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辑 如果有人想自杀,就放他去菜市场
头上的毛
目录
第一辑 一切都会好的,只要时间过去
第一辑 一切都会好的,只要时间过去
第二辑 世上万事,不过是一懒二拖三不读书
第二辑 世上万事,不过是一懒二拖三不读书
第三辑 迟来的安慰
第三辑 迟来的安慰
第四辑 如果有人想自杀,就放他去菜市场
第四辑 如果有人想自杀,就放他去菜市场
头上的毛
第四辑 如果有人想自杀,就放他去菜市场
头上的毛
上一页下一页
孙权紫髯是史册所载,可以判断基因变异或者血统怪异。评书里由此夸张,爱把所有胡子染颜色,比如程咬金就被说成是蓝靛脸红胡子。《说唐》里蓝胡子灰胡子黄胡子红胡子紫胡子一应俱全,跟彩虹糖一样。通常,可以按胡子判断人物。比如:
五绺长须:英俊风流白面大叔专用,偏武。比如杨六郎、岳飞……和岳不群。
因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冠礼之前,头发得垂着。《桃花源记》,“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就是说老头儿正太们和乐融洽。也有少年时就放克爆炸头的,“蓬头稚子学垂纶,侧坐莓苔草映身”。头发垂长了麻烦,扎俩髽髻,就是总角。男女从小有感情叫青梅竹马,青梅竹马的男男版就是总角之交。
日本战国小说有个常见词:某某大名或家臣“元服”了,是喜事。这词是汉语里借去的。郑玄说过,元者首也——按此说,希特勒身为德国元首,也可以叫作德国首首或德国元元。“你见过元元吗?”“大胆,我是盖世太保,你把你刚才说的重复一遍!”——“元服”,中国古书里也有,元者头也,服者衣也,就是头上戴的玩意儿。行元服之礼,就是所谓冠礼。孔子所谓二十而冠,就是说,二十岁开始戴冠了,是成年人了。
古代非平民,常不戴冠,但要留全发,戴巾帻、陌头、角巾、周郎的纶巾。上古时代,有些巾是两用的。戴上去就缠头,解下来就洗手擦脸,现在农村里老伯伯依然很豪迈,夏天手帕罩头,流了汗一手帕往脸上擦去。有些巾就只枉当个虚名,实际上是冠的一种,比如诸葛巾就没九-九-藏-书-网有擦脸的用途——不然诸葛亮南征泸水,一嫌热,顺手把头上纶巾扯下来擦汗,身旁关兴、张苞满脸晦气:“丞相请自重啊……”
有个很矛盾的事是这样的:
军队干部鲁达打死了服务态度良好的卖肉个体户郑大官人,走投无路,只好出家。五台山智真长老高瞻远瞩,已被施耐庵剧透过鲁达将来成正果的结局,亲自给他剃度,不只是头发,胡须也要剃的。曰:“寸草不留,六根清静;与汝剃了,免得争竞。”只一刀,逃犯鲁达成了僧人鲁智深。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红胡子、蓝胡子、紫胡子等:异族人或樱木花道级别智商大叔专用。
头发不能轻易散,也不能轻易剃。越国人断发文身,被北方人觉得好勇斗狠,不文明。头发得留着,体毛茂盛者因此很头疼。汉元帝额头上有壮发,颜师古注说:“壮发当额前侵下而生,今俗呼为圭头者是也。”——额头上长头发就叫“圭头”(注意这读音),所以要“加巾帻”来遮盖自己的圭头。当然,巾帻戴多了也很有用。《三国演义》里,孙坚戴这个,被华雄追着砍,于是把赤帻给祖茂,自己金蝉脱壳了——和曹操潼关割须弃袍一个道理。顺便,孙坚弃赤帻,曹操弃红袍。他俩难道都是在被公牛追吗?
络腮胡:性格豪迈大叔。
三绺长须:英俊睿智白面大叔专用,偏文。比如什么徐懋功啊,苗光义啊,都是半仙、牛鼻子老道、山人掐指一算计上心来。
八字胡:猥琐流老反派专用。
说胡子。
淳于髡这个髡字,很不吉利。楚狂士接舆去唱衰孔子:“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屈原说这人很奇怪,证据就是“接舆九九藏书网髡首兮,桑扈裸行”。接舆先生剃自己的头,外人看来和裸奔是一路货。髡完脑袋的都算奴隶,曰苍头。战国时还派去打仗,汉朝之后就变家用奴隶了。现在老有人怀疑陈寿写《三国志》时抹黑诸葛亮,就是因为陈寿的爸爸被诸葛亮施过髡刑,所以推断陈寿小时候一定很受刺激,每天被小孩指着鼻子:“丞相让你爸爸裸奔,哈哈哈哈哈!!”
头发少很麻烦。杜甫“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簪都簪不起来了,得续假发。莫言《檀香刑》里写男人头发稀少,打不起辫子时,得加好多黑线,虚假繁荣。古代假发叫髲。陶侃的妈妈为了给他撑面子,卖过假发:“侃母湛氏语侃曰:‘汝但出外留客,吾自为计。’湛头发委地,下为二髲,卖得数斛米。”这个创意后来被欧·亨利拿去,写了《麦琪的礼物》。一般头发做不了髲,得黑又亮,瀑布一样。张丽华发长七尺,光可鉴人。头发越长,油光闪亮的代价越大。所以《红楼梦》有“女儿愁,无钱去打桂花油”。
光头有许多好处。车迟国唐僧和对面的大仙比坐禅,被人家作法,脖子上变出个臭虫来。帮师父除完虫后,柯南·悟空·孙迅速推理:师父一个光头,怎么会长臭虫?不消问,定是那道人使怪!他为了给唐御弟出气,变只蜈蚣,去咬对面道人的嘴。这说明了光头的大好处:不长虫子。哪怕长虫子,也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至于非光头的坏处,多得要命。三千烦恼丝是也。
名门贵胄用金步摇之类簪子首饰,那是另一门学问了,不涉。温庭筠“小http://www.99lib.net山重叠金明灭”,传说可以解释为许多金梳子明暗参差(好了,《麦琪的礼物》里也有这个……)。穷人家用荆钗,然后一般就假装谦虚“拙荆貌丑”,然后人家极口赞扬,休得谦虚,明明是“布衣荆钗,不掩天香国色”。比“布衣荆钗”还要乱的就是“粗服乱头,不掩国色”,王国维说李后主词的。
细髯长眼:奸雄,比如曹操。
二十岁戴冠了,头发得结起来,曰结发,曰束发。江郎才尽的那位江郎给李都尉写诗:“而我在万里,结发不相见。袖中有短书,愿寄双飞燕。”听来情怀很暧昧。李广请战,为了显示自己资历老,说“结发而与匈奴战”。头发不能随便披散开,因为披头散发不是正人君子样,孔子说没有管仲的话,大家都要被蛮族统治,披发左衽矣。披头散发很不正统。所以《天龙八部》2003版电视剧里,逍遥派要全体弄一头离子烫长发披肩根根飘逸,显得格外不羁,跟太平军一样披着。又或者李白撒娇,觉得人生不称意,明天我要散着头发坐船去了——“明朝散发弄扁舟”。
吕布和贾宝玉虽然是猛男和非猛男的两极,但有一样很像,都戴“束发紫金冠”。《红楼梦》《三国演义》电视剧里演示过他二位戴冠摘冠的镜头。头上打一髻子,冠戴上,簪或笄(都是一个东西)横插,两边丝络在下巴上一结一勒。丝络者缨也,簪和缨是冠的必要部分,所以指代冠,然后也指代戴冠的贵人。朱敦儒词曰:“中原乱,簪缨散,几时收?试倩悲风吹泪,过扬州!”就是说中原挨了金宋战乱,戴冠的诸位达官贵人都倒了大霉。淳于髡曾经“仰天大笑,冠缨索绝”,说明此人笑起来腮帮子活动范围极大,一笑起来脑袋直径会大幅度增长。《红楼梦》电视剧版里,贾珍色眯眯地去摸秦可卿,就是把人家姑娘簪子给摘了,准备让伊披头散发,看上去甚是淫亵。九_九_藏_书_网
暴长胡楂很吓人。鲁智深剃度后过了一段,暴长胡楂,下山打铁,那打铁的“先有五分怕他”。
关于保养胡子,评书里有个最夸张的说法。说魏文通、李成业几位反派,都爱胡子。怎么个爱法?胡子平时都用茶水泡养着,用锦囊裹着,掉一根,三天吃饭不香——当然,渲染这些,是为了把反派的胡子三两把都拔干净,让大家拍手称快,让反派徒呼奈何。
长了胡子很麻烦。比如张无忌练九阳神功五年,没地方刮胡子,一脸长须,殷离看他邋遢丑陋,不知道岁数,就敢随便跟他打闹。后来帮他把胡子一刮,就黯然神伤:“原来你这么好看!”没胡子也很麻烦。刘备没胡子,被张裕嘲骂,说他他光下巴,简直像露着屁股。岳不群露马脚,也是因为不断掉胡子,被夫人发现了。如是,贾政边预备打贾宝玉,一边大吼“我免不得做个罪人,把这几根烦恼鬓毛剃去,寻个干净去处自了”。
头上多毛,如此麻烦,所以还是智真长老说得好:“与汝剃了,免得争竞。”直接用老年代的“水热刀快”四字招牌,把各类毛都剃干净了,就没有簪、缨、冠、巾、圭头(这倒霉读音)、钗、桂花油、茶水、纱囊、梳子、帽子、洗发水、护发素、黑亮护理、发型、VIP卡、包月
www.99lib•net
优惠、发胶、杀马特这些事了。此举在古代且自不提,在现代,最直接的影响是:发廊业可能就此消失。然后,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从此洗脚业将代替发廊业,成为我国服务业的龙头老大。
唇上为髭。两腮为髯。关羽美髯,故诸葛亮书信里直接称之为“髯”。《三国演义》牛皮吹大了,说天子赐他一锦囊护髯用。我要是路上看见谁胡子上包一囊,不笑死才怪。
可是,金庸和梁羽生二位,写胡一刀、胡斐、尉迟炯的日常容貌,都是“神情粗豪,虬髯戟张”。问题是虬髯弯,戟张直,虬髯是常规状态,戟张是突发状况。一个人如果胡子是弯的,是虬髯,就不可能随时戟张;如果胡子是随时笔直的,就不是虬髯。可这二位写字,总是让大家随时随地虬髯戟张着,只能理解为:好汉们体毛充沛,而且经常怒目横眉高度紧绷,于是胡子时弯时直,就跟含羞草一样。
燕颔虎须:这个一般还“亚赛钢针,根根见肉”,黑脸专用,张飞及其化身尤其无法免俗。奇怪的是林冲书里也是这模样。
李靖、虬髯客、红拂世称风尘三侠。虬髯者,弯胡子也,说明这大叔胡子是泡面那样弯曲曲的。有诗所谓“虬髯戟张目怒视,当前猛见红拂妓”,戟是直的,弯的那叫蛇矛。这诗意思是:弯胡子猛地绷直,眼睛怒视——有点儿怒发冲冠、头发上指的意思。就是说,虬髯戟张,就是“弯胡子绷直了”,这是个突发状态。
假头发用到登峰造极的是袁紫衣。一个尼姑,仗假头发成了《飞狐外传》女主角。摘了胡斐的心,苦死了程灵素,临了摘了假发就撇清了。人品不好。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