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章
第十章
上一页下一页
“到上海就要听话吗?”
“臭蛋,告诉他,小姐说了这样的混帐话!”
阿娇想了想,说:“我给老爷唱‘外婆桥’,好不好?”
小金宝回到草屋后就坐在了床边,一言不发。阳光从窗子里爬了进来,斜印在地板上,留下窗棂的阴影。我从厨房里出来,看见老爷正站在阳台朝着河边对了谁点头。芦苇的顶上一只白帆被人扯上去了,只扯了一半,又停住了。那张破帆像一张裹尸布,弥漫出一股尸臭。
我不敢吱声,偷看了一眼宋约翰。他的眼睛正对了我平心静气地打量,然后,小心地移到了老爷的脸上。小金宝一动不动,眼里空洞了,像极干净的玻璃,除了光亮,却空无一物,她就用那种空无一物的光芒照射宋约翰。只有郑大个子显得高度紧张,两只眼珠子四处飞动。
“你还有什么要说?”
“你别忘了,我在上海滩这块码头撑了多少年了?”
摇啊摇,摇到外婆轿。
我站在过道与小金宝和老爷刚好形成一只三角。我对屋内说:“叫你收拾收拾,要开船了。”
小金宝抬起头,想了想。她突然看到了远处的孤灯,那是翠花嫂嫂的窗前等待与期盼的灯光。
“我没白疼你这么多年,”老爷说:“就数你明白我的心思,小阿娇我当然留下来,到上海调教调教,过几年,又是一个小金宝,翠花嫂,只能怪她自己命不好。”
我知道他们要埋小金宝,我大叫一声,挣开了阿贵,向老爷飞奔过去,我的头一下撞到了老爷的肚子,一同倒在了泥浆之中。
“你还想在哪儿?”
“别人不扔,我扔。”小金宝说。
我猛一阵咳嗽,血往头上涌,我的头疼得厉害,快裂开来了。我的眼眨了几下,昏过去了,锃亮雪白的水面夜一样黑了。
“我拉肚子,芦苇丛,有人说话。一个说,下雨了。另一个说,下雨好。一个说,宋爷怎么了,要杀小金宝。另一个说,两点钟,小娘们一来,用绳子勒。一个说,宋爷叫用刀。另一个说,弄破了没意思。”
……
小金宝在乱发的背后瞪大了眼睛,“狗日的,——姓唐的你这狗日的!”
“小金宝!”
“要说打打杀杀,你有一手,可拿锄头铲刀的手,再也把不稳大上海的舵了!”
宋约翰站在雨里,四周没有人说话,气死风灯的残光团中,一条一条的雨丝格外清晰。宋约翰站得很直,也很稳,他再也没有风流倜傥的斯文模样了,头发被淋透了,西瓜皮一样贴在了脑袋上。
“叫她别怕,”老爷大大咧咧地说,“我不会把满汉全席扔到黄浦江去。”
小金宝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回过了头来。我的手僵在那儿,不敢前伸也不敢回收。小金宝的脸上又空洞又疲惫。小金宝无力地眨一回眼,显然是活的。小金宝无力地说:“臭蛋你干什么?”我说:“你有没有死?”我把手抽回去了,蹲下身紧张地问:“你到底有没有死?”小金宝充满了怜爱。“我好好的。”小金宝无力地说。我勇敢地伸出手,抚摸小金宝的脸,温的,我托住小金宝的下巴泪水飞涌出来,小金宝平静疲惫的脸极伤心极难受地笑了。满天满地全是鲜嫩的太阳。小金宝贮了满眼的泪,把我揽进怀里,望着初升的太阳说:“又是一个乖太阳。”我抱紧小金宝的腰,满眼是血色的晨光。
“他想要,就拿去。”
我被一顿猛揍,倒悬在桅杆上。水面上一片刺眼的水光。小船启动了。九*九*藏*书*网老爷和郑三爷坐在船帮看阿娇在舱里嘻笑。阿娇极开心,心中装满大上海,笑脸格外甜,眼睛格外亮,声音格外脆。老爷说:“阿娇,告诉爷爷,你最喜欢做什么?”阿娇并了脚尖,在屁股后头掰着手指头,撒了娇说:“唱歌。”老爷就开心,老爷说:“阿娇唱一个给爷爷听听。”阿娇看一眼我,说:“把臭蛋哥放下来吧?”老爷说:“你唱你的,阿娇,等他听话了就放他下来。”
“老爷让你别怕,”我接着说,“他不会把满汉全席扔到黄浦江去。”
“唐老大,你不得好死!我要杀了你!我在地下天天睁着眼,天天在你的脖子上瞪着你!”
“我这是怎么弄的,”小金宝青了脸自语道,“怎么连慌也不会说了。”她的声音没气力了,闷在喉咙里。小金宝自语说:“我连谎也不会说了。”
但这次闪道给了我极意外的发现。我借了这道缝隙看见了五花大绑的宋约翰。离他五六丈远。我正想上去看个究竟,一只手拽住了我。阿贵正在这里守戒。阿贵说:“别动,再过去你就没命了。”
老爷笑起来,说:“小金宝,要怪还得怪你,谁让你那天夜里对她说了那么多,我的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
小金宝被一个家丁押了过来。她没有被绑,就那么走到了老爷的身边。雨水把她的长发淋得披头盖脸,她冲了老爷走过去,松松地将胯部送去,屁股扭得又快活又淫荡。“把我埋在这儿?”小金宝歪了嘴唇说。
桥上喜鹊喳喳叫。
老爷赶了过来,我张开血手,一把扑向了老爷。
小阿娇张开双臂,扑向了小金宝的怀抱。小金宝模糊的眼里小阿娇如同水面的一道清纯小波浪,哗地一声,爬上了小金宝的心灵之岸。“姨娘,我要上大上海啦。”阿娇高声说。小金宝拥住阿娇,一个劲地亲,两只眼却盯着老爷。“我妈先去了,”阿娇说,“我妈夜里头让老爷接到上海啦!”小金宝不说话,看着老爷向她笑盈盈地靠近。老爷回头看一眼草屋,静静地说:“都干净了。”老爷说着话就接过阿娇,摸阿娇的小辫子,小金宝一把反抢过阿娇,努力弄平静说话的语调,“阿娇,听姨娘话,”小金宝说,“我们不去上海。”小金宝才说了两句语速就快了,收不住,一句连一句往外窜,“阿娇你不能去上海,那是个坏地方、鬼地方,到处是大老鼠……”阿娇眨了一下眼睛,顽皮地说:“我不怕,我们家就有老鼠。”“阿娇。”小金宝急了,“听姨娘说,你不能去!”阿娇望着小金宝的疯样有些害怕,抱住老爷的一条腿,抬起头看了看老爷。老爷正对了她慈祥地微笑。阿娇竟也笑了。“姨娘你骗我,”阿娇说,“我妈还在上海呢。”小金宝说,“阿娇!姨娘带你在岛上,我们哪里也不去!”阿娇抱紧老爷的腿,只是摇头。“阿娇!”小金宝大怒说,“你不许去!你不许去上海!”阿娇把身子转到老爷的身后去,伸出半块脑袋,不高兴地说:“我妈早就说了,你这人不坏,就是说话不讨喜,哼!”
小金宝向四处看了看,地上横的全是彪形死尸。“也好,”小金宝说:“十来个大小伙子,——老爷,我可不是省油的灯。”
“到了上海就要听话。”
“别人不扔,她扔。”我对着太阳那端说。
小金宝刚一上去身后的男人就把她反揪住了,小金宝的腹部在灯光下剧烈地起伏,她的双腿乱蹬,九_九_藏_书_网脚下飞起一片污泥浊水。
外婆送我上花轿。
小金宝张开嘴,一时找不到话说。小金宝的目光移向了孤灯,两行泪顿然间汹涌而出。小金宝回过头,回头扑向老爷的满头长发飘扬起来,像一只巨伤母狮,“狗日的!我挖了你的眼!”
我推开门,整个大草屋“砰”地就一声,我没来得及站稳身体就被门后的两个男人摁住了。小金宝坐在对门。老爷、宋约翰和郑大个子同时回过来三张惊愕的脸,我喘了大气,一身的泥浆,两只手全刮破了,血淋淋地在胸前乱比划。“小姐!”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芦苇丛!芦苇丛!两点钟,你千万别到芦苇丛!”
身后传来了一个女孩快乐的笑声。是小阿娇的笑声。小金宝似乎被小阿娇的笑声烫着了,呼地站起身,远远地朝草地上望去。青黄色草地上夏末阳光分外绚烂。阿娇正搀了老爷的手在草地上一步一跳,如一只红色蚱猛,老爷慈爱地望着阿娇,依旧穿了农夫的衣裤,像领了小孙女赶集的阿公。小金宝拉了我就猛跑过去,阿娇说:“爷爷,我到了上海,有没有好衣服穿?”“有。”老爷拖了腔调说。“有没有金戒指?”“有。”“手镯呢?”“有,都有。”“我也要像姨娘那样!”阿娇满脸自豪地说。老爷轻轻抚摸着阿娇的脸蛋,眯了眼说,“好,也像姨娘那样。”小金宝猛地从小坡上冲下来,跑过去,在离老爷不远处立住脚。我看见小金宝的眼神霎那间如水草一样呈现出秋水姿态,有一种不确切的粉碎与波动的绝望。小金宝望着阿娇,她正勾过老爷的脖子,亲老爷的腮。老爷的目光像绒毛,亲切慈爱地吹拂小阿娇的面庞,微笑得如同秋日里的另一颗太阳。
外婆说我好宝宝,
“你那一套,上海滩快用不上了。”
老爷很开心的样子,对我说:“臭蛋,叫小姐收拾收拾,要开船了。”
我不敢在这里久留。我走进了雨中。沿着灯光小跑而去。满地的尸体被人拖着飞跑。灯光越来越清晰了,老爷挺挺直直地站在一张雨伞下面,站得很高,他的脚下是一片新翻的泥土,身后是郑大个子。几个男人从地下的大土坑中钻出来,雨网使他们的黄色背脊恍如隔梦。他们把大铁锹插在地上。这时候一路尸体正好拉过来。人们闪开道,尸体在老爷的面前横得到处都是。
宋约翰身后的男人猛一发力,宋约翰咕咚一声栽进了坑里。他在下滑的过程中脸上的眼镜飞到了一边,几把铁锹一同挥舞起来,地底下传出了宋约翰与泥土猛烈的撞击声。老爷俯身拣起宋约翰掉在泥地上的眼镜,在手里翻动了几下,对郑大个子叹了口气,说:
红裤子,花棉袄,
我傻站住,不敢再传话。
“好”
天边滚过又一个雷。大雨就要来了。
我紧张起来,和小金宝僵持在门槛两侧,小心喊道:“小姐。”小金宝吁出一口气,平静了,好像扫干净胸口里的一口恶气,她摸着我的头,轻轻松松地说:“帮我收拾一下,我要回家了。”
郑大个子从桌面上抽回手,插进了口袋。
老爷望着他,一言不发。
我立在一边,看不出头绪。老爷侧过头,和颜悦色地对我说:“臭蛋,去睡吧,这里没你的事了。”
又会哭,又会笑,
我不知道自己睡着了没有。我是在听到外面一阵急http://www•99lib•net促的脚步声后坐起身子的。我听得出脚步很乱,脚也出乎意料的多。草地上一定积满了水,急促的脚掌踩在草地上一路发出叭叽叭叽的水声。我下了床,打开门,过道里没有一线光亮,所有的房间全黑透了。这样的场面不同寻常。我倒吸一口气,隐隐约约看见草地上有人正拖了东西往东边的远处去,被拖着的东西像人,是死去的人。我伸出头,深夜大雨如注。远处有一盏孤灯。灯光下站了高高低低的人们。
我知道小金宝不会挨刀子或挨绳子了。但我突然记起了小金宝刚才的表情,她似乎知道这件事,她似乎很害怕我当了那么多人说出这件事。我的手里握着银洋,我感觉到了银洋的潮湿。
老爷望了望小金宝,慢吞吞地说:“你瞧瞧,十八罗汉都给你用上了。”
我预感到不对,慌忙看一眼老爷,轻声说:“小姐。”
“去睡吧。”
小金宝拖了腔答道:“老——爷——”
老爷慢悠悠地说:“是不是想叫我饶了你?”老爷笑着说:“老弟,不饶人处且不饶,——饶你?让你来就为了这个!”老爷往远处一送出下巴,商量着对郑大个子说:“大个子,就埋了吧?”
宋约翰有些摸不着底,犹犹豫豫地说:“十八个。”
“是真的。”我急迫地辩解说,“来了,宋爷派人来了,要杀你,芦苇丛!”
老爷顺着阿娇的节奏轻轻摇晃上身。小木船一左一右轻轻摇晃起来。湖面和孤岛以倒影的形式在阿娇的歌声里一点一点远去。孤岛在摇晃,被新鲜的太阳照耀得安详宁静优美妖艳。我的泪水涌上来,孤岛和水面就浑浊了。船一晃,泪水掉进鼻孔里去。孤岛和水面又清晰如初。阿娇唱得正起劲,船晃得愈厉害了,孤岛和水面就又一次晃糊涂了。
“你是一头猪。”
“阿娇!”小金宝这样神经质地叫道。
老爷的脸顿时就黯下去了。
“今晚的麻将是打不成了。”
老爷听见了。老爷什么都听见了。老爷拉下一张脸,临走时对我说:“臭蛋,帮小姐收拾收拾,回家了。”
宋约翰只是盯着郑大个子,宋约翰说:“大个子,你怎么忘了上海滩是谁的了?姓唐的还能有几天?”
摇啊摇,摇到外婆桥,
郑大个子说:“是。”
“告诉他,我不回上海。”小金宝轻声自语说。
“你想要,就拿去。”
“姓宋的,”老爷笑着说,“这回你可花了本钱了,想当年在十六铺那阵子,我想让你的十八罗汉救救急,你都没肯,这回,你可动了血本了。”
小金宝站起来,走到门槛前大声说:“你说,我不是他妈的小姐!”
小金宝妩媚地斜了他一眼,“你瞧你,又吃醋了,都吃到死人的头上去了。”
一只脚踢在了我的头上,我什么也听不见了。
我挣扎了两下,身后的手却摁得更紧了。老爷给了一个眼色,那双手便把我推到老爷的面前。老爷说:“把他放了。”老爷的目光一直穿透到我的瞳孔的最深处。我没见过老爷这样生硬坚挺的目光,不敢看了。“臭蛋,”老爷说,“望着我,——你重说。”
我朝屋内说:“手下留一口气,是天大的面子了。”
小金宝的双手扶着牌,不动了,脸上却有了笑意,怪异而又妖娆,在小油灯的那头楚楚动人。宋约翰低下头,稳一稳自己,从一二三条中间抽出二条,冷静地打出去,说:“跟大哥。”郑大个子懵里懵懂地伸手去抓牌。小金宝用手拦住,笑开了,虽没有声音http://www.99lib.net,却咧开了嘴,脸上的样子像自摸。“宋爷。”小金宝说,“光顾了跟大哥,都当了相公了。”宋约翰一凝神,还过神来,掩饰性地跟着就笑,笑得太快,太仓促,都不像笑了。头上竟无端地晶亮起来。郑大个子看着老爷,越来越觉得不对,满脸狐疑,随便抓过一张,只看了一眼又随随便便打了出去。轮到小金宝了,小金宝却不出手,她就那么对了宋约翰笑,痴了一样,让所有的人害怕。她的目光与笑容如入无人之境,蛇一样在宋约翰的眼前无声缠绕。她从自己的牌里夹出一张,用中指和食指夹出来,以戏台上花旦的手型把自己的牌摞在了宋约翰的那张“跟”牌上,指头修修长长而又娇娇柔柔,也是一张二条。随后就把手指头叉在一处,搁到下巴底下。“我跟你。”她对宋约翰撒了娇说。宋约翰的头上慢慢排了一行汗珠,但他毕竟心里有底,显得并不慌乱。宋约翰沉沉着着地摸出手绢。“宋爷,你出汗了”,小金宝说,“都说吉人自有天相,你的额头的汗珠排得都有样子,是一把通天和,小七对呢。”宋约翰把手绢团在手心说,“小姐也当相公了。”小金宝的笑容如同桔灯的最后一阵光亮,在凄艳之后缓缓退却了,眼里恢复了先前的空洞,目光也收了回去,眼里的泪却一点一点变厚。“我哪里是当相公。”小金宝噙了两颗大泪珠子说,“我是当婊子!”
“我是有一件事要求你,——翠花嫂嫂和阿娇,你放了,她们和这件事没关。”
我的脚被阿牛捆上了。拴到了船帆上。阿贵和阿牛一扯风帆,我倒着身子被扯了上去。我口袋里的洋钱随着身体的上扯全部掉在了船仓,在船仓里四处飞奔,阿娇说:“爷爷,怎么把臭蛋哥吊起来?”老爷摸着阿娇的腮,笑着说:“他没听话,做错事了,长长记性。”老爷高兴地对郑大个子说:“我早说过,这小东西是块姓唐的料,我还真有点喜欢,好好给几鞭子,驯服了就好了。”
两只黄狗会抬轿。
“猪又怎么了?大哥让我做,我就做,像你这样不仗义,要我做人我都不做!”
摇啊摇,摇到外婆桥。
老爷点点头,要过我的手,正反看了一遍。又要过另一只,正反也看了一遍。老爷的脸上没有表情,但眼睛里头上知天下知地了。老爷只是伸出手,平心静气抓过一张牌。
小金宝用目光数了数,说:“十九个,老爷,你也真是,等你入了土,这不明摆着是你的十九顶绿帽子嘛?他们谁的尺码不比你长?”
我的记忆在这一刻彻底中止了,脑海里一片虚空。我放下碗,准备蹲下去。我在下蹲以前打量了一趟四周,这个打量要了我的命。不远处的小丘之上竟凭空坐着一个女人,散了头发,模样和小金宝如出一辙。这个骇人的画面使我如雷轰顶,我一个惊吓就跪了下去。我看见了鬼。我用力眨巴一下眼睛重新睁开来,那女人依然端坐在高处,对了初生的太阳一动不动,头发蓬松开来,打了一道金色边沿。我从坡后绕过去,从女人的身后悄然爬上高处。我明白无误地看清了面前的女人是小金宝。我小心地伸出手,我要用手证明我面前的这个是人,不是鬼。我小心伸出手,向她摸过去。
老爷的牌放在手上,转动着敲打桌面,却不打出去。整个小屋里就听见老爷手上的牌与桌面的敲击声,空气收紧了,灯里的小火苗都快昏过去了。老爷粗粗出了99lib•net一口气,看了桌面说:“小金宝和余胖子的事,今天在场的可能都听说了,——没有不透风的墙,我这张脸算是丢尽了。”老爷抬起一双浑浊的眼伤心地望着宋约翰,说:“我知道你对大哥的一片心,可我舍不得,你先放她这一码。”老爷把牌打出去,说了声二条,询问宋约翰说:“你派了几个兄弟?”
小金宝的脸上一下就傻掉了。
我刚出了门,木门迫不及待地给关紧了。所有的人和所有的事全关在了里头。我没有走回厨房,一个人走到草地上解下裤子,蹲了下去。老爷的房门关得很紧,屋里安静得听不到一丝声音。仿佛是一座空屋,没人了,只有门缝里杀出一条扁扁的光,看起来特别的刺眼,那道光如一把利刀把外面的黑色分成了两半。
“小姐说,她不回上海。”我对了阳台传过话去。
小金宝却把我叫住了。她从手里抓了一摞子洋钱,塞到我的手上,看了我一眼,说:
“我手下留一口气,是天大的面子了。”
我点点头,走进小金宝的房间。小金宝侧了身,却进了厨房。我帮小金宝折叠好上衣,放在一块布上,扎成搭链。我回到过道,看见橱房的门关上了,顺手推了一把,却关死了。我敲敲门,说“小姐。”里头传出了𪠽啷一声,像是刀子掉在了地板上。我重敲一遍,说:“是我,臭蛋!”这时候门槛底下很意外地溢出一丝鲜红的东西,洋溢出一股浓郁的腥气,我蹲下去,一汪鲜血又迅猛又困厄地汹涌而出,冒着浓腥的热气。我刹那间明白过来,伸出手用力捂住缝隙,死死往里堵,仿佛捂住了小金宝的汹涌伤口,不让血流出来。我大声说:“别淌血了,姐,你别淌血了!姐、姐、姐你别淌了。”
老爷愣了一下,大声说:“臭蛋你瞎说什么?”老爷故意加大了嗓子说:“小姐怎么会说出这种混帐话!”
“我怎么会忘?”郑大个子说:“上海滩怎么弄,当然是你的主意好,可老大必须是大哥,这是一条死理,谁要想对大哥有二心,他是神仙我也得和他对着干。”
老爷抱起阿娇,哄了两句,对小金宝说:“你这是怎么弄的,怎么到了岛上,你连谎也不会说了?”
雨后的早晨格外干净。天更高,气也更爽,郁郁葱葱,在夏末晨光中做最后的姿态。初升的太阳停在山头,黄灿灿的,又湿润又干爽。我从昏沉中醒来,第一眼就看见了那把刀和那只碗,搁在灶台上,那是小金宝给我做盐水的大海碗。我的眼红肿着,头疼得厉害,伤心的雨夜极顽固地留在我的脸上。我托了那只碗,沿着草地来到了小金宝的墓前。但地上没有墓,只有一片新翻的泥土,散发出一股铁钉气味。我站在新土旁边,泪水滚下来,咸咸的流入嘴角。
小金宝走到郑大个子面前,摸摸他的脸,对老爷说:“你别说,你这么多兄弟里头,还就数他不好色,——男人家,不好色能有多大出息?”
宋约翰望了望土坑,心中有些发毛,脸上做不了主了。宋约翰回头看了一眼老爷,口气突然有些软了:“大哥……”
一队黑衣人从过道里快步向芦苇丛跑去,他们走过那条光时手里的家伙通通一闪。
“上海滩我是要回去的,——到了上海,我就说是余胖子杀了你,我会给你披麻戴孝,让上海滩看看我唐老大的大仁大义,然后,我和大个子还要替你报仇呢,我那一刀子的帐,顺便也结了。上海滩,还得姓唐,这回你总算明白了?”
小金宝飞速瞟一眼宋约翰,呼地站起身,厉声说:“你胡说什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