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作家的信条
1
目录
推理作家的信条
1
六十度的困扰
LOOP
志野的愤怒
志野的愤怒
我的弟弟是名侦探
我的弟弟是名侦探
环形犯罪
环形犯罪
上一页下一页
“不瞒你说,要不是我自己行使编辑的权力,这篇小说都轮不到在《诡计》上稿的资格。”
也许在这个天台上,他是唯一资历比我浅的作家了。
“是不是每个作家都喜欢听别人对自己小说的评价?”柯布看见了我别在胸口的名牌。
我吃惊地看了看柯布,他保持着礼貌性的微笑,可掩饰不住由内而外散发出的自信。他具备了名侦探一般的敏锐观察力,才会注意到这个细节。
从你翻开这一页,阅读这一行文字开始,就已经成了我的共犯。
我握住他的手,客套地说道:“有机会一定拜读您的大作。”
在我二十七年的人生中,那是第一次以职业作家的身份参加活动,活动是由一家名为《诡计》的推理杂志社举办,杂志社在办公室的天台上布置了一个酒会舞台,邀请了诸多推理作家参加,而我也有幸位列其中。
柯布继续道:“我们可以合作,你的文笔搭配上我的诡计,就能写出很棒的作品。”
“奎因是一对表兄弟联合创作的笔名。”
此时我的脚边,散落着最新出版的小说集,几步开外,柯布的尸体横卧在地板上,半掩的眼皮下,尚未浑浊的眼角闪着晶莹的光,浓稠的鲜血从耳洞里流出,渐渐扩散成一摊红色的水洼。
说句大实话,九_九_藏_书_网柯布的这篇作品并不太好读,诡计非常有新意,设置也十分巧妙,却总有种故弄玄虚的感觉,文笔就像小学生水平,读到一半的时候我差点儿就放弃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当时他穿着修身的中山装,留着利落的平头,细细的眉毛和眼睛,看起来颇为睿智。他正独自倚着墙,快速翻看着一本书。那本书黄色的书脊十分显眼,我立马认出了那是我的新书。
“奎因?”柯布好像并不知道这个名字。
“文笔不错,可惜诡计弱了点。”柯布吐出一口烟,直言不讳道。
话题变得沉重起来。作家这份职业除了忍受写作时的孤独,屡次投稿的挫败感也是必然的心理考验,这是我全职写作一个月以来最深刻的体会。就在一个小时之前,我的新书被一家知名出版社毙了稿。
这起跨越二维空间和现实世界的杀人案,或许是我成为推理作家以来,最大胆的一次构思。
“打扰了。想到你等着看我的作品,就冒昧前来了。”柯布将布满黑字的稿纸推给了我。
“我们不用联合写作,小说还是由你来执笔,我只负责提供核心诡计给你。”柯布从口袋里拿出来一本红色的笔记本,说道,“这里面有我平时记下来的诡计构思,只要你99lib.net愿意合作,可以拿去写在你的小说里,我会随时帮你完善诡计构思的部分。”
随后是自助式的酒会,熟络的作家们围作一团,谈笑风生,交杯换盏。我不胜酒力,端了一杯鸡尾酒,不时和身边的作家寒暄几句,别人问起我的作品时,我一说出书名,大都一脸茫然,但很快会编出几句奉承话,待他们转身离开时,或许就已经忘记我的名字了。
“就像埃勒里·奎因那样?”
“下个月的《诡计》杂志上就会登载了,应该会比你的书好看。”柯布认真地说道。
“如果我可以帮你实现梦想呢?”柯布投来热切的目光。
“我只想写出好看的作品。”被他这么一问,我也不知怎么回答才好。
我重新审视起柯布的那部短篇来,假如让我润色重写的话,一定会是篇优秀的小说。
对他的话我充满怀疑,以他的写作水准,距离畅销书作家相去甚远,又要怎么来帮助我呢?
柯布摇摇头说:“这几天我给所有推理杂志投了稿,得到的都是相同的退稿回复。”
但既然客人来了,我也不能拒之门外,闭门写作的日子也稍显枯燥,有个同行聊聊天也不错。
小说的结局令我大跌眼镜,而我读完以后的反应似乎早在柯布的预料之中,还没等我开www•99lib.net口夸赞,他就先问我:“为什么你前半部分看得比后半部分慢很多?”
我装作饶有兴致的样子,当场读了起来。柯布的这个短篇讲述了一起密室杀人事件,全文的亮点在结局对于密室的多重解答上,诡计的设计算得上是十年一遇了。我读完之后,才明白他在酒会上对我说的话,并没有自我吹捧的意思。
这也情有可原。受邀的作家中,大多是已经著作等身的名家,虽然我从没和他们见过面,但每一个人的名字都如雷贯耳。我是仅仅出版了一本出道作的新人,无人知晓也是正常。
“你还没看到结局,怎么知道诡计太弱的呢?”我有点不服气。
我重新拿了一杯酒,朝柯布走过去。他察觉到有人靠近,合起了看到一半的书,点起一支烟,略带笑意地看着我。
“我觉得诡计不错,文笔稍微弱了点。”我想起了柯布之前对我的客观评价,学现卖套用了一下。
我做梦也没想到,柯布会亲自拿着稿子来我家找我。我给《诡计》杂志社留过寄样刊的地址,他一定是从那儿得到了我九*九*藏*书*网的家庭住址。仅有一面之缘,我并不觉得和柯布的关系已经到了可以登门拜访的程度,况且柯布的性格并没有让我感觉是很热络的那种。
到了傍晚时分,所有作家都已到齐,主编上台发表了一段欢迎词,大意是《诡计》杂志创刊仅有半年时间,借此活动熟络与作家们的关系,期望得到更多的稿件。
“《诡计》停刊了,你可以再试试别的杂志。”
“这书好看吗?”我指指他手里的书问道。
“算是吧。”柯布朝我伸出右手,自我介绍道,“我叫柯布,是一名至今只写过一个短篇作品的推理作家。”
我就好像是走进了棒球场的足球迷,无所适从,尴尬地一个人品着酒。
柯布淡定地猜出了整个故事的核心诡计,还表达了他的修改意见。看起来和我年纪相仿的他,有着不容置疑的气场,对于他略带批判性的评价,我非但没有反感,反而觉得很有道理。
我们同时笑了起来。我没有看见柯布的名牌,问道:“你也是推理作家吗?”
“一直努力写下去,一定会成功的。”我嘴上这么说,心里其实也没底,很多曾经有过作家梦的朋友,都被现实打败,乖乖地成了上班族中的一员。
故事还要从一年前,我认识柯布的那个秋天说起。
他说话容易招人讨厌,但我九九藏书却觉得彼此还算比较投缘。后来我才知道,柯布是《诡计》杂志的责任编辑,完成了自己的短篇后,他就辞掉了编辑工作,今天才转型成为《诡计》杂志的签约作家。由于来不及制作他的名牌,所以他才没有戴名牌出席酒会。
从某种程度上来看,柯布和我是同一类人,我们对于推理小说的创作都有着执着的信念,才会辞去有着稳定收入的工作。
柯布用眼睛扫了扫我身后的白墙,墙上挂着一张东野圭吾的海报,是我辞职那天贴上去的。
“你想不想成为畅销作家?”柯布突然问。
第一次读到柯布的作品,并不是在《诡计》杂志上。《诡计》杂志在次月就倒闭了,主编拿着签约作家的名单,收到了投资客一笔投资,卷着钱逃往大洋彼岸的美国。因为欠了印刷厂的款,最新一期的杂志无法按时完成,只得被迫停刊。我看见社交网络上,作家和编辑们纷纷讨要稿费和工资的帖子,才知道这件事,当时我早就把柯布那篇作品抛诸脑后了,比起小说里的那些诡计,网络上对《诡计》杂志各式各样的爆料才更有趣。
“要是你的作品都没办法让人看到,再好看也只是自娱自乐罢了,根本称不上是作家。”
直到我注意到角落里有个和我一样不适应这种场合的人,这个男人就是柯布。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