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三 穆如寒江
目录
之三 穆如寒江
上一页下一页
少年走在流放的族人中,天启城送行的民众挤满长街。穆如寒江看见了他的小穷伙伴们,捧着家中仅有的一点糕点,从兵士的枪杆间竭力把手伸向他:“穆如寒江,你小子骗了我们这么久!”“你……你可一定要回来看我们啊。”他们呜咽着。
穆如槊的心寒了,英雄的血,也是会冷的。
牧云陆不想她如此敏捷,不禁赞了声“好”。
他转过头去,随父辈一起大步前行。他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但知道这里一定会有人盼着他回归,这使他心中温暖。他暗念着父亲说过的话:不要留恋,因为失去的都会再回来。虽然长大之后,他明白这只是个谎言,失去的永远不可能复回,比如家人、故国与时光。但这个世上的铁肩膀没有几副,敢于担当的人没有几个。穆如氏族撑着天下的一半,不论在繁华帝都,还是在苦寒之地,不论还剩几人,这份光荣与高傲,他们永远也不会丢弃。
穆如寒江看他骄横,冷笑道:“我倒要看你如何打死我!”
穆如槊送完客人回到后堂,穆如寒江突然冲了出来:“父亲,我们让皇长子当皇帝吧,那皇后和二皇子一家有什么好?我很是讨厌他们。”
少女并不知道,此刻,她的一首《咏梅》正被摊在明帝的桌案上。
官员苦笑:“这……这马性子暴躁,除了皇长子,别人乘了一定摔伤的。”
“没打着马眼睛,你输了!”孤松拔喊。
“这……这可不行。”司马官大惊,“这是皇长子的马,别人是不能骑的。有违那个……仪数……”
穆如槊看着儿子,叹一口气,拨马回来,扶了扶穆如寒江那有些大的头盔:“战场,从来也不是好玩的地方,你去过一次,就不会再想去第二次,可将来,只怕会有无数你不想打却不得不迎战的时刻,还是先练硬你的身子骨吧!”
“可是……可是……小女犯下大罪,冒犯了皇威……”
金殿之上,原宛州征讨大将军和他的派系将领们开始把失败的罪责都推到穆如世家身上,从前畏穆如世家如虎的东陆文臣们也终于等到了机会,渐渐地,朝中所有的指责汇成了一种默契:一定要借此机会扳倒穆如世家。
穆如寒江跳下马来:“咦?这位是……莫不是你父亲?啊,苏老伯,见礼见礼。”
穆如寒江心想,我父亲掌天下兵权,腰佩太祖赐剑,上可斩昏君,下可除佞臣,出门时也只带几个随从,是谁竟敢如此街头耀威?他冷笑道:“凭他是谁,你看我打瞎那拉车马的眼睛。”
大军出征那天,城北旌旗浩浩,大军列阵,像黑色的山林。穆如槊接过明帝敬上的出征酒道:“陛下,你的九弟宛州王牧云栾早有反心,只怕不会放过这样的时机。万请尽量多稳住他一刻,若他起兵,千万坚守,待我急速扫平北患,大军赶回。”
“这次不去,以后要等到何时才再有仗打?”穆如寒江急得大喊。
少年见前方一堵矮墙,纵上去正要翻过,那骑将追到后面,一鞭抽下,鞭梢划过少年的脊背,像刀割般痛。穆如寒江怒从心起,反而从墙上跳回来,直瞪着那骑将:“你敢打我?”
因为牧云陆与穆如寒江同闯太华殿,又把责任全揽在自己身上,明帝纵然不快,也就不好再为这个责备穆如寒江,只铁青着脸走下殿来,猛踢了牧云陆一脚,大骂道:“假如摔坏了穆如家公子,就拿你的命去赔。”牧云陆跪着把责打全然接受,面色平静。穆如寒江在一边连说是我要骑马闯殿的,明帝却只是不理会。
穆如寒江转头对苏语凝说:“我要上战场了,不过你放心,有我在,就不会让人欺负你。将来有人对你不好,你就说我穆如寒江的名字,管他是皇亲国戚、将相王侯,没有我穆如寒江不敢收拾的,任谁也不敢再动你。”
“来下注下注。”孩子们都哄然喊好。
他把手中剑握紧,再握紧,缓缓单膝跪倒,双手奉剑过头顶:“这把太祖赐剑,我们穆如一族,是再也用不着了。”
七月四日,端军与牧云栾宛州军会战于宛北青石城下,端军大败,退守宛北最后重镇南淮。
穆如寒江闭一只眼,绷紧皮绳,看准了一弹打去,正打在马的额头上。那马一下就惊了,带着马车直冲出去,只听得车内人和随从一片惊呼,乱成一团。众孩子在树上哈哈大笑。
8
“他们?他们是谁?”穆如寒江回头瞪着牧云寒。牧云寒皱皱眉,叹息一声,苏语凝这件事他自然有耳闻。他走到苏成章身边,把他拉起:“苏大人,后宫里的小事,与你毫无关系,千万不要放在心上。父皇绝对不会有为这点小事怪罪你的意思。”
他阻止了几位兄弟的狂怒,慢慢走近皇座。明帝望着他腰中的太祖赐剑,心中也有些惊慌。穆如槊缓缓摘下剑,这把剑穆如世家握了三百年,虽然太祖当年说,若有违背信义者,即使是帝王,也当死于此剑下,但是此刻即便拔剑,又能如何呢?端王朝三百年来的支柱,已然轰然倒塌了,煌煌殿堂眼见要成废墟。这样的大时势面前,个人的勇气、怒火和悲凉,又都算得了什么。
看牧云陆追近,穆如寒江回头得意道:“看,我说过我能自己把马停下。”
“出人命了,小贼要杀人了!”那将只不停喊骂。其他家将策马围追穆如寒江,街头一片大乱。
“不为什么。因为有些事,你不承担,就再也没有人会去承担了。”穆如槊拍了拍穆如寒江的头,“你现在后不后悔姓了穆如?”
牧云寒大笑道:“冲便冲了呗,算什么事啊。若我是皇上,我当令拆去各门门槛,让官员可以骑马直到太华殿前,这样议事才雷厉风行,免得他们自入宫门就要正容端步走上好几里,我看得都着急。当年咱们祖先北陆起兵时,有事不都是骑马直冲帐前的,说什么做什么都爽利畅快,偏来东陆学了这么多慢条斯理的规矩,还有那些文臣有话不明说暗中非议的毛病。”
皇上的轻轻一挥手,在这初入京城的官宦之家来说,简直是如山般的罪责。女儿究竟做错了什么?听说是写了一首反诗?苏成章惊恐不安,又探听不到实情,只有日日跪在皇城门口请求宽恕。但宫城里的明帝压根不知道这件事,他整天担忧的只有一件事:北陆的烽火烧起来了。
“……明白了,小
99lib.net
人全然明白。”
穆如寒江却不服道:“谁用你帮忙,我马上自己把马勒住了!”
牧云陆笑着把她拉起来:“你才多大点年纪,这些礼节,以后见着我,都可不必行。你叫——苏语凝?”他忽然好像想起什么,“原来你就是苏语凝啊。”
那马上所乘少年,正是皇长子牧云寒。他皱眉道:“你们是哪家的家奴?连穆如家的三殿下也敢追打?”
“这首诗是什么意思,太过明显了。小小年纪,就俨然以皇后自居,也不知他们家是如何教子的。这样的人,怎么还能留在宫中,陪着皇子们?”南枯皇后正气冲冲地说着。
“皇长子热衷习武,天分过人,一般武将都已不是他对手,将来上阵厮杀,必是一员勇将……”穆如槊话音中透出赞赏之意。
牧云勤点点头,叹道:“没有穆如铁骑,哪来的大端朝。穆如兄弟,只有你,才是我的亲兄弟啊!”
“哪里哪里……二皇子再不喜征战,可这四方未定,外有异族,内有叛民,这天下,终究还是要穆如世家帮牧云氏护着啊。”
穆如寒江最恨有人对他呼喝,又一弹打去,那人一偏头,打在他头盔上。那护将大怒,竟摘下弓箭,作状要射。孩子们一哄跳下树逃去。
那边穆如寒江跟上来,大喊道:“这首诗是说他么?他有那么好么?那你也作一首诗说我吧,快些快些。”
“呵呵,”穆如槊大笑道,“的确,我若有子像牧云寒一般便好了,他日后必能勇冠三军,武艺气概,都不是几个犬子可比。”
苏语凝不知这人是谁,只闻得淡淡竹叶熏香。却听后面人们呼喊:“二皇子,小心啊。”
“孤标婉韵两堪夸,占尽世间清与华。
半刻后,司空南枯德气喘吁吁赶来,远远就跳下马,步行到牧云寒面前跪倒:“微臣参见皇子殿下,参见穆如世子殿下。”
“我……”
苏成章感激得连连叩首 :“有殿下此言,臣当肝脑涂地,尽职尽忠。”
牧云寒笑道:“寒江弟你就不要出面去争了,这些天父皇正为北陆的事心烦,没准过些日子你们穆如铁骑军就要远征,你还是多回家陪陪父母。这件事,我过些日子找机会向皇上禀明。”
苏语凝忙拉了父亲转身跪拜 :“参见皇长子殿下,参见穆如三殿下。”
“哈哈,那要看你的父亲肯不肯带你了。”
苏语凝愣在那里,原来二皇子也知道皇极经天派的圣师在占星大典上算出自己与他姻缘相配的事了,把自己名字记在心里,她一时脸面滚烫。
牧云寒大笑一挥手:“什么皇威,只有宫中的内侍们喜欢拿这些吓人。当年先祖在北陆时,对部下全都是兄弟相称,不分彼此,贵在坦诚相待。入主东陆三百年,当年大家的那份率直也全要丢光了,尤其是内宫,很喜欢为一些小事争斗。父皇心中对是非还是明白的,苏大人放宽心些。”
穆如槊笑了:“像我穆如家的儿郎!下一次,下一次出战一定带上你!在家把武艺练好喽。”
“我数一二三,你给我牵出来!”
苏语凝又抹着眼泪去皇城前找父亲,拉着他的衣袖说:“爹爹,我们回家吧。”
天启城外紫枫猎场,金色草原衬着四季红叶,极目之处一片耀眼的明灿。天高气爽,穆如寒江最爱来这地方。这天方到猎场,却见前面数骑正在射猎,为首少年银丝明珠冠,赤罗洒金袍,阳光下像披着霞焰奔驰。而他座下所骑,就是那天穆如寒江乘骑闯殿的红色骏马。那便是皇长子牧云寒了。
牧云陆一摇手:“贤弟你不必自责,此事全由我而起,你不必替我掩饰。”
两家的关系一直在微妙的平衡中保持到今天,靠的是双方都细细把握着其中分寸。数百年来,穆如世家一直在礼节上以臣子自称,捍卫牧云皇族的威信 ;而皇族那边,也从来不敢把穆如世家当臣属看待。刑不上大夫、旨不降穆如,说的就是皇族从来不可能命令穆如世家去做什么事,只能商讨。但皇上开口的话,穆如世家也会尽量去完成。
穆如槊和他的兄弟们感到愤怒,但他们并没有绝望。他们认为牧云皇族不会因为一些鼓噪就自断手臂,向三百年来不分彼此的兄弟出刀的。但当穆如槊看着明帝的表情,就渐渐开始明白了什么。对皇帝来说,瀚北蛮族是北方外患,宛州邺王是肘腋之患,而原来手握重兵的穆如世家才是真正的心腹之患!牧云皇族的亲兄弟之间都兵戎相见了,又怎么肯再信这异姓的结拜呢。从当年北陆相争,到后来的共享天下,三百年的世代盟约,英雄们之间的肝胆与信诺,终要在权力面前分崩离析。天下,终只能是一个人的天下,是在争斗中踏着所有兄弟与朋友的尸骨,活到最后的那个人的天下。
“玉质红袍下,江湖藐众生。执戈瞠虎目,举世任横行。”
忽然背后有人问:“这是怎么了?苏语凝,你怎么在这儿?”苏语凝抬头一看,却是穆如寒江,正和皇长子牧云寒从城外猎场回来。
“那么穆如将军是希望皇长子为太子?”
穆如众将回到府中,六弟穆如远喊:“皇上不会就这样甘休,今晚一定就会有兵来围府,我们要连夜出城,到大营中去。铁骑虽然远在北陆,但只要我们一声令下,他们就会追随我们至死,先平北陆,再入中州,十万精骑足够纵横天下!皇长子一向视大哥如同亚父,我们杀至北陆,扶了他为太子,天下尚大有可图!”
穆如寒江抓起摊上面糊打在几人脸上,正要飞跑,忽听背后有人喊道:“寒江贤弟。”
几人吓得连忙跪了下来,也没看清皇长子在哪里,向四面胡乱磕头。
穆如寒江觉得这话才对脾气。他想若是皇长子,那天必然会和自己一起质辩太华殿前不让骑马的规矩可笑之处,而不是像二皇子那样隐忍谦和,宁愿自己受屈,只想天下无事。要是二皇子当了皇帝,那一定是处处议和,仗就没得打了,自己还怎么横扫千军啊。他心想自己若掌握兵马,定是要支持皇长子做皇帝的。
穆如槊冷笑:“我穆如槊也是喜欢明来明去的人,今日这番话,我也不怕你去告诉陛下或皇后一党。我穆如一门立身行事,但求问心无愧,这立太子一事上,实在是没有半点私心。”
同日,远在北陆九*九*藏*书*网的穆如槊接明帝急诏,留下铁骑继续与瀚北八部作战,率穆如氏众将只二十七骑急赴万里之外宛州指挥南淮之战。
远行的那一天,穆如全族数百人除了随身的衣物,什么也不能带走。穆如寒江不能带走他收集的心爱的战刀,他呆呆望着自己不知何时才能再见的家宅。父亲走来将手搭在他肩上:“走吧,什么也不要留恋。所失去的一切,将来都会随着你的归来而归来。”
千军万众翻身上马,整齐如一,像是大海怒涛掀涌。
当面对谗言与嘲骂忍无可忍的五弟穆如亮终于在朝堂之上拔出剑来,砍向误国之臣,当七弟穆如骥指着明帝牧云勤高骂:“我们穆如家的兄弟,为了你牧云家的争斗,死在战场上,说什么天下不分你我,没有穆如世家,你们哪里能高坐在上!”穆如槊明白,一切都无可挽回,再悍勇的名将,最终也是要输在朝堂之上,他们永远斗不过那些黑暗中的心机与诡算。
“此事因何而起?”
“只是……”穆如槊忽然叹了一声,“二皇子若将来当朝,只怕……将是文臣当权之朝了。二皇子最不喜征战劳国,那将来我们这一干老将就只有回家种田啦。”
“不会的,父亲和叔父们怎么会输呢?”穆如寒江执著地相信着。
苏语凝听不下去,插嘴说 :“你笨吗?那里所有臣子都只能步行,如果有人在太华殿前骑马,那和造反有什么区别?乱臣贼子才会这样做。”
可是她却找不到自己平日习诗练字的窗课簿了。唤宫女来寻找,宫女说:“或许被清扫的侍女当做陈年旧纸捡走了吧。”苏语凝看到她眼神闪避,心中一丝不安掠过,但这诗抄拿了去又有什么用呢?只可惜了自己想交给父亲看的每日一首的习作。
“你叫爷爷,我便饶了你!”穆如寒江在马上大笑道。
“咦,你这人好生奇怪。”穆如寒江道,“谁要你来帮我掩饰?我闯了便是闯了,我便是不服你们宫中这种规矩而已。”
南枯德忙道:“是微臣错了,微臣不该街头直行,冲撞了穆如世子殿下,微臣罪该万死。这几个有眼无珠的家奴,就交与穆如殿下处置,或由微臣亲自鞭打至死。”
这事对他来说便已然过去,却不知在司空南枯德心中,是多么大的一宗仇怨。
可今天出了个穆如寒江,却是个越是龙须越要拔的个性。牧云皇族的威严,正在被一个九岁的少年挑战着。
“穆如世家的气焰越来越不得了,简直不把我们南枯家放在眼中。穆如槊见司空大人您就从来没有笑脸,现在还纵容他家幼子行凶——若是这孩子长大了,还不把司空大人您,把皇后娘娘都踩在脚下了?”司空府中,一个黑影正在南枯德身边窃语。
官员急得没有办法,只好慢吞吞地把马栏打开。那马一见栏开,就急跃高纵,司马官忙紧紧拉住缰绳,几乎人都要被甩倒了。
正说着,那后面所追之人赶来,一看是穆如府前,全吓得跳下马来。原来穆如世家门前,连皇上也要下马而行。他们绕路追去,至一路口,只看见那马,不见了穆如寒江,四下找不见,猛一回头,发现少年正在街边摊前和人聊天呢,即大骂着上前,又要追打。
牧云陆想起身边还牵着一个伶俐的小女孩儿,转头一望,苏语凝也正望向他,虽然满面惶急,两条淡淡的眉毛拧着,脸上却现出两个小酒窝,显得那急切倒分外可爱。牧云陆也对她一笑:“没吓着你吧。你是入宫的伴读么?”
苏语凝苦笑道:“他……他不一样的……”
那车前一位骑兵护将听见,急冲至树下 :“好大胆子,全给我滚下来!”
“江儿,如果将来,这个家族再也不能给你荣耀与威势,只会带给你无尽的痛苦,你会恨父亲么?”
“小人这就去办。”
原来穆如寒江还是无法控制马的方向,那马如惊了一般直向皇城主殿的方向而去,若是被马闯了宫城,惊了哪位皇室,那可是死罪。
“哦,牧云陆倒是做皇帝的好材料啊,我与他交谈几次,虽然气质稍显文弱,没有寒儿的霸气,但是谈吐举止得体自然,看得出是心思细密、情不外露之人。而且据说他已熟读史册,著文把前朝帝王得失分析了个遍,连他的太傅也挑不出什么毛病。这样的人,他不做皇帝谁做皇帝?”
“可是我擅离内宫去玩,那是重罪啊。”苏语凝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倒霉遇上这么一位成天误打瞎撞的主。
我不冲寒先破蕾,众香哪个敢生花?”
穆如寒江冷笑道:“那你们挥着鞭子一路上又惊了多少人?”
南枯德冷笑着:“把我,把皇后不放在眼里,这是应该的,他们穆如世家有这个资格;但是……把陛下不放在眼里……那就太不应该了。”
穆如寒江催马赶了上去:“皇长子,那天我偷了你的马闯了太华殿,你不会生气吧?” 因为牧云寒常向穆如槊请教武艺兵法,所以穆如寒江对他十分熟悉,也不拘礼。
明帝桌上摊着北陆来的急报,瀚北八部作乱,兵锋已至悖都城下,他哪有心思为宫中这些事操心,挥挥手道 :“你是皇后,主持内宫,这些事你做主就可以了。既然这孩子人品不行,就让她父母把她接出宫去好了。”
“南枯大人请起,”牧云寒挥手道,“今日之事,我想……”
4
“父亲,为什么?为什么是我们?”
“好啊!好骑术!”御马司的侍从们全都喊起好来。
牧云陆苦笑着,环顾四周。本来安静肃穆的太华正殿广场突然杀气腾腾,周围门中殿中涌出了无数卫兵,像黑流填满了白色的广场,把穆如寒江和牧云陆围在核心。
突然人群中一声马嘶,一少年全身贯甲,策马追了出来:“父亲,我与你一道去。”
他转过头,望着站在门边茫然的穆如寒江。
牧云陆却拉着她的手边走边微笑道 :“早听说你五岁就能即兴作诗,一直很想见见你呢。今天见到了我,不如即兴作一首诗送我,如何?”
“什么?!”苏成章惊得手脚皆抖,“你……你还写诗嘲笑穆如家小殿下?我真后悔教了你写字啊,看我先剁掉你的手!”
她也算是生在官宦之家,这些道理早听父亲说过无数次了。
北陆草原上游牧部族叛乱,急报一份接着一份,快马踏碎了皇城门前的玉砖。端王朝九-九-藏-书-网不得不出动真正的精锐主力,虽然明帝明白,自己的兄弟远比远方的悍族更可怕。
苏语凝重重点头。苏成章忙按她头道:“还不磕头拜谢穆如殿下!”穆如寒江连忙转身跑了,跳上马却突然回过头来:“只不过有一件事,”他冲苏语凝眨眨眼,“你给我写的那首诗要改改哦。”
“穆如寒江你快别说了,二皇子在帮你!”苏语凝急得低声喊。
穆如寒江点点头。在人群中,他突然看见了那个女孩的身影,她纤弱的身子挤在人群中,嘴唇咬得紧紧的,头发被蹭乱了,只望着他一言不发。
“我们去骑马玩吧。”
素影一痕香若许,铁笛三弄是谁家?
“那……自然有穆如世家辅佐身畔,提醒监察,可保无忧。”
那骑将又一鞭抽来,穆如寒江却低头向前一冲,钻到马肚子下,拔出腰间短剑一挥,割断镫绳,抓住那骑将的左足一拉,那骑将哎呀一声摔栽下来。穆如寒江却一个翻身从另一边跳上马背,纵马而行。那骑将一只脚却还在镫上,在地上被拖行,急得大声叫骂。
“若是牧云寒不生在帝王家,我必请旨封其上将,征讨四方,可令天下敬服。只是,这治理天下,却并非只有武功战技便可啊。寒儿生性爽直,处事只有对错,出招只论生死,有话讲于明处,不爱使诡计绕弯子,这样性格,却只怕做了皇帝,易为臣子所惑。”
这天,穆如寒江和他的小部将们正在树梢闲聊,忽闻呼啸之声,一队车马向街口而来,金鞍玉带,朱缨锦帷,威风一派,前方骑兵挥鞭驱赶着行人,引发一片惊哗。
苏语凝在屋里快乐地收拾着包袱,她的父亲苏成章已然升为御史主笔来京上任,她获准搬到都城中的新府第去了,父母明天就会在宫门前接她,一想到这个,女孩就恨不得这一天快一些过去。
苏语凝突然觉得喉头发紧心头乱跳,一时竟有些发怔。不过二皇子笑吟吟的,她微微一噤,也渐渐平静下来,略想一想,便缓缓吟来。
牧云陆笑道:“是……不过你还差几丈就要冲过正德门了,门那边是前宫正殿,朝议所在,可是不能策马的啊。”
7
“可是……穆如家似乎对牧云皇族还是忠心耿耿啊……”
她的神志已经面临崩溃了。
“好马啊!”穆如寒江眼睛一亮,上前一扳鞍就纵上马背,夺过缰绳,那马长纵而出,却果然是不服陌生人,连连高纵,穆如寒江在马背上像是孤舟在浪间翻腾。苏语凝一边看见,吓得惊叫起来,穆如寒江却是兴奋不已,紧挟缰绳,马愈烈他愈勇。但这马太高大了,穆如寒江年纪小,脚还够不到镫子,只有两腿紧紧夹住马背。这马力却极大,向前一纵,跃出数丈远,直接从校场的木栏上跃了出去,穆如寒江被这一颠,从马上摔了下来。司马官大叫不好,苏语凝直接把眼捂上了,却听司马官又开始大声喊好,再一睁眼,穆如寒江竟是紧紧拉着缰绳,双脚连蹬,从被拖行中又站了起来,随马疾跑几步,一个蛟龙越江式,又翻上了马背。
溥宁十一年十月,明帝旨下,穆如氏全族被流放殇州。
那将纵马追赶。穆如寒江跑出几步,眼看见有跑得慢的伙伴要被马追上,那将马上扬鞭就要抽下。他忙又发一弹,那马吃痛一纵,险些把那骑将摔下去。不过那是战马,并不像拉车的马那样容易惊了。那骑将很快坐稳身子,一副恶容催马直向穆如寒江冲来。穆如寒江发足狂奔,在街头摊点边钻来闪去,那战马在后面撞翻摊位无数,引起一片喝骂之声。
那几个家将抹去眼上面糊,转了好几圈,才摸到穆如寒江身边,大骂着抽出刀来。突然听见有人大喝:“大胆狂徒,皇长子在此,竟敢放肆!”呼啦啦身边突然寒光四射,围满了举刀的侍卫,那全是真正的重甲御林军。
穆如寒江一回头,看见一匹赤红如霞的骏马,马上坐一十五六岁的少年,头戴玉冠,两根外白内赤的翎羽飞扬,身披细银链甲,背着镶金铁弹弓,像是刚从城外习射回来。穆如寒江一见笑道:“原来是你?”
“小东西竟学会招架了?”穆如槊又气又笑,“今日你多跑一步,我便多打你一棍,你便跑与我看!”穆如寒江知道其父下手可重,抛下椅子飞奔入院,跳上院墙,一个翻身就没影了。
穆如寒江在一旁却按不下火道:“又是皇后南枯家那帮人搞的鬼吧?看我冲去,打她们个满地找牙,给你出气!”
苏语凝眉头一皱,心想这人怎么这么闹啊。忽然心中一动,微微一笑,吟道:
他汗如雨冒,伏地大说自责之语。穆如寒江却最不愿借自己家势为自己撑腰,见这人这样,顿觉无趣,说道:“我用弹弓惊了你的马,你们的人也打了我的兄弟,追了我好一路,这事就算扯平啦!”说罢掉头便走。
“你这是怎么了啊,”穆如寒江笑着,“不是上次才写诗笑我是螃蟹吗?这会儿倒这么装起客气来了。”
2
牧云陆却不说话,紧追上去。这时穆如寒江已然冲到了太华殿前广场的正中央,吁一声拉紧缰绳,烈马直立高嘶,却终于停止在那里。
六月十九日,穆如军与瀚北八部会战朔风原。战况血腥惨烈。
牧云陆跳下马,又把苏语凝抱下马来,笑道:“呼将军,是我错了,我要与穆如家三公子赛马,又把长皇子的马借给他骑,不想忘了皇兄的战马性子烈,顿时惊了。险些摔了穆如家三公子,全是我的错。”
穆如寒江一生都为此事深深地痛悔,后来他才明白父亲在上殿面君之前为什么还要匆匆赶回来,因为他已经预感到了将至的可怕结局。
3
这日大将军穆如槊回府,穆如寒江想去参见,走过廊边,却突然听到前厅父亲在与人谈话。
司马官只有命人寻了一匹温顺的御马,把苏语凝扶上马背,命人在旁边控着缰绳,拉着在场中散步。这马鬃色雪白,眼光温良,苏语凝看得喜欢,一直抚着它的头颈。
1
穆如寒江对她笑一笑,他不知道苏语凝为什么一看到自己的笑容,反倒立刻流下了眼泪来。这个女孩子原来并不是太讨厌自己,穆如寒江宽慰地想。可是我走了,南枯一族再欺负她该怎么办呢?他对他们和她挥挥手,大声喊:“我会回来的!”
“好大的威风。”众少年都叹着,“不九九藏书知是哪家大官。”
穆如槊大怒:“顽劣小子,竟然堂后偷听国事?什么让谁当皇帝?这事是你来定的么?”取过家法短棍,伸手便打。偏穆如寒江不服打,一个倒跳翻过椅子,举起木椅来格。
穆如寒江抹着眼泪:“不后悔!”
“先给这位小姑娘找一匹马,要安静温顺的,我要教她骑马。”
“要……要打仗么?”穆如寒江兴奋得说不出话来,“终于要打仗了,我可以去么?”
苏语凝摇摇头:“我没事。”突然想起什么,慌忙甩掉了二皇子的手,跪倒在地:“臣女苏语凝参见皇子殿下。”
穆如寒江放眼四望,天高地阔,宫阙重重,叹道:“这才是大端朝的正中央么,若是不能策马而立,只是像个愚夫一般低着头走过去,这样的宏伟又哪里看得见?”
“那么……穆如大人觉得二皇子如何?”
事后牧云陆严令宫中,不准再向外传这件事。宫中内侍护卫们以为二皇子爱面子,自然心领神会,所以在城外练兵的穆如槊和穆如府上,竟对这事毫不知情,穆如寒江回家也安然无事。但他心中总是不痛快,就像自己想要响亮地大喊一声,却被旁人的喧哗给搅了。
“罪臣?你什么时候成罪臣了?”背后走来的长皇子牧云寒笑道。
“皇长子和皇次子都已近十五,宫中有传言,年内就将定下太子。穆如将军更看好哪位皇子?”
穆如寒江自己在马监中一匹匹看过去,忽然看到一匹赤红俊健的战马,在厩中不安跳纵,正是皇长子的战驹彤云。他想骑这匹名驹已经很久了,伸手一指:“我就要这匹!”
“这……只因穆如小公子……他……他惊了南枯大人的车驾……”
苏成章诚惶诚恐,牧云寒放声大笑,苏语凝满脸飞红。尽管世界冷得全是铅一般的颜色,却总会有灿烂如阳光一样的人,不论活着多么辛苦,看见他就觉得心头温暖。
6
“怕就怕穆如世家偕一干武将要力推长皇子继位,他们手握兵权,如果……陛下也正忧心此事。你可去探探穆如槊的口风。”
“现在究竟是立皇长子为太子,还是立二皇子,陛下也正犹豫呢。二皇子虽非皇后亲生,却是皇后一手抚养长大,若他继位,大人可无忧矣。”
“怎么,穆如大人竟是赞赏二皇子的么?可是穆如大人与皇长子交往甚密,二皇子与嫡母南枯皇后可能还疑心穆如大人不喜二皇子呢,何必造出如此误会?”
“谁在太华殿前跃马?”镇殿将军奔来喝道。
人群跟行了十几里路,从天启城一直送到北边驿亭,终于被兵士驱散了。再向北行,人声渐息,天际阴霾。穆如槊道:“江儿,再回头看一眼天启吧,看过了这一眼,就再也不要回头了。”
“狗屁礼数,皇长子那是我兄弟啊,他不是不在么?借我骑骑怎的?”
苏语凝正在不安,忽然有人跃上她乘的马,坐在了她的身后,一手伸过她的身畔拉住缰绳,一手环抱住她,喝一声“驾”,猛一催马,那温顺的雪色马儿就突然像疾风似的跑了起来。
穆如寒江在家中,也天天关注宛州战事,恨不得就立刻代替父兄们去领兵出征。忽然听说父亲已赶至宛州,乐得拍手道:“这回好了,看那牧云栾还能狂个什么。”
他一扯缰甩开牧云陆的手,催马就冲过了正德门。那马快如疾电,守门士卒连伸手也没有来得及。
来到宫内校场,司马小官笑跑了过来:“原来是穆如小殿下。来练马术么?不知您要匹什么样的马?”
“哪里哪里……今日所谈,在下定然只记于心,不传于口。”那身影诺诺退去。
“哈哈哈,”穆如槊抚须而笑,“寒儿倒是听我的话,可是将来也难保有人去他面前说我的坏话。做皇帝的,终究还是不愿受人管束,孩子大了,自己父亲的话也未必会听,何况是外人。”
父亲却一巴掌打在她脸上:“你这小孽种,竟还敢来!让陛下娘娘们看见了,还不心烦?你想死吗?”苏语凝哭道:“是我的错,那我就死在这儿好了,关爹爹阿娘什么事。不要再为我担惊受怕。”一头向宫城撞去,却又被苏成章抱住,大哭道:“孩儿啊,为父在这多跪一天,皇上少一分气,你就多一分机会保全啊。你快快回家去,不要再让宫中的人看见你了。”父女抱头大哭。
那段时间苏语凝不知道自己想了些什么,不是害怕也不是惶恐。二皇子牧云陆带着她去追穆如寒江的惊马,为了怕她摔落,几乎是把她小小的身躯离鞍抱着。他单手策马,追近穆如寒江,又放了缰绳,只凭脚力踩住马镫,伸手牵住穆如寒江的马缰,连连勒扯,跟行了半里,才把马停住。
穆如家的人在内心从来也没有把自己的家族当成牧云皇族的臣子,这却是真的。穆如世家认为,这天下是牧云穆如两家一同打下,为了不兄弟相争,他们才敬牧云皇族为帝,而牧云皇族也给他们最大的信任与权力,历代如此。因为若不如此,早在三百年前开国时就打起来了,那样的话,天下归谁还未可知。
牧云陆一惊,心中一转,定下主意,也打马奔向正德门。苏语凝急得大喊:“二皇子,你可不能再骑马闯太华殿啊,会被陛下责罚的。”
穆如寒江随着父亲最后一眼向南回望。帝都天启城伏于苍莽平原之上,像一只吞吐云气的巨兽,每一块城砖上泛着铜的光泽,那中央的巍峨帝宫,也是每一位英雄渴望入主之地。
“请南枯大人速来这里见我。”牧云寒冷冷道。
“你懂个什么。任他多忠心,可手握兵权就已经是大错了。虽然当年太祖立誓愿与穆如家永世兄弟相称,共享天下,但并不代表当今皇帝想这么做。陛下有时只是缺一个理由。”
穆如槊摇摇头:“若起兵,南有宛州,北有右金,乱世一起,这仗要打多少年?又把皇长子置于何地?那么多性命那么多辛劳堆出来的三百年的大端朝,就要分崩离析……怎么对得起当年先祖的血战和那么多将士的尸骨。我们受缚,不过是一死,但大端朝还能撑得几年,或许还能等到转机。”
穆如世家和他们精心训练的铁骑军要远征了。穆如寒江发现自己的母亲这几天心神不宁,都听不见她说话。她不再让他出去玩耍,说:“多去和你父亲说说话吧,你可能要很久看不见他了呢。”可穆九九藏书网如寒江不能理解,他始终认为,自己是一定要和父亲一起上战场的。
大军齐齐跪倒,喊声如啸:“肝脑涂地,至死方休!”
苏语凝一抬眼,才发现周围围满了跟随的军士,全都看着自己。原来方才牧云陆是怕她害怕,才让她作诗引她分神。乘马车向后园驶去,她回头向二皇子招手,他们却早被士兵拥裹着向太华殿去了。
“小贼坯,你惊了皇亲尊驾,你们一家要满门抄斩!今日老子把你这有人养没人教的小杂种打死在这里!”
九月,传来了南淮兵败的消息。端军在宛州最后的重镇失守,整个宛州十二郡,王朝在东陆四分之一的土地,尽入牧云栾之手。
苏成章忙伏身:“罪臣万万不敢!”
这么随手的一挥,另一个人的命运就完全地改变了。
母亲却拥住他满面忧色 :“你父亲和你叔叔们只率几十骑回来,铁骑全留在北陆镇守,此时手下只有刚从青石城败下来的几万残军,还有那个南枯家的什么征讨大将军,一向与他不和……唉,这可如何是好。”她喃喃地仿佛在说给自己听。
穆如槊感慨,单膝跪倒道 :“愿为陛下效命,肝脑涂地,至死方休。”
9
“小人们是……是南枯司空的侍卫随从。”
5
于是苏语凝的父亲苏成章在宫门前接到的,是被懿旨逐出宫来的女儿。
穆如槊转身挥手:“上马!开拔!”
那几个家将一听,吓得更是直接趴在了地上。哪想到那个衣裳破旧满头乱发的小子,竟是穆如世家的少殿下,怪不得他从穆如府前纵马冲过去时,穆如府门的守军只当没有看见。
苏语凝拉住母亲的手,哭喊着:“她们只不过是冲我来的!我不待在宫里,不和她们争那个皇后就没事了!没事了,阿娘,不用怕的。”可是母亲哪里听得进她说什么。
他在穆如寒江的肩上重重一拍,少年“啊”的一声几乎摔下马去,觉得半边身子都麻木了,但他紧紧咬牙,拉住缰绳,歪了几歪,还是在马上挺直了身子。
穆如寒江从自己府门前行过,那里是两街间的一条直道,宽阔无人。整个天启城中除了皇宫,只有穆如家门前有这样宽的云州白玉石铺就的道路。他并不回府,只从府前直冲而过。门口家将看见,叹一口气道:“三公子这又是和谁打起来了?”
“咦?”穆如寒江的倔劲又上来了,“太华殿前那么大的广场,正是骑马的好地方,为什么不能骑?”
穆如槊点点头,抚着儿子的头发,眼中似也有泪光。
穆如寒江觉得也十分中听,穆如世家的人上阵向来是着红色披风,苏语凝又说他玉质虎目、执戈横行,颇合自己心意,高兴地背诵着,还不时问某个字要如何写。忽然牧云陆拍拍苏语凝的头:“到偏门了,让宫女们送你回住处吧。”
穆如槊回望喝道:“大胆!回去!我不是说过,待你到十二岁,才可从军。”
“她们说我写诗犯上,把我逐出宫了。”苏语凝低头流泪。
“陛下现在也在犹豫,皇长子若登基,将来大端朝武威必更远播四方;但皇长子好武,没准战事频频,劳牵国力。但若立二皇子,皇长子实在又没有什么过错,弃长立幼恐招异议。尤其是不明大将军的心思,若是陛下召见将军,可将此言告知,使陛下安心。”
“兄长!”几位穆如氏将军一齐冲上前,面向太祖的赐剑跪倒,铁打的男儿也不禁流泪,三百年的光辉,也终有消散的一刻。
但忽然他们又全改口叫:“不好,不好!”
穆如寒江,你真的还能回到天启来么?少年低下头,问自己。
苏语凝恨不得自己死了。她并不在乎被赶出宫,但她心疼终日惶恐不安的父母。父亲天天去皇城前跪着,母亲在家里团团转,喃喃念着:“这可怎么好,这可怎么好……”她会突然开始收拾东西,说:“语凝,我们快逃出京城吧!娘就你这一个女儿,万一降旨杀你……娘不能没有你啊……”忽而又开始烧家中所有的书信墨存,“这些全都是罪啊,不能留,不能留!”
“皇长子与大将军最亲,经常去军营向您请教武功兵法,早已把您视为恩师亚父,看来穆如大人也颇为欣赏皇长子啊。”
“我们武将世家,自然和寒儿那样有战将之志的少年谈得来,他请教我武艺兵法,我也能教得了他;但你让我去与二皇子聊些什么?他棋艺高超,书法诗歌亦精,开口必论古今典故,这些我可是不敢献丑。文臣们倒是极爱二皇子的,二皇子生母早丧,为人早熟,便将他亲手抚养,视如己出,陛下十分赞赏,诸臣自然也是看在眼里的。”
“此外,那皇长子牧云寒,一向对我没有好脸色,觉得我借了我侄女是皇后娘娘的光才身居高位,却对穆如世家亲近得很。若是这位将来立了太子继了帝位,我们这些人也许全都要被扫出天启。”
六月二十一日,借端朝穆如军主力援北,西南邺王牧云栾发讨帝都檄,宛州兵变。不出三日,宛州十二郡中已有九郡宣布效忠牧云栾。宛州大半已入牧云栾之手。
冰添气味云增态,雪欠精神玉有瑕。
他长喝一声,纵马融入大军。穆如寒江望着父亲背影,无限失落,能不能去战场突然不再重要,他只是觉得父亲要去很远的地方,没有人知道何时会回来。以前没有过这样的别离,似乎一些变化,正在慢慢地发生。
“放心好了,皇帝老子也不管我们穆如世家的事。我说可以就可以!”
穆如寒江跑出家门,又溜进宫来找苏语凝。
明帝长叹,不知是为终于安然释去穆如世家兵权而庆幸,还是为三百年的兄弟挚情不再而惋惜。
穆如寒江却最听不得女人指责他,而且他从来性子刚逆,不肯服管,越是所有人都说不行的事,他越想要试试,于是冷笑一声:“我这就去骑骑,倒看看凭什么这么大的地方,骑骑马就要杀头。”
听说征讨军将们退回天启帝都来了,穆如寒江却把自己关在屋里。父亲输掉了战争,少年也输掉了自己的信念,父亲的神话破灭了,他也如被人踩在了脚下那样痛苦。那一天,穆如槊和几个弟弟只十数骑回到天启,上殿面君之前,他赶回家中来见妻儿一面。他敲着穆如寒江的房门,呼唤着他的名字,穆如寒江却只是抱头不答。良久,他听得父亲一声悠长的叹息,转身而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