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九 第一次天启之战(3)
目录
之九 第一次天启之战(3)
上一页下一页
牧云笙只看着前方连交手都没有,端军象倒塔似地轰然溃去,奔逃向北门而来。前面的人涌到城下,大喊:“快开城门!”
穆如寒江很想回报她的微笑,可是却怎样也无法笑出来。
硕风和叶正亲率一万骑兵向天启城下追来。忽见前方战马奔回,杀声重起。道:“莫非是苍狼骑出城了?”战刀一挥,命骑军排开,强弓在手。静静等待。
牧云颜霜察觉了他的心情,也低下了头,轻轻叹息:“当初在北陆,听说你们满门被流放……全军都几乎要炸开了,那么多刀架眼前也不会眨一下眼的男儿,跪在我父王和太子的帐前,痛哭流涕,只一遍遍大声喊:”穆如将军无罪!‘。我没看过那样的场面,但也被震憾了,躲在帐后,偷偷的哭泣。那时的太子牧云寒和众将写下血书,连同自己的一束头发送回天启,以示愿用性命担保穆如世家……可是……“她的眼圈又已泛红,忙仰起头来长叹了一声,”皇帝发出的旨意又怎么可以更改呢。“
今天竟又见苍狼战旗!右金骑军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一个画面:那冻在溟朦海上的铁骑在一声嘶吼后,破冰复生了!
36
城下却有士卒反骂道:“你们躲在城上,却唤我们去拼命,我们无盔无甲,一双肉脚,怎么和右金骑兵相抗?再不开城,我们撞开城门,打进城去!把你们这些狗官尽数杀死!”
他们几乎要哭出来了,举刀疯狂高喊:“长皇子的北陆军回来啦!”
战场之上,他奔过的地方立时变得一片静寂,接着,欢呼之声开始爆发出来。这声音随着他的驰过从东至西,波动南北,那些跟随他的骑士们也齐声长喝:“牧云寒在此!异族跪伏!”
牧云颜霜咬咬嘴唇,下马来到牧云笙的身边,扶住他的双肩:“小笙儿,若是我们能回来,你就准备酒宴,为我们庆功。若是我们回不来……你速速换了布衣,逃离天启,忘记自己是个皇帝,忘掉十七年来的一切,忘记牧云这个姓氏……”她有些呜咽,“……去做一个平凡的百姓吧。”
突然响起的,竟是一个女子柔和的声音。牧云笙惊退出去,抬眼观瞧,只见一位紧袖轻衫,习武短装打扮的少女站在他面前,也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笑吟吟的望着他。
硕风和叶只是盯紧了那雾中,眼神片刻不敢离开。
转眼之间两军绞在一块,方圆数十里,俱成战场,端军中军前队与康军冲撞在一处,后面几个万人队快步向康军后方与两翼包抄过去,意在将北府军合围。而康佑成旗号挥动,北府军分作四大方阵,象洪水间的巨舰,阵形密集,缓缓前推。前方刀盾抵挡,后面弓箭射端军的后继,端军满野奔涌,却不能使之阵形混乱。
“牧云寒?他真的魂归而来了?”
牧云颜霜摇摇头,“你大哥曾对我说过,小笙儿一世莫碰刀剑。”
硕风和叶于马上放声大笑:“胜了,胜了!天下在手矣!哈哈哈哈!”
牧云笙叹了一口气,“百般禁忌,可乱世终是成了,是谁之过呢?”
“牧云栾这个老家伙,他按兵不动。放其他郡守诸侯入中州来与我们争斗,直到这时才进兵。现在有实力进取帝都的只剩我们两家……好,就尽早见个分晓!”硕风和叶拔出剑,将桌案一砍为二。
硕风和叶于高坡之上,凝神望穆如寒江旗号,只见那面火麒麟大旗,于万军之中招展,象是大海中的一面火帆。他却持酒壶冷笑着,任穆如寒江再勇,也不过是水中飘叶,他能杀百人千人,却也不能凭一人之力救大端朝。只要穆如寒江帅旗一倒,联军纵有百万,也不过一盘散沙,复有何惧?
巨大的城门缓缓洞开,大军长喝,向门外涌去。少年牧云笙怔怔的站在那里,手指上的泪在风中渐渐干去。
43
牧云笙见已千钧一发,下令:“落闸!”那城门之后,备有千斤巨闸,专为城门失守时所用,一旦落下,毁去机构,纵然夺取城楼,也再无法开启。
雾气之中,忽然爆发出巨大的呐喊,是近万人同时的吼叫。不少右金战马当时就惊了。紧接着脚步声隆隆,一支肩并着肩,矛挨着矛的密集步军阵直冲了出来。
硕风和叶放声大笑,仰望云天,今日他长缨在手,要捆缚大端朝这条负隅的苍龙。
41
牧云笙听到前殿的哗声,愣了一会,欲言又止。
“其实以我的武艺,未必是硕风和叶的对手,只是一看见他,就想起往日仇恨,生死也不顾了,当时手中握着你大哥的战刀寒彻,只觉得他的魂儿也贯注在这刃中一般,竟一刀就把硕风和叶砍下马来了。只可惜那时他的朔风骑兵四面杀来,待杀散这些骑军回头去寻他时,却找不着了。可惜没能那时取了他性命。”
牧云颜霜凝望着城楼外的远方:“穆如将军……你想怎么向我们牧云氏呢复仇?小笙儿……那时他还太小……”
47
“你怎还如此单纯,难道不知什么事一沾上皇位,就再也没有亲族之情了么。”
他一马当先,大端中军各方阵齐出,决堤之洪一般冲杀向右金军。
火光燎红天际,烟气迷乱视野,这支铁骑就在这一片血色之中挟卷烟尘而来。一时间让人以为是鬼神异舞,战魂重降。为首一员骑将,玄甲红缨,持战旗猎猎,疾冲而至,大喊:“还我牧云氏帝麾来!还我牧云氏战旗来!”
有士兵冲入城楼,扳动铁链。却突然被一箭穿过咽喉。众人惊望时,天空许多翼影直下,却是路然轻带着羽族箭士落在城楼上。
这三声喝,当时就有右金战马惊得长嘶起跳,把骑者掀于马下。原来牧云狼骑战时习惯不举刀冲锋,只默然无声,手按刀柄,直到离敌最近时,才高喝三声“拔刀!”然后就是一刀取对方首级。这右金战马,有曾经历北陆战争,亲睹多任主人在此三声后即人首分离、血光横飞的。所以惊惧狂跃。
牧云颜霜道:“我从东门出去,绕至北门来。”
那夜,牧云笙才明白牧云寒早已死在冰原上了。牧云颜霜带了他的旗号和仅存的三百苍狼骑偷偷潜回东陆,昨日http://www•99lib.net才在阵前吓退了硕风和叶。
只见那黑甲将军让他的三百骑军歇在殿外广场上,只身进了太华殿。穆如寒江跟上去,请其他几位重臣在殿外稍候,也只身走入殿中,把殿门掩上。
硕风和叶惊怒大呼:“牧云寒!果真是你么?”那将也不答话,又是一刀,硕风和叶再格,右臂如冻僵一般,战刀几乎脱手。亏得血色也是把名刃,于血中粹成,饮血越多,刀刃越是鲜红透明,如翡翠一般,但与寒彻相击这两下,刃上已透出一股白印,象是霜自刃内结了出来。
48
“这是假的!”硕风和叶狂喊道,“哪里还来的牧云寒!朔风骑,与我上前杀尽他们!”
“你不必说了。”穆如寒江一挥手,“当年这江山是我们穆如氏和你们牧云氏一起打下的,现在破碎如此……我们要把失去的都夺回来。”他的目中聚起光焰,“我早已立下志愿,要先破右金,再平宛州,恢复大端朝的江山……到了那时……”他望向牧云颜霜,冷笑着,“我要把你们牧云一族流放去殇州,让你们也走一走我们穆如氏族走过的路!”
此念一生,人人心胆俱寒,一时竟偃旗无声,刀不敢舞。
草原各部联军向牧云寒喊话命其归降,无人应声。那夜狂风暴雪,各部联军点起火堆无数,仍是冻杀冻伤近万众。待到天明,他们发现冰湖复冻,小心翼翼接近冰岛中央时,发现苍狼骑军全部冻死于冰上,人如雪塑,马仍啸嘶,那面玄黑火焰的战旗,竟还保持着那一瞬飘扬之态。
“那又如何?你肯让皇位,他却未必就不再防你,他不防你,他手下的人却不能容你,又或是有人要借了你的名义来生事端,他们为了清绝后患……小笙儿,千别莫去。”
硕风和叶正在得意之时,忽觉北方吹来一阵朔风,风寒透骨,他抬眼望去,远方地平线上,隐隐出现一片影子。
那时硕风和叶带八部少年们苦苦训练,建一支暴雪烈风骑,瀚南诸部已无骑军可比,但唯是敌不过牧云寒的苍狼骑,每每会战,只要苍狼骑出现,右金军便吃败仗,心中又恨又怕,却心中无人不服牧云寒是一代英雄。三年前那场决定北陆归属之战,瀚北八部齐出,兵力是牧云寒的十倍之多,将其麾下端军重重围困,仍被牧云寒率苍狼骑军左冲右突,各部精锐遇之即溃,上将被杀无数。但牧云寒四面受敌,孤军奋战,终是杀到身孤粮尽,被八部联军围困于溟朦冰湖之上。那一夜极寒,各部联军凿开冰湖,将他和他的八百苍狼骑困于冰岛上。
牧云笙从梦中醒来,看见那少女已睁开了眼睛。喜道:“你醒了?”
可就在这时,飞骑传来信报:“牧云栾的宛州军十万已到天启南门外十里安营!”
牧云笙忽然感到,那为首之人绝不会是他的大哥,他停下脚步,喊到:“你们到底是谁?”
牧云颜霜叹了一声:“现如今,只有我率军杀出城去,身先示卒,才能唤得大军回头死战。”
一旁姬昀璁道:“不能开!若败军拥入城门无法关上,被右金军冲进来,一切都完了。”转头对将领说,“败逃之伍,按律如何处置?”
忽然有将官紧奔而来,在门外道:“不好了,城外右金军袭营了,穆如将军请武成太子速至北门议事!”
随着端军的欢呼高涨而弱下去的,是右金族的啸声。
说时迟那时快,对面苍狼骑军中,立时闪出一片雪亮刀光。为首那将已至硕风和叶面前,暗中辨不清面容,只有双目如狼。硕风和叶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眼神,将心一横,高喊一声,举长刀“血色”劈下。
45
他独自向前殿奔去,却见前方灯笼引路,一行人正向这儿来。
正说间那将一抬手,却是一道袖箭,硕风和叶急仰身,箭正盯在头盔眉心中的松石上。他这一躲,那人得了空子,又一刀劈飞了他的马首,硕风和叶再次栽下马来,嘴中全是泥沙腥气,半边脸全被刮破。只听后面马嘶,那将纵马低身就来取他首级,硕风和叶急翻滚间,刀气从颈边滑过,土中现出一道长痕。
天启城百姓们见军士一路欢呼:“陛下!”也不知是哪个陛下,但知道是个打了胜仗,护守了中都的陛下,退到路边,纷纷跪倒,高呼万岁。楼上早有人按迎得胜军的习惯,采来花瓣高抛洒下。
牧云笙才恍然大悟,靖王是自己的叔叔,明帝牧云勤的四弟牧云诚,被分封到北陆,就一直镇守在那里,后来右金引八部作乱,靖王与牧云寒一起守卫北疆,但却先于牧云寒战死于草原上。
方圆几十里的地面,尸横遍野。端军损伤了七万余人,而右金骑军折一万余骑,步军折三万余人。双方均元气大伤。
42
硕风和叶这次再不敢安坐地榻,跳上战马逐鹿,举起宝刀血色,喝道:“与我围住,乱箭射死!”
硕风和叶定定神,忽然哈哈大笑。赫兰铁辕看主将半边脸上嘴上全是泥沙,盔落甲斜,却笑得如此高兴,不由奇怪。硕风和叶道:“原来不是牧云寒!如此我心中无忧也!明日就大举攻城!”
此时硕风和叶已落马,他的王旗随着朔风骑的被屠也被践于泥中。看不到王子旗号,没有领军号令,只有四面端军铺天盖地的欢呼声和那面阵中飞掠的牧云大旗。已经苦战了一天的右金族突然感到疲累无比,挥刀的手也沉重如注铅了。
于是人皆敬畏,硕风和叶命各部退开,不再惊扰死者。那个冬季之后,溟朦海就再也没有化冻过,湖心始终极寒,苍狼骑军身躯永世凝冻不朽。
突然外面内侍奔来道:“陛下,听说您长皇兄,先太子活着从北陆回来啦!现在已经入太华殿了。”
一时盛况空前,让人隐约误以为重回当年大端繁荣盛世。
乱箭射下,城下一片惨呼之声。有伤者身中数者,在城下大笑:“吾等为国血战,就是这等下场么?哈哈哈哈……”
十万大军一齐怒吼,枪旗高举,天启以北百里平原上如同波涛滚动。
少年再回头,城门前惨呼一片,那面端朝九九藏书网火凤图绣“天子出行 牧云”的巨大帝麾,已在烟尘中倒了下去。
牧云笙一跃而起:“我大哥?他没有死么!”惊喜交加的就要奔出去。昀璁大骇,探出身去紧抓住他的衣袖:“莫要去!小笙儿,快逃吧。逃吧!”
端军的欢呼声很快成为战场上最宏大的声音,压过一切,每个士卒都在狂呼:“太子牧云寒!太子牧云寒!太子牧云寒!”
但端军终是击退骄横的右金军,守住了帝都天启,士气正高,战场之上,士卒们迎着霞光,望着那面战场上驰过的牧云帝麾,挥舞刀枪,欢呼不止。
“前面是谁?”他大声问着。
“你这是何意?”牧云笙一皱眉。
飞骑直向右金帅旗之下:“报,赫兰部已经击破端军后军,并趁势攻入天启北门!”
44
硕风和叶身边有劲弓神射手三百人,唤作“赤岚”,所用箭翎为赤红色,乃凶隼之羽,急射出去时,如长虹贯空;又冠插红翎,策马奔驰时,红翎舞动,如火龙飞逐;若是坚守不动时,又象烈焰火炬,风吹不熄。一旦箭雨射出,千人无法近身。
牧云笙望着她的眼睛,却没有哭泣。少年平静的伸出手,抹去牧云颜霜面颊上的泪。“我不在乎做不做皇帝,我只是不想看到你们死去。”
穆如寒江舞枪大呼:“不要放走了硕风和叶!”率仅有几骑紧紧追赶。右金大军从四面涌来,奔突冲撞,却阻挡不了他狂驰如电,远引弓,近奋剑,所到之处,右金骑士纷纷落马。但却有更多骑兵涌来,将他渐围入核心。
穆如寒江催马向前,长剑前指,高喊:“中军!冲锋!”
天色将明,战场上渐渐平静了下来。霞光于天际初现,如千万人的血气腾上苍穹,使东方云蒸霞蔚,分外妖娆。
穆如寒江沉思片刻道:“只有如此一试了,但硕风和叶狡诈,你要小心城外伏军。我需得坐镇城中,不能同你一齐出城奋战了,千万小心,莫要死拼。”
“大量败军拥在城门外,要求入城。快开城门吧!”守城将官说道。
硕风和叶半持着身体,看着玄甲骑士们从自己的上方呼啸而过,大地在身下震颤着,强风鼓起他的披风。他们冲向朔风骑军,自己的骑士们便如秋日枯叶被寒风扫过一般飞落马下。待这支不过三百人的骑军冲过,自己五百人的朔风骑已经大半成了原上惊奔的无主孤马。
“牧云颜霜?你……你可是随我大哥牧云寒一起来的?他现在在哪?”
“你就是我那弟弟小笙儿么?”
牧云笙此刻太过乏累,已趴在寝宫中少女昀璁床榻边睡着。少女醒来,望望这少年,又倾听着欢呼声传来的外城,面色忧郁。
于是她率三百苍狼骑开东门而出。一路上正有败军向东门奔来,牧云颜霜命部将举旗高呼:“牧云寒在此!众男儿随我杀回去!荡平右金贼子!”众军士欢呼一声,倒有大半转身跟随,一路上也聚了三五千人。
战场上,那些正苦苦支撑的端朝士卒们望着远处飞掠而过的大旗和矫健的骑士们,惊喜莫名,真的是大端北陆的精锐回来了么?是战无不胜的长皇子牧云寒回来了么?
那影子渐渐近了,是一支玄甲黑徽的骑军,直冲下来,在月色之中,铁衣映着寒光,那黑色大旗之上,绣着苍劲赤红的一个“寒”字。
49
“让我一握可好?”牧云笙伸出手去。
牧云颜霜只有点头,戴上头盔,一行人来到城墙之上。一看城外早拥满了数万败军,齐声喊骂,要求开城。后面火光冲天,还有败军正不断涌来,城外挤挤挨挨黑压压一片,正自相践踏中。
“没有错。”穆如寒江冷笑着,“如果你还愿忠于这种皇帝的话。”
路然轻却坐靠在城楼檐角上,仿佛乘凉一般望向辽远沙场,在那里,无数人正如蚂蚁一般拼杀。
右金各部军中,赫兰部最为凶悍,端军尽皆畏惧,此时直冲端军后军侧翼。这端朝后军也是多股诸侯中最弱的杂军组成,只为守卫城门与作为预备队使用,本就是最无战力的一支,又没有穆如寒江督阵,此刻遇袭,顿时大乱,一看右金军势不可挡,那箭象雨丝射进山洪中一般,高大战马卷地而来,眼见要踏平一切,哪还敢抵挡,转身便开始奔逃。
于是转头笑对诸将道:“诸位,请去取了穆如寒江的人头来与我下酒。”
牧云笙忽然明白,人们在打一仗没有希望取胜的战争,又也许他们本来没有企望过胜利,只是因为时运走了到这一步,每个人都要去台上亮个相,或者尽忠战死,或者胆怯逃生,扮演完自己该演的角色,便谢幕而去,如此而已。
牧云笙只凭和她手相融的感觉,便信任了她全无敌意,只是还是想不起眼前人是谁。
牧云笙再也无法忍住,传令:“开城!”姬昀璁与众将都惊道:“一旦右金军冲进来,玉石俱焚。”
牧云颜霜望着远方的目光闪烁,只发出一声悠长叹息。
天启城外勤王军十数万人全被杀散,各路诸侯均大伤元气,右金军再次包围天启。硕风和叶望着天启城,心中感慨,最后的胜利终于要到来了。
牧云颜霜的近卫将领高擎帝麾,大喝道:“牧云寒殿下在此!右金军又有何惧?你等都是血性男儿,手脚尚存,刀枪仍在,脓包样哭喊着要入城躲避,算什么大端的战士?”
赤岚依令射出,射倒穆如寒江身边精骑一片,但穆如寒江的战马凛洌却是太快了,穆如寒江只拨挡了一轮箭支,就已冲入右金近卫骑兵的阵中,杀在一处,赤岚也无有用处。
46
那将领躬身道:“明白。”转身向城上弓箭手高喊:“放箭!”
皇长子牧云寒归来的传闻早传遍了天启城,城中居民涌上街巷,拥上城楼,望着远处大军拥着那巨大帝麾而来。
硕风和叶高坡之上笑道:“你还能从我精锐近卫中杀出来不成?”但话音未落,却看见近卫骑军们人仰马翻,穆如寒江杀出一条血路,近卫军虽多,怎奈他骑术如风,几个冲折,便被他甩在后面。
牧云颜霜拔出身边佩刀,一股极寒之气立刻就喷向整个殿99lib.net中。
37
“谁会获胜来到天启城下呢?”牧云颜霜惨然一笑,“我们不能呆在城中等别人来决出谁来用餐。”
但右金军对这种密集阵,也是早练过无数次对应之法。前面骑军一落马,后面骑军立刻分成两股,向端军的两侧涌去,发箭攒射。端军便象是从箭雨中穿过一般。且这支军只是各营败军临时杂合起来,凭了一股愤勇之情冲杀,初时阵形尚紧,待地上铺倒了人马尸身,后面又只顾推着前军向前,顿时就有许多人绊倒,才冲了半里,就拉开了空隙。此时右金军早绕到端军的后面,掩杀过来,端军没有统一号令,无法转身重组阵势,只有撤开了腿狂奔,转眼又成溃败之势。
刀光闪过,血光已溅。
突然西面杀声大起,硕风和叶惊转头望时,却见一支精骑,不过千余人,直冲山下而来,为首一将,银甲红披,手中长枪飞舞,如飞龙探海,阻挡之人,全部飞栽出去。那不正是穆如寒江!那战场中旗号之下,却原来只是替身。
牧云笙不懂战法,却也能看出端军的疲惫,许多战场边缘的军士,已经没有了冲杀上去的欲望,也没有将官来督导,有些甚至就地坐了下去,这十余万人,却只有二三万人在战斗,而对方的北府军却一直在旗号的号令下,缓缓推进,象铁磨碾碎散沙,这样下去,战局其实已经注定了。
右金骑将高举夺得的端朝帝麾在沙场上一路奔驰,高喊道:“天启城已破,端朝皇帝已死,其帝麾在此!”所到之处,端军闻听顿时大乱,再无了斗志。
而转眼右金大军杀至,离城门只有半里。将领喊:“快关城门!”但败军涌在城门前和吊桥上,哪还关得上,眼见右金军杀到城下,刀砍马踏,城前一片血雨。
天启城中,城楼上穆如寒江望着右金大军拔营,向南而去。
“我的棋盘上……本来只有右金与宛州争锋,却从来没有算你们这些小卒,没想过你们居然能聚拢诸侯合兵一处,与右金抗衡。”他拈着那洁白长羽在鼻尖轻点,微微笑着,“若是因为你们使右金军伤了元气,守住天启,把右金和宛州军隔在天启城两侧,岂不是我布的右金与宛州军相争的好局就成空了?只好再轻轻动一动手,拔动一下棋盘。”
他的亲卫精锐朔风五百骑厉声长啸,扬刀随硕风和叶冲了上去。
奔下城墙,城门处败军奔涌,争相入城,踩死无数。右金军的杀声已在吊桥之上。一边护卫道:“陛下快走!”将他们扶上战马,向城内奔去。
“王子殿下,您真正的敌人终于来了。”谋将康佑成说,“牧云栾经营宛州多年,他的实力,可不是其他诸侯可比。您入东陆以来,没有和真正的精锐东陆军队作过战,现在,您终于有机会了。打败了牧云栾,天下就再也没有可与右金军争锋的势力了。”
突然之间,雾幕被疾风撞开,数百劲骑挟云而出。硕风和叶一挥手,右金军万箭齐发。所来之苍狼骑齐齐伏身马侧,手中早搭了弓,待箭雨一过,立刻直身回射。硕风和叶身边,立时就有数十骑栽倒下去。
牧云颜霜点头道:“只愿遇上硕风和叶那厮,这次必取他头颅。”
十年前穆如世家被流放殇州,穆如骑军中的许多将领也被清洗或改调,穆如铁骑被故意分散调往瀚州各处,训练荒废,一支无敌铁骑眼见就这样毁了。驻守北陆的长皇子牧云寒心中忧虑,便将穆如骑军中的精锐之士挑选出来,并从瀚南诸部中挑选勇悍少年,组成苍狼五千骑,论单骑之战力,比当初穆如铁骑,更加强悍。那之后六七年里,右金军被牧云寒所率的端军击败不下百次。以至右金战马,望“寒”字赤旗也惊嘶腿软,不敢上前。
“硕风和叶不是鲁莽之辈,他的军师康佑成更是极富心机。我想他们必然在城外留有伏兵,我们不能贸然出城。”穆如寒江凝神望着右金大军远去的烟尘。
吊桥隆然放下,城门开启,败军一涌而入。而有快马的右金军,混在乱军中冲杀而来。牧云笙命令弓箭手瞄准攒射,将他们纷纷射倒城下。
骑军作战,最希望的是步军阵势溃乱,可以穿插搅碎,肆意砍杀。但一旦步军形成密集阵势,前排军士不闪不逃,只以尖矛肉身为墙,后面军士紧紧倚住。骑军一冲上去,便如巨浪撞在坚岩上一般,再无法向前。端军此刻横下一条心,拥在一起,呐喊狂冲。右金军顿时象被大船破开的水浪,骑士大片被刺下马来。
赫兰铁辕龇缺牙之口怒道:“我被打成这个样子,我还能四处张扬不成?”
天启城百姓听见城头这欢呼声,也纷纷喜极相告道:“看来终于打了胜仗,不必担心城破之灾,今夜可以纵酒狂欢,睡个安稳觉了。”
各路勤王将领拥在那大旗身边,虽都想知道那神秘骑将的真面目,但他却戴着头盔护面,不肯摘下。有人上前相见,他也不答话,只握着那旗径直向天启而行。将领也不敢强问,只默默地簇拥在旗畔。
“我是靖王的女儿,牧云颜霜啊。”
穆如寒江摇头道:“城外太混乱,城门一开,只怕你还没有出去,乱军先拥进来了。”
“不可!乱军入城,局面难以控制,若混入奸细,坚城也会亏于一馈。于城门喊话,让他们转身杀回去,右金军军力不如我等,死战还有机会,逃窜死路一条!”穆如寒江望牧云颜霜道,“还请公主再假扮一次长皇子,去城头激励军心。”
但右金骑军被此一冲,也稍有散乱,正在重聚之时,苍狼骑军已穿插入右金军的缝隙,硕风和叶只听身边雾中连声惊呼,已有不少骑兵落下马去,敌人已渗入这骑流中,正欺近他而来。他握紧长刀血色,提防四处。突然间雾气中杀出一骑,已与他并辔而驰。
他一挥手,箭如雨下。牧云笙一挥手,凭空中展开一张空白画卷,射向他的箭穿破那画卷,却消失不见了。他拉了昀璁便走,周围士兵,却纷纷倒在羽族神箭之下。
她收拢长发,戴上头盔护面,掩住自己面容,一群亲卫将士早在门外等候,为她披九*九*藏*书*网上战甲。牧云笙望着他们匆忙奔去的背景,心生悲凉,这城还能守多久?他们又在为谁战斗至最后一刻?
军马一入东华皇城,满城的欢呼关在门外,立刻依然是空旷清冷。
硕风和叶停下马来,凝望着。这个时候,怎么可能还有新的端军来到呢?
38
那面牧云氏帝麾在持旗的右金骑士头颅飞上天空之际,就被那玄甲红缨的骑士接于手中,他背束苍狼战旗,手持端朝巨大的帝麾,纵马长驱。八骑近卫紧随其后,齐声高呼道:“牧云寒在此!异族跪伏!”
穆如寒江一路跟随在黑甲将军的身后。待他一入皇城,立刻转头命守住皇城大门,请各位诸侯立刻安顿本部,以防右金夜袭。他独自进入东华皇城,向太华殿而去。
赫兰铁辕小声道:“那好象是个女人啊?”硕风和叶一惊,脸上没了笑容,半天才揪住赫兰铁辕说:“我被个女流连砍下马来两次之事,决不许说出去。”
而自己,扮演的又是什么个形象呢?亡国的昏君?悲剧的终点?在最后一幕时,随着自己国家的旗号一起坠下城楼,引来一个将新生国家的开国者们的欢呼声,然后大端朝的幕落去,新的大戏又上演,只是后人如何评说,不得而知。
耳边听得一声惊呼,竟是女子声音。赫兰铁辕不由一惊,面上早挨了一肘,血流齿落。后面早有跟至的右金骑士把马让给硕风和叶,硕风和叶上马怒道:“今日定杀了你!”举刀引着大队骑士复杀回来。那将轻捷跳起,一声呼哨,战马踏雪就奔至身边,她跳上马,策马奔入夜雾中去了。
牧云笙转眼望去,西北面,竟然有一支青色铁骑,滚滚杀来,人数足有一万以上。旗号上书“赫兰部 铁辕”。右金军最精锐的赫兰主力,竟是绕行数十里,潜至端军一侧,现在才投入战场。之前硕风和叶把自己近卫军都遣了出去,身边只有数百孤军作为护卫,以至于被穆如寒江偷袭,原来却是把最利的剑藏到了最后亮出。
那右金战将全是悍勇狂徒,只等这句话了。当时各部勇士狂吼一声,举酒坛狂饮数口,烈酒泼满全身,撕去战甲,赤裸了上身,就上马引各自近卫精骑冲下高坡,七八股烟尘,追风驰电,向大军之中那火麒麟战旗而去。正是海中游蛟袭击水雄鹰,自北陆与牧云寒一战来,他们好久未遇如此让人激奋的对手了。
“你不记得我的,”女子拉起他的手,“我上次进东华宫来时,只有三岁,由我父亲牵着,而你那时,只怕还在你母亲的怀中呢。”
穆如寒江走近他的身前问道:“你究竟是谁?”
大端城楼之上,牧云笙正观望着这场大战。虽然战场之上,端军将北府军团团围住,但是混战几个时辰,北府军却依然阵形分明,紧聚为几大团,虽然外围的士兵不断倒下,但旗号始终不乱。
一只箭只扑硕风和叶的面门,他举刀一挥,砍成两截。大喝:“冲!”右金骑兵呐喊疾冲上去。
硕风和叶于驰奔之中,只见对面为首骑将离自己越来越近,那身姿越看越象牧云寒,他握刀之手不由也渗出汗来。待至两军冲刺近到不过百尺,面目可辨之时,忽然对面苍狼骑齐声高喊:“拔刀!拔刀!拔刀!”
对面的人为首者忽然大步奔了过来,其他随从全部按剑紧跟。
牧云笙叹道:“昀璁,我明白你在地下晟国所遇到的一切,但是,你不明白,我大哥那样的人,他决不会做这样事的,何况他要是真得回来,我自然把这皇位让还给他。”
昀璁笑着点点头:“看来你们地上还是有些好药的,我除了没什么力气,人却完全清醒了。”
穆如寒江也转身望向地平线:“在我完成这志愿,重整江山之前,我会把仇恨压在心底最深处的,或许……”穆如寒江冷笑着,“你们应该希望我永远都无法达成志愿,或是未捷先死。”
只见茫茫的夜雾中杀声渐近,突然却停了。战场陷入了沉寂,甚至能听见虫鸣,只偶有战马焦燥的嘶啼。
那黑甲将军却望着龙椅,答非所问地说:“穆如将军,这个帝位,你说该谁来坐呢?”
硕风和叶有些变了脸色,忽听破空声响,一箭疾飞而来,正中他的头盔,将长雉翎射落,硕风和叶惊得大叫一声,马上一晃。不想穆如寒江数十丈外,疾驰之中,还能有如此箭法。他不敢再冒险,拔马直向一边奔去。三百红翎赤岚骑与五百长刀朔风骑紧紧跟随护卫于他。
穆如寒江正在苦战,却突闻惊讯,直觉胸口一闷,险些将一口鲜血喷出来。暮色已沉,眼见帝麾被夺,端军已呈溃象,天下大势,正向硕风和叶急速倾斜着。也许今夜之后,三百年的大端朝,就将流尽最后一滴血了。
“这把刀经历百战,刀下不知多少幽魂,煞气极重,几乎是挥刀必取人性命。也只有硕风和叶那样的枭雄人物,才堪堪抗得过去,平时里,我也轻易不敢把它出鞘的。”
“纵然如此,也要闯一闯了,城中尚有四五万军马,若是等右金和宛州军中的胜者来到城下,这四五万人困守城中也无异等死。但若是在他们交战之时,就会成为决定胜负的力量。”牧云颜霜转过头来望穆如寒江一笑,“当年,在北陆,我从你的父兄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他们决断果敢,兵势雷厉风行。能以数千精锐,改变数十万人之大战役的局面,今天,重担却在我们身上了。”
来在城头,城头士兵百姓摇旗挥臂欢呼,城下的端军也顿时情绪高涨,呼应起来。一时“牧云寒殿下!牧云寒殿下!”的狂呼声传数里。忽然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牧云寒陛下!”周围的士卒一愣,立刻也跟着大呼道:“牧云寒陛下!牧云寒陛下!”官将们心觉不妥,可军心已齐,数万人高呼,哪里挡得住。
“又来了一个陛下?”她看着梦中的牧云笙:“小笙儿,你的帝王之路要结束了么?”
硕风和叶栽于马下,重重撞于泥地,险些咬碎了自己的舌头,口中一股血腥,头盔也摔了出去,战马倒在他的身边。他当时一刀砍空,那身影竟象鬼魅一般从他的http://www.99lib.net刀锋边滑了过去,此时一股极寒逼近他的脑后,刀锋未至,寒意就逼入了骨髓。他听到了自己心中惊怖的叫声,急伏身时,所骑战马的头颅已被削去半边,仍向前冲了几十尺,才倾倒下去。
“你是谁?”牧云笙问。
“在强虏未灭之前,忘记我们两族之间的仇恨吧,也忘记你的愧疚,将来若真得四海平定,我们两族再战场上决一高低不晚!”穆如寒江向城楼下走去,“我们这就去整点兵马准备出征!”
“信报刚至,右金军分两路趁夜偷袭,已经攻破城外左右两座大营,勤王军正在溃败中!”穆如寒江怒道,“我早提醒他们不要放纵军士喝酒庆功,要加强戒备……结果还是……硕风和叶是那么容易退败的人物吗?好不容易挽回的一点局面转眼就毁掉了!”
突然有人惊呼:“右金军!右金骑军!”
“不……”牧云颜霜望向他,“我真得希望你一直活下去,娶妻生子,享受安定与荣华。你们穆如世家,已经没有多少血可以流了。我们所背负与愧欠的,只希望能在我们这一代偿还了结。”
牧云笙叹息一声:“若是失尽天下人心,还要这空城何益?开城!”
硕风和叶惊望着那面“寒”字大旗——这是明帝长子牧云寒的旗号!难道这是瀚州苍狼骑军?这不可能,他已经战死在朔方原上了!他在心中大喊。
牧云颜霜上马出征之时,回头看见那少年皇帝,却已经从宫中奔了出来,站在大军后,怔怔的望着他们。
牧云颜霜猛站起来:“小笙儿,我先去了!”
硕风和叶勒马回望,只见风雷滚滚,数百骑兵围绕数骑厮杀奔逐,四面又有大队骑兵包抄,绞成一团,象是漫天黑云正裹在一条银龙之畔,却始终掩不住它的矫矫身形。
百面巨鼓擂响,穆如寒江披挂整齐,亲自策马来到大端中军方阵之间,大喊着:“打了三个时辰,你们亲眼看着前军的兄弟们战死在前面,力气和怒火都憋足了,现在右金军战了这么久,马也乏了,兵也疲了,我们大端的十万中军还军容整齐,我们受右金贼的气已久了,裂土之仇,焚都之耻,今日一并报了吧!”
空旷巨大的太华殿中,灯烛不明,沉重的柱影斜倒在玉石地面,全不见当年百官来朝的煌煌气象。那黑甲人面对龙座站立,怔怔出神。
两人再斗了七八回合,硕风和叶忽然觉得此人虽然刀法颇象牧云寒的狠辣,却少了些凌人霸气,力道也弱了许多。且刀法急燥,象是恨不得速战速决。他定下神来,认定眼前之人不是牧云寒,不由大笑道:“你不是牧云寒,倒底是谁?”
他长叹道:“如此勇将,为何却生在端朝末世。纵有擎天之力,却无回天之时。只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一腔孤傲也!”
“路然轻,你为何要助右金人夺城?”牧云笙惊问。
一个人的声威如此,竟足以凭一个名字改变一场战局。
“右金军和宛州军要在天启城下交战了么……现在可真正是两虎相争了。”
顿时许多声音呼应,叫骂不绝。也无法分辩这是混在军中的敌军奸细还是一心保命的军卒。
若论战力,端朝这支各郡勤王联军和康佑成的北府军实在是无法相比。少数诸侯的精兵大多又都已投入对右金主营的冲击。现在这支中军,虽号称十万人,却是由十数家兵合成,衣色不一,刀枪粗劣。而对面,康佑成北府军却是清一色铁甲护胸,手中战刀好钢粹成,个个高大强壮,虽然只有五万人,但真要硬碰硬拼,端军却还落下风。
牧云颜霜赶至城下,穆如寒江与一干将领早在那里等候。
这时,右金骑军冲杀几个时辰,已经疲倦,战刀也卷了。硕风和叶于高坡之上凝视战场,猛一挥手,只见右金主营中帅旗摇动,右金骑军呼哨一声,全部退了回去。前面只留下康佑成的步兵,与穆如寒江的端军主力决战。
牧云笙冷笑道:“连亲兄弟回来都不能见,那这样活着倒不如死了,今日纵是没有性命,我也要去见上一面的。”大步出殿。
她再也说不话来了,只把牧云笙紧紧抱住,泪水从她脸上潸潸而落。
忽然苍狼骑中一声呼啸,那些骑士们立时拨马向回奔去。硕风和叶知是诱计,但大军已冲起,停不下来,只得骂了一声:“拼了!”
硕风和叶跳起来便跑,那将拨马来追,这时一边有人大喊:“赫兰铁辕在此!”赫兰铁辕飞马赶来,拦住那将撕杀。但赫兰铁辕的双刀与寒彻相击,当即就折了一把,断刃飞了出去。那将再一挥刀,赫兰铁辕低头时,盔上的翎子也飞了,赫兰铁辕知其再一翻腕,自己头就飞了。急切间离蹬一跃、直扑了出去,拉住那将一齐摔落马下。
回到北门下,再次召唤。乱军中正愁约束不得军士的将领立时响应,倒有一两万人重整旗鼓又杀了回去。行不数里,迎面正遇上一支右金骑军赶来,为首是索沁部的将领那密达弓,率着本部二千余骑。见苍狼骑军突然逆潮杀出,势如闪电。刀还未抬,已被牧云颜霜一箭射落马下。苍狼骑马上齐射,右金军大乱,被后面奔来的端军士卒淹没,连人带马砍成肉泥。
40
“你不能,小笙儿,你做着这个皇帝一天,只要还有一个人在为这个王朝而战,你就不可以轻易放弃。将军终需阵前亡,有人死在温柔帐中,有人死在风沙地里,其实没有什么不同的。”牧云颜霜笑了笑,转头上马而去。
硕风和叶紧盯着这个和他并行的影子,他认得那匹战马,正是牧云寒的“乌骓踏雪”,难道眼前这个人真得是破冰重生的牧云寒?还是他根本就没有死?正心疑间,那骑将已靠了过来,长刀闪亮,硕风和叶急举血色去格,两刀相击,一股极寒之气顿时从刀刃上直传手心,又直贯至肩,几乎右手都麻木了。那不是正是战刀“寒彻”?
牧云颜霜长叹一声:“你大哥……他真得是很想见你的,他一直念念不忘着兄弟们,想着回来……”她忽然也呜咽了,“小笙儿,你别怪你大哥,他是真得想对你们好……他……无时不刻……不想着重回故土……”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