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二的心事
目录
鹿二的心事
上一页下一页
鹿二在那白茫茫的一片当中仔细地辨认。那里面有什么?什么也没有。他只要站起来腿就发抖。唉,没办法。他爬着离开了悬崖。
鹿二立刻感到了危险。他颤抖着双腿尽快地下山,心一急就绊倒了,干脆就势往下滚了好长一段路才被小枞树挡住,站起来一看,衣服裤子被擦破了好几处。
“鹿二,你要你老爹的命啊?”
“小齐,豹子在哪里啊?”
他们父子俩站在粪坑里时,鹿二听见爹爹自言自语地说:
“啊,我得回去喂猪了!”
“她是通情达理。但是通情达理的人也有坏处,她让你觉得有压力啊。我们的牛已经杀了好久了,她还让我上山。后来我就看到了不该看的。你知道的。我不想谈论那个。可是我的妈妈,我都有点想离开她了。我想,是不是因为我不是她生的,她就叫我到山上去看那种事?我想啊想的,越想,恶毒的念头越多。”
“鹿二啊,你知道他们为什么不睡在床上吗?怕被雷劈死呢。这油菜地里打雷可不是好玩的,有一回把叔叔和婶婶的床劈成了两半,他俩被从床上掀到两边。叔叔是老麻雀了,婶婶也是,他俩什么都不怕。可是他们的儿子吓坏了,搞到后来干脆劳动也不搞了,天天躲在床底下等那东西砸下来。我老想,叔叔和婶婶当初把房子盖在油菜地里,是不是故意的呢?要知道没人在这种地方盖房。”
“你是用不着学这个的,”叔叔对他说,“梅花是女孩子,迟早要嫁出去,所以现在呢,她爱学什么就由着她去。你是男孩子,你爹爹对你的期望高得很。你可要努力。”
鹿二站到她旁边,忍不住问她:
“你知道那声音是什么地方发出来的吗?我去看过了,我——”
鹿二在堂屋里用小磨磨糯米。这工作很简单很无聊,可又不得不做,妈妈逼得紧,要用米粉做元宵节的汤圆。他是在工作快要结束的时候听到那个声音的。起先是像从远方开来一列火车,渐渐逼近,越来越响。可那响声总不消停,其间还夹杂了爆炸声。鹿二怀疑是发生了山崩。他反复问自己:“要不要跑?要不要跑?”然后他就决心逃命了。他什么都没拿就跑出去了。
“还能在哪里。你这坏蛋,竟然敢从那峭壁上往下跳了。我一直对你不满意,我从来没有料到……”
“鹿二又在游手好闲!”他叫叫嚷嚷的,“我们小的时候啊,除了干活还是干活,从早干到晚!像你这么没个定准,将来怎么成家立业?你看,小齐比你懂事吧?”
面前的一条小路向他显示了回家的方向。
一直到吃晚饭他都没逃跑。他为此憎恨自己。
因为鹿二参加了劳动,妈妈对他和气了好多。晚饭后,妈妈放他出去玩一会儿。妈妈对爹爹说:“这孩子一天到晚想往外跑。”
“我们过得很好!你这个多嘴婆不要乱说!”床下的一个小伙子呵斥道。
“爹爹,您是巨人吗?”
他走在前面,鹿二以为他要上山。但他绕了一个大圈。走到油菜地里去了。他俩在无边无际的油菜中间穿行时,小齐隔一会儿又机警地停下来辨别什么声音。这时他就举起那支矛,似乎要刺向空中,但犹豫一下又没刺。鹿二感到奇怪:难道他们有危险?油菜是他们村的主要收入,所以这片地每年都在扩展,鹿二根本弄不清菜地的边际在什么地方。
小齐慢慢坐起来了,他让鹿二去找他的矛。鹿二很快就在附近找到了,那支矛已经断成了两截。小齐将它们扔到油菜地里,说:
鹿二一生气,就打开灶屋门到了外面。他漫无目的地走了一圈之后,才想起来上山去察看一下。他想来想去,心里还是觉得这座山里头发生了什么变化。要不他怎么会听到那种声音?
“小齐真懂事。”爹爹说,“我要有一个他这样的儿子就好了。”
“啊,我想起来了,那种事没什么好说的。”
她做了个手势让鹿二跟着她走。他们来到井边。花婶指着井口问鹿二敢不敢藏书网往下跳,鹿二说不敢,花婶就笑了。
“嗯。”
鹿二回到黑糊糊的家中,摸进卧房上了床。他刚刚闭眼睡着,就被一道雪亮的闪电惊醒过来。闪电之后竟没有雷声。这时他听到爹爹在隔壁说梦话:“鹿二!鹿二!你这个没出息的小孩,怎么还不跑?”接下去又听到爹爹和妈妈都在磨牙,又好像在嚼什么硬东西。
她拉着鹿二站起来,将他身前身后看了个遍。
他回到家里,爹爹叫他一块去出猪栏粪。
“咦?怪了,你怎么知道我想看什么?”
鹿二又去了那峭壁上。起先他在峭壁周围砍柴,砍完柴,用藤捆好之后,忍不住又爬到那上面去了。这时他看到了那件怪事。他村里那个叫梅花的女孩子正坐在悬崖边上绣花。梅花样子长得不好看,胖墩墩的,但大人们说她是天生的巧手,所以鹿二对她有几分敬意。
鹿二朝着他认为是她脑袋的地方给了一拳。他感觉自己的拳头砸在了一团烂泥上,弄得他的手背溜溜滑滑的。他忍不住“啊呀”了一声。
“我刺向哪里它就在哪里。”小齐骄傲地说。
“梅花,你告诉我,那下面有些什么?”
他被砸到下面的一团软东西上面。
“哼,谁去管那种事,那一点都不好玩。”
小齐一边呻吟一边咒骂。鹿二问他摔着了哪里,他却回答说:“倒不如死了的好。”于是鹿二暗自惊叹小齐的心气真高。鹿二最高的纪录也就是从三米多高的大石头上跳下来,他却想上天!鹿二抬起头,看见天还是那片天,并没有什么异样。
“没有啊,爹爹。”
“你是还没想过,可是你迟早会想到那上面去的。”
“我们在哪里,爹?”他虚弱地说。
鹿二终于被一种顽固的、令人烦躁的细小噪音弄醒了。他站起来环顾四周,发现合作商店的大门敞开,里头黑洞洞的。爹爹和顾老板到哪里去了呢?鹿二虽害怕别人会说他有盗窃嫌疑,但还是挡不住诱惑摸进了店里头。但店里并不是没有人,一个女售货员坐在油灯前清点一大堆钞票。
“千好万好,不如这粪坑里实在得好。”
一直跑到合作商店那里鹿二才停下来。鹿二在凉棚下的简易桌子旁坐下来歇气。不知怎么回事他的眼皮立刻就粘上了,他伏在桌上要睡,却又没有真正睡着。他听见合作商店的大门“吱呀”一声开了,从里面走出两个人,他们正在谈话。其中一个居然是爹爹。爹爹和商店老板在讨价还价。爹爹要买那种便宜的烟,要顾老板减价卖两条给他,顾老板不肯,讥笑爹爹,说爹爹是“一条泥鳅”。为什么说爹爹是“泥鳅”?鹿二想不通,再说他也太困了,最好什么都不想。后来爹爹和顾老板就沿着大路走远了。
他们回到了各自的家里。
鹿二脚一软,坐到了地上。他像狗一样爬着朝她靠拢。
“小齐,你听到了吗?”他急煎煎地问他。
“还不赶快出去!”她厉声呵斥道。
“鹿二,我心里慌。”他低着头,沮丧地说,“我妈妈来过了吧?”
鹿二回到床上,他开始细想爹爹的话。小齐一直是他的好朋友,他是住在豆腐坊后面的花婶从路边捡到的小孩,他比鹿二大一岁。小齐不爱说话,但说起话来语出惊人,鹿二对他很佩服。比如有一天,他俩在外头疯玩,很晚了才想起回家,鹿二担心回去要挨打,小齐就安慰他说:“挨打后皮肤就会变厚,以后就不知道痛了。”又比如他教鹿二偷吃家里的鸡蛋,他让鹿二将鸡蛋扔进煮潲的大锅里,趁家里人没注意,捞出吃掉。对于这种做法他总结说:“隔几天吃个新鲜鸡蛋,十年后长成一个头等劳动力。”爹爹并不知道小齐的这些劣行,总拿他同鹿二比较,认为鹿二不如小齐有出息。爹爹说要是他是小齐就好了,那意思难道是说,要是他鹿二是个孤儿就“好了”?!鹿二越想越感到震惊。他知道爹爹对他不满,可他又怎能重新投胎,然后再变成孤儿?
九九藏书网扔下去吗?”
“是墙上的那个?”
“好孩子,你还是很不错的,我要告诉你爹爹。刚才我已经看清了,你身上没有包袱,一身轻快,你爹爹不应该为你担心。你回去吧,回去吧,家里有好事情等着你!”
她捡起绣花绷子就跑掉了。
梅花没有回答。鹿二就绕到屋后去,隔一会儿伸出头来朝这边望一望,他要看看梅花到底能坚持多久。
他不知不觉就走到梅花家门口去了。他看见梅花贴在她家大门旁的墙上,她在头朝下“拿大顶”,大概已经坚持了好久了。鹿二停住脚步站在那里观察她。观察了好久,她还贴在墙上。鹿二心里想,学会一门技艺该有多么苦。正在这时门开了,梅花的叔叔出来了。
“我不要了,真丢人。在悬崖上时——”
梅花的话让鹿二吓了一跳,他自惭形秽,万念俱灰。的确,他同梅花,同小齐比起来简直就是废物,他的脸都没地方放。可是像他这样一个废物又能跑到哪里去?唉唉。
随着他的话音一落,一声巨响将那些坛坛罐罐啦,油灯啦,碗具啦砸得散落一地。鹿二感到自己的脑袋也被重击了一下,眼前一黑跪了下去。他听到梅花在喊:
“我妈妈对我期望太高,我都快被她压垮了。”
“梅花!梅花!”鹿二因为害怕声音在发抖。
“鹿二,你要是小齐就好了。”
当小齐看着鹿二的眼睛问他时,他很不舒服,勉强回答了一个“是”。鹿二想,小齐其实是在谈那件事。他老去山上,早就把那里的地形弄得清清楚楚了。他看到了,就说那是“不该看的”,为什么?
鹿二终于爬到了那个崖口上。他憋住气,走到峭壁边上,但马上又后退好几步倒在地上了。先前这个地方是两面峭壁相对,隔开三四米宽的距离,如同快刀斩开的一样,几百米深的下面咆哮着山泉。而此刻,对面那堵峭壁不见了,一眼望去只有白晃晃的一片虚无。
“你是想来偷钱吧?”女孩子看了他一眼,说道。
梅花教会了鹿二“拿大顶”,但鹿二很快就放弃了这门技艺。当他贴墙倒立时,周围的氛围总是变得阴森森的,狂风一阵紧似一阵,飞沙迷了他的眼。而当他从墙上一下来,周围的一切又恢复了正常。他尝试了好多次都这样,他的眼睛也被他揉得红肿起来。“你真是没有用。”梅花这样说他。鹿二也觉得自己确实太差,他心中的希望的火花渐渐熄灭了。
“莫非你没看见?你看见了的!”
他很害怕。起先他缩成一团不敢动,想继续睡觉,但爹爹的声音越来越大,近乎歇斯底里,要杀他一样。他惊跳起来,穿了鞋就往外跑,跑出门时将门反手一摔,便听到了惊天动地的巨响,似乎整个屋子正在坍塌。
鹿二睡不着,峭壁上的情景一遍又一遍地在他脑海中回放。如果他当时再往前走两步,将那下面的情形看个清楚,那不就同死差不多吗?都说死就是到另外一个世界去了,鹿二当然不愿去另外一个世界,可躺在床上的他忍不住反复设想掉下去的情景。这时他听到爹爹在院子里同人说话,那人居然是小齐。小齐这么晚了来,一定有重要事。鹿二连忙起床穿衣,走到院子里去了。
鹿二见到花婶已是三天以后。因为她总是一早就去镇上卖豆腐去了,天黑才回,而鹿二的妈妈又不让他天黑后往外跑。
“你看见的到底是什么?”他问梅花。
他翻窗出来时,小齐已经等在那里了。小齐戴着一顶草帽,草帽上插着不少羽毛,手里拿着矛。在明亮的月光下,他看起来像个野人。鹿二很羡慕他这身装束,就问他是向谁学的。小齐说是从一本画报上学来的,那画报属于花婶的侄儿。
“鹿二,你昨天在油菜地里没听到我唤你吗?”
鹿二看着小齐的背影,心里想:这就是花婶说的“好事情”。小齐走了好久,鹿二还在激动不已。
“啊,婶婶,您是怎么知道的?”鹿二马上脸红www•99lib.net了。
他很想将他的发现告诉一个人。他在母亲的骂声中剁着猪草,捺着性子等到天色暗下来。这时他才去找放牛娃小齐。
“嗯,听到了。”小齐躲避着他热烈的目光。
“小齐,你刚才来找我,是为了来说你妈妈的坏话吧?”
洗完澡,洗完头,爹爹坐在砍凳上抽烟,鹿二在想心事。
叔叔走远了时,鹿二凑近梅花,在黄昏的光线中隐约看见了她额头上的汗。
“是的。你照着我的脑袋捶打几下吧,这样我就不会吓晕过去。”
村里一个人都没有。鹿二跑过菜土,跑过小桥,跑到了田野里。他一直到跑不动了才停住脚步站在那里喘气,脸涨得通红。奇怪,他跑的时候,响声一直在,仿佛有泥石流在后面追着逼着一般,现在他一停下来,响声也停了。定睛一看,田里有一些人在若无其事地干活。右边的小马路上也有一些挑着扫帚去赶集的人。而前方的那座山呢,岿然不动,没有任何异样。
“只有矛才能引来豹子。现在没有矛了,我们回家吧。”
“你往对面看的时候头不晕吗?”
她的话让鹿二全身出汗了。鹿二脑袋里轰轰作响,他似乎听到梅花在呵斥他,赶他走。他身不由己地站起来离开了。他在路上碰见花婶,花婶“嗡嗡嗡,嗡嗡嗡”地对他说了一大通,他只听清一句:“快去,有好事情等着你!”
“你们瞧!你们瞧!屋顶上砸出了一个大窟窿!”
可是小齐已经走了,只有爹爹站在那里抽烟。
他俩在那间半地下室似的大屋里站稳后,发现屋里没有一个人。鹿二再仔细看,又发现屋里有人,他们都躺在房里的三张大床下面,此刻正伸出头来看他们呢。就在这时,鹿二听到了隆隆的雷声。刚才他们下来时还是晴天,这么快就变天了!梅花在鹿二的耳边用很小的声音说话,她竭力不让叔叔的三个儿子听到。
鹿二想,原来这样,爹爹和妈妈认为自己迟早会离开村子。这个念头让鹿二有点慌张,就像关于那崩溃的峭壁的念头一样。这种事,没法去细想。梅花!梅花!多么令人激动的女孩啊……他愿意待在村里。爹爹说没有他学不会的东西,要是他每天练习,也许可以学会梅花那种本领?那种动作,天啦,想一想都头晕!
有几个人抬起他的身体,他想摆脱却摆脱不了。
“怕什么?”
“奇怪,我倒觉得她很通情达理。”
他一扭身回屋里去了。鹿二惊讶地站在那里。
“小家伙,太可怕了。每夜都这样,他要我死。”
他走到台阶那里时,听见爹爹在幽幽地说:
“怕对面的东西啊。”
“在悬崖上怎么啦?”
“嘘!”
爹爹打量了他一眼,并不高兴。
“没有矛是不行的,因为有豹子。”他说。
“当然,当然。还有你爹爹、你妈妈也是。我们不应该离开这些大人,你说是吗?”
“梅花,你在看什么?”
“谁?”
“这种事,瞒得过我吗?”
“可你没有刺出。”
“真没想到。我还以为人人都会害怕呢。”
鹿二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滚了好久还在想花婶所说的“好事情”。后来他就迷迷糊糊地入睡了。他在梦里跑离了村子,朝着油菜地里死命地跑,在他的上方,那巨大的黑影眼看就要压下来……
鹿二无精打采地打扫鸡笼子。妈妈在晒豆角,一边干活一边骂他。
梅花哈哈大笑。她将绣花绷子放在地上,站起来,面向悬崖那边的虚空,一头扎下去翻了个空心筋斗。她那柔软的小身体优美地在空中舒展开来,鹿二以为她要掉下去了,结果她像被看不见的玻璃弹回来了似的,稳稳地站在他面前。鹿二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仿佛不相信眼前的事实。梅花冲向虚空再翻了一个,又被弹回来了。鹿二甚至听藏书网见空气中啵的一响,可能是她碰到了那软玻璃。
“你在哪里?”他慌张地说。
“当时我站在另一头,小齐用那支矛瞄准我,我大声叫你的名字,要你制止他。你呢,傻乎乎地站在那里看他遭到惨败。不过这样也挺好,也挺好。你要向小齐学。”
“我才不管那些事呢!”小齐忽然大吼着打断他的话。
“婶婶?”
“鹿二啊,你可不要让我对你的期望落空啊!”
“我妈妈不会同意。不过我可以翻窗出来,你在院门外等我吧。”
“你在我家门口留下了脚印嘛。我知道你不是来找小齐的,你啊,就是来找我的!”
“鹿二要找我?”她笑眯眯地说。
“你见过她的表演了?”
“起先是这样。可说到后来,我又觉得她对我很好。鹿二,你今天夜间可以出来吗?”
鹿二低下了头,沮丧地说:“我不爱做家务,也不爱做农活。”他突然又抬起了头,“我今天看见了一件奇事!哈,是梅花表演给我看的!我要是学会了她那种本领就好了,我学不学得会?”
鹿二惭愧地低头站在那里。
“我对你改变看法了。”
她的声音低沉、压抑,充满了愤怒。她用一个石头制品砸在鹿二的肩膀上,鹿二痛得发狂,叫了起来。
说到小齐,鹿二生活中的最大亮点就是同他的友谊。鹿二觉得他同村里的所有小孩都不同,反正鹿二就是喜欢同他在一起。他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他鹿二揭穿了他心里的一个什么秘密,惹得他不高兴了?山崩是小齐心中的秘密吗?或者更糟,山崩是所有村里人心中的秘密,只能藏在心底,不能说出来?鹿二想着这些烦心事,在床上滚过来滚过去的。最后,在他快要入睡之际,他想到了一个人,这就是花婶,花婶是无所不知的半老妇人,他明天要去试探一下她的态度。
他俩快走到屋门口时,爹爹忽然又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她命令鹿二:“你站开一点,挡着我了。”
鹿二在心里反复念叨:“要不要逃跑?要不要逃跑……”
爹爹从天井那边过来了。鹿二这个时候最不愿意看见的就是爹爹,他想躲,可来不及了。
他一直等到天完全黑了,梅花还是巴在那墙上。这个女孩真是有超人的气力!鹿二又回过头来想自己,感到很灰心。他从屋后走出来,蹲在她旁边,小声问她:“你能坚持多久?”
右边墙上有个巨大的人影在晃动,就像那天夜里鹿二在油菜地里见过的那个人影一样。鹿二看着看着就出冷汗了。
“扔吧!”
“不晕。坐在家里绣花才头晕呢。这里很好。”
“那么,你到底觉得村里好不好?”
鹿二很气愤。可是他拿小齐有什么办法呢?小齐是非常傲慢的,谁也没法让他开口说他不想说的事。
鹿二迷惘地朝前看。他的前面是那座山,它在夜晚的天空里成了一道浓黑的阴影。忽然,扩大了,几乎遮住了半边天。鹿二渐渐地什么都看不见了,伸手不见五指。他摸索着想回屋里去。
“我每天夜里就是这样睡觉的。”她说。
“还能在哪里?在你身边。你这个小流氓,你来寻死啊?”
“鹿二,你抬起头来看看前面。”爹爹忽然又说。
他碰到了背柴火下山的喜宝,他同他打招呼,问他听到什么怪声音没有。喜宝爱理不理地瞥了他一眼,说:
“鹿二啊,再过几天你就十三岁了,可是我和你妈妈已经老了。这几天我老在想,鹿二生在我们家,会不会对我们不满意?有时候,你妈和我觉得你想远走高飞。远走高飞是很好的想法,可是村里难道不好吗?你待在这里,会一天比一天觉得这里好。”
鹿二觉得爹爹是知道那件事的,他不说出来,只是因为为他担忧。爹爹到底忧虑些什么呢?
鹿二被他爹爹唤醒时天已大亮。
父子俩忙碌了一大通,弄得一身臭烘烘的。
“你这只阉鸡!”他咬牙切齿地说,“给我好好趴下!”
“鹿二,你不要‘拿大顶’了,你不是个专心的人,
九九藏书网
学不会。你和我一块上我叔叔家去吧,他家里有你想看的东西。”
梅花不回答,盘着腿稳稳地坐在那里。
鹿二往下一蹲,然后钻进了陈列柜之间的一个空当,一动不动地贴在那里。他听到售货员在他面前走来走去的,像是在搬那些货物。他甚至闻到了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刺鼻难闻的汗味。突然,她靠近了他,同他蹲在一起了。她一把抓住鹿二的手,颤抖着小声说:
鹿二对小齐佩服得五体投地。他想,小齐一定能够招来豹子!这个念头使他热血沸腾。突然,鹿二望见天空里有一个巨大的人影子在晃动,那影子每晃一下,大地也似乎应和着震动一下,不过只是很轻微的震动。小齐又举起了矛。这一回他是向着天上的那个人影,他的身体也随着那支矛投出去了,可他很快摔在了地上。
“没有鹿二学不会的东西。”爹爹的语气变得和蔼了。
鹿二迷惑地走回家。可是家里并没有好事情等着他。也许那好事情会在夜里出现?他继续打草鞋。打了一会儿,小齐来了。
“我才不走呢,我走出去就会死的。我要留在这里一辈子,和爹爹在一起!小齐也是这样想的。”鹿二热情地说,又因为这热情而脸红了。
“我?我从不东张西望。哼。”她自负地回答,“我将来出嫁也好,不出嫁也好,谁能比得上我?”
他听见爹爹的声音越来越细,越来越远。有凉风吹在他脸上,还有鸟在周围叫,很舒服。他坐起来了,他的身上一点都不痛。抬眼望去,金黄的油菜地无边无际,蜜蜂们在花间忙碌。梅花的叔叔的房子在哪里?他站起身来看了又看,没有看到。
“你妈妈是个大好人。”鹿二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床底下的那几个都钻出来了,他们命令鹿二闭上眼睛待着不动。鹿二听见他们一个接一个地爬上楼梯出去了。他睁眼一望,楼梯不见了。大概那是个活动楼梯。惊雷一个接一个地又砸下来了,鹿二仿佛到了地狱里一样。一个声音不停地在他心里说:“你会死!你会死……”他身不由己地滚到了床底下。好像是,屋顶的瓦不断地被掀走,其中一些零零落落地掉在地上。屋里变得亮堂起来了。鹿二想象着叔叔的儿子们在油菜地里奔跑的样子,不由得十分羡慕他们。这是多么顽强的一家人啊!可他们究竟为了什么要住在这种地方?鹿二突然感到极端疲倦,连害怕也压不住的瞌睡袭来,他变得迷迷糊糊。
“你回来干什么呢?死到外面去嘛,啊?”
梅花喊着就爬上楼梯去了,她的身影从那里消失了。鹿二爬起来想跑,有人扯住了他的脚,他扑通一声又跌倒了。是叔叔的儿子。
“爹爹,我没有想过远走高飞啊。”鹿二惶恐地转着眼珠。
他到家时,爹爹也到家了。爹爹拉住他,用打火机照了照他的脸,说:
“嗯,怎么啦?”
鹿二满怀心事地坐在屋檐下打草鞋,花婶突然就站在他面前了。
花婶总是这样兴致勃勃,总说有好事情等着他。上一次她也对他说了这话,后来他就同小齐去了油菜地,他目睹了小齐用一支矛去刺天空里的那个人影。大概这就是花婶说的“好事情”吧。今天又会有什么另外的好事等着他?
“什么话!你听鬼怪故事听多了。”
梅花叔叔的家在油菜地的东边,那土屋只有一层,却半截埋在土里,要从一个阶梯下到他家里。
“那下面有三只小绵羊。”她转过脸,一本正经地对他说。
磨磨蹭蹭回到家,母亲对他破口大骂,说他将工作做了一半就跑了,都要她来收拾。鹿二心里想,刚才他跑开时,妈妈到哪里去了?他不是扯开喉咙叫了她好几声吗?鹿二不敢问妈妈,想钻到灶屋里去避开她。可她偏偏不放过,跟到灶屋里来。
鹿二连滚带爬地到了大门外,那门被用力关上了。他刚挣扎着站起来,那女孩就端了一盆水打开门,猛地泼在他身上将他浇了个透。她口里还叫叫嚷嚷地说:“再来就砍下你的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