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辑 活在当下
学术良心或学术道德
目录
第一辑 人生感悟
第一辑 人生感悟
第一辑 人生感悟
第二辑 九十述怀
第二辑 九十述怀
第二辑 九十述怀
第三辑 寄情于物
第三辑 寄情于物
第三辑 寄情于物
第三辑 寄情于物
第四辑 活在当下
第四辑 活在当下
学术良心或学术道德
第四辑 活在当下
上一页下一页
“学术良心”,好像以前还没有人用过这样一个词,我就算是“始作俑者”吧。但是,如果“良心”就是儒家孟子一派所讲的“人之初,性本善”中的“性”的话,我是不信这样的“良心”的。人和其他生物一样,其“性”就是“食、色,性也”的“性”;其本质是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人的一生就是同这种本能作斗争的一生。有的人胜利了,也就是说,既要自己活,也要让别人活,他就是一个合格的人。让别人活的程度越高,也就是为别人着想的程度越高,他的“好”,或“善”也就越高。“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是地道的坏人,可惜的是,这样的人在古今中外并不少见。有人要问:既然你不承认人性本善,你这种想法是从哪里来的呢?对于这个问题,我还没有十分满意的解释。《三字经》上的两句话“性相近,习相远”中的“习”藏书网字似乎能回答这个问题。一个人过了幼稚阶段,有意识地或无意识地会感到,人类必须互相依存,才都能活下去。如果一个人只想到自己,或都是绝对地想到自己,那么,社会就难以存在,结果谁也活不下去。
此外,梁启超上书中还举了一点特色:“孤证不为定说。其无反证者姑存之。得有续证,则渐信之。遇有力之反证则弃之。”可以补充在这里,也可以补充在上一节中。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谈论在报刊上出现的次数多了起来,而且给“老年”也下了定义:六十岁以上就算是老年。我不知道,这个规定是从哪里来的?是不是国际上公认的?谈论的口气也严肃了起来。我曾读到一些报道,说某某城市到了多少多少年,“老龄人”达到全体居民的多少多少百分比,它就算是一个“老龄化城市”。虽然没有明说其后果,然而语气之中隐隐埋藏着一点“忧患意识”。也许因为自己是老年人,难免有点神经过敏九九藏书。我隐约感觉到,社会已经把老年人视为一种包袱,一种负担。他们自己已不能生产、劳动,需要别人——当然是年轻人——来养活他们了。将来老年人越多,则问题越多。偏偏建国以来,人均寿命已经增加了一倍多,看来将来还会提高。这就意味着,社会的包袱将会越来越重了。这岂不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吗?
谈论人的老龄化,不是一件坏事。在人类社会中,除了那些夭折和中年早逝者外,每个人都有一个老年。一般说来,人到了老年,血气已衰,行动不会像青少年那样矫健,有时会需要一点照顾,这是人之常情。如果从这个意义上谈论“老龄化”,不但未可厚非,而且符合中国尊老的美德。因此,最初在报章杂志上碰到“老龄化”这个词儿时,心里颇有点甜滋滋的感觉,因为,我自己早已就算是个老人了。
谈所谓“老龄化社会”
我在这里补充几点梁启超在他所著的《清代学术概论》中谈到的清代正统派的学风的九_九_藏_书_网几个特色:“隐匿证据或曲解证据,皆认为不德。”“凡采用旧说,必明引之,剿说认为大不德。”这同我在上面谈的学术道德(梁启超的“德”)完全一致。可见清代学者对学术道德之重视程度。
我觉得,“老龄化社会”这一个词儿像是一个舶来品。几十年前,我没有听说过。
恕我愚陋,我不理解,这样喧嚷不休地大谈“老龄化社会”,究竟有什么意义?规定六十岁为老年,在旧社会是可以的。然而,到了今天,专就我们搞人文社会科学的人来说,六十岁正是黄金时期。读书多了,资料掌握也多了,正面和反面的经验和教训都已经有了,正是写作的最佳时刻。然而社会却突然告诉你:你已经“老”了!不中用了!成为社会的负担了!“老龄化”一个“化”字就把你打入另册。谈老色变,好像是谈艾滋病、环境污染、生态平衡破坏等等威胁着人类生存前途的祸害一般,老龄人也威胁着人类的生存。
我真正不了解,谈论“老龄化九_九_藏_书_网”究竟想干什么?事实上,今天六十岁以上的老年人还能干事、想干事、肯干事的大有人在。老在他们耳边聒噪什么“老龄”“老龄”,搅得他们不得安宁,这对社会不利,对中青年人也不利。这不是一清二楚的吗?
我可以无愧于心地说,上面这些大骗或者小骗,我都从来没有干过,以后也永远不会干。
这话说得太远了,还是回头来谈“学术良心”或者学术道德。学术涵盖面极大,文、理、工、农、医,都是学术。人类社会不能无学术,无学术,则人类社会就不能前进,人类福利就不能提高;每个人都是想日子越过越好的,学术的作用就在于能帮助人达到这个目的。大家常说,学术是老老实实的东西,不能掺半点假。通过个人努力或者集体努力,老老实实地做学问,得出的结果必然是实事求是的。这样做,就算是有学术良心。剽窃别人的成果,或者为了沽名钓誉创造新学说或新学派而篡改研究真相,伪造研究数据,这是地地道道的学术骗子。在国99lib•net际上和我们国内,这样的骗子亦非少见。这样的骗局绝不会隐瞒很久的,总有一天真相会大白于天下的。许多国家都有这样的先例。真相一旦暴露,不齿于士林,因而自杀者也是有过的。这种学术骗子,自古已有,可怕的是于今为烈。我们学坛和文坛上的剽窃大案,时有所闻,我们千万要引为鉴戒。
我的话能代表一部分老人的心情。我说得可能有激烈的地方,请非老人原谅包涵。
这样明目张胆的大骗当然是决不允许的。还有些偷偷摸摸的小骗,也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戒心。小骗局花样颇为繁多,举其荦荦大者,有以下诸种:在课堂上听老师讲课,在公开学术报告中听报告人讲演,平常阅读书刊杂志时读到别人的见解,认为有用或有趣,于是就自己写成文章,不提老师的或者讲演者的以及作者的名字,仿佛他自己就是首创者,用以欺世盗名,这种例子也不是稀见的。还有,有人在谈话中告诉了他一个观点,他也据为己有。这都是没有学术良心或者学术道德的行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