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蛮族的入侵,罗马帝国的东、西瓦解
目录
第三十九章 蛮族的入侵,罗马帝国的东、西瓦解
上一页下一页
实际上,从疆域层面来看,汪达尔人所建立的海上帝国,与700年前的迦太基人所建立的海上帝国,已经十分接近了。至公元477年,汪达尔人的势力达到了顶峰,然而他们不过是统治着这一个广大地区的人数极少的征服者。直到一个世纪之后,统治者查士丁尼一世将这个海上帝国一度推上了更加辉煌的位置,但这种辉煌只是昙花一现。很快,它的整个海上帝国,几乎都被君士坦丁堡帝国给夺走了。
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浏览一下当时的欧洲地图,就可以发现罗马帝国版图有着很明显的薄弱环节:多瑙河在今天的塞尔维亚和波斯尼亚地区往南拐了个弯,呈现出一个U字形,亚得里亚海离这里只有200英里。此前,罗马人从来没有管理过海上交通,而这200英里宽的地方是个重要的交通枢纽,它就是连接西方拉丁语世界和东方希腊语世界的地方。也正是这个原因,野蛮民族为了获得这一U形地区的控制权,投入了大量的兵力,如果他们的进攻成功了,罗马帝国势必一分为二。
在亚洲,罗马帝国则受到了来自再次崛起的波斯帝国的巨大压力,罗马的疆界越缩越小。新波斯帝国在萨桑王朝的统治下朝气蓬勃。在此后的300年里,波斯帝国一直是罗马帝国在亚洲最厉害的对手。
受篇幅所限九九藏书,我们不能详述那些日耳曼和斯拉夫各部族为争夺财富和寻找舒适家园,趁罗马帝国四分五裂之际而转战南北的情景。在这里,我们只能介绍其中的汪达尔人这一个例子,让大家对整个战局有所理解。
汪达尔人的故事,不过是诸多同类侵略故事中的一个。随后,匈奴人和鞑靼人——和先前的入侵者没有丝毫亲缘关系的民族,席卷而来。与以往的征服者比起来,这些黄种民族更加凶猛彪悍,更富有活力和战斗力。至此,西方世界还从来没与他们交锋过。
君士坦丁大帝花费毕生的精力和心血用于重振罗马帝国,最终在劳碌中离开了人世。没过多久,罗马帝国的边境防线再次被撕裂,西哥特人几乎就要攻到君士坦丁堡了。他们在艾德里安堡击溃了罗马皇帝瓦林斯,然后仿效汪达尔人在潘诺尼亚的做法,在今天的保加利亚建立自己的定居点。虽然他们看起来像是罗马帝国的市民,但事实上他们却是征服者。
公元3世纪,罗马帝国逐渐走向衰微,社会道德处于崩溃边缘。与此同时,它又面临着野蛮民族的侵略。这一时期的罗马皇帝都是崇尚武力的军事独裁者,为了达到自己的军事目的,他们经常迁都。所以,罗马帝国的首都有时设在意大利的北部城市米兰,有时又设在今塞尔维藏书网亚的西尔敏或尼什,有时还可能设在小亚细亚的尼科米堤亚。
当时的罗马城位于意大利的中部地区,远离帝国的中心而不适宜再做帝国首都,此后罗马开始走下坡路。帝国大部分的疆域依然很祥和安宁;掌管大权的仍是军队。帝王们凭借着手中掌控的军队力量,对人民的专制统治愈发严酷,罗马帝国这种日渐严酷的专制,与波斯和东方其他的君主制国家越来越相近了,戴克里先大帝也戴上了皇冠,披上东方的皇袍。
德意志东部地区是汪达尔人首次登上历史舞台的地方。我们在前面提到,汪达尔人曾定居在潘诺尼亚。公元425年左右,他们经长途跋涉而来到了西班牙,结果发现这里已经有——南俄罗斯的西哥特人和其他一些日耳曼部族建立的王国和贵族阶层了。于是公元429年,金塞里克又带领着汪达尔人从西班牙出发,漂洋过海到了北非,并于公元439年攻占了迦太基,还创建了自己的舰队。从此,汪达尔人掌控了海上霸权。公元455年,汪达尔人攻陷并洗劫了罗马城,而此时的罗马城还没有从半个世纪前的阿拉列的强占和掠夺中缓过劲儿来。不久,汪达尔人便掌控着西西里、撒丁、科西嘉以及地中海西部诸多岛屿。
罗马帝国的北部边境线大致上是沿着多瑙河以及http://www.99lib.net莱茵河而设的。此时,敌人的大军已经逼近了。法兰克人和其他日耳曼民族入侵莱茵河。汪达尔人袭扰匈牙利北部;西哥特人侵扰达契亚(即今罗马尼亚)地区;而东哥特人则驻扎在南俄罗斯;再往后,阿兰人驻守于伏尔加河流域。与此同时,匈奴军队也不断向欧洲方向推进。由于受到匈奴人的胁迫,被逼进贡,东哥特人和阿兰人不得不向西方迁徙。
假如此时的罗马帝国依然国力昌盛的话,那么它完全有能力用武力夺回达契亚,然而此时的它已经不再像从前那般强大了。虽然君士坦丁大帝是一代明君,他的确驱逐了入侵罗马要害巴尔干地区的哥特人,但要将罗马的势力扩张到多瑙河的对岸,他也没有足够的力量。君士坦丁大帝将他的大部分精力都用于整顿帝国内部的弱点了,他想尽一切办法来挽救日渐衰亡的帝国精神,甚至试图借助基督教的道德力量和凝聚力团结臣民。此外,他还下令在达达尼尔海峡附近的拜占庭修建一座新首都,作为罗马帝国永久性的首都。为了歌颂他的功绩,后人便以他的名字为该城命名,称其为君士坦丁堡。事实上,君士坦丁堡是在君士坦丁大帝过世之后才建成的。
在君士坦丁大帝执政的晚期,曾发生过一件很奇特的事件:受哥特人奴役的汪达尔人,
http://www.99lib.net
请求罗马帝国同意他们迁入其境内,他们的要求得到君士坦丁大帝允许,并赐予他们一片土地——潘诺尼亚地区,即今多瑙河西岸匈牙利的一片土地。这样,汪达尔人的士兵在名义上就成了罗马军人,但他们依然归自己的军官指挥,罗马未能整编他们。
到公元5世纪的前50年,罗马帝国的整个欧洲板块,几乎成了那些掠夺成性的野蛮民族的军队的争抢目标。关于当时的世界局势,想要将其清晰地描述出来是极其困难的。在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和巴尔干半岛等地,那些在帝国早期曾繁荣兴盛的大城市,此时依然还在,但当地的百姓却过着穷苦、单调和担惊受怕的生活。由于入侵者频繁造访,这些地方遭到了严重的践踏和蹂躏,人口数量锐减,一派萧条衰败的景象。由于天高皇帝远,许多地方官员便盗用皇帝之名,在当地耀武扬威,高压控制百姓,为恶一方。此时,教会仍继续运作,但是充当神职人员的大多是一些不学无术的家伙,他们不怎么读书,脑海中装着的尽是迷信和恐惧。不过,在那些未遭受劫掠的地方,依旧可以发现大量的书籍、绘画、雕刻及其他艺术作品。
农村的生活也不如从前。罗马帝国渐渐衰退,到处都是凋敝的景象。有些地方,由于受到战争的洗劫、瘟疫的蔓延,变得荒无人烟藏书网;有些地方,还出现多次拦路抢劫的盗匪。野蛮民族入侵这些地方是轻而易举的。后来,他们让自己的首领为统治者,还冠以罗马帝国的官衔。倘若侵略者是半开化的民族,他们通常会对被征服地区较为宽容。当他们占领城市之后,就开始和当地百姓交往、结婚,还学会了带有口音的拉丁语。但入侵罗马的还有些农耕民族,如盎格鲁人、撒克逊人以及朱特人,对于这些农耕民族而言,城市没什么用处,他们几乎将所有的罗马化的居民驱逐出城,并在征服地推行自己的语言条顿土语,而不用原居民的语言。时间一久,这种条顿土语便演变成了英语。
公元379年至395年,罗马帝国处于狄奥多西大帝统治之下。虽然此时的罗马帝国在形式上还是统一的整体,但意大利军队和潘诺尼亚军队的统帅权都已经掌握在汪达尔人斯底利哥手中,而巴尔干半岛的军队则由哥特人阿拉列统率。公元4世纪末,狄奥多西去世,留下了两个儿子。在君士坦丁堡,阿拉列拥立狄奥多西的长子阿卡丢为皇帝;而在意大利,斯底利哥则将狄奥多西的次子霍诺留推上了皇帝宝座。换言之,阿拉列和斯底利哥以两位皇位继承人为掩护,展开了对罗马帝国的实际掌控权的争夺。在这场争斗中,阿拉列大举发兵意大利,围攻罗马,并于公元410年攻占了罗马城。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