九_藏_书_网
肖默确实有一件红格子外套,在袖口的地方也的确打过补丁,阿飞没有理由编造这样的细节。
阿飞在模拟考试前,从老师办公室偷出了考卷并且复印了一份,打算第二天放学后再把试卷放回办公室。前一天阿飞就把那份试卷藏在了教室的讲台里,他料定那天不会有人打开讲台。可当他第二天去取试卷的时候,讲台里只有那只狗的尸体和那件血衣,血手印也正是那时候他不小心印上去的。讲台里除了狗的尸体,还有一张纸条,纸条上警告阿飞要承认虐杀动物的行为,否则就把他偷试卷的事情公之于众。
“这是我最后一次替你还钱了,以后你别再问那些人借钱了。”志野把钱放在肖默的膝盖上,转身要走。
当志野把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脸上就结结实实挨了父亲一巴掌,五根血红的手印慢慢从皮肤上凸现出来。
志野抹抹眼角的泪珠,坚定地说道。
志野看见墙角摆着一个纸板箱,上面还贴着快递单,看日期确实是刚买了不久。
“我特意来找你的,这个周末的化装舞会,你有兴趣参加吗?”阿飞诚恳地邀请道。
“既然如此,我知道了。”对于阿飞的盛情,志野实在无法拒绝。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