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辑 世上万事,不过是一懒二拖三不读书
如何让女主角死心塌地送上门
目录
第一辑 一切都会好的,只要时间过去
第一辑 一切都会好的,只要时间过去
第二辑 世上万事,不过是一懒二拖三不读书
如何让女主角死心塌地送上门
第二辑 世上万事,不过是一懒二拖三不读书
第三辑 迟来的安慰
第三辑 迟来的安慰
第四辑 如果有人想自杀,就放他去菜市场
第四辑 如果有人想自杀,就放他去菜市场
第四辑 如果有人想自杀,就放他去菜市场
上一页下一页
实际上,大多数女妖都被设定成了妓女的幻影。她们温婉美丽,胜于大多数人间女子;她们明明有凌驾人类的能力,却不去统治人类,却还要像黑社会洗底一样委曲求全,像妓女一样等待被救赎,一旦有个人类拿点真心,就舍弃一切迎难而上。好像妖天生就低人类一等,对人类有歉疚之情,活该倒霉似的。
写书人的世界观,通常这么解释:首先,从人类角度来看,妖精的品德有问题,是其原罪;其次,妖精通常要吸人类的阳气,要吃人心之类——因为妖魔鬼怪伤害过人,所以人妖不两立。问题是,这是人类角度,妖害人类,好比人类吃猪肉吃牛肉。妖类何必为此有心理压力?
这么设定,最后的得益者是谁呢?书生。首先,因为对妖(或妓女)付出真心,要救她们脱离苦海,于是书生们道德上很是伟岸;引得女妖们死心塌地跟他们后,肉体上又获得了回报,真是精神肉体的双丰收啊。这就是九-九-藏-书-网写书者的结论了:把女妖们设定成妓女一样待拯救的、给点真心就愿意死心塌地一生一世的角色,再赋予她们完美容貌,然后就可以乐滋滋地享用她们啦……比如柳毅救龙女,先拒绝人家姑娘一次,获得了精神高度,最后还是娶了人家姑娘,两不误。
许多鬼狐仙怪的故事里,女妖和妓女的地位相似:普遍美丽,但低人一等。比如宁采臣和聂小倩,许仙和白娘子,都是美女上赶着找穷书生。这等美事,穷书生百世难逢,但这时偏有法海、燕赤霞这种牛鼻子或秃驴,前来喝破:“孽障!你乃是妖!”立刻美女们就好像被人揭了丑事,打了折扣。 而妓女们亦然。像杜十娘,无论自身多美,对男人多好,因为过去的历史,总有点原罪。最后结局虽然形象明亮,但代价极大:怒沉了百宝箱,自己也惨烈殉节了,这才能让男人后悔一下。
妓女们被低看一眼,可以理解为www.99lib.net男权社会习惯使然。妖怪却做错了什么,非得虚构出来就平白低人一等呢?在大部分书籍里,人家妖精普遍容貌美丽、演技高超、神通广大、聪慧可人、功能全面,虽然大多数内心有点阴暗,但也自由自在。这样的妖精也不坏,何必上赶着勾引你们这些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宅男穷书生?
自古及今,一直有种故事套路是这样:穷但纯情的主角有位意中人,她嫁了个富贵但凉薄的丈夫,于是回头来才念及主角的好。这种写法其实很狡猾,而更邪恶的手段,是预设对方低自己一等的立场——通常是道德层面。比如,让妓女和妖女们从一开始就自觉低人一等,于是必须主动来缠书生;比如,让女将们自甘为奴妾,于是必须主动对小将们投怀送抱;比如,把情敌先写得外表完美,然后设定其心灵贫瘠,所以心爱的王子只好求着灰姑娘,来获得心灵的救赎(《简·爱》就是这种写法);比如,一个男人虽然有家世但身体坏了,所以女主角会毅然放弃豪富而选择更自然健康的夫妻生活(《查泰莱夫人的情人》)。情节各异,手段都差不多:都是预设自己有些优点为对方所没有,于是对方必须舍弃一切追求自己……
藏书网
另一种常见套路是:妖精日常勾引点人,是为了吸点阳气以保证活动能力;难得遇到个坐怀不乱的,便引为知己与君子,开始追求从良。这种态度似乎更说得过,但定位听来还是很像杜十娘。
类似的手段,散见于大量武侠作品里。比如女侠女扮男装,和少侠结伴而行,结果某天女侠洗澡时被少侠撞见,就忽然从一个自由主义女侠,变成了小鸟依人的封建思想美女,举着“都被你看了”的旗帜,投入少侠的怀抱http://www.99lib.net;又比如少侠中毒,必须吸毒疗伤之类,女侠本着治病救人的精神完了事,又忽然摇身一变举着“男女授受不亲”的招牌投入了少侠的怀抱——这些说难听点,有点拿肉体做道德绑架的意思,总之女孩子无论平时多么豪迈潇洒不让须眉,一旦被男人看了摸了抱了,就得立刻主动打包,送上门去归了男人……
如此话说回头,当一个极度夸大道德和男权精神层面的世界观出炉时,你真得替女主角留心。她可能因为当过妓女或妖精,被摸、被看、被抱、被父母指婚、空闺寂寞、嫁过人等无限多的方式,掉进舆论营造的道德劣势,自觉低人一等,需要男人救赎,于是主动送上门去给男主角。更恶劣的是,通常男主角还得三推四推,非得让姑娘义无反顾死心塌地,自己才坦然笑纳。于是一面庄严肃穆深觉自己高尚透了,一面开始享用姑娘的肉体。
同理推广,赶考的书生如果没遇到待赎身的妓女、待拯救的妖女,那九-九-藏-书-网大有可能遇到某个尚书、宰相家的独生女儿千金小姐。这小姐家必然有个无人防备的后花园,她身边还必定只有一个丫鬟。这家里必然豪富无比,可小姐却一心向往自由,于是书生既解放了小姐的精神,又得到了小姐的身体,最后还一定高中归来……类似的想象,评书里也有。比如,英俊少年、白袍小将上阵,对面常有个美貌的姑娘,编点什么“我师父早将我许配于你”一类理由,愿意主动求亲。白袍小将必然不答应,一脸正气,但扭不过姑娘有本事、有情谊,半推半就地从了,还得是姑娘主动——杨宗保娶穆桂英啦,薛丁山娶樊梨花啦,皆此类也。虽然人家姑娘本事高,但架不住男人们姿态高,先一步占住道德优势和上风,就得劲了……大到元明各类才子佳人传说,小到田螺姑娘,的确到处都是“小伙子心地好,姑娘主动送上门”式的故事。有小伙主动送上门的故事吗?有。箫史来娶弄玉,最后把弄玉一起拐走了,还吹着箫。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