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五 唐泽
目录
之五 唐泽
上一页下一页
穆如槊从昏迷中醒来,人们正搬开他身上的碎冰。他听见了冰城外的声音,看见了巨人们正在被什么驱赶地躲避奔逃,听见了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踏火马群奔涌而来,它们鬃发像旗飞扬,足下驱动着火流,奔过之处,冰面变成了大河。千万骏马挟带着火、风、浪涛与冰块,势不可挡。
冰面越来越陡斜,冰板疾冲直下,穆如寒江不得不紧紧抓着它以免滑落,手指已经要冻得没有知觉了。他看见头顶的天空已经被冰层所取代,然后越来越暗,他正在深入古冰层的地下中心。
不知行了多久,穆如寒江听到一些古怪的声音,那声音悠长而宏大,震撼着冰面,却像是从地下升上天空。他很快发现,那是冰下的巨大水柱直射向高空的声音,它们隔一段时间就喷发一次,有许多眼,分布在眼前无际的冰原上,水柱是滚烫的,带着白汽,但喷到高空中,落下来时已被寒冷凝结成许多巨大的冰块。他越向前走,这些冰块就越密集地落在他四周,带着尖厉的呼啸,把冰面砸出裂痕。但穆如寒江却已不再惧怕死亡,他径自地向前走去,而脚下的冰面也变得越来越薄,还有无数的裂缝,冒出炽热的气。穆如寒江看不见路,他干脆闭上眼睛,只照了心中的直线向前,不论到来的将是什么。
将军站在那里,双眼圆睁,怒视着将他的雄心永远留在这殇原上的巨冰之中,热血已经凝冻,像钢一般撑在他的体内。他正在和冰山融为一体,再也不能分开,这是他最后一个敌人,他无法打败它,他是这样地不甘心,就永远站在这里。
有一些靠近冰城的夸父部落便感到了愤怒,人族每一船运来的人比他们各部一代出生的孩子还要多,他们发动了对冰城的袭击。事实证明人族是不堪一击的,他们惊慌逃避,挖掘深而窄的冰洞作为避难所。夸父族不屑去刨开那些冰洞,他们在人族惊恐的眼神注视下,砸毁那刚铸到一半的冰城,然后扬长而去。
但马群突然变得骚动起来,它们开始向湖中跃去。
端帝国想要征服夸父族,真正地统治殇州,这座冰上之城的建与毁便成为了一种战争。大端朝不断地把流放者和民夫送到这里,用他们的尸骨去填满帝国的虚荣,证明人族来到了这里,并且绝对不准备退后。
是父亲来找他了?但少年立刻想到这不可能。没有任何一匹马被送到北陆的殇州,殇州是没有马的!
穆如槊站在城头上,看着那为首的巨人正遮蔽他眼前的天空。
穆如槊已经搭好了另一支箭,瞄向了巨人的左眼。
近百年来,南边却传来一些令人不安的消息,打扰着巨人们平缓的生活。那是关于一座冰铸的城市,铸造这座城市的,却不是夸父族。
穆如寒江这时已顾不得绝望,这发现震动着他,让他重新有了力气,他又坚持着向前追去。
穆如寒江看到了冰城崩塌下去的那一幕,这时,他的战马还在数里之外!
11
巨人们无法理解这些小个子的行为,他们为什么要来到这里?为什么面对寒冷和死亡都不肯离去?但巨人们是不愿交谈的种族,他们只是一次次地去捣毁冰城,来表达他们的愤怒。而人族们则在他们来时就逃入冰洞,而在他们离开后又开始默默修补冰城的废墟。
穆如寒江发现自己站在一块极大的冰面上,这绝不是回家的路。
而这一分的力,折断了他的弓背,也毁掉了这场战争和所有人的命运。
这时,他看见远处有一条痕迹,横越了整个冰海。
阻挡巨人们看起来是徒劳的,一些边缘锋利的冰块划伤了他们的手臂或脸颊。他们毫不在乎地一挥手,把大颗的血珠甩到城墙上,连进攻的脚步也不屑于加快。
“他们为什么要把女子和小孩也带来这里?”唐泽问。
建不起这座城,流放者便永远不能被救赎。
周围仍然是人声呼啸,但他耳中只有寒风。这是第一次,他在战场上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他指挥过无数次的战局,多少次的身临险境,多少次的冲破重围,越是敌强奋战越酣,从来不曾心灰意冷。但这一次他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穆如寒江站在冰山顶上,看着他新的家园。
“我总告诉你……人生总有些时候,躲是没有用的。” 他浑身颤抖,但仍然站得笔直,“但这一次你对了……活下去……然后离开这里。”
“父亲,我知错了。”
在这地下的冰湖边,有一片马群。
夸父王感到了耳边的灼热,听到那马嘶之声,踏火骑包围在他的身边,如果它们涌来,他会被活活烧死。
他再没有金翎箭,也没有铁胎弓,他没有了那支随他忠死奋战的铁骑,没有了世代不败战将的光辉,连他最寄厚望的儿子都离他而去。
巨人们总是并不关心冰原之外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但是那些人族却似乎总是希望能把他们的城邦建到他们所能到达的任何一个地方。夸父族开始回想起千年前那些传说中的与人族的战争,但不论经历多少惨烈的战斗,冰原仍然归巨人们所有。那些人族留下的尸骨被掩盖在深深的冰下,至今在东部山脉还会随着雪崩翻出。
穆如槊在冰城城头凝望着,缓缓说:“发石。”
冰之国度中十分安静,族人们沉默地走来走去,偶尔用低沉的语气交谈。在秋季大冰湖封冻之前,他们已经捕猎了足够的从北迁移而来的巨蹄鹿和悍马拙牛,可以烤着冰冻的肉块,喝着比火还灼人的烈酒,在冰宫殿中安心闲适地度过这个漫长的冬季。
可那分明是马蹄声,穆如寒江在马背上长大,他怎么会听错。
殇州的夜晚,连厚厚皮毛的巨熊也不敢走出冰穴,穆如寒江一直奔跑着,他知道一停下就意味着冻死。而他也清楚,自己是不可能找到回去的路了。
九*九*藏*书*网穆如寒江心中愤怨交织,他哆嗦着猛地向洞外风雪中冲去。父亲的声音仍响在耳后:“谁也不许拦他!”
夸父族是冰原的王者,没有任何一种野兽可以与巨人们的力量抗衡,部落们散落在这片白色大地的各处,彼此之间相隔大山冰河,只在围猎期才聚集起来一起合作。
“不知道,但我们不能留下她们,如果你留一个人族在这冰原上,他们就会再招来一千人、一万人。”
“也许是这样。但是奋战的,还可能活着;等死的,不会有任何希望!他们连墓碑也不配有!”穆如槊喊道,“少废话!都给我上城!这是战争!这是军令!”
可他终于是力竭了,摔倒在冰面上。他翻过身来,眼前却幻化着奇异的色彩,像光在冰面上游动。
母亲上前死死拉住他:“你疯了,孩子他已经这样了!”
“五十……七十……一百……还有……”望者惊喊着,“足有三百多巨人,是以前的好多倍,这次他们不仅想毁城,还想杀光我们!”
如果射瞎夸父族首领的双眼,也许能使夸父族惊慌退却吧,这是人族唯一可能取胜的机会,尽管是这样渺茫,而即使夸父族不退却,他也要让这个巨人脸上永远留下创痛,让他们将来再回想起与人族的战争时,也永远忘不了这一箭!
夸父族大步地离去,消失在雪山间。
他拉紧了弓弦,那铁片包裹的弓背在格格地响着,这不是他平时所拉的铁筋银胎的强弓,若是他的弓还在,他可以射落天上的雄鹰,但现在,他不知道这弓能支撑他把弦再拉开多少。
连穆如寒江也嘲笑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父亲,你还不明白吗?你不再是大将军了,你面对的这些人也不是士兵,而是一群痛恨着大端朝的囚徒。一路上的屈辱你还受得不够吗?一切都完了。有人要毁了我们,他们做到了,现在任何的事都是徒劳的,没有人能从殇州活着回去,从来没有过,也没有人能建起那座冰城,为什么要挣扎呢?明知道最后都是要死,还不如死得痛快一些。
穆如槊抽出他的箭,那箭杆是他亲手精心削成的,没有羽毛可作箭翎,箭尾也是木刻成的,铸造箭尖的铁是从全城铁器中挑选敲铸而成,没有真正的熔炉和铁匠,几乎全凭人力的敲打和磨砺,这也许是穆如槊这一生用过的最费人工的一支箭,他再用不起第二支这样的箭,也许也没有机会再用。
箭扎入了巨人的眼睑之下,他暴吼一声。穆如槊叹了一声,没能直中眼瞳,这毕竟是一支没有箭羽的木箭啊。
于是这座冰城就成了也许永远无法完成却也难以被毁去的奇特景致,成为了两个种族比较力量与耐心的角逐。多少年来,人族在冰城死亡的人数也许已经达到了数万,但半年一次的船仍然在不断地把人送来,却从来不运回尸骨。
箭射出的那一瞬,弓背折了。
“死?想死太容易了,你现在就去!我穆如槊没有你这样的儿子,你给我滚,给我滚!”
“都去建城!”穆如族的男子喊着。
这一天,海面上又高扬起帆影,又一群人被送达了这片土地。而那时的唐泽,已经二十一岁了。
他走上前,看着那在千万年的坚冰上刻出的痕迹。
穆如槊正靠在一堆倒塌的冰垣旁,显得疲惫而苍老。
殇州极寒之地,从东陆中州到北陆殇州,是三千里的路程。横渡天拓海峡,海峡北岸已被冰封住,他们弃船上冰徒行。许多人的鞋早磨穿了,脚掌被冰棱划破,冻上,又划破,一路留下暗红的足印。他那位八岁的堂妹,鞋子掉了,赤足被冻在了冰面上,拔不起来,被押送军硬一扯,整一张脚掌的皮留在冰上,她惨叫一声就晕了过去,当天晚上就死了,死之前一直恍恍惚惚地哭诉:“鞋……帮我去捡我的小绒鞋……”
那箭仍然向巨人的眼眸而去,但在还有数寸的地方,它用尽了最后的力道,跌落下去。
5
他们因为自称是传说中上古逐日巨人夸父的后代而得名,人们也用那个上古巨人的名字来称呼他们,或是叫他们“夸民”。他们才是这座城池无法建起的真正原因。
一旁的旧城民们木然地看着这一切,不知这么做有何意义。人族花一个月时间建起的,夸父族一瞬间就能毁去,只有放弃建城,才能换来活下去的希望。
那几乎就像是一个人要扳倒一座山似的可笑,但巨人却感到大地抛弃了自己,那湿滑的冰面再也抓不住他的脚,他腾起在空中,那一瞬间完全失去了重量,然后狠狠地向大地落了下去。
眼睛红肿刺痛,一直在流泪,但这反而让他能在擦拭泪水的间隙看得清楚一些,虽然泪水几乎要在脸上结成冰壳了。
在冰城要找到土埋葬死者太困难了,冻土坚硬无比且深处冰层之下。冰城的守护者们于是把死者也铸入巨大的冰砖,把他们变成冰城的一部分,当这面冰墙垒积到越来越高,人族们也变得越来越绝望和狂暴,每次夸父族去捣毁冰城,都会有觉得生不如死的人族站在冰墙上拼死地抵抗。明知无用却执著地射出一支支箭,直到被猛地击碎在冰面上,血肉与残骨很快就凝冻成冰墙一部分,永远留在那里。
他的眼上明明没有冰壳了,但他却总觉得有什么罩在上面,只能看到透过的光,却看不清一切,他不由总是用手去抠它,有时暴躁了,就愤怒得想把自己的眼珠抠出来。总是他的母亲冲上来死死地抱住他,“江儿,你要杀就杀我吧,不要伤你自己。”
“我的兄长,在战场上被火熏瞎了双眼,百千的敌军围着他,他也是站着死的!”穆如槊暴吼着,指向穆如寒江,“你要死,也去给我死出个样来,去和夸父族作战而死吧,不要让我看见你被吓死在这里。”
可是什么样的力www.99lib.net量,才能在连斧凿都难以打出白印的古寒冰上印出足迹呢?
穆如槊支持着身子要站起,穆如寒江想上去搀扶,却被推开了。
有人在摇晃着他,但呼唤声却像来自天边,他想睁开眼,却发现自己真的眼前只有一片朦光。
他慢慢才想明白,那是天空的星辰光缦,那些巨大的星辰飘浮在天空中,扯着几万万里长的飘带,它们由光和尘组成,有着各种颜色。只有殇州这样纯净无云的天空,才能看到星空的全貌,是这么壮美。
声音越来越近,突然一声长嘶,穆如寒江看见一个银白色的影子从自己的身边跃了过去,它身周裹着浓烈的光焰,他感到一股热潮扑面而来。那是什么?可是那个影子那样的快,它瞬间就要远逝在冰面上。穆如寒江急得大喊:“你等一等!”
穆如槊站上高大的冰块,大声喊着:“你们不敢战斗,相信了强者不可战胜,那么,我就用强者的法则来制约你们!你们以为不建城,就能多活几天,那么现在我告诉你们,不建城的人,就会立刻死!”
他就要死了,他死后,会融入到星空中去吗?
巨人们都转头向北方看去,并不是因为听见了他的喊声,而是听见了那撼动冰原的轰鸣声。
穆如寒江坐下来,静静地看着马群。它们是如此美丽,宛若天神,而这里温暖如春,湖边生长着青茸与奇菌。他终于明白了自己不惜一切所要寻找的是什么,是生存的奇迹。如果有一种力量能把殇州变得肃杀极寒,那么也必然会有一种生命能无视这种力量。他终于找到了。
穆如槊叹息了一声,缓缓放下了手中的弓。
“是谁?”他仍然问。
“我被打败了?哈哈哈哈哈……我被打败了?”
但人族并没有像巨人们想象的那样知难离去,虽然因为不耐寒冷和缺少食物,他们每次来到冰原上的人几个月后就死去了一半,但残破的冰城上,仍然能看到修筑者的身影。
那不是普通的马,它们的足上升腾着炫目的火焰,所立足的地方,冰面就渐化为水,这些融水汇入了它们身边的巨大冰湖,而这地下冰层,正被这无数奔跃的火光所照亮着。
他驱使战马直奔巨人的脚下,巨人大步地跳开,本来近在咫尺,可转眼却又离开几十丈。巨人落地时的震动,仿佛要把人的心也从胸口中震出来。夸父王唐泽干脆丢掉了巨斧,举脚来踩这冰上急梭的火焰。可火梭眨眼间就从他脚边划过,他转过身时,火梭又奔向另一边,巨人感觉这团火正在冰面上划出一个符号来似的,他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头马正移入马群,无数马蹄在他身边飞闪而过,他随时都会被踏碎。而马群正向冰湖奔去,如果落入湖中,他现在的伤势几乎无法让自己浮起来。
“不!”穆如寒江大吼了起来,他突然从地上一个翻身弹了起来,纵得如此之高,像豹子跃腾在空中,他跳上了身边奔过的一匹踏火驹,紧紧地抱住它的脖子,向头马追去。
8
“不能放手……不能放手……”浑身的剧痛使他发抖,他能看见自己的身后拖出一条长长血痕。但他知道,自己右手中握的,正是自己和自己全族唯一的希望。
“动摇军心者,军法处置。”穆如槊说。
“那又怎么样!”穆如寒江愤怒地喊,“你也杀了我们那么多人,只要你杀不完,我们就会把城建起来!”
“永远不会有人族的城市。等其他部族的战士十天后进攻冰城。这次不留任何活者,要让你们永远放弃踏足殇州的希望。”
唐泽并不知道这纵横数千里的冰原上一共有多少部落,也许一千个,也许五千个。但夸父族人中间,却都有着夸父王的传说,那是巨人中最高大的人。不需要战争与血统,夸父族人都不约而同地尊崇着这一法则,相信盘古神会为他们做出选择,使真正的王者能离天空最近。但是唐泽,却从来没有见过他。听说夸父王居住在北方最高大的雪山中,轻易并不走出他的宫殿。
听说那个种族把自己称为真正的人族,但在夸父族们眼中,他们不过是一群小人儿,身高还不能到普通巨人的腰间,一头巨蹄鹿就能吓得他们四下逃奔。然而这些小人儿却建造了大船,从南边的大地上穿越满是流冰的海峡,来到了这里,并开始铸造冰城。
“喔什空卡!”穆如寒江感到自己正在空中升起,那巨大的声音从高空而来,却越来越近。很快,他能感到那如疾风般的呼吸。
穿过温泉地带时,他取了些热水凝成一块冰板,使他可以在平坦的冰面上滑行,省去了许多的力气。温泉融化了冰雪,露出了黑色沙泥上生长着的奇怪菇类,他也不顾是否有毒,拿来吃了,缓解腹中的饥饿。
火流转眼冲到了冰城之下,巨人们看着火焰包围了自己,他们惊慌地退后着。
“这孩子命苦,刚来到这里眼就被雪刺坏了,这将来的日子怎么过。”洞穴中,他听到自己母亲的哭声。
那是马蹄的印迹。
夸父族巨人仰天大笑,他的声音几乎要把天上的星辰也震落下来了。
冰城上传来了欢呼之声,战马挟着烈火在冰面上奔腾,像是在共渡庆祝的典仪。
接下来的事穆如寒江做过许多遍,他平日里正以驯服烈马为乐,他紧一拉那绳索,一借力就在冰面上弹了起来,翻向马背,但这神奇骏马的灵活超过了他的想象,它向旁一跃,穆如寒江就摔落下去,臂肘重重撞在冰上,让他怀疑自己的手骨要断了,左手一时失去了知觉,那套索从手中滑开了。穆如寒江用右手紧紧抓住绳索,在冰面上被拖行,在湖边的冰岩上碰撞着。
接下来也许是殇州冰原上千万年以来最大的响声。
呼啸的巨冰从城中被抛了出来,在空中飞旋着落向巨人们。巨人们仍在缓慢地九-九-藏-书-网走着,显得毫不在乎。冰块落在他们脚边飞溅起碎片,有些直冲向他们的面门,那巨人举起手来,轻轻接住那在人族看来势不可挡的巨冰,又扔回城中。
“父亲!”穆如寒江喊,觉得心中的一切都被抽空了,他扑上去,疯狂地想帮助父亲顶住那巨冰。
回去的路上,唐泽一直在想,那个小女孩没有了父母,她会怎样活下去?不过他想,也许他不用担心那么远的问题,也许那个小女孩根本就没有力气推开那块挡着洞口的冰,一到晚上,寒冷和风雪就会把那块冰和整座大山连为坚实的一体,再没有人会知道在山中还埋藏着一个无助的灵魂。
“混蛋!你还指望着建起城来向皇帝邀功回到东陆去吗?”有人跳起来,“别想了,你们回不去,大家都会死在这儿。”
夸父族的影子在远处的冰面上出现了,慢慢移来,像沉默的死神。当他们走近时,就意味着崩塌与毁灭。
那巨人怒吼着,高举起了他的石斧。当那重千斤的巨斧落下时,这冰墙也将崩碎。但穆如槊不躲避,他只有这一次机会,这机会已经来了。
许多巨冰从残破冰垣上塌落下来,要把一切吞没。
巨人唐泽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了那铺洒在巨大冰穹之上的阳光。
他舒展了一下筋骨,发现冰穹似乎又低矮了一些,是因为水汽在穹顶上凝起了新的冰层,还是自己又长高了?他更相信是后一种。
在冰城的外围他们很快取得了胜利,最前锋的巨人勇士们疯狂地荡平着一切,当唐泽他们进入冰城时,只看到白色的冰上一处处扎眼的血迹。然后他们挖开冰洞,把里面躲藏的人族女子和小孩们拉出来。唐泽检查着一个冰洞,看到一个只有五六岁的小女孩惊恐地挤在里面,她的眼神让他不能去想象她死去时的样子。他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用一块冰把那个冰洞轻轻掩上了。
穆如寒江沿着足迹一直向前走去。直到他站在一堵不见头尾的冰墙之前,那像是眼前的整个冰原突然裂开升起了百丈。只有一条竖直的裂口,通向冰原的深处。
前路被马群挡住,那头马转身向穆如寒江冲来,四蹄喷涌火焰像是要踏碎他似的。穆如寒江知道自己最后的机会到了,他猛地向前一蹿,双脚向前,在冰面上滑迎而去,这时那头马高高地跃起来,从他头顶跃过,穆如寒江在滑向马肚下的那一瞬,把套索抛了起来,头马正好撞入其中。
1
巨大的木架在穆如族男子的号子声中慢慢耸起,巨冰被运上城头。
巨人突然放声大笑,他的胸膛鼓动着,连少年也几乎站立不住。
走到殇州流放地,全族的人已经死了一半,剩下的也奄奄一息,还要每天要去开凿万年的冻土,因为端朝的皇帝们想在冰原极寒的殇州开出一条道路,然后建起一座城市,作为大端朝对这远离帝都的万里冰原统治的象征。
“怎么了,穆如世家的将军们?”一老者冷笑着,“你们现在和我们一样是奴隶了。这座城是不可能建起来的,一开始建设,巨人们就会来到这里,踏平新建的一切,杀死所有的精壮。我在这里已四十年了,历年被送到这里来的囚徒民夫,加起来有几十万了,可现在呢?他们在哪儿呢?你们也会消失的,不过我不想白费力气。”
数月之前,他还站在宏伟的天启城高处,俯视着万城之城中如百川交汇的街道与人流,但现在,他感到过去的一切,都只是一个梦。
穆如寒江听见了这个声音,这和他在那天夜晚所听到的一样。他纵马向这最高大的夸父勇士奔去,喊着:“来吧!像个武将一样一对一地单挑吧,看谁打倒谁!”
2
“我的儿子,他会回来的。”
6
于是战争变得越来越血腥残酷。唐泽在少年时曾经参与过这样一次出击,那是南方五个夸父部族的联合,出征的一共有六十位巨人,他们的目的是杀死能找到的每一个人族。
城中只有用仅有的粗木组装起来的三台发石机,而还没投掷两轮,有一台就绳索崩断散了架。人们都很明白,这没有用处,除了激起夸父族更大的怒火。但他们仍在竭力地投掷,几十人拉动着那数根长绳缠绕出的巨索,大声地呼喊着:“再一轮,一……二……三,放!”仿佛要把一生最后的力气都用在这里。这是他们在死前唯一能表达愤怒的方式了。
穆如寒江撕开衣裳,绑成绳套,慢慢移向它。它也看见了穆如寒江,但它高傲地站着,相信这异类没有力量捕捉到它,仍在等着幼马们奔过它的身边汇入马群的中央。
巨人的头重重砸在冰面上,他觉得自己几乎失去了知觉,雪雾灌进他的嘴鼻,让他喘不过气来。当他定定神,挣扎着要爬起时,发现融化又凝冻的冰水把自己冻在了冰面上,那少年一个箭步跳上他的身体,站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少年伸手指向他的咽喉,他的手中空空如此,并没有剑,但他分明做出了握剑的姿势。
终于,当地一响,冰板冲到了平地上,他接着向前滑去,前方有光芒渐渐亮了起来,最后一团光刺痛了穆如寒江的眼睛,也使他无法相信所看到的一切。
“为什么!”他暴吼着,“让我去死了吧。为什么还要在这种鬼地方像猪狗一样地活下去!”
穆如寒江突然明白,他和他的家族,这殇州上的所有人,只有十天的时间了。
“我们只是想建起一座城!”穆如寒江大声喊。
“父亲……”穆如寒江叩拜在地,行最重的告别礼。他的头磕破了,血染红了冰面。
穆如寒江猛抬起头:“我可以是穆如骑军中的一员了么?”
巨人的历史是如此缓慢,自传说中祖先从没有光明的极北追逐着太阳来到这块土地,已经过去两三千年了吧,但夸父族们的生活仍然同上古一样,缓慢而单纯,www.99lib.net也正如他们的语言和音乐,只有少数的几十个音节。他们弹击着冰石钟,拍打着拙皮鼓,从胸中发出悠长的吟唱,就这样度过一天、一月、一年。
巨人们的历史是模糊的,他们总是健忘过去而懒于去想未来。他们把史记变成诗歌,又把诗歌变成没有文字的吟唱,在漫长的传承中,他们把过去的辛苦与辉煌全都化成了简单的呐喊。当他们要讲一个古代英雄的故事时,他们就站起来猛击一通巨鼓,然后大喝一声:“喝——啊!”所有人便都从这震动山河的鼓声与呐喊中听到了一切,不需要任何多余的铺陈与修饰,然后大家把烈酒倒入心胸,当酒与血混合在一起时,他们便在癫狂之中,看到了祖先的灵魂们在火光中与他们共舞。
这箭射出的同时,巨人脚下巨大的冰陷阱崩塌了,在飞溅的冰雾中,巨人的身子直沉下去,落入巨大的冰裂缝。这时,他的面孔就在穆如槊之前,离他只有十几尺,巨人的鼻息喷到了穆如槊的脸上。
“父亲……”穆如寒江奔到他身边。
父亲猛冲上来,一掌打在他的脸上。
所以夸父族们总是忘记了他们曾经有过多少代王者,曾经有过几个王朝,因为那些并不重要。他们认为英雄的灵魂永远不会离去,而会贯注在新生的勇士体内,他们的祖先变成他们的孩子,他们的历史也就是他们的未来,像大河经历漫长封冻,但每年总会有奔腾怒吼的时刻。
“你……”穆如槊正想说什么,突然有人惊恐地喊 :“冰城倒了!”
穆如寒江倒在冰面上,呆望着天空,父亲的声音离他那么遥远,寒冷渐渐侵透了他的身体,天空蓝得可怕,那么地刺眼,他的眼睛渐渐模糊,好像已经蒙上了一层冰,他想他什么也看不见了,他被封进了一个冰壳里,就这样永远冻结下去,也很好。
夸父族是骄傲的种族,骄傲到不承认他们有敌人。但是每年南方的冰城,都会有船只的影子出现,把更多的人族运送到这片极寒之地。
母亲啊,你还不明白吗?为什么还要苟活下去,为了让那些人看到我们的痛苦,看到我们为求生而可笑地挣扎?看不见了,这样正好,他可以不用看到那片揪心的空旷的白色,那是比死亡之黑更可怕的颜色。
“再多一点……再多一点……”他祷告着这弓不要在力未蓄满前断掉,瞄准了那巨人的眼睛,夸父族唯一的要害之处。
“我手中没有剑,杀不了你。”少年说,“但你若不认输,就会死得更惨。”
当一切都变得黑暗,他已经来到了巨大的冰层之下,连光也再也透不进来。穆如寒江心中也空荡荡一片,他什么都不去想,没有恐惧,没有期待,只等着改变的到来。
穆如寒江奔出冰城,在严寒中跌撞,他只能凭冰面在月光下的反射判断眼前是平地还是裂口,但他不想再回头,父亲将军当得太久了,他的眼里,所有人都是士兵,天生就该服从命令冲上去战死,却忘了自己是他的儿子,这是一场没有意义的战争,可他仍然希望自己的儿子去像英雄一样死,而不在乎他心中有多么煎熬。
穆如槊却冷冷望着他:“你知不知道,私离战场是什么罪?”
“不怕死?”这一句问话却用的是人族的语言,“来到这里。”
3
9
绳索终于离开了穆如寒江的手中,向远处飞速离去。所有的希望,正都随着这绳索远逝而去。
那巨手把穆如寒江抛在冰山上,大步离去。
但他听到了“咔”的一声响。
穆如寒江一下坐了起来,那是马蹄声!
所以殇州是绝望之州,终结之州。踏上殇州冰面的那一刻,便要放弃所有希望。你已被宣告死亡。
“父……将军!”穆如寒江追问着,“我算是穆如军的一员了么?”
“完了。”夸父王想着。
4
巨人站起身来,他的身影重新遮蔽天空:“是的,我倒下了。以前还从没有人——能这样做到。但人族——和夸父族——战斗了这么多年,你们从来也不能——征服我们的家园。”
10
他猛地一挣身,那凝冻的冰面竟丝毫无法阻拦他的力量,像是高山突然从地面耸起,踏火马群惊鸣着躲开,少年也摔落下地。
如果族人们来到这里,他们就能活下去,而且有了马与火焰,殇州冰原再也阻挡不了他们的脚步!
穆如寒江却望着夸父远去的背影,心中没有荣耀,只有忧惧。
这座象征之城现在只有半面城墙立在风雪中,这是一百余年来数代流放者和民夫们献出生命的成果。冰原上四处可见被冻在冰下的尸骨,有些眼尚未闭上,眼中的绝望被永远地凝固在那里,让人看一眼便如被冰锥穿透全身。
12
这里什么也没有,除了无边的白色。冰山连绵,如银龙的脊背,阳光在雪面上闪耀,刺得他几乎睁不开眼。
巨斧扬起,又带着巨大的风声落下,每一次砸在冰面上,都如地震一般。穆如寒江几乎觉得自己的马连足踏实地的机会都没有了,它也许是踩在飞溅的冰雾上前进!穆如寒江心中没有惧怕,只有激奋,他知道那是祖先的血!面对越强悍的敌人,就越想仰天大笑。
在冰原上,封冻着另外一些巨大的身影,他们远远看去像是风雪中的冰柱,顶天立地。但他们却曾经是活着的。穆如寒江知道,那些就是冰原上最可怕的种族,这殇州大地真正的主人—— 夸父族。
巨大的石斧砸到冰面上,爆开无数的冰屑,像利箭般四下飞散,许多踏火驹被这力量震到了空中,成片摔倒。穆如寒江也感到自己的坐骑猛地跃了起来,他没有马鞍、没有马镫,只有死死伏在马背上,抱住马的脖子,冰棱如箭雨向他横扫过来,深深扎进了他的身体,也扎在他坐下骏马的身上。他看见战马被扎伤的地方,冰棱急速地融化了,白气腾了http://www.99lib.net起来,被沸腾的冰面上,他的战马如撕扯着云雾一般向前。
穆如寒江移到离它十数尺时,突然跳上冰板,疾滑过去。那头马一愣,发足要奔开,但是横在前面的马群使它无法疾奔,穆如寒江眼见滑近,猛地把手中套索甩了出去,但那马灵活一闪,套索落空了。
人、马、冰块都被震得飞在空中,冰城和周围的雪山都剧烈地摇晃着,成千万石的雪奔涌下来,白雾席卷着冰原上的一切。冰原上的裂缝以巨人倒下处为中心,像闪电般伸向四周,在他身边形成一个方圆近千米的裂网。
后来有些夸父部落面对族人的死亡,开始愤怒了,认为想毁去冰城,就要永远地消灭那里的人族。
他没有思索,向裂口中滑去。数里后,他突然发现冰面开始倾斜向下,冰板越滑越快,他明白,若是冲下坡去,再想攀回来可就难了。但那条始终伴行的足迹却使他愿意冒一切风险。
想到若从空中俯视,这冰原本应该是方圆千里的巨大湖海,他就惊叹于那种无可抗拒的力量。
少年神志渐渐地模糊,仿佛身体正在消失。不知过了多久,却有一种声音在他耳边轻响着,仿佛冰块相击般的清脆,越来越清晰,从远而来。
喊喝声在穆如寒江的身后响起,父亲一到这里,就立刻召集了所有残留和新来的人们,他站在高处号召他们起来战斗,就像他面对百万大军时所做的那样。可他面前,只有近千已经被严寒折磨得表情呆滞的老弱。父亲在分配着修补城墙,准备武器,因为每次新船的到达,就意味着夸父族的一次进攻也不远了。他声嘶力竭地吼着,但是没有人理会他,所有人都冷冷地看着他,像看着一个遥远冰山上的疯子。
巨人们在冰河上砸开窟窿,把人族们丢了进去,看着他们一个个消失在冰水下,唐泽十分后悔参与了这次出征。
巨人的眼睛怒睁着,那眼光把穆如槊整个笼罩。这是绝不可能失误的一箭,穆如槊仿佛又回到了万马争锋的战场之上,弓弦拉满,这一箭就要奠定战局的大势。
“我一定要捉到你!”少年狂吼着。
“我一定会回到天启城去的。我会打败所有曾想看穆如世家倒下的人,不论是牧云皇族、北陆叛逆,还是西端反王,我发誓!我会让穆如世家所有的敌人被踏为尘泥!”他握紧双拳,仰天泪流满面,“父亲!我——发——誓!”
夸父王唐泽也感到了脚下的灼热,他仍然大喊着:“不要退!冲进冰城里去!”
突然眼前的冰面裂开了,冰块向空中飞散,这回冲出来的不是热气,而是一个巨大的人影。他在穆如寒江面前越升越高,直到遮蔽了星空。
7
他看向穆如寒江:“你是个勇士,这一场仗我败了,你们守住了你们的冰城,我不会再来进攻它,但——你们人族的疆域——也就到此为止。”
穆如寒江本能地弯下了身子,可穆如槊却没有。
看着面前巨人因为愤怒而撑起的身躯,他的巨斧高高扬起。穆如槊却没有躲避,他甚至连空中正将落下的巨斧也没有去看,心中只若隐若现地想着一件事。
“有第一座,就会有第二座!”
他看起来是这些夸父的首领,比所有的巨人都高大,可以轻易地从冰城墙上跨过,他正低下头来,俯视他脚下的渺小众生。
“冲——锋——”他忘乎所以地狂喊着,仿佛自己率领的是十万的骑兵。
少年再抬起头来时,看见穆如槊高举双手,擎住了那块砸落的巨冰。他的腿骨断了,从靴中穿出来。
这是战争?这句话震动了冰城中所有的人。他们并不是流放者,不是等死的人,而是一群士兵么?原来除了在冰洞中等着饥寒而死,等着被夸父巨人找出来摔死,还有另外一种死法,就是作战到死。
“一定会死,因为——踏足了——我们的大地。”夸父巨人的语言简短却如重锤直落。
冰块渐渐倾倒,穆如槊狂吼:“滚!所有的人死了,你也要活着,回到天启去!告诉那些想看到穆如家死绝的人,他们打不倒我们!打不倒!”
老者头颅上冒出血花,他倒在地上。周围的人惊叫起来。
“不要叫我父亲!叫我将军!”
他再小心翼翼,还是稍微多用了一分的力。
他一夜之间从金鞍玉带的将门骄子变成了流配罪囚,随全族戴枷步行远涉凶山恶水,饥寒交迫,身上的衣服从一件崭新的锦袍变成了丐服,穆如寒江以前从来不知道,人会那样珍惜一件衣服——当你只有它可以蔽体的时候。
他发出最后的咆哮,把巨冰重向上顶去,直到伸直整个身躯,再也不能向天空进展分毫。
箭离弦而出!直向巨人的右眼。
本从不知道惧怕的巨人们也被眼前所见惊呆了。
他喜欢这种耀眼的感觉,阳光下的冰宫殿总是那么温暖而辉煌,每一个棱角都如钻石闪耀光辉。
“将军,”人们对他说,“是你的儿子,他正在挑战夸父王,他要打败这世上最强大的人!”
冰水开始在他脚下漫布开来,巨人猛地跳向另一处,但那团火又追了上来。他无法捕捉到那团火焰,只能笨拙地转身。穆如寒江突然大吼一声,跳下了马背,抓住了巨人的后脚跟,使出全身力气推动着:“倒——下——”
穆如寒江摇摇头。
那影子竟真的慢了下来,它转身回头,望了望穆如寒江,又嘶鸣一声,继续奔去了。
它们要逃走吗?穆如寒江的心一下揪紧了。如果它们离去,这里会重新变得寒冷死寂。穆如寒江站了起来,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在寻找头马的踪迹!征服了它,就能征服整个马群。
穆如寒江终于看见了它,它立在马群的边缘,高大雪白,四蹄的火焰向四周喷射着光环,在冰面折射下,宛如神兽。它不像普通马群的头马那样领着马群奔走,而是站在那里,像是准备最后一个离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