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P
W
目录
推理作家的信条
六十度的困扰
LOOP
W
志野的愤怒
志野的愤怒
我的弟弟是名侦探
我的弟弟是名侦探
环形犯罪
环形犯罪
上一页下一页
将笔记本显示屏上的信息转向我面前的男人,男人皱起脸上难看的皮。我看不懂那是高兴还是恼怒的表情。
极高建筑公司的网站出现在了屏幕里。极高建筑公司是一家从事水利工程的私营公司,因为大规模的投资项目匮乏,逐渐转向城市规划的建筑项目,例如修筑景点的喷泉、建造游泳池等。
“你现在正式成为帮会的人了,想赚比这次任务更多的钱吗?”
“张曦,你进去吧。”
身旁一双怀疑的眼睛正盯着我,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红镇帮会的老大——熊嵩。从我加入红镇帮会的第一天就听说他生性多疑,对手下信任度很低。
我从耳后取下雪茄烟,凑近熊嵩举着的火苗。烟点着顿时冒出一股青雾,空气里弥漫开略带香甜的味道。
说完,他把打火机举到我面前,扳动开关,一束幽蓝的火苗晃动着。
我不情愿地朝男人摊开手掌,掌心向上,潮热的手汗闪着油亮。
“欢99lib.net迎你加入我们的任务!”
今天是我第一次见到熊嵩的样子,我完成了他交代给我的任务,正式加入了红镇帮会。最重要的是我可以拿到完成任务的报酬,给急等医药费的妻子送去。
我沉浸在正式加入红镇帮会的喜悦之中,今后的收入肯定会比以前打工赚得多,不然我怎么会冒这么大的风险,加入这样的帮会呢。正想着去领这次任务的报酬,熊嵩把我叫进了他的办公室,关上门,拉上了玻璃隔墙上的百叶窗。
“是。老板!”
因为我的手机丢了,里面重要资料都没了,只能通过网页来证明自己没有背叛帮会。
我滚动鼠标,极高建筑今年的重点项目——露天游泳广场的征询率,维持了近半年的99%,今天成功变成了100%,这意味着项目可以正式启动了。上升的一个百分点,消耗了极高公司大量的人力物力。
“什么?”他的态度让我有点恼火九_九_藏_书_网
我看见办公室里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他戴着口罩和墨镜,样子神秘兮兮的,他的左手正把玩着一只打火机,右手戴着一根玫瑰金的手链。
“你也可以拿走你这次任务的报酬,慢慢还你的外债。”熊嵩拿出一沓纸币,甩在了办公桌上。与其说他的态度轻描淡写,不如说是以退为进,把所有的包袱都扔给了我。
熊嵩和沙发上的男人相视而笑起来,沙发上的男人对我说:“摊开你的手。”
将WWW.BUILDPOOL.COM的网址输入计算机,页面正在跳转,屏幕中央一个小圆圈不停转动着。
“是的。”
我踌躇地站在原地。
我来不及点燃雪茄,就夹在耳朵后面,走进了文身师的房间。我把右手搁在了椅子旁的靠垫上,文身师戴起口罩,开始用优碘和酒精帮我消毒,涂上一只蝙蝠的转印,我看见一些不成图形的线条,文身师沿着它们开始描绘。有九九藏书网一点点疼,但还在我的忍受范围之内。显然,对文身师来说这个图案他已经文了很多次,手法熟练地完成了我的文身。我的手臂有点红肿,文身师给我涂了点药膏,说过几天可能会很痒,让我尽量别去碰它,很快就会好。
男人捋起玫瑰金的手链,用他的手掌跟我比画了一下大小,然后朝熊嵩点点头。
红镇帮会租了市区写字楼的一层楼面,挂名注册了一个理财投资公司,而实际以收取自己地盘里店家保护费为主要业务。除此以外,帮会也开始经营自己的生意,诸如收放私人抵押贷款之类的,但总与暴力行为脱不开干系,渐渐地就会有一些大型企业,其中不乏十分有名的企业寻上门来,希望帮会可帮忙处理一些债务上见不99lib•net得光的事情。
我如实回答,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提起这件事,我不记得自己在他面前提起过。
“怎么赚?”我略显着急的语气出卖了我缺钱的状况。
最里面那间办公室,文身师正在调试文身的描摹工具,每一个正式加入帮会的成员,都要在手臂上文一只黑色的蝙蝠,就好比一个骑士的勋章,以证明得到了熊嵩的信任。
熊嵩慢慢抚摸着他脸上的伤疤,斜眼打量我问道:“听说你老婆生孩子了?”
分了上一个任务的钱,我们开始谈下一个任务的价码。
“老板,听你的。”
正是这种游离在法律边缘的职业,危险与金钱并存的刺激感,让我对帮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你先去换身衣服,抓紧时间赶去完成任务。”熊嵩看我还在犹豫,又说道,“事成之后,你的外债我帮你全部清零。”
熊嵩长了一张阴阳脸,但并非天生如此。关于他脸的事迹帮会里无人不知。红镇帮是熊嵩一手创立起来的九-九-藏-书-网,当时红镇帮不像现在这般壮大,还处于和邻近帮派争夺地盘的火并之中。在红镇商铺最多的街道,熊嵩只身一人被敌对帮派团团围住,身上被砍了数十刀,最严重的一刀砍在他左边的脸颊上,身负重伤的他像一头发疯的野兽一样,杀出一条血路。当他回到帮会里,第一件事情就是杀了他最得力的一名手下。后来所有人才知道其中缘由,因为那天只有这个手下知道熊嵩的去向。自此之后,熊嵩仿佛失去了对所有人的信任,他总是行踪神秘,对招募帮会成员也是筛选严格,只有通过测试才可以正式加入红镇帮会,见到熊嵩的真容——那张半边如野兽般的脸。
“给他看看你的手。”熊嵩用命令的口吻对我说。
我恭敬地接过雪茄,刚想道谢,熊嵩就朝里面那间办公室挥挥手:
沙发上的男人终于摘下了口罩和墨镜,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熊嵩慢条斯理地从桌上的木盒里取出一只雪茄,半闭着眼睛向我递了过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