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章
第十章
上一页下一页
“我拉肚子了。”
我进屋的时候小金宝的手里正握着一把菜刀,她用菜刀的刀柄碾碎大盐巴,碾好了,把刀放在了灶台上,然后把盐末放进碗里去,舀出开水。她一只手拿一只碗,两边对着倒,一边倒一边吹。我不知道她在干什么,我只是觉得她上锅下厨时的样子像我的姐。她把水弄凉,端到我的身边,说:
“我不渴。”
“你要到哪儿?”宋约翰问。
宋约翰不吱声了,他的嘴巴堵住了小金宝的双唇。这次封堵很漫长,宋约翰的双手爬上小金宝的胸脯,小金宝感觉到自己的胸脯不争气地起伏了。我蹲在远处,看见两条黑影慢慢倒在了芦苇丛中。我听见了两个人无序有力的喘息,他们的喘息此起彼伏,在黑寂里像两条耕地的水牛。
“他和你一起来的,我怎么知道。”
一个男人的说话声就在这时响了起来。声音不大,但在这样的时刻我听上去如雷轰顶,“妈的,下雨了?”一个男人在芦苇丛里说。我的后背猛然间排开了凶猛芒刺,我的手撑在了地上,嘴巴张得像狗一样大。我不敢动,不敢碰出半点声响。
“臭蛋,你一上午都拉了几趟了?”
这个机密的动静本来完全可以避开我的,但我的肚子把我疼醒了。我捂着肚子,意外地听到了动静。我不知道时间,只是看见小金宝的身影鬼一样飘了出去。我只好取过伞,往外跟,但我只走了两步就发现不对劲了,小金宝没有向南,而时朝东走进了芦苇丛。我弄不明白她走到那边做什么,屏住气,紧紧张张地跟了上去。
“下九-九-藏-书-网次给我走远点,”阿牛大声对我说:“你自己也不闻闻,——这屋前屋后你摆了多少摆了?再乱拉,小心我揍你!”
我点着头,小心地上了栈桥。其实我不点头也像是在点头。我的肚子里全空洞了,走起路来像鸡,头也就一点一点的。
宋约翰意义不明地笑了笑,拥住了小金宝。他吻着小金宝的耳坠,小金宝站着没动,平静地望着他处。“你尽快给我弄清楚,”宋约翰说,“你明天一定要给我弄清楚。”
第二天我开始了拉稀。我什么也没有吃可就是不停地拉。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肚子里怎么会有那么多东西拉出来,我担心这样拉会把自己全拉出去的。我拉了一趟又一趟,拉回来之后就软软地倒在床上。中午时分小金宝来到了我的床边,她脸上的气色因为一夜的折腾变得很坏,但我想我脸上的颜色一定比她更糟。我们两个病歪歪地对看了一眼,小金宝说:
“好好的怎么会拉肚子?”我不再说话,她这样的话听起来叫我伤心。我望着她,她也就无声地望着我,再后来她好像想起了什么事。小金宝不声不响地走到灶前,点上火,开始烧水。我倒在床上,望着她烧火的样子,觉得她实在是太笨了,烧水这样的事都做不好。但她烧火时的模样实在是好看,炉火映在她的脸上,实实在在的就是一个村姑。我看着她的样子,觉得“逍遥城”里的一切真的都是梦。
阿牛和阿贵恰巧走到我的门口,阿牛看见我在喝水,倚在了门口,说:“好你个臭蛋,你九_九_藏_书_网还在喝?你还想拉到什么时候?”
“大个子是不是来过岛上?”宋约翰好像突然记对了一件事,有些突兀地问。
“你瞎吃什么了?”
小金宝的两只手也抱到了胸间,一步一步走到他们面前,一副成竹在胸。她瞟了一眼阿贵,眨巴一下,又傲气实足地把眼珠移向了阿牛。“阿牛,”小金宝说,“你是怎么说来着?怎么着臭?怎么着又香了?你再说给我听听。”阿贵一听这话捂了嘴就要笑,阿牛猛一回头,恶狠狠地盯了他一眼。小金宝送出下巴,笑盈盈地说:“说。”阿牛舔舔嘴唇,说:“闻起来臭,吃起来香。”小金宝鼻孔里冷笑一声:“好你个阿牛,”小金宝说,“你讨了便宜还卖乖!”小金宝唬地就拉下一张脸,骂一声“下作”,张开胳膊,一手拉过一扇门,“乒乓”就两下,关死了。
小金宝在这一夜里没有睡竹床,而是卧在了地板上。半夜里小金宝伸出头,如冬眠的蛇那样伸出头,轻轻撑起上身;用耳朵四下打量一遍,站起来了。小金宝卷起被子,踩上去,朝门那边摊开来。她一边退却一边卷被子,再转过身,把被子朝门那边延伸。小金宝出了门,把门钩好,再用刚才的办法一步一步向东移去。到头了,小金宝没有从木质阶梯上下地,而是把被子轻轻丢在地上,再趴下来,吊吊虫那样爬了下去。
“好”,小金宝说:“我天亮了就问老爷,你知不知道你的兄弟想抢你的椅子,他还抢了你的床!”
“你别管,细皮嫩肉的,弄破了还有什么意
http://www.99lib.net
思?”
两条黑影在芦苇丛中只静立了一瞬,就拥在一处,胡乱地吻了。夜风荡漾起来,芦苇的黑影在秋风中摇曳得极纷乱,鬼鬼祟祟又慌乱不安。小金宝的双臂紧勾住宋约翰的脖子,身体贴在了他的身上。宋约翰吻了一半就抬起头,机警地张望四周。小金宝张着的双唇沿了宋约翰的脖子努力向上攀延,喘了气用心追寻。宋约翰再也不肯低下头了,小金宝的喉咙里发出了焦虑喘息。宋约翰的双手托住小金宝的腰,用气声说:“老家伙是不是怀疑上我了?”小金宝用力甩动头部,嘴唇像雨天水面的鱼,不停地向上蹿动。“是不是怀疑我了?”宋约翰问。“我在等你,你爱不爱我?”小金宝的喘气声透出一股伤心热烈的气息,“我在等你,大上海我剩下你这么一点指望了。”“老家伙让我来干什么?”宋约翰急切地说。“我在等你!我天天在等你!”宋约翰极不耐烦这样的疯话,双手一发力,小金宝的下巴就让他推开了。这个推动过于生硬,小金宝突然安静了,下巴侧过去,放在了肩上。宋约翰公鸡吃食那样在小金宝的脸上应付了几下,哄着她说:“告诉我,是不是怀疑我了?”小金宝一把抓住了宋约翰的手,捂在掌心里头做最后一次努力,“我们走。”她仰了头说,“我们离开上海,你让我当一回新娘,我依着你一辈子!”
夏末的夜晚入了夜竟有些秋意了,云朵大块大块地粉墨登场。月亮照样升起,一登台就心神不定,鬼鬼祟祟地往云后钻。月亮在云块与云块的裂口
藏书网
处偶一亮相,马上又背过身去,十分阴谋地东躲西藏。秋虫们很知趣,该在哪儿早就蹲在了哪儿,大气不敢出。月亮在黑云的背面寓动于静,如不祥的预感期待一种猝然爆发。
“你烦那么多做什么?我们离开,我们一了百了。”
“他不会平白无故把我叫到这儿来,”宋约翰森森地说:“他一定有大事情。——你是不是把我卖了?”
“我能卖谁?”小金宝凄然一笑,“我是卖到上海滩的,我能卖谁?”
我又要拉了,匆匆下了床出去。草草处理完毕我只得再一次捂了肚子回来。阿牛和阿贵坐在栈桥上吸烟,阿牛翘了一只脚,对我大声喊道:
“喝了,”小金宝拉了脸说:“再拉,你就走不动路了。——是盐水,全喝了。”
“宋爷说用刀子的。”
我如一条蛇开始了无声爬动,爬得极慢,极仔细,爬一阵停一阵,再仰起头吐一吐蛇信子。我大口地喘气,心脏在喉咙里无序地狂跳。我爬了一路。雨点大了,天破得如一只筛子。我匍伏在草地面,四只爪子慌乱地舞,快到大草屋时我趴在了地上,静了一会儿,站起身。一起身就对了大草屋撒腿狂奔。
“随便到哪儿。”小金宝说,“只要能像别人那样,随便在哪儿我都跟着你。”
“下雨好。下雨天办事,我从来不失手。”
“雨再大,我们躲到哪儿?”
宋约翰拥住小金宝,柔声说:“我会让你做新娘的,可不能随便在哪儿,等我把上海滩收拾了,我让你成为全上海最风光的新娘,你要耐心,你要听我的话,——老东西到底让我上岛来干什么?”九九藏书
“躲到水里头。”
“我没有瞎吃什么。”
但我立即看到了一个黑影。那只黑影是从地上突然站立起来的,这个黑影吓了我一跳,我猜同样也吓了小金宝一跳。小金宝怔住了。不过小金宝似乎立即认出对面的黑影是谁了,我也认出来了,我是从那人脸上的玻璃反光认出他是宋约翰的。
“六趟。”我嘟哝说。
我又捂了肚子下床了。老爷的房间里传出零乱的洗牌声。老爷的一阵大笑夹在牌声里,是那种杠后开花式的大笑。我愣了一会儿,阿牛跟在身后,小声对我说:“走远点,给我走到水边去!”我不敢违抗,黑头瞎眼直往水边的芦苇丛中钻。芦苇丛一片漆黑,仿佛里头藏了许多手,随时都会抓出来。我犹豫了片刻,有点怕,不敢弄出声音,蹑手蹑脚才走了两步,就在芦苇丛边蹲下了身去,我蹲下之后刚才的急迫感反倒荡然无存了。我就那么蹲着,想一些可怕的场面。这时候一颗水珠掉在我的脸上,随后又是一颗。我伸出手,夜雨就凉凉地下了。
我望着小金宝,不知道该说什么。
“喝了。”
我记得就是宋约翰和郑大个子上岛的这天夜里我的肚子开始疼的。肚子疼有点像天上的第一个雷,它说来就来。我想肯定是那个夜里睡在外头着了凉了。肚子疼得真不是时候,它发生在整个故事的最后阶段。然而,肚子疼得也是时候,要不然,许多大事我真的没法看得见。
“宋爷怎么了?怎么想起来杀小金宝?”
我捂紧了肩,夜里真凉。
“你别管。两点钟小娘们一进来,你就上,用绳子勒。”
“你怎么回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