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P
Z
目录
推理作家的信条
六十度的困扰
LOOP
Z
志野的愤怒
志野的愤怒
我的弟弟是名侦探
我的弟弟是名侦探
环形犯罪
环形犯罪
上一页下一页
此刻坐在屋子正中央的我,环绕着一堆破败家具,镶嵌在衣橱上的一面镜子,映出我半边血污的脸,脸上的血已经凝固。
一根不锈钢杆子突然竖在我面前,就在经过杆子的一刹那,我手脚并用缠住了它,身体一下子就感受到了水流的冲击力。所幸我抱着的是一根非常坚固的杆子,身后深不见底的悬崖激起阵阵水雾。完全搞不明白哪里来的这么多水,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
“完了!”我大喊一句,耳边水流的巨响,让我连自己说话都听不清楚。
尝试着挣脱了一下,但也许是绑得太久的缘故,手脚关节传来酸麻的感觉,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皮肤下爬行,我强忍着咬住后槽牙,等着血液流回每一根毛细血管,才感觉手脚又是我自己的了。
我感觉整间屋子开始震动,浑浊的水横冲直撞,暗流下各种玻璃碎渣和散落的钉子蠢蠢欲动。我蹚着水跨上了床,和脚边男人的尸体一样,我对上涨的水位束手无策。
随即而至的剧痛让我知道自己是被撞上了,身体脱离开那根杆子,我开始急速下坠,离心力将我的内脏往上抛去,心里一阵空虚。
于是我放弃了徒劳的挣扎,慢慢清醒恢复的意识终于让我冷静了下来。我所置身的是一间破旧的屋子,斑驳开裂的墙面散发着一阵阵霉菌的味道,脚下酥软的地板也透着潮气。墙上所有的窗户都被木条封得死死的,藏书网屋子里没有开灯,唯一的光源来自我头顶上失修屋顶的缝隙,刺眼的阳光正钻入室内,投射出一道道浮尘的掠影。我发现屋子里还有一个房间,房门半敞,门里涌动着未知的黑暗。
Zhang,这是我的姓,也是我醒来之后,唯一记得的事情。
轰隆!
我的手在门边的墙上乱摸了一阵,并没有找到灯的开关。待眼睛渐渐适应了光线,才看清床上的男人头发花白,他的手和脚被麻绳捆在两边的床架上,麻绳打的是我熟悉的双环扣结。床边的墙壁上有人用喷漆写了一个大大的红色“折”字,我猜应该是想写一个“拆”字,写字的人粗心漏掉了一点吧。床头旁边放着一个烟灰缸,里面的蓝色烟蒂几乎快溢出来了。烟味夹杂着某种怪味,像久卧病榻的老人身上的味道。可能因为这屋子简陋的缘故,潜藏着各种空隙,始终有流动的空气,才使得这种气味没有充满整个房间,但越靠近那张床,我就越得捂住鼻子来抵御这股味道。
头疼得要死,摸遍自己身上所有的口袋,只找到了一张对折起来的黑桃A扑克牌和一枚白金戒指,除此之外,没有可以证明我身份的东西了。
肆虐的水浪正在慢慢瓦解刚才囚禁我的屋子,那具男尸连同床,在我面前打了个转,淹没在了倾泻而下的水流之中。
不知道现在的时间,我迫不及待地要离开这九*九*藏*书*网间屋子,去到妻子和儿子的身边。要离开这个屋子,就必须要想到办法。
刚才留意到屋子里有股难闻的味道,我壮胆又往门里的房间迈了一步。
两条手臂上布满了细小的伤口,还有残存着玻璃碎渣的伤口在流血。我不确定是什么人出于何种目的,将我绑到这里来。一旦让我知道是谁想要置我于死地,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靠近衣橱的镜子,这才发现镜子很脏,上面有被人用红笔写过很多字又擦掉了的痕迹。我勉强站起来,让椅子和镜子拉开一点距离,猛然一转身,借助惯性的力量撞向了镜子,我和镜子碎片一同重重地砸在地板上。
这个房间光线不足,所有可能供人出入的地方都被钉上了木板,空气让人感觉窒息。昏暗的角落里,摆放着一张单人床,一个男人脸朝下僵硬地趴在床上,整张脸埋在了枕头里。
这才发现这间只有一层的平房外墙面是鲜艳的红色,倾斜的屋顶上写着大大的白色英文字母:
也许是后脑勺受伤的缘故,我的记忆出现了偏差,想不起自己究竟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也不记得自己得罪过什么人,竟受到如此的对待,更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我推了推男人的身体,没有反应,解开他一只手腕上的麻绳,测了测脉搏,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他戴在手上的机械表已经停了,表盘上的日期显
九_九_藏_书_网
示十二月十二日。
这间屋子的门似乎从外面被封住了,我尝试打开它,但很快放弃了。屋子没有其他出口,成了不折不扣的密室。
无论将我囚禁在这里的人是谁,显然没有打算给我留活路,床上的尸体就是最好的证明。尸体早就没了温度,从失去动力的机械表来推测,这个男人至少死了二十四小时。男人手上的双环扣结和绑我的死结不一样,说明绑架我的起码有两个人,无论为了钱还是曾经与我过节,我都担心他们会对我的妻儿不利。
我认出这是我的手机,手机屏幕上还有一条未读的短信,凭着最后一点电量,我查看短信的内容:
一团亮光在房间内的黑暗中闪烁起来。
没等我看完整条信息,屏幕重归黑暗,手机耗尽了最后的电量,再也按不亮了。
该死的浑蛋!
是谁杀了他?和绑架我的是不是同一个人?
闭起眼睛,在坠入水面的那一刻,我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最大的疑问还没有找到答案:
顾不得疼痛,我用背在身后的手摸索着锋利的碎片,慢慢磨开手腕上的绳索,再解开脚上的绳结。
弓下身子,踮起脚尖,我把绑住我的椅子腾空挪起,朝那个衣橱移动过去。http://www.99lib.net每一次的移动椅子都会发出“吱呀”的呻吟,就像一副戴在我身上的木质镣铐。
一只温热的煤球炉摆在角落,房间里的空气被燃尽,炉子里的火已经灭了。
一部被丢弃在布满灰尘地面上的手机,屏幕上亮起了一个电池符号,是手机的充电提示。
开始有水从地底下渗出来,每踩一步都会从地板缝里挤出一汪水。我听见潮涌般的水声在拍打着整间屋子,不断有水从墙上的木板缝隙里灌进来,散落在地上的木板慢慢漂浮起来。很快,我的小腿就浸没在了水里,我不得不屈起膝盖来稳住重心。
认真把屋子检查了一遍,我发现原本屋子的大门就是一块包着锈铁皮满是铆钉的烂木板,透过门板上的缝隙可以看见大门外部的把手上插着一根铁棍,和屋子其他几扇被封死的窗户一样,完全没有逃生之法。
必须赶在他们下手之前找到妻子和儿子,首先我要从这该死的屋子里出去。
我正坐在一张木椅上,确切地说,是被绑坐在一张木椅上。后脑勺左侧很痛,脸颊上的皮肤紧绷着,仿佛被谁涂上了一层胶水。我想伸手去摸,发现自己的手和椅背捆在了一起,低头看去,胸口的白衬衫上沾满了凝固的褐色液体,我的两只脚也分别被两股麻绳绑在了椅子腿上。
我喊了几嗓子,喉咙一阵火辣辣的痛。期望能有个人进来,哪怕是绑住我的那个人也好,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九九藏书网然而,只有空洞的黑暗吞噬了我的声音。我呼出的气冲散了微尘。
屋子里也没有什么称手的工具,我找了一张破凳子,掰下一条木腿,试着撬开封住窗户的木板。
屋子脆弱的木板被冲破临界点,巨大的水压在墙上撞出一个缺口,强烈的旋涡把我卷入其中,呛了好几口水,漂白粉的味道很重,没等脑袋冒出水面,我就被冲出了屋子,如同游乐园里的激流勇进一样,眼看我就要被冲下瀑布一样的悬崖。
P-O-O-L。
刚才那扇包着锈铁皮的大门,正压着水花,直愣愣地冲我而来,速度之快就像一辆刹车失灵的卡车。
粗糙的麻绳磨破了皮肤,绳结没有丝毫的空隙,看来绑绳子的人对此十分拿手。
没等我想明白,屋子终于被肢解了,仅仅几秒钟之内,它在我面前崩塌,四分五裂地冲向我,我尽力躲避着碎片,可手肘和膝盖还是被撞伤了,力气也正在慢慢耗尽。
戒指藏在裤子暗兜里,我的左手无名指没有戴过戒指的痕迹,这枚戒指应该不是我的吧。
张先生,恭喜您!您的妻子预产期提前,于十二月十一日诞下一子,体重七斤三两,母子平安。请速至我院缴纳手术费用。
起初我还以为是自己敲坏了某根水管,不久却发现情况不对劲。
终于,我恢复了自由行动的能力。
水池?
我收起戒指,往那个半敞的房间门里走去。
是谁想要杀了我?
这是在讽刺我现在的状况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