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阿拉伯的文明
目录
第四十四章 阿拉伯的文明
上一页下一页
在数学方面,沿用至今的阿拉伯数字取代了烦琐的罗马数字,“零”的符号也开始使用。另外,阿拉伯语应用广泛:化学(chemistry)、代数(algebra)等名词,就是出自阿拉伯语;毕宿五(Aldebaran)、大陵五(Algol)、牧夫座(Bootes)等名词也都源自阿拉伯语的星座名称。后者还说明,当时阿拉伯人已经具备较高水平的天文知识。而且,阿拉伯人的哲学为中世纪的法国、意大利及整个基督教社会的哲学都带来了新的活力。
紧接着,穆斯林军队征服了波斯帝国全境,穆斯林帝国的势力日益强大,其疆界西至大西洋,东抵中国边境。接着,穆斯林军队又入侵古埃及,结果古埃及人不战而降。这些崇信《古兰经》的征服者,一进入亚历山大城便让亚历山大城图书馆中一息尚存的图书抄写行业遭到www.99lib.net了毁灭性的打击。穆斯林征服者的征服狂潮从非洲北部海岸一直延伸到直布罗陀海峡和西班牙。穆斯林军队于公元710年入侵西班牙,公元720年抵达比利牛斯山脉。公元732年,阿拉伯的先锋军队抵达法国中部,但却在普瓦捷一役中受挫,退回比利牛斯山脉。另外,穆斯林军队在征服古埃及后,得到了一支舰队。这样,在某一段时期里,他们似乎具备了入侵君士坦丁堡的实力。从公元672年至718年间,穆斯林军队曾多次从海上对君士坦丁堡发起了进攻,但是君士坦丁堡这座伟大的城市就是屹立不倒。
阿拉伯人缺乏政治才能和经验,所以他们所建立的——以大马士革为首都,拥有延绵于西班牙至中国之间广阔疆域的帝国,注定不能长久。从一开始就存在着教义的分歧,严重影响了帝国的统一。不过,这里我们要讨论的不是有关其政治解体的问题,我们关注的是其对九_九_藏_书_网人类精神和共同的命运的影响。就知识观念的传播来说,阿拉伯文化的传播速度要快于1000年前希腊文化的传播速度,而且势头也更强劲。这种知识对中国以西的整个世界的思想都有刺激作用,并且极大地促进了观念的推陈出新。
从这一刻开始,人类历史上最令人叹服的征服故事揭开面纱。在公元634年的亚莫克(约旦河支流)一役中,拜占庭的军队被摧毁;皇帝赫拉克利乌斯染上了水肿病,他的势力也因此元气大伤,又因为在波斯战争耗费了巨大的财力物力,他只能看着他刚刚征服的巴尔米拉、安条克、叙利亚、耶路撒冷以及其他一些地区,在几乎没有做任何反抗的情况下,就落到穆斯林军队手中,此后,这些地区的大部分人皈依了伊斯兰教。接着穆斯林军队调头东进。为了阻挡穆斯林军队,波斯人在拉士丹地区寻得一位干将,然后组建起一支象军。公元637年,波斯人与阿拉伯人在卡迪西亚九_九_藏_书_网摆开阵势,双方激战了三天,最后以波斯人的失败告终。
虽然古代冶金术士是为了追求能将普通金属变成黄金的“点金术”与“长生药”才展开实验的,但是他们却在这一过程中发明了近代实验科学方法,而这种方法对人类掌控世界和自身命运有极大的作用。
在波斯,这种新鲜、活跃的阿拉伯思想,在和拜火教、摩尼教、基督教的思想发生碰撞的同时,还与靠希腊文献和叙利亚译本而保存下来的希腊科学发生了接触。此外,它也在古埃及发现了希腊文化。它还发现不管哪里的犹太人都有思辨传统,尤其是在西班牙最为活跃。在中亚,它接触了佛教,感受了中国发达的物质文明,并从中国人那学会了造纸,使得印刷书籍成为现实。最后,它还接触了印度的哲学和数学。
很快,那种将《古兰经》视为唯一宝典的狭隘与自满的初期信仰被抛
99lib.net
弃了。从此以后,阿拉伯征服者所到之处,其学术活动便十分活跃。到公元8世纪时,在“阿拉伯化”的世界里,教育组织就已经随处可见了。至公元9世纪时,西班牙科尔多瓦地区各学校的学者们,经常与巴格达、开罗、布哈拉、撒马尔罕等各地的学者们,进行书信交流。在这样的交流中,阿拉伯的思想与犹太思想发生了融合。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两个闪米特民族,用阿拉伯语交流,相互合作。即使在阿拉伯政权瓦解后许久,这样的知识交流在阿拉伯语范围内一直继续着,在公元13世纪时还创造出令人瞩目的成就。
在化学方面,阿拉伯人的实验化学家往往被人称为“炼金术士”,当时他们的思想还十分守旧,不肯公开自己的实验方法与实验成果。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发现将会对人类的发展带来多大的影响,又能为自己带来多大的利益。他们发明了各种冶金方法和工艺技术,为人类带来了许多价值巨大的东西,如合金、http://www•99lib.net染料、蒸馏、酊剂、香料和光学玻璃等。不过,他们一直在追逐的两大目标,即“点金石”和“长生药”,却始终没能实验成功。所谓“点金石”,就是把一种元素转变为另一种元素,以此获得人造金子;而“长生药”即指能让人延长寿命、返老还童的药。后来,这套极其考验人类智慧与耐心的阿拉伯冶金术被传到了基督教世界。同时,冶金术士坚韧的探求精神也传播而至,成为大家学习的目标。慢慢的,炼金术士的活动终于变成一种社会性的协作活动,人们发现互相交流在实践中大有裨益。久而久之,经过极其缓慢的演变之后,最后一批冶炼术士终于成了最早的实验哲学家。
这样,希腊人开创的这套系统地积累和考证事实的方法,在经过闪米特人的惊人复兴后,也随之复活了。这一由亚里士多德和亚历山大博物馆播下的知识种子,在被搁置多年无人问津之后,又重新开始萌芽、生长甚至结出果实。此外,数学、物理学、医学等领域也取得了极大的进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