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章
第十章
上一页下一页
小金宝侧着身子,立在一边启了下唇,胸口里的小兔子们又一阵乱跳。
夜笼罩了孤岛。是大上海的夜色笼罩了孤岛。我听见小金宝从老爷的屋子里走了出来,由西向东。她的脚步声中有极大的破坏性,是那种贸然发肆的破坏性。我听见她一脚踏开了房门,我的耳朵被黑夜塞满了。
“我就不信,嫂子这样,就没男人喜欢?”
“心里头有人了吧?”
我都没有弄明白那具尸首是谁。从河边回来小金宝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小金宝安静了,大草屋也就安静了。整个孤岛都一起安静了。
小金宝怔了一下,接过衣服侧过了头去。阿娇在灯下对她一笑,她也就笑了一笑。小金宝想了想,说:“今晚上你可要好好陪我说话了。”翠花嫂低下头,坐回到苇席上去,不敢看小金宝的眼睛。翠花嫂吞吞吐吐地说:“昨晚上真是对不起小姐了,我有些头疼。”翠花嫂侧过脸关照阿娇说,“阿娇,睡觉去。”阿娇噘着嘴,扭了扭屁股,不愿意。小金宝笑笑说:“我也常头疼的。”翠花嫂抬起头瞥一眼小金宝,又笑了一回,眉不是眉眼不是眼。
我站在阳台上,像二管家关照的那样,一一招呼了宋爷和郑爷。
“嫂子……”
小金宝的目光却收不回来了,她一把抓住翠花嫂的胳膊,自语说,“女人家,谁不想当新娘,当多少回也值得。”
我坐在门外,怀里抱着雨伞。我弄不懂两个女人哪里有这么多的话要说。她们安顿了阿娇,头靠了头,守在小油灯底下,就这么往夜的深处说。她们说话的声音极低,到后来只有她们自己听到了。我慢慢打起瞌睡,在门外睡着了。
“属马。”
接下来又好一阵沉默。我猜不出小金宝在一阵沉默的过后说了一句什么。这一句话声音不太大,但一定戳到老爷的疼处。老爷“咣当”一声扔掉了手里的瓷器,瓷器碎片在老爷屋子里四处飞迸。老爷怒吼道:“拉屎把胆子拉掉了,谁敢对我这样说话!”
…………………
“死鬼去了三年了,”翠花嫂想了想,说,“个把月后,我也给他守了三年寡了,再有个把月,我也不住在这个鬼地方了,就跟了他,到镇上去了。”
“小姐又瞎说了,又不是城里头。”
小金宝一把捂住了翠花嫂的手,一时却又说不出话来。“……等你成亲,告诉我一声,我送你两床缎面被子,两只鸳鸯枕头,把你的屋子里插满红蜡烛,贴满红双喜,到处红彤彤亮堂堂的,到处喜气洋洋的。”小金宝望着小油灯,目光九*九*藏*书*网有些收不拢,小金宝的脸上渐渐失去了刚进门时的好兴致,脸上疲乏了,弥漫出一股青灰的光,“要不我送嫂子一件白婚纱,最好的白婚纱,法国料子,毛绒绒的,让两个穿西服的童男子拖着纱脚,一路都是鲜花,马车,还有好听的歌,一直通到大教堂去。”
“小姐……”
“我给嫂子说一个。”
翠花嫂嫂开门时天已经大亮。她的开门惊醒了我。翠花嫂手里端了灯,她是在看见东方的晨曦后吹灭手里的油灯的。我睁开眼,一缕弧形腥红正从东方的天边流溢而出,一副天出血的样子。一块云朵被烧得通红,使我想起了铁匠炉里烧得通红的铁片。太阳一点一点变大了,带了一股浓郁的伤心和绝望。小金宝和翠花嫂嫂一齐望着初升的太阳,她们的脸上笼罩了血腥色,笼罩了倾诉了一夜过后的满足与疲惫。小金宝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说:“多乖的太阳,我都十几年看不见这样的太阳了……”
“你怎么老成这样?”小金宝说,“你还是我阿妹呢!”
黄昏时分小金宝开了门。出门时脸不是脸嘴不是嘴。我在门缝看见了她的一脸死相。我从门缝后头猜测她的心思。翠花嫂送晚饭来了,我听得出她的脚步。她拉开门,留出一颗脑袋的缝隙。小金宝和翠花嫂就在这个观察点里打了个照面。两个女人的这次照面在我的眼里都有些猝不及防。翠花嫂对小金宝点头一笑就低下了脑袋,似乎很不好意思。翠花嫂走过时只用眼睛瞄着小金宝的脚尖。翠花嫂低下头,小金宝这才想起来补一个笑脸,笑得极快,极短暂,稍纵即逝,但翠花嫂已经走过去了。小金宝点头一笑过后也没有再看翠花嫂,目光中气不足,又陷入了先前的恍惚。翠花嫂刚一走过小金宝就把门掩上了。我感觉到不对,怕惹出什么事,也忙着把脑袋收了进来。
我半躺在墙角。大地一片阴凉。我挪了挪身子,腿脚全麻了,站不起来。我的动静惊动了小金宝,小金宝回头时脸上吃了一惊。小金宝疲惫的脸上布满了疑虑。小金宝说:“你怎么在这儿?”我抱紧了雨伞,说:“外面水气大。”小金宝半信半疑地望着我,不相信地说:“你在这里躺了一夜?”我点点头,我想应该是一夜。
小金宝走到我面前,拉我起来。她摸了摸我的头,带了一股很怪的表情。她的脸上全是太阳反光,那种古怪的表情也如同清晨一样清洌而短促。她背过身,对我说:“我们回去。”我听清楚了,99lib•net她说,我们回去。我觉得她说的我们很好听,洋溢着小镇雷雨之夜她身上的温馨气味。
“人呢,倒不错,就是太木,也没什么大本事,——他还嫌我不是黄花闺女呢,我就开导他,是你亲哥哥,又不是人家,肉还不是烂在自家锅里!他一听,也就不提这事了。”
“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成亲……”小金宝的泪在往外涌,她用力忍住失神地说。
这样的夜谁能入眠?
小金宝敲开门,微笑着站在翠花嫂的面前。她的脸上很清爽,看不出任何事情。翠花嫂热情得有些过了头,她端着灯一个劲地把小金宝引向屋内。
小金宝的两只胳膊无力地沿着翠花嫂的肩头向上攀沿,十只指头一起乱了方寸。
但接下来便没了响声。这次寂静的过程极其漫长。很久之后才传出老爷的一句话,老爷拖了腔说:“我的钱,正过来是我的面子,反过来还是我的面子!”我听得出老爷的声音有些不耐烦,随后便没了声息。又过了一刻老爷拖了腔说:“你说怪谁?这种事你说能怪谁?——要真的怪谁?还得怪你,你晚上要是不乱跑乱动,我还不知道那边有人呢。”
“嫂子!”小金宝失声扑进了翠花嫂的怀里,身子弓成了一只虾米。小金宝说:“嫂子……”
“小姐就喜欢拿我取笑。——阿娇,去睡觉!”
“我要能像你,在岛上有人疼,有人爱,平平安安过一辈,有多好。”
“小姐还没有成亲?”
小金宝没有到阿贵的房间里吃晚饭。我吃完饭给小金宝盛了一碗,是稀饭。我把饭碗放到小杌子上,小金宝只用筷子挑了几下,推开了,掉过头去。这样坐了很久。我看见小金宝呼地一下站起了身子,直冲老爷的房门。我站在过道里预感到要发生些什么,便走进了自己的屋子。老爷的门不久被敲得震天介响,是那种不恭不敬的放肆响声。我坐到床上,把身子贴在了木墙上,眼睛在耳朵里瞪得滚圆。门打开了。
黑夜的孤岛上水气真大。小金宝的背影在这股潮湿的黑色中悄然走向了翠花嫂家。我拿着伞,沿着小金宝的背影跟了上去。翠花嫂家亮着灯,在这样的孤岛之夜那盏灯光给人以归家的感觉,我跟在小金宝身后,但不敢太靠近,我担心我一靠近反而招来厉声呵斥。
“你们什么时候成亲?”
郑大个子从小船舱里一出来就大呼小叫:“他妈的,老子憋死了!”老爷和小金宝一副乡下人模样,站在栈桥迎候宋约翰和郑大个子的到来。宋约翰和郑大个子穿了九九藏书渔民的旧衣,样子很滑稽。宋约翰没戴眼镜,立在船头弯着腿眯了眼睛四处张望。郑大个子把宋约翰扶上岸,宋约翰才摸出眼镜,戴上了。宋约翰和郑大个子走到老爷面前,招呼过老爷。老爷笑得如一朵秋菊,满脸金光灿烂。宋约翰说:“大哥的伤怎样了?”老爷摊开双手,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来。宋约翰松了一口气,说:“这样就好。”郑大个子迫不及待地摸出一根粗大的雪茄,点上,美美地深吸一口。宋约翰望着小金宝的鞋尖,喊了声小姐。小金宝则微微一笑,说:“你好。”郑大个子大声说:“才几天,怎么客套起来了?”老爷背了手,望着宋约翰,轻声问:“那边怎么样了?”宋约翰从怀里掏出几张报纸,递到老爷面前。老爷一边看,一边满意地点头。郑大个子衔了雪茄,把手伸到裤带里去,说:“我这儿还有几张。”三颗上海滩的巨头就凑在了一处。老爷的后脑勺倾得很长。小金宝的目光如春草的气息慢慢飘向了老爷的脑后。宋约翰的眼睛敏锐地捉住了这股气息,目光就试探着摸了过来。他们的目光在老爷的后脑勺上轰然相遇,舌尖一样搅在一块。没来得及花前月下,就匆匆宽衣解带,颠鸾倒凤起来。老爷说:“干得好!”四条目光正搅到好处,宋约翰花了好大的劲才撕了开来,小金宝在另一处娇喘微微。这个慌乱的举动如风行水上,只一个轻波涟漪,即刻就风静浪止,默无声息了。
翠花嫂脸上溢出来的幸福光彩一点一点刺进了小金宝的心窝。
“你今年多大了?”小金宝问。
老爷把报纸折叠起来,郑大个子伸过打火机,啪一声点着了。老爷望着报纸一点一点变成灰烬,长长舒了一口气。三个人会心一笑,老爷说:“我这一刀子,值得!”郑大个子背了手,衔了雪茄阔步而行,大声说:“值得值得!”宋约翰说:“大哥,还是要多小心。”老爷拍着宋约翰的肩说:“多亏了你们两个。”宋约翰说:“都是按大哥的吩咐做了,主要是大个子。”老爷又拍了一回,说:“大哥我心里全有数。”
“小姐!”翠花嫂的脸上难看了,翠花嫂顺下眼皮说:“小姐可不要拿我们这样的人穷开心。”
“你不要太伤心,你看看我,那时候……真像死了一样,现在不也好了,阿妹,慢慢等。”
翠花嫂见瞒不过去,也就不瞒了。翠花嫂低下头,低声自语说:“其实吧,也不是外人,就死鬼他三弟。”
“小姐这个岁数,也该嫁了。”翠花嫂说:九_九_藏_书_网“我第一眼见到你,就猜你命不顺……”
小金宝“唉”了声,脸上走了大样。她的泪水涌了开来,在小油灯下默然一点头。不吱声了。
翠花嫂抱着小金宝,抚着她的头,轻声说:“阿妹。”
“你怎么不改嫁?”
“小姐怎么说这样的话?”翠花嫂用眼睛骂她了,“女人的命,是等的命,什么事都要等,全靠等,只要你真心,耐了性子等,苦苦地等,慢慢地等,好运道总会来到……”
翠花嫂给每个人盛上饭,老爷说:“翠花嫂,中午杀两只鸡,下午我有客人来。”翠花嫂应了一声,老爷把嘴巴就到小金宝的耳边,轻描淡写地说:“是约翰和郑大个子。”小金宝的肩头猛地就一个耸动,她顺势一手端起碗,一手执筷。小金宝的这次细微惊慌瞒过了所有的人,却没有逃得出我的眼睛。小金宝的眼珠子从老爷那边移向了手里的稀饭,却又放下了,说:“我不饿。”
小金宝点点头,目光却散掉了。
“老点好,老了蚊子咬不动。”
“阿娇!”
翠花嫂和阿娇正在编席。她们的屁股下面是厚厚的一叠。眉苇子都泡到了好处,又柔又韧,在手里欢快地跃动。小金宝咧开嘴,笑着说:“正忙哪?”
小金宝已经来了。正站在门口。她的站样有些松散,两只手不撑也不扶,就那么垂挂在那儿,脸上是没睡好的样子,流溢出乏力浮肿的青色。老爷还是第一次看小金宝的农妇装扮,咧开嘴说:“嗯,你别说,你这身打扮还真是不错。”老爷回了头对阿贵说:“回头也给我找一件,我也再做一回庄户人。”阿贵答应过了,老爷说:“小金宝,你看看这孩子和你那时候像不像?”老爷大声说:“来,认孩子做个干女儿。”阿娇从老爷的怀里挣脱开来,抱了小金宝的两条腿,仰了头就小声喊:“干妈!”小金宝极疲惫地一笑,样子有些凄艳。翠花嫂说:“阿妹,我给你炸了几个糍粑,凉了就不脆了。”小金宝没有动,只是低了头用手指顺阿娇的头发。翠花嫂一把拉过阿娇,对了老爷大声说:“还没有叫干爷爷呢!”屋里顿时静了下来。我在翠花嫂的身后轻轻拽了一把她的上衣下摆,翠花嫂以为自己挡住小金宝的路了,忙退回一步,笑着说:“小姐,你阿爸真好,一点没架子!”老爷大声说:“你们看看,不就成一家子了?”大伙又一阵哄笑,暗地里松下一口气。老爷坐下来,笑着说:“吃早饭吃早饭。”没人敢坐。老爷说:“不要拘礼了,随便坐。”阿贵阿牛歪了屁股坐到九九藏书网了老爷对面。小金宝站着没动,老爷说:“吃饭了。”小金宝没好气地说:“几天没刷牙了,嘴巴臭。”老爷挪了挪身子,依旧是一脸的笑。老爷用手指头轻轻点了点身边的凳子,声音里头却是威严。小金宝不敢违抗,走了过去。阿牛见小姐过来了,拍了个高级马屁,说:“嘴巴臭有什么不好,就当吃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香!”阿牛一说完自己先笑了,小金宝毫无表情地落坐,阿牛见马屁没拍到位置,脸上极不自然,咧开一嘴大黄牙。阿贵见小姐的脸绷着,拉下脸说:“笑什么?一嘴臭豆腐!”
翠花嫂放下灯就进了屋去,小金宝有些纳闷,弄不懂她慌里慌张做什么去了。翠花嫂出来时手里捧着一件上衣,不好意思地说:“我正想给你送去,昨天你来借衣服,我头疼,也没给你挑一挑,这件好,你换了。”
翠花嫂捋着眉苇子,没有接话茬。
说句实话,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弄不清,怎么小金宝惹上谁谁就得倒大霉。她的身上长满了倒霉钩,她一动就把别人钩上了。你不喜欢她时她是这样,你喜欢她时她依旧是这样。我不知道她这辈子真正喜欢过什么人没有,在我的眼里她对桂香不坏,桂香立即死了儿子;她对翠花嫂也不错,翠花嫂一转脸就去掉了心上人。我不知道她的倒霉钩将会钩住什么。
“姨娘,我阿叔喜欢我阿妈。”阿娇突然插话说。
阿娇瞪大了眼睛望着这边,似乎吓着了,呆呆地望着这边。
老爷出门吃早饭成了今天的开门彩。他一出门就显得容光焕发,老爷步伐矫健神采奕奕。阿贵、阿牛、翠花嫂、阿娇和我正挤在老爷对门的屋子里,围了桌子准备开饭。老爷的门打开了,老爷笑咪咪地凑上来,说:“今天有什么好吃的?”大伙一见是老爷,众星捧月喊了一大通老爷。翠花嫂第一次见老爷,有些紧张。顺了眼笑着说:“老爷早。”老爷的兴致极好,说,“你就是翠花嫂嫂吧?”翠花嫂听到老爷叫出她的名字,有些受宠若惊,说:“老爷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老爷大声说:“天天喝你熬的鱼汤,怎么敢不记住你的名字?”阿贵和阿牛就大笑,好像老爷的话句句都有天大的笑料。老爷说:“翠花嫂,等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派人接你到上海玩两天。——这是阿娇吧?”老爷转了脸问。老爷坐下来,把阿娇抱到自己的腿上,动作又慢又轻,看了好大一会儿,说:“小丫头多波俏,跟小金宝当年一个样,——小金宝呢?”老爷回了头关照我说:“去把小姐叫过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