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作家的信条
3
目录
推理作家的信条
3
六十度的困扰
LOOP
志野的愤怒
志野的愤怒
我的弟弟是名侦探
我的弟弟是名侦探
环形犯罪
环形犯罪
上一页下一页
“那老师您可以去看一下哦。不过就算是撞车,我还是觉得您写得更好。”
走进咖啡馆后,我看见柯布正在窗边的位子上奋笔疾书,像是在写小说。还没到约定的时间,我索性找了个座位,暗中观察柯布,本来我就对他请求合作的动机有所怀疑,他提了这么低的要求也实在不合常理。
“放心,你只要把我的诡计写出来,保准你会成功的。”
“两年前我曾经在网上看见过一模一样的诡计,老师您是不是也看过那个帖子?”
三个月后,最新的小说顺利出版上架,在网络上引起了读者热烈的讨论,销量蒸蒸日上,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加印了两次。
“已经可以买到了吗?”
差不多到了约定时间,柯布收起纸笔,让服务员往他已经冷却的茶杯里加点热水。
这是个看起来对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合作。在看完了柯布的所有构思之后,我的创作欲望在内心喷薄而出。
“你居然想了这么多?”我还是不信。
“下一个问题吧。”我保持克制,朝她下压着手掌,示意她坐下,生怕她当着所有人的面把网站名字说出来。
就这样,我和柯布开始用“柯施”这个笔名进行联合创作。柯布不要功名,他不允许99lib•net我向编辑提及他的事情。在出版社编辑的眼里,柯施只是我施祥一个人的笔名。
我掐准时间走了过去,将准备好的稿费信封拿给他。柯布收下钱,仔细数了数,问我想喝点什么。我一直观察着他的表情,他似乎刻意在隐瞒着自己写作的事。对于我新书的销售情况柯布表现得漠不关心,他说他在出版之前就看过全文,心里有谱,自信这本书可以畅销。
主持人拿走了女读者的话筒,她朝我鞠了一躬,我看见她做了一个“谢谢”的口型,但是没发出声音。
我带着这个好消息和稿费去找柯布。
来到楼下,我抬头发现柯布家没有拉窗帘,灯也是关着的,看来他不在家。
我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如果离开了柯布,我的小说还会有人喜欢吗?柯布和我的合作会不会是一个陷阱?笔名是各取了我们俩名字中的一个字,但沿用了柯布的姓,假设柯布早有预谋,柯施或许就是他的本名,他用一个抄袭来的诡计,可以随时揭发我抄袭诡计的行为。如果有了这样的污点,写作圈内就没有我的立足之地了。
而柯布家这片,和外面车水马龙的景象截然相反,晚上八点多已是九*九*藏*书*网一片萧瑟,只有零星楼房内亮起的灯光,才能勉强帮我看清脚下的路。
“这些都是你想出来的?”我问。
“柯施老师,您新书中的诡计是怎么想到的?”女读者戴着帽子,尖尖的下巴显得整张脸很小,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镜片后的双眼闪着睿智的光芒。
柯布写一会儿,不时抬头往窗外望。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窗外并没有什么,除了开挖路面的机器和工人,只有第一人民医院威严耸立的大楼。
我索性坐在楼梯上等他。漆黑的楼道里,我的手机忽然亮了起来,是出版社的“马太”编辑来电。
新书陆续登上月销量的前十名,出版社为我安排了全国巡回签售,我开始在各地城市之间来回奔波,留在家里的时间越来越短。签售期间我无暇顾及新书的构思,索性就让柯布替我完成所有的前期工作,而我只要依照柯布给我的构思将小说写下来就好。这样的写作让我变得很轻松,可以花更多的精力在签售会上和读者面对面交流。
“施祥,我忙了一天来不及告诉你,你的新书今天已经上市了。”编辑的声音很疲惫。
“我不上网。”我竭力露出微笑,但我猜我当时一定笑得很难看。
99lib•net到有一天,有一位女读者在签售会上向我提出了一个问题。
柯布抿了抿嘴,爽快地在合同上签了字,双方各执一份。
签售会结束后,我特意关注了一下那位女读者,她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排队等候签字,而是压低了帽檐,独自离开了活动现场。
我心里的顾虑全都落了地,放心地打开了柯布的笔记本。本子上的字体很娟秀,整齐地写着一个个奇思妙想的诡计,我仿佛发现了推理世界的宝藏,里面的构思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我如饥似渴地反复阅读着,直到天黑,柯布一直都享受地坐在一边看着我。
回家以后,我打开电脑,在搜索引擎输入了诡计的关键字,一条索引中看见了相同的诡计。那是个两年前的帖子,并没有引起太广泛的讨论,回复人数也只有区区三个,我注意到发帖人的ID叫keshi2015,keshi是柯施的拼音,帖子正是二〇一五年发布的。
“条件不变吧。”我再次确认。
“是在洗澡时候突发的灵感。”我从容应道。我不是第一次回答这样的问题了。
我甚至怀疑,以柯布的能力,不至于把他的处女作写成那种水准。
今天是元宵节,庞大的出游人流和车流,加重了城市九*九*藏*书*网的交通负荷,能看见满大街的警察在维持秩序,生怕发生事故导致交通全面瘫痪。
我的收入相较之前有了大幅度的提升。我把原本破烂的房子装修一新,将墙上偶像的照片也收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排书架,上面将会摆满我的书。我正一步一步实现自己的梦想,虽然这一本本书上作者名都是柯施,并不是我一个人的作品,但我却可以独享成功的喜悦。
柯布指着书架上的书说:“总不见得是我抄了吧。”
“当然。只要笔名用柯施就行了。”
这次碰头地点约在了一家咖啡馆,咖啡馆门前的道路正在修缮,弄得我新鞋上都是泥。对于不熟悉的环境,我总是会提前半小时抵达。
柯布和“马太”编辑一样,开始催问我什么时候动笔写下一本书。柯布甚至替我选好了下一本书的诡计。
“不然呢?”
我变得越来越有名,新书一上架就会变成热门推荐,出版社不遗余力地大力宣传,使得我更加繁忙了。我反复温习着开场白,将每一本书的重点都背了出来,这些全是每周四晚上柯布替我准备的。
按捺不住内心不安的我,好不容易熬到了每周约定的周四,我提前去往了柯布家。
没准柯布正等着这一刻的到来。他或九-九-藏-书-网许会突然在我的发布会上站起来,大声宣布柯施其实就是他本人。
“先等一下。”我阻止道,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合同,“我们先君子后小人,还是签一份书面协议吧。”
“什么惊喜?”
“只要你没问题,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了。”柯布毫无保留地打开了那本红色的笔记本。
这个网站的首页全是关于我新书的内容,网友们全是围绕故事核心诡计展开的讨论,而关于文笔等其他方面则鲜少有人提及。
我们俩约定每个星期四的晚上,在柯布家讨论和完善作品。我会和他分享我每周的写作成果。柯布不允许我带走他的笔记本,每次让我写完一篇后,再详细讨论下一篇。起初我还以为是他有所保留,不过后来发现,柯布还会继续往本子上添加新的构想。
“真的可以随便用吗?”
“嗯。书店都已经有售了。”编辑说,“老规矩,一周以后举办签售活动,你提前准备一下。对了,这本书还有个惊喜给你。”
有了第一本书的磨合,第二本书我和柯布的合作可谓是驾轻就熟,柯布就像我写作上的顾问和助手,帮助我完成重要部分的构思,以及对于核心诡计的编排。柯布拿着很少的钱,却替我分担了最重要的工作,并且完成得相当好。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