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一 牧云笙(2)
目录
之一 牧云笙(2)
上一页下一页
22
“我多么希望,有一天,能真实地触碰到你……那种感觉,将是多么……好……”
19
小笙儿不敢收拢手臂,他怕一改变姿势,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连一个她曾存在的证据也没有了。但是他又能挽回什么?他什么也做不了。
许久,她才用那虚无的纤指拨弄帐帘,轻轻说:“知道了啊。这不是很好么,帝王家的必走之路。”
“盼兮……我带你去……”
“那她现在在那六皇子的身边,那六皇子不是成了我们最大的威胁?我们要快些动作。”
“为什么?”
“那得到自己心爱的女子总是行的。”
“不!”少年惊恐地喊着,“不要伤害她!”他冲向殿外,却被几个内侍拉住。少年愤怒地回身一掌抽在一位内侍的脸上,然后挣脱开来,向混乱处奔去。
23
“你闭上眼睛,什么也不要想。”
“当”的一声清亮巨响,仿佛连云幕都被振得波动起来。那无数的轮盘,突然全部像弹脱了崩簧一般,戛然而止。没有冲撞,没有急刹,没有摩擦,没有惯性,所有的力都平衡在了一点。一切因为力的消无而静止,这是一次完美的运算。
“这……万物的重量,只是来自于星辰与大地的吸引,只要使天空星辰的引力和大地的引力相平衡,那物自然就轻了。”
“也是前辈所述。没想到今天居然在那六皇子身边看见她。所以世子殿下,趁着这魅灵还没有真正凝成,快些控制她的心神是为上策。你得到了她的帮助,就得到了天下。”
少年轻轻靠近女孩,却没有力量使她感到安宁。他想抱紧她,却无能为力。
“为什么……听到你叫我的名字,我会感到心中有什么在颤动呢……”少女微微笑了,“我明明没有心的。”
“原来这世间不过也是一幅巨画,只是我们身处画中,不知它的宏伟而已。”
“因为有些人,他们是牵动星辰的人,而不能被星辰所左右。殿下,我不能在你还没有做那些事情之前就阻止你,但是请你明白,你一旦做了,就再也无法回头。你再也不可能成为伟大的帝王了。”
“你也说这话?你怎知我一定能做皇帝?”
谈了一会儿饮食书画,牧云笙忽然问:“二哥可有心爱的女子?”
少年点点头,伸出手去,女孩靠在他肩头,他却无法感到半分温度与重量。女孩轻轻地叹息:“如果我有真实的身体……这一刻会是多么的温暖和幸福呢……”
瀛鹿台被焚,圣颜震怒。牧云笙很快被囚禁了起来。人们说,六皇子很可能再也不能走出那个园子了。
“它……它转得太快了,会失控的。”
人们在远处观望神圣的瀛鹿星台,发现它的顶端光焰四射,如星辰降落人间,映红天际,不禁全都跪倒膜拜。
空遗媚骨委渠沟。
这时明帝转头问牧云德 :“皇侄读了些什么书?可否习得弓马?”
“我会的,我会结一个蛹把自己藏起来,直到血肉孕育,我成为了一个真正的人,我再回来……我希望,你能真实地触摸到我,感受到我……”
“我不要什么天下,我连你都无法留住,要天下又有何用呢?”少年狂喊着。
十二面画着星辰轨迹的长幅巨旗变成了火焰的巨树,抬头仰望,就像是赤龙震怒着冲进星空。
“别傻了……你是皇子……别为了我做傻事,你好好地过下去,十年之后,你去世上最美的地方找我,好吗?”
“谁教了他这些话?又是谁教唆了他这样的胆子?”明帝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气得浑身发抖。
少年的眼中没有神采,就这样一个时辰、两个时辰……忽然他的眼睛眨动了一下,有什么正在少年的心中激荡开来。他猛地站起,推开了殿门。
他的画稿是从不与人看的,但也从不收藏,一幅画画完了,落下最后一笔的时刻,他也觉得它失去了意义,拂落于地再不会记起。他不记得自己画过多少画,也不记得那些画都哪儿去了,直到许多年后,牧云笙看见自己少年时的画稿在民间流传,有人以万金求购,才想到原来的确是有人把自己画过的每一幅画都收起藏好,只是因为家国变乱,才流落民间。可是谁呢?是那些他记得名字却怎么也不记得面目的内侍们?还是某个女孩儿呢?
“没有……永远的么?”少年沉吟着。
牧云陆有些吃惊,抬起头来望着牧云笙。
“你做皇帝,也许比别人做了皇帝会好些吧。”女孩子望望殿顶,那里看不到星辰。
女孩正虚弱地隐在石边,她看到少年,仍然向他轻轻地微笑。
“听说你太学殿也不去,也不习文练字,径自终日摆弄一些粉末药水,画一些古怪符号。你是堂堂皇子,这样荒唐嬉闹,将来还能成大器么?”
但没有人理会他,似乎他并不存在。
那心中之女子,或许只有离开了帝王家时,才能自由去找寻吧。
牧云笙追问着:“难道二哥不能与她成婚?”
像一头愤怒的幼狮,对苍穹发出了第一声咆哮。虽然声音弱小,但仍然是吼声。
牧云笙举起笔像是要指,却把一滴墨滴甩在那画上。
“那是什么?我看见,好大一团光,在地面上升起……”
“知道了万物生成的原理,你就明白世上法术是如何产生的了。比如说现在要让你把一块石头变得轻如鸿毛,你如何做呢?”这一天,盼兮继续教授着少年。
老者叹了一声:“从我得到的密报,上次占星大典所测,六皇子的确是帝王之选。只可惜他天生狂放,自己不信天命,也绝不肯按星相所示一步不差地过自己的一生,所以一切仍是变数。”
宫镜新开扫妆初,
他神情如此之慌张,更引牧云笙放声大笑:“二哥到这后宫之中,满园暖玉温香,为何还带着那宝剑,不怕寒光煞气冲了这美景柔歌么?就借六弟一观又如何?”
那几天,牧云笙一直不出宫殿,也好几天没睡了,只看着眼前桌上的一切。
她的笑容淡去了,少年看着女孩完全消隐在自己的怀中,“盼兮!”他高声地喊着,却不再有回答。
“画师?”
“小傻子,我不就在你身边么?”一声轻笑。少年惊得站起来,转身一看,少女果然已经站在他的面前。
闲将往事轻回顾。
殿中又是一片惊叹声,没有人敢不相信他的话。
“六殿下,您这一觉睡得好久。”
众人静默了许久,突然爆发出喝彩之声。殿中欢呼雷动,像是赢得了一场战争似的。盼兮更是高兴得不行,在小笙儿身边跳着欢笑。
牧云笙望着她,女孩的眼睛如深蓝的星空。他知道这女孩在还是初生的朦胧灵识时就受了自己太深的影响,若不能追求绝美的境界,便不知一生有何意义。于是她这样决绝地放弃了本来可以漫长的生命,只为可以真实地感受这个世界。
盼兮接过那羽毛,也欢喜地说道:“小笙儿,你果然做到了。可是羽人只要在月临大地之时,就能凝羽,你花上了数月,才制出两根,这可飞不起来,最多是让你重量变轻。”
“可是你就在我心里,能跑到哪儿去呢?”
“可是,为什么一定要有真身呢?”少年问,“我听说,www.99lib.net虚无的魅灵可以活五百年,若是凝为人,却只能活几十年。如果凝聚失败,还会变得丑陋残缺,真不知要冒多少艰险,才能像普通人一样活着,这是为什么呢?”
明帝知道牧云德必有高人传授,心已气馁,但别人已逼到面前,不能不战而认输,也只得说:“那么,正好小笙儿平日也爱胡乱涂抹,就一同来画画这今日的桃花美景吧。”
“你错了……”少年缓缓将手举向天空,“你别想阻止我,我会向世间证明……”他用尽全身力气大吼了起来,“没有什么上天的旨意,你——根本就不存在!”
“我也不知道,想要凝出最美丽的身体,就要去寻找世上最美丽的地方孕育自己,可惜……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支撑到寻找到它……”
“我要选妃了。”
牧云陆的笑容渐消,神情中有了一丝忧郁:“人生欢爱愉情,不过是过眼云烟,男儿当纵马天下,其他容不得多恋了。”
明帝命人取过书来,随意翻了几处,说出上句,牧云德立刻滔滔不绝接背下去,众人惊叹。
“我成功了!”少年欣喜地喊,“我做出可以平衡星辰与大地之力的东西了,它能使附着之物变得轻盈,也许羽族便就是这样飞行的吧。”
玄袍者这时却笑了:“如果我没看错,那个小魅灵不是普通的游魅,而是珠魂所化,所以才能那样脱俗,她还没有能凝聚出实体,等她凝成血肉之躯的真正之人后,天下之乱才将真正开始呢。”
“伟大的帝王?秉承天意?”少年仰天大笑,却突然止住,冷笑着说出那几个字,“那就让上天去死吧。”
“盼兮……”
“使人迷失的东西?”少年皱起眉头。
明帝却任由皇后说着那些侮辱牧云笙母亲的话,仿佛与他无关似的,他再也不会想到要去维护那曾经爱过他的女子,只顾着教训:“那天占星大典,圣师说你天命有成大业之相,但切忌不可沉迷于异端,被妖魅所惑,否则反而会成为这世间的祸害,你怎的就不醒悟呢?”
六皇子犯了痴症,所有的人都这么说。这少年好像突然变得不爱和人说话了,整天像是在琢磨事情,一坐就是一整天,谁和他说话就和谁急,哪怕是女孩子们。有时忽然想到什么,就冲进屋中拿起笔来乱画,可是画的不是花鸟,而是不知什么乱七八糟的线条,像是什么的图纸,还拿尺子去量,写上一长串谁也看不懂的符号,口中念念有词地掐指心算着什么。最要命的是也不再去读诗书背经纶了,还大喊:“我的时间太少了,你让我先做点有用的行不行。”
“盼兮……”少年轻轻地说。
他忽然发现,身为皇子,这终生做伴之人,也是由不得自己当家做主的。
“那你想做什么?一个痴痴迷迷不被世人所理解的法术家?”
“住手!六殿下,你在做什么?”鹤苓清扑了上去,“浑天仪是不能随便转动的,刻度乱了,一切就再也算不准了。”
待人都散去,少年呆望着手中珠儿:“盼兮,你什么时候才能出来,真正站在我身旁呢?”
少年丢下火把:“上天如果要证明它的存在,就尽管把责罚降下来吧,但是我一天不死,便要嘲笑它一天,我想做的事,它拦不了我。”
“可是做皇帝有什么不好?既然大势会将你带向远大前程,你又何必抗拒它?”
“用什么东西可以导引天地间的力量,使之变化与平衡呢?”
“那么……我想什么……你不是都也知道……”少年突然有些面红。
牧云陆见牧云笙睡去,口中回念 :“长诗信史真疑梦,临风向月舞不休……”忽然长叹一声,“小笙儿,你果然做不得帝王。”
“可是,你会去哪里?”
牧云德却借势进逼道:“今时艳阳当空,桃花开放,暖意融融,我愿借景献画一幅,以谢今日之皇恩。”
“对了,”牧云德突然想起别事,“你有没有看见那六皇子身边的小魅灵?当真是美丽,我这么多年自以为收藏美女无数,可与她相比,竟然……你说这是不是……也是意境的分别。”
“不,”牧云笙稳如静水,“是你的画就少了这一点。”
“没有法术可以让你永远美丽不老么?”
“五、四、三、二、一。”少年倒数着,突然一弹指,“到了。”
“在下有陛下的旨意。”文样径直从少年身边走过,对他的弟子们喊着,“就在西南方不远,去,把符沙洒过去!”
一边明仪皇后摇头冷笑:“有什么样古怪的母亲,果然就有什么样古怪的儿子,你母亲就是常弄一些妖异之术来迷惑你父皇,最后中了那些古怪的炼金之毒死了,到了你竟然还是不学好……”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轻易地相信别人呢?”
“果然是这样……方才背书,三韬七略之中,任一本书任一句话都记在心中,这也绝不是只靠心力可以做到的,我赌这牧云德能死背下字句,却一定不知道解读。”盼兮笑着说,“你若是去考他释义,他一定就傻眼了。”
“不!”鹤苓清绝望地喊,“你不能用浑天仪来算自己的命运,任何人都不可以!因为自算会产生永不可确定的变数,那会毁掉全局,所有人的命运,整个王朝的命运,就再也没有人能算清了。”
他大步走向一旁终年燃烧着熊熊烈焰的铜鼎,抽出一根火把,然后走向浑天仪旁那十丈高的旗幅,伸手将它点燃。
“你能辨别光的所在吗?”女孩的声音在他心中轻轻地问着。
“我相信……”少年说。
那些术师四下搜寻着,还不时向暗中发出法术的光焰。少年疯狂地喊着,去推开他们:“够了!够了!你们都停下!”
“你可记得你曾与我说过,在皇极经天的占星大典上,那圣师与你说的古怪的话……”
少年大步走向巨大的瀛鹿台,他的身影在无数台阶前显得那么渺小,但没有什么能阻挡他把它们一级级踩在脚下。
少年陷入沉思之中。
十二面巨大的火旗在他身后缓缓坠落下来,像是神使折翅,把火光投向大地。
25
牧云笙却看出他的眼神闪烁,笑道:“必是有的,只是不敢说与人知。”
“魅吸收天地间的微尘凝成人,不可能像在母体中孕育的人一样从婴儿开始生长。越追求完美,身体就越虚弱……寿命短暂是很正常的了。”
“简直就像是把桃枝放在纸上么。连一片花瓣都不差,工笔能画成这样,只怕无人能比了。”少年道。
术师文祥带着弟子们走入殿中,只轻轻躬身,便傲慢地四下张望。皇极经天派的术师在朝中地位甚高,极得明帝的信任,加之人们都知道明帝不喜欢六皇子,所以也毫无忌惮。
九阙横斜天欲暮。
盼兮轻叹了一声:“你不明白他的意思么?如果你想成为一个伟大帝王,那么就请收起你对画的痴迷,还有……远离一切可能使你迷失的东西。”
“是真的么?”少年擦着眼泪,生怕一时朦胧丢失了她。
“你这莫不是笑我?你明明说并没有注定的命运。”
“因为你不是个坏人啊。”
他追出一层院去,见兰珏儿站在竹林下,望九九藏书网着他眼中尽是怨色,不忍跑开也不肯上前。
牧云德大惊:“你……你这是故意坏我的画。”
牧云德听此美誉,露出得意笑容。众臣一看牧云笙都如此说了,也都只有随声附和,一片夸赞之声,明帝脸上,却是再也笑不出来。
“没有了,别想了,安心做你的皇帝吧。”
宛州邺王牧云栾是明帝牧云勤的九弟,当年大家还是皇子时,就为太子位有一番恶斗,牧云栾精明强干本更胜过牧云勤,但他为人个性决绝,对人好时可以割肉赠食,恨一个人时便手段残忍毫不留情,死忠与仇敌一样多。眼见更多重臣与穆如世家更倾向温和的三皇子牧云勤,牧云栾以退为进,放弃争太子位,主动请封赐宛州为王。那时三皇子一党也乐于以宛州一地换取皇位之争上少一个敌人,于是顺水推舟。
13
牧云陆却死死不肯放手 :“六弟你从未使过剑,可切莫伤了自己。”
女孩许久无言,缓缓沉入他的身心深处。少年看见面前的光影变化越来越快了。
“婚姻大事,有时可由不得自己的性子。”
她抬头望着少年:“我害怕……你能不能……抱紧我……”
“殿下,你终于来了。”
牧云陆问道:“六弟哪里去?”
“为什么?”牧云笙在心中问。
那夜他们喝了不少酒,可是牧云陆始终仪态端正,言笑甚少,也不与宫女们嬉笑。牧云笙觉得好生无趣,难道未来要做皇帝的人,一举一动都要顾及体统么?忽然见牧云陆腰中长剑,便醉中伸手去拔。牧云陆大惊,一把紧紧抓住他手:“六弟你要做什么?”
众人哗然,那老臣的棋艺已是一品,居然被牧云德这样轻易击败,这世上不知还有谁能下得过他。
牧云德躬身道:“臣儿也没有什么本事,诗书琴棋刀枪骑射,样样都学了,样样也稀松,现在也只能略背得下《纵略》、《武韬》等数本。”
再醒来时,墙上空空如也,仿佛什么也没有过。他呆了很久,没有大叫,没有着人翻遍宫殿去找寻。因为牧云笙想:太美的东西也许就会消失。他在痴狂中完成了这画卷,望着她时那一刻忽然所有的幸福和忧伤都涌上心头,这种心境他无法再体验第二次。所以画消失了,那似乎倒是本该如此。
16
“据说有古人制成奇珍宝珠,可以将前人的记忆心思吸入珠中。久而久之,这珠中就藏有了许多久远的秘密。而那珠魂其实是曾活在这世间的一奇女子的珠中倒影,初时她只是一个不知自己是谁的虚灵,但是渐渐地,她会吸收天地间的微尘,将自己凝为真正的人。所以当这魅灵凝为真人之时,就可能影响天下人的命运。”
明仪皇后上来扶住他:“陛下息怒,我看六皇子身上确有一股邪气,没准真有妖灵魅惑,是得请圣师们来驱打驱打。”
牧云德得意道:“诸位请数,那桃枝上是多少花瓣,这画上也是多少,若差了一片,我便认输。”
牧云笙哼了一声不快而起,于乐女手中取过一长笛,代剑而舞,口中胡乱吟唱:
“那不是他下的。”盼兮偷偷对牧云笙说。
“我不明白,这美人和天下之乱有什么关系?”
“唉,笨啊,我说了我还只是一个幻影嘛。而且也只有你能看得见我,因为我只依附于你的心神之中,用你的眼耳去感知世界。”
“恭喜六皇子,你大喜的日子就要来了!再过些日子,皇后就要赐婚与你了。”兰珏儿说完一扭身飞奔去了。
明烛照天夜未眠。
“不为什么,仅仅因为相信,就这么简单。”
君不见贲帝挥鞭向九州,
那边牧云德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冷笑。盼兮有些吃惊:“难道他也看得见我?听得见我说话?”
“这样也好啊,对于我这样爱美如命的人儿来说,我不用看到自己老去时的样子,这是多么幸福啊。你也只会永远记住我最美丽的时候啊。”
“紫庭雪牖银楼殿,
牧云陆笑起来:“六弟果然好情致。”
内侍宫女们都去与南枯皇后禀道:“六皇子之前和宫女伴读们都嬉笑如常,现在六皇子迷症发作,别人都不理了,却有人看见,每天深夜,有一个女子影子,在六皇子宫中出现,与他嬉笑,清晨却又不见。人们都传说……传说……六皇子是被魅灵给迷惑了。”
“你们放肆!”牧云笙喊着,“谁允许你们在这胡闹。”
明帝叹一声道:“小笙儿,认输了吧。你连笔都没有来得及动呢。”
少年冷笑,转身大步出殿。
少年呆呆地伸出手,他的手仍做着环抱的姿势,却只有虚空。
盼兮叹了一声:“我只知道,天地中弥漫着力量,但这是普通人所看不见的,却又无处不在,大地,星辰,都会散发出这种力量,我作为没有实体的魅灵,可以轻易地感应这种力量,我们也能很容易看穿每一样东西的内在,但你们却不行。其实一棵草、一只蚂蚁,它们所感受到的世界,和你所感受到的,也是截然不同的,你通过眼睛看到的东西,就像是锦盒外的图案,你以为这盒盖上的花鸟山水就是世界,其实你根本没有看到盒内装的东西。”
长诗信史真疑梦,
只觉得殿中空气越来越凝重,牧云笙站起身来,便想去找女孩们玩耍。
女子凝视着这少年,他正望向宫墙之外,碧蓝无垠如长卷的天穹上,风卷云舒。仿佛胸中已有万千宏景。可她眉头却凝起忧愁。
罗绮芬芳玳瑁筵。
鹤苓清从梦中醒来,听见天空中传来沉沉的声音,像是雷神的车轮。这老人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奔出瀛鹿山下的宫殿,向高台攀去。
“你会成为一个伟大的画师的。”少女凝望着他,轻轻说。
15
少年缓缓点头,叹道:“是啊,这么一想也释然了,有什么是别人看不穿的,又有什么是自己解不开的呢?”
牧云笙心想:我母亲也是你眼中的异端妖魅么?原来你终是顾了你的江山大业,她才会那样年轻就离开人世。
他将那一对银羽握在双手中,突然一阵风吹来,竟将他卷了起来,吓得他丢开一根羽毛,才缓缓落在地上。
轮到牧云德时,他却举起弓来,一箭射向高空,众人正不解时,竟有一只飞鸟被射落了下来。
牧云德笑道:“请陛下任意出题。”
皇极经天派的术法大师来到了殿外,大声道:“术师文祥,求见六殿下。”
“你在等我?”
“你在算什么?”
那两团光在琉璃中凝聚,渐渐变成两根银色的羽毛。
“二哥,既然来了,闲聊无趣,我们去园中饮酒取乐。”
“也许有什么事要发生了,”女孩低下头,“也许,能预感到危险并不是一件幸福的事。”
九州未定已白头;
“我不是怕……怕他们,而是……怕你……”盼兮喃喃着,“你遇到任何的痛苦,我想我心中都只会更十般百般地难过。”
女孩轻喊 :“哎呀小笙儿,只怕我要把你带坏了。你可别胡思乱想了,毕竟你是皇子,占星大典不是还推算你会成为未来皇帝的么?”
“你不怕……被我用魅惑术占据了心神,从此丢失了你自己么?”
门外的天空,星河满99lib.net天,银辉倾泻,正像那天占星大典时一般。
少年凝望着眼前的女孩。少女的双颊不知何时变得绯红了,低头绞着自己的手指,不敢看少年的眼睛。
“嘻嘻,那是自然,不过你又能想什么呢?人心说来复杂,但其实也简单,无非是爱欲痴恨四字了。有什么是看不穿的呢。”
他按压不住心中怨怒,冷笑道:“什么天命?这世上哪有神灵?谁又配预言我的未来人生?”
牧云笙唤她们也不应,望着这些女孩儿跑开的身影,他不知道是什么使这一切改变了。这少年忽然有种预感,以前那种群嬉笑闹、亲密无间的日子是再也不会有了。
26
女孩走到窗边,伸手去接那阳光,光却穿透她的身体。“其实世事就像流水一样,如果你是一片树叶,自然是随波逐流,高处的飞鸟就可以看清你的未来去向。但如果你是一艘船,谁又能知你是否会逆流而上?”
皇后南枯明仪冷笑一声:“母亲被打入冷宫了,儿子看来也迟早要弄出点异端来。请皇极经天派的大师去看看,若真有魅灵,立时除了,我去禀告皇上,把这六皇子早早完婚,封个边远小城送出去算了。”
“对啊。”少女笑着。
鹤苓清叹了一口气:“不能。”
18
之后几天牧云笙都沉沉梦中,大醉淋漓,不知说了多少胡话。连明帝都不再发作,只是叹一声:“小笙儿若是能醉此一生,倒也是幸事。”
“是了,你明白了这中间的道理,剩下的就只是想出办法去实现了。”
“皇极经天派的算法不能,我却能。”少年看着那刻度,没有人知道那个符号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十年之后,就见分晓。”
“但我证明了原来你说的都是真的,这万事万物果真都是由最微小的尘和最简单的力演化生成,知道了这本初造物的秘密,我就可以改变我身边的一切。我也终会改变整个天下的。”
“你是说,其实你并不在我眼前,而只是在我的心中?”
少年愣了愣,自己在那珠中参悟天地的法则,只怕过去六年也不止呢。
“在那里!”有术师喊着,“用火符!烧死她!”他们喊叫着向一个方向奔去。
“你也知,有时越是帝王,越是容不得‘性情’二字的。”
“不,我要看到你所能看到的一切。”少年上前一步,注视着少女的目光,仿佛也想看穿她似的。
“你不明白……不是自己想去做的,就算成了皇帝,也不会快乐。”
盼兮低头叹息了一声:“小笙儿,你太天真了。”
“害怕的事终于来了……小笙儿……我先去躲一躲,很快回来找你的。”女孩说着,隐入夜色中。
他背后那玄袍者叹了一声,扳住牧云德肩头:“世子,服输吧。真论画境,我们与人家是溪流与大海的分别。”
“做皇帝,可不是为了为所欲为啊。”
而驱动着这庞然大物的,却只是那小小的少年。他仿佛是这星仪的一部分,一手轻推盘上的铜球滚动,来控制金质仪盘的细微倾斜,从而调整这巨大怪物的运转,另一手还在飞快地做出古怪的手势,像是每个手势都代表一个数。
牧云陆笑起来:“终年在外,哪像六弟可以天天在女孩堆中游戏,二哥无此福分啊。”
宛州少主回到驿馆,气得踢翻案几,对那玄袍老者大喊:“我与你学了这么多年法术,结果居然还是被人一个墨点就打败了。这样回去,有什么面目见我父王?”
“比如……这世间分明存在而人们却看不见的一切。”
“那东西去后面方向了,你们去找。”文祥向他的弟子们指着,那些穿着绣有符文的长袍的术师便向殿后奔去。
“可我要如何看到呢?”
“说得简单,天上星辰遥远,如何使它们的力量被放大呢?”
这天,明帝把牧云笙唤到面前,阴沉着面孔。
“他们弄伤了我,我已经快没有力量再融入你的心神了,你很快就会再看不见我……但小笙儿,记住……有太多人想看到你死去或沉沦,你千万要小心谨慎,不要让他们抓到你的过失,只要你能扛过去,将来……整个天下都是你的……”
牧云笙这日走出殿来,却看见女孩儿们在廊中窃窃私语,一看见他,不像往日欢跃着迎上来,竟都拉着手跑散了去。
21
27
牧云德气得发笑:“六殿下,你……你太调皮了。”
彩槛雕栏赋百篇。
一切,都真的是注定的么?从母亲的命运,到盼兮的命运,她们有什么错,为什么一切为世间所不容?只因为那传说中的天意不祥?
“混账!”明帝怒立而起,把手中镶玉茶杯摔在地上。
牧云笙看一看牧云德的画,心中却豁然开朗了。他微微一笑,不急不低三下四慢,来到牧云德桌边打量起他的那幅画,冷笑道:“这是画么?”
牧云笙呆呆站在那里,“选亲……”
“我知道这世上有羽族,可以以光凝翼而飞,想必也是这样的道理。他们的光翼,并非是像鸟那样用来御风而行,而是用来召引星辰的力量,使他们变得更轻。”
牧云笙心中笑道:“我自己也不爱读书呢,还考别人。”
“难道将来做了皇帝,还由不得自己性子么?”
“哼,你是吃定我了么?本姑娘也不一定要依附在你灵识中的,随便挑个上进的公子哥儿附了,不也比待在一个攒着劲琢磨自己如何能不当皇帝的傻子里面强?”
牧云笙看见,那箭在空中时,居然像被风吹动一样变了方向。盼兮冷笑着:“这哪是箭法,分明是秘术。”
那皇城深处幽僻冷寂的园子,被紧锁起来,那个曾才华天纵的少年像是就此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那是大地,传说大地是天上巨大星辰坠入大海后凝结而成的,所以它和天上星辰一样,内部炽热无比,充满力量,这力量无处不在,像流水一样贯穿在每样事物中,你明白了它的运行,就自然会懂得天地万物是如何造化而成的。”
“啊?”少年一惊,“过去多久了?”
明帝惊讶道:“这几本书洋洋万言,你也能背得下来?”
“看到他旁边那个玄袍老者侍从了吗?下棋时他一直沉思,牧云德却东张西望,一点思考的样子也没有。和当世名家下棋还能这样,绝不可能,只会是他身后那老者想好了棋招,不知用何方法告诉他。”
“你们怎么了?跑什么啊?”
“也许……我们要说告别了……”她的笑是那样美,却像刀一样扎进少年的心。
“盼兮,我会去找到你。”那个声音在暗暗地说。
雄心未息墓树老,
临风向月舞不休!”
过了半天,黑暗中传来郁闷的轻小声音:“凭什么你一唤我就要在呢。我偏不在。”
所有的人都将眼睛望向牧云笙去,六皇子画工上的天赋,举世皆知,如今牧云德竟要在牧云笙面前作画,岂不是明摆着要以一人打败明帝的所有皇子。
少年觉得自己看到了星河千万年的流转,虽然睁开眼便被删除,只是一瞬,可世界对他来说已然不同,他似乎已明白日为何而出,叶为何而落,原来世间万物千奇百怪,却都不过就像一盘棋,黑白二色就引发无穷的变化。
藏书网踏过无数石阶,他来到了浑天仪下。那巨人般的星仪正在缓缓转动着,无数的铜轴、齿轮、铁尺、金刻发出“格格当当”的相击声,这些声音融入那巨大的闷雷滚动声中,十几个数千斤的巨轮一齐转动,近千个小轮飞旋,正把那个标尺推向某个终点。
“你还不明白吗?就为了……可以真实地看到自己,真实地触摸到这个世界。我心中洞悉这世间的奥秘,却终是个没有五感的虚灵,不能听不能看不能触不能闻,只能去感应别的心灵中的震颤,你是我最熟悉的人,我迷恋于感受你的喜怒哀乐,为你欢喜而欢喜,为你悲伤而悲伤。但我其实根本看不到你是什么样,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心绪变幻着,所以我一定要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作为一个真正的人来活一次……哪怕……只有短暂的几年生命,就要消散于天地间。”
而少年呆在那里,他以前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话,他身边美丽女孩儿无数,天天如小鸟群欢绕他身旁,但他没有听过这样的一句话,她们都喜欢与他在一起,但她们都不是她。她独一无二,她会为他的欢喜而欢喜,为他的忧愁而忧愁,会整天整天的心中只想着他一个影子。而少年也一样,自她来到他的身边,他已经不自觉间改变了,以前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做什么,只想放纵无羁地度过每日,但是现在,他却心中分明地知道,自己要去想明白一个将来,一个属于他和她的将来。
“你……你……你有了真身了么?”牧云笙上去挽她,手却伸入虚影之中。
女孩子突然沉默了。
那夜,牧云笙无法入眠。他向着黑夜唤道 :“盼兮……你在不在?”
“不为什么,仅仅因为相信,就这么简单。”少女低头微笑,“我在你的身体中时,也明白了作为人族所感受到的世界是多么妙不可言,我竟然能感觉到光的冷暖,能用手指分辨出木头、石块与花草,能听到万物发出的声音,你知道,这一切对一个魅灵来说是多么不可思议。如果不是因为你毫无保留地容纳我的心神,我也不可能感觉到这些。”
14
牧云勤称帝后,深以牧云栾为患,一面热诚安抚,所求无所不应,一面对朝中及宛州各郡军政官员的倒向着意争夺。但牧云栾精于统御,这些年宛州之富庶,早超过中州,各郡之中,也遍是邺王党羽。
“可是少了一点。”牧云笙说。
这日,二皇子牧云陆来到华霭宫看望牧云笙。二皇子是最有可能被立为太子的人选,重臣们都与他亲近。但二皇子牧云陆优雅谦和,天生一种书卷气质,不像三皇子牧云武、四皇子牧云合那样有狼似的眼神,所以牧云笙倒和他觉得亲近。
“我要成为一个伟大的画师。”少年也来到窗前,猛地推开窗扇,光与风扑面而来。
周围变得安静下来,少年觉得自己的心也包裹在黑暗中,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不敢想,只有一阵阵揪心的痛。这一切是为了什么?他们做错了什么?盼兮只是想接近人的世界,了解人的心,她又做错了什么?她还会再相信世人么?自己活下去又还有什么意思?
牧云德惊道:“这算什么?他只画了这一只小虫,怎就压得过我满树桃花?”
女孩像被触动了心事,低下头去,喃喃地说:
明帝心中如塞上一块大石,再也强笑不出来。只叹皇长子牧云寒和二皇子牧云陆不在。以牧云寒的超群武艺、牧云陆的才气文韬,绝不会让这宛州邺王的世子如此轻易比下去,以致现在天启皇族颜面无光。
“我明白了。”少年望着东方瑰丽的霞光。
众人围拢看去,那个墨点已然变成一只蝴蝶,似乎正在桃花之上将落未落的那一瞬,那翅膀将开将合之一刹,脱纸欲飞,而那花枝被这一点,便仿佛正在微微地颤动,顿时满画俱活。
但有一幅画,牧云笙想留存,它却不见了。在一个春季的晚上,他终于画成了它,挂起呆呆地看着,便那样睡去了。
女孩凝望着少年,轻轻地微笑,伸出手拂向少年的面颊,手指的虚影却陷入少年的额中。
“我只是来想验证一下,我的算式真的是对的。看来,这浑天仪还算准确。”
“可盼兮……那……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不是画是什么?”牧云德沉不住气怒道。
于是大家展开笔墨,都画面前的一树桃花。
牧云笙依言闭目,盼兮轻轻地靠近他,她的虚缈身影融入了少年的身体中。
园中,弥漫着一股古怪的符法使用后的焦味。少年的心也像被在火上灼烤一般。
“什么少了一点?”牧云德惊问。
17
“星辰会向我指示这个国度的未来,殿下,我仍是要再重复一遍上天对你所昭示出的预言,一定记住,不要因为一时任性而去做星命不允许的事情,否则你会把灾难带给世间,你会成为世人所痛恨的人。”
“你?你要去哪儿?你为什么要走?”少年吃惊地望着盼兮,不知她为何这样说。
花颜已槁舞榭留。
少年抬头看向那最终的刻度:“算十年之后……的某一天……我会不会和她在一起!”
歌催璧月澄轻素,
“我顾不得这许多了。”少年还沉浸在狂喜之中,“我知道我可以做到更多,我终会让天下人都在空中像鸟一样飞翔,我还会找到方法,让他们有吃不完的谷物和用不完的黄金,那么这世上岂不是就没有战乱和穷苦了么?”
“为什么?”
“小笙儿……别傻了……我并不会死……我只是暂时离开……”
那边三皇子牧云合不服,起身离座道:“愿与皇弟切磋箭技。”牧云德冷笑道:“我的箭法粗疏,就请三皇兄指教了。”
他在殿中如木人般倚墙独坐,墙外的斜阳照在他的身上,渐渐地移走,暗淡,换成了清冷的星光。
玄袍者却面如止水,不喜不怒:“法术是可以靠苦练得到的,但意境就完全不同了,你是被六皇子的才华打败的,可你将来要做的是天下帝王,这一点才华却是无用的。”
这一天,宛州世子牧云德来帝都天启城进礼。他是牧云笙的九叔宛州邺王牧云栾的儿子,也就是牧云笙的堂兄。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士兵们拥来,把秦风殿围住了。
鹤苓清呆立在那里,“这……这是什么算法?”
“是的……他说 :假如我站到世界之巅,就会把灾难带给世间。”
“其实,这世上有很多事,我能看见,却不知是不是该让你也看到。如果你一旦知道了这世界的真相,也许只会害了你。”
“我听人说宛州王给他的儿子请了个精通法术的世外高人做师傅,莫非就是他?”牧云笙想着。
少年觉得心像被土埋住了,看不到一丝光,“盼兮,你答应我一定要回来。”
20
“墨先生,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少年默然,俩人突然都不再说话了。她能参悟星辰的运转,却对人心是一片懵懂。他笔下有万里山河,却会因为轻轻一言而心乱。
突然,他听见轻声的呼唤。少年身子一震,疾奔了过去。
明帝心恼,不想牧云栾之子竟然有如此本事。宴毕,众人又看牧云德与四皇子牧云合比较棋艺。九_九_藏_书_网结果不过数十手,刚近中盘,四皇子就已完败。明帝面有愠色。
“哪怕……只有几年的生命?”
“我终是要走的,谢谢你把我带出珠中的世界。但我不想再作为一个幻影在世间游荡。我要寻找一个地方,去凝出自己真正的身体。”
少年抬起头,看见天上星辰扑面而来,仿佛距离瞬间不复存在,也感觉不到自己的躯体,仿佛它已化为无穷大与无穷小,融在星河之中。他这才明白灵魂所看到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那和肉眼所见的完全不同,无数微尘组成的光流在环宇间流动,凝成万物,并在其中流转不息。
少年在黑暗中冲撞着,大喊着,渐渐地,他自己都听不清自己的声音了,只觉得眼前漆黑一团,在园中磕磕绊绊地走着,渐渐远离了人群。
牧云笙忽然手腕一挥,笔尖在那墨点上轻触几下:“画得再像,却是僵死之物,只少这一点灵气。”
“因为要变成最美的人,所以不惜一生短暂么?”
这些日子,皇城中渐少了欢声笑语,那些王公子女伴读们进宫的也少了。这个王朝正面临着战争与饥荒。但牧云笙专心作画,并未察觉外面时局渐变,只一心沉迷在自己笔下的画境中。
盼兮摇摇头,“这世上不会有什么永远的东西,最终一切都是要失去的。天下没有不老的美人,也不会有不衰的王朝,这是天地的规律,人强求又有何用呢?”
“现在我的灵识和你的融为一体,我会帮你看到我所能看见的东西……只要你相信我……”
少年深深点头。
女孩眼中却闪过一丝忧郁 :“小笙儿,你要小心,也许人们并不会希望他们身边的一切被改变,也可能你所做的一切反会被人所痛恨。”
“小笙儿,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你会不会觉得寂寞?”
少年轻轻地笑了:“皇极经天派能通过浑天仪预测世上一切,那你能不能预测出,我下面要做什么?”
一旁有棋艺高超的翰林老臣看出明帝不悦,笑道:“世子棋艺高超,微臣也想请教。”他本想赢下牧云德为皇上争回一点颜面,不料牧云德行棋更加凌厉,又是中盘即败。
俩人忽都陷入沉默。
牧云笙的世界只在这宫闱中,软帐温纱,仿佛还回荡着女孩的笑声,他以为这将是他的所有记忆。他不会去想外面的世界什么样,也毫无兴趣。他可以待在画室中,在午后的阳光下,静静地画山水美人图,一笔笔地细描,也许一天的光阴,只用来绘一双眼睛、一丝衣褶,唯恐落笔不稳,不肯有一点的偏失……忽然觉得眼前恍惚,画上山景人影晃动时,才发现早已夜阑,周围点起了无数火烛。他双眼流泪,看着明晃晃一个大殿,却无一个人影,想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他早沉入画境之中。
“对,我要按我的想法绘出一个最奇丽的世界。”
琴箫婉澈璇玑阁,
“这些力量其实就流过你的体内,你的身体就是这天地相生中的一环,虽然微小,但只要你知道改变哪一点可以引发什么样的变化,自然就可以施用法术了。”
少年却一把推开他:“你不烦我,就不会乱。”
她来到这个世间,孤独一人,只有这少年能看见她,与她说话,听她心声。他倾心地喜欢她,她也就一心地只为了他好,愿付了自己去驱赶他一生中的苦痛与凄悲,她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但她心中欢喜,原来对另一个人好可以让自己这么欢乐,哪怕是为了他受多少苦竟也是情愿的。
24
“也许是很短,也许……”
“可是当皇帝光有好心是没用的啊。其实我觉得那皇极经天派的圣师也说得没错,假如我当了皇帝,也许真的要天下大乱了。因为我想的,是世人所无法理解的;而世人所想的,我也并不在乎。”
盼兮惊慌地离开少年的怀抱,向殿后奔去。少年赶上去,想抓住她的手,却什么也握不到。
“我要走了……去找一个地方,凝聚出我真实的形体,那时……我再回来找你……”
女孩正望着窗外,天光流转,在她的脸上轻轻拂过。
“你明白什么了?”少女轻轻站在了他的身旁。
“如果有那样一天……你还会在我身边么?”少年低下头,轻轻地问。
“我不怕。”
君不见虞妃百计求紫绶,
“盼兮,不要离开我……”少年觉得无法再呼吸,他再也不会有这样一个朋友了,他不想一个人留在这里。
少年闭着眼睛,初时只见一片黑暗,但渐渐地,光与影在他眼前开始游动变化。
“我这一生,再不可能有别的选择了么?”
“就像你么?”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做错了什么事?盼兮在哪里?她死了吗?
牧云笙咬住嘴唇,紧掩愤怒。
唱毕舞止,牧云笙摔在草地之上,只醉卧大笑不止,听不清二哥说了些什么,只望见天上明月如落水中,流转朦胧。
转眼牧云德画卷完成,片片花瓣分明可辨,远看仿佛真的是花落纸上,众人皆惊叹好画。再看牧云笙纸上时,却仍是空白一片。众臣们开始摇头叹息,六皇子虽然才气天纵,可是要想在片刻之内做成一画压过这幅桃花图,却是连国手大师也难做到的。
“如果有一天你非做不可呢?”
但就像是深埋在这繁华荣耀帝都最深处的一个蛹,没有人知道有什么在里面孕育。
明帝也终于微露笑意。
晶壶宝瑟歌九奏,
牧云笙从梦中醒来,看见宫女们正围在他身边。
大殿会见后,明帝传旨在御花园摆宴赏花,园中行走之时,盼兮偷偷对牧云笙说:“这宛州世子周身华贵,却一派俗气,我很是讨厌他的眼神。”
圣师鹤苓清在星台顶上等候着他,他的身后,是流光飞舞的星海。
“是的,我看见了……我能感到烛光的所在,它开始是朦胧的一团,后来越缩越小,也越来越明晰。”
一边众臣纷纷叹息。宛州王牧云栾竟然嚣张到派其子来帝都炫技,明显要向天下昭示众皇子还不如他的儿子。看来是宛州势力成熟,已然有恃无恐,开始打压皇族的气势了。
牧云德画笔如风,连眼睛都不望着笔尖,转眼间桃花朵朵怒放,牧云笙看他手臂挥动,眼神却散漫,还偷瞧四周,知道这必是又有人控制着他的手在作画。他望着牧云德身后那玄袍之人,他果然正凝神看着纸面,手指暗暗挥动。牧云笙心想,这哪里是比画,不如直接改成斗法好了,心中一气,一点作画的兴趣也无,只看着白纸出神。
“为什么?”
众人来到草地,十丈外立起箭靶,三皇子连发三箭,俱中靶心。众人一片喝好之声。
而宛州王世子牧云德却好似完全没有继承其父之才干精神,长得身形肥胖,其貌不扬,身上穿着华贵,却仍是没有皇家的气质。众臣暗自摇头,明帝也心中暗笑,因为他与自己九弟宛州王素来不和,现在看到其子这般形状,完全不如自己的几位皇子,不由颇为得意。
“正是,世人都以为看穿了我的命运,我却偏要逆流而上。”少年注视着天际,阳光映在他眼中。
“您足足睡了六个时辰呢……叫也叫不醒你,我们差点就要去叫太医来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