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
目录
鬼屋
上一页下一页
“小家伙,你抱着我的腿干什么?你要自己努力!”老男人的声音从上面传下来。这光溜溜的柱子竟会是一条腿!我的脸在发烧,我憎恨自己的无能。那么,这个人是个巨人。他到底是谁?
“到了‘乌鸦山’大楼,你可不要随便乱问。”
在公交车上,青莲严肃地皱着眉头不说话,不论我向她问什么问题她一律以摇头来回答我。
我失去了知觉。我好久好久才醒过来,听到青莲微弱的声音从远方传来,时断时续的。
“青莲!”我听见了自己凄厉的叫声。
“那我弄错了。我看不见您,老爷爷。您是舅舅吗?”
我发现舅舅有着尖尖的红鼻头,模样有点猥琐。
脚下的地板在倾斜,我滑倒了,而且一直在滑下去。我滑到什么地方去了?这就是青莲刚才说的“出意外”吗?我的天,我一定快到地狱了吧。啊,停下来了!我站起来,现在可以自由走动了。但我还是不敢乱走,因为心里害怕。
我大声说完这句话时,就看到对面出现了一个亮点,像是什么人举着蜡烛在那里走,又像是单独一根蜡烛在空中浮游。我朝亮点移动时,感觉到有人扯着我不让我走。
“菊花,你上了坡之后不要去采那些樱桃,那种事没个完……你要坚定你的信心啊……”
“菊花,我在山坳里……你不要慌,抬起脚来走……”
她的舅舅住在地下室,青莲敲了好久的门他都不开。青莲说他“总是这样的”。她说我们可以先到“乌鸦山”里面去看看。她将那张大门一拍,门就开了。我差不多是被她拖进去的。弹簧门砰的一声关上了,里面什么都看不见。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戴眼镜的、有着山羊胡子的驼背老人进来了。后面跟着谁?我的天,是青莲!
这个人大概是青莲的舅舅。既然舅舅也在这里,那么这里该不是地狱。
她并不常常和我玩。我们在一起时总是玩一种最简单的叫“抽百分”的扑克游戏。当我问她在家里玩些什么时,她就干巴巴地回答:“要干活,没有时间玩。”她从不邀我上她家,我听人说,她和母亲为一个工艺美术品公司绣花。有一天,我在路上遇见她,我强行揭开她手中的竹篮上盖的麻布,看见了那张令我倒抽一口凉气的绣片。她索性拿出来让我看个够。那是一幅双面绣,一面是深海的美景,一面是万丈瀑布。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死死地抓着她举起绣片的手。她生气了,让绣片落在篮子里,打开了我的手。
“不要喊,悄悄地!”他说。
后来我们搬家了,搬到了城市的另一端。关于“乌鸦山”办公大楼的情况都是青莲告诉我的。青莲只有十四岁,但已经长成了一名美女,我很羡慕她。她总是皱着眉99lib•net头对我说:“菊花菊花,你怎么还是这么丑,我都不好意思和你上街了。”我知道她在说假话,所以一点都不生气。我们谈论“乌鸦山”的情况有好久了,所有的信息都来自青莲。这些年,我还隐约记得那栋远郊的大楼,但再也没去过那一边。城市太大了。青莲却是每年都要去,因为她舅舅在那里当看门人。
下了公交车,走在那条土路上,所有的记忆都逐渐地复活了。离办公大楼不远处有口井,当年井水从井口漫出,流到附近的田里。我的爹爹曾用水瓶灌了井水,拿来给我喝。现在水井已干枯了,附近的水田也消失了,成了荒地。
“菊花,这里有红樱桃!”
我和青莲又坐上了公共汽车。我心潮澎湃。青莲呢,板着一副没有表情的脸。我忽然想起了小东西,天哪,我在哪里把它扔掉了?我凝视着手心,手心里什么伤口都没有,再摸摸脸颊,也没有伤。我后悔得不行,心里头一片阴暗。
一想到回家我就兴奋!啊,青莲,你让我有了多么奇怪的经历啊。我现在很想回家,但是我也很想再遇到一些什么新东西。我最想的还是现在同青莲会合。她不是还在关注我吗?她并不那么嫌弃我。哈,这是第一次,我和她有了共同的秘密。我决定不将“乌鸦山”的事告诉父母。我大概不能同她会合!这好像是她的一个原则:她得在她的地方,我得在我的地方。被咬的这半边脸完全麻木了,我会不会死?小东西又在我掌心处咬了一口,有一点点痛,但更多的是兴奋。这个没有翅膀却可以在空中游走的小东西,如果我把它养在家里,它终日在空气中游来游去,邻居们看了会有多么羡慕!
“我看不见您。”
他没有回答。他不再出声了,也许他已经走了。
“我,我好像……有点感觉到了。”
青莲的声音从极为遥远的上方传过来。我觉得她所在的那个地方已经不是屋子里面了,也许她在太空里。我得到了什么?她是指我手里的这个小动物吗?这是一只凉血动物,握在手里软乎乎的。它没有翅膀,居然可以在空中游走。我决心将它带回家养起来。
我一直在走,我走了多远了?其间我呼唤过青莲好多次,她没有回答。是不是她上到了山顶,就听不到下面的声音了?我脚下的地板又上升了好多,可是看看光柱的上面,我还离屋顶很远,也许我不可能到达那里,那是青莲的地方。青莲的沿路什么都有,花儿鸟儿,樱桃栗子,我的周围只有黑暗。小的时候爹爹将我从这栋房子前面拖走,是因为他知道我不是这块料嘛。没想到这么多年了,我还能重返此地,还看见了巨人舅舅。我想到这里又有点振奋起来了http://www.99lib.net
有小动物被我踩着了,发出细弱的惨叫,难道是乌鸦?可一点都不像。也许是老屋里的鼠类。
“青莲!”
“小鬼,你是来玩游戏的吗?”老男人的声音。
他没有回答。
有嗡嗡的回音响起,空气似乎在振动,应该是舅舅在说话,但我听不清,一点都听不清。
我摸不到墙,为什么?难道我不是身处一栋大楼里面吗?大楼即使没有楼层,也应该有外墙啊。我走了又走,还是摸不到墙。而那些乌鸦,全都到我的下面去了。我设想着这个可以自由上下的空房,心里一阵阵激动。瞧我现在走得多么快了啊。青莲青莲,你在哪里?我没有目的,也没有方向。不,我还是有点方向感的,我心中的方向就是避开那根光柱。那么我在绕圈子?也不是,瞧我又升高了,也许有四层楼高了?这只是我的设想,这里没有楼层。
“舅舅!”
我年复一年地央求她,她终于答应这个星期六带我去那里,她是星期一早上答应的。漫长的五天就在各式各样的猜测中过去了。我特别害怕她改变主意。然而我们终于出发了。
她的声音被淹没在乌鸦的叫声中了。我离开光柱,躲到黑暗里面去。我脚下的地板在变化,因为有了那根光柱做对比,我感觉得出来我正在上升。啊,我也许到了三楼的高度了!乌鸦的叫声变成了嘀嘀咕咕,我从未听到乌鸦是这样嘀嘀咕咕,也许它们根本就不是乌鸦?
瞧,他又在越过光柱!他不说话时,就一点声音也没有。他的脚站在我所在水平线上,他的头部也许在山顶。
她同守寡的母亲住在五楼,我们家在一楼。我在心里头将她比作郁金香。既不是玫瑰也不是水仙,她就是郁金香。我自己嘛,是最普通的黄菊花。青莲并不承认她是我的密友。她喜欢独来独往,她有时叫我“小菊花”,表示对我的轻视。不过我很喜欢她这样叫我,我觉得有种亲昵的味道,虽然我只比她小一岁。
“说是危楼,其实垮不了,几十年都垮不了。里面特别好玩!”她说。
“不要叫……我快要到了……”
当我的眼睛完全适应了时,我就看到房里靠墙放了好多小书柜,桌子上摆着一本翻开的线装古书,旁边摆着一副小小的眼镜。床头柜上也堆着一些线装古书。那么,舅舅并不是一个巨人?这是他的房间吗?为什么我觉得这一定是他的房间?
“用力看。”
“这里还有更好玩的。你看得见我吗?”
她的话立刻让我的情绪阴转晴了。我有了秘密!这是我和青莲之间的秘密!多么好啊!
“青莲青莲!我完了!我去不了你指给我的地方!”
我继续在黑暗中漫游。啊,那光柱里头下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不,不是雪花,是一些身体极为细小的鸟儿在往下坠落。我听到它们掉在地板上的轻柔的响声,然后它们就跑散了。现在我看不见它们,但是我感觉得到这死屋里头有了生气。它们并没有叫,但我老觉得里那里有鸟儿的叫声。忽然,凄厉的乌鸦的叫声响了起来,接着光柱消失了,屋里重返死寂。也许是一只巨大的乌鸦,它一共叫了三声。静寂更为可怕,我的血都要凝固了。会发生什么?99lib•net
“啊,好像有个影子。您在我右边吗?”
“我正好就是青莲的舅舅,我在这里看门。”
“菊花,这里有很多……你来吗?啊……”
我在沮丧中又一次听到了青莲的呼唤。她离得更远了,她好像在天上叫我一样。
“没有啊,舅舅!青莲离我很远!”
“乖乖,”舅舅将手放在她肩头,“不要问这种问题,不吉利。”
“我听她说起过菊花。你还能在哪里,当然是在我家里。我一般不让别人进来,如果我让那人进来了,他就可以要什么有什么。菊花,你想一想,你要什么?”
已经有好多天了,我一直等着住在五楼的青莲带我到一个叫“乌鸦山”的地方。那是一栋空楼,是快要倒塌的危房,一共有五层,原先是市政办公的房子,我仅仅从那旁边经过一次,是我四岁那一年。我记得妈妈用手指着那些紧闭的大玻璃窗对我说:“这是‘乌鸦山’!”我脑子里立刻升起无数的疑问,我说:“怎么会是山?明明是一栋楼房嘛。乌鸦在哪里?这些窗子关得这么紧,是怕里面的乌鸦飞走吗?”我还要问下去时,身旁的爹爹打断了我,他说:“快走,快走!”
但是门在哪里?我找不到门,我无法从这里出去!我坐在地板上,手里握着小东西。我在倾听。远远的什么地方传来瀑布落下的轰鸣声,我想象着那水雾连天的景色。
她快要到了。也许,她快要到乌鸦山的山顶了,她的沿路有红樱桃,也许还有栗子,可我这里什么也没有。我虽然和她在同一座山上,但我又在空房子里,这有多么怪。啊,我看见巨人的腿越过了那根光柱,他走过去了,一点声音都没有。
“青莲,青莲,你在哪里啊?”
我的声音像蚊子叫一样,完全失真了。
“舅舅您好!我是同青莲一块来看您的。您能告诉我我在什么地方吗?还有,青莲在哪里?我的名字叫菊花。”
现在她将我带到了这个地方,我和她之间的距离不是仍然像天地般遥远吗?这座“乌鸦山”,好多年里头我对它朝思暮九九藏书网想,我甚至设想过大楼的中间有一棵通天大树呢。结果却是我糊里糊涂就跌到了这个地牢里。这就是我追求的乐趣吗?
他在上面又说话了,他能猜透我的心思。啊,青莲的舅舅是巨人,她从来没向我透露过这一点!我有点放心了,我所在的地方不是地牢,只不过是青莲舅舅住的地下室。先前我们敲了很久的门他都不开,是考验我们吗?奇怪的舅舅。
“我是从另外一头进入大楼的。”她说,“我一回头,你不见了。我在里头玩了一会儿就下来了。我舅舅这里好不好?”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恢复了正常。我总共才移动了四五步的距离,怎么一下子就到了二楼呢?既然是楼房里的二楼,又怎么会有一条坡?她在那里叫我高抬腿,用力爬坡。她还威胁我说,如果不用力爬坡,就会“出意外”。于是我开始像机器人一样,高抬腿,放下,高抬腿,放下,再高抬腿……我又在原地踏步了。
他终于笑完了。我又看见了在空中浮游的那根蜡烛,蜡烛所在之处出现了一张门,我立刻站起来走过去,推开门。门的那边是小小的地下室房间,有微弱的地面的光线从窗户那里透进来。房里收拾得很干净,床上还挂着蚊帐。
我觉得青莲在小题大做,她要抬高她的身价嘛。
“你真是个不懂事的小孩!”舅舅笑了起来。
她的回答从远远的地方传过来。我觉得她在我的上方。也许她在五楼,同那些乌鸦待在一块?我遵循她的指示,将脚步抬得高高的。但我觉得自己老在原地踏步,脚下的地板有强大的吸力,弄得我满身大汗。当我泄气地停止努力时,青莲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她还在我的头上。我又开始用力,我似乎取得了一点成效。地板发出喳喳的破裂声,我很害怕。在家里玩跳马时,青莲做“马”,我从她身上跳过去。每次跳过去时,我老觉得自己劈开的腿将青莲的脑袋削掉了。这种幻觉令我全身发抖。现在我踩在破裂的地板上就是这种感觉。哈,我觉得我已经移动了好几步!我的双臂在黑暗中挥动,我渴望抓到一点什么东西。
当我问起她关于绣花的事时,她制止我问下去,满脸的阴云。她说我不懂这种事。我当然不懂。她和她母亲在绣房里究竟是一番什么样的情景?我一点都想不出来。青莲母亲的相貌有点像一只老猴子,她上楼下楼时总是蹑手蹑脚的。我碰见她,她就对我嘻嘻地笑,从来不和我说话。青莲和她妈妈所在的遥远的世界显然是我无法接近的。是不是因为这个,我才如此地崇拜她?
他问我是不是来玩游戏的。或许来这里的人都是来玩游戏的?我细细一想,竟然流冷汗了。多么可怕的游戏啊。我就地坐下来,回忆我同青莲
九九藏书网
之间多年的友谊。
没有人回答我。在黑暗中待了这么久之后,我的眼睛离不开那个光点了。我生怕它消失。忽然,光点变成了向上无限延伸的光柱,有碗口那么粗。啊,原来这里不是什么五层楼房,只是一间巨大的空房。那光柱穿透屋顶,射向空中。我终于移到了光柱的所在。我试探性地将手伸进那光柱,房里立刻响起惨烈的乌鸦的叫声。我吓得连忙将手缩回来了。歇了一会儿,我忍不住又去试探。这一回,我的手伸不进去了,强大的电流将我击倒在地。啊,那些乌鸦!那些乌鸦!我的脑袋要爆炸了。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就像爆炸一样弹回来,把我的耳膜都要震破了。怎么会这样呢?我用力站起来,一边走一边张开两臂到处摸索。我摸到了一根柱子!我紧紧地抱着柱子,不知怎么激动万分。
快到家时,青莲忽然对我说:
“我在你左边。”
“菊花,你已经到了二楼,到了二楼就要好多了,你的右边有一条坡……你感觉到了吗?”青莲离得近一些了,她在向我喊话。
我所坐的地板在他的笑声中剧烈地颠动。我真害怕啊。
“舅舅,那是您吗?”
“菊花,我真高兴……你得到了……”
“不是。我是来,我是来……”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从空中抓到了一个东西,像是蜥蜴。奇怪,我对手中的这个小动物感到格外亲切,我甚至将它贴到我的脸上。它是活的,这种想法让我感到安慰。有一个活的东西和我待在一块。但是它在我脸上咬了一口,我的脸肿了起来,伤口火辣辣地疼。我舍不得扔掉它,仍然将它握在手里。也许它不是蜥蜴,它的皮肤疙疙瘩瘩的。
“那个地方,你想同我去就可以去的。”
“我?我要到青莲那里去!”
“你去过她那里了吗?”他的声音立刻响了起来,伴随着空屋的回声。我感到了那种震动,像轻微地震一样。
“舅舅啊!”我在喊。
“舅舅。”我向空中说。
整个屋子都发出回音,舅舅的声音像从扩音器里传出来的一样。青莲的舅舅,他是一个多么有威力的人啊。青莲每年都来看这位舅舅,她从未向我透露过她在这里的活动,她真沉得住气。一个人,如果她有一个巨人做自己的舅舅,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我设想不出来。我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她的万丈瀑布和深海美景的绣片,啊,我模模糊糊地有点理解她了。她属于另一个世界,我呢,只不过是一个轻浮的小姑娘。怪不得我会这么崇拜她!我们那边的邻居没有任何人知道青莲的舅舅是一个巨人,也许对于她来说,这是件见不得人的丑事?在我看来恰好相反,这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青莲对事情的看法和我完全不同,她和我们所有其他人都不一样。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