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目录
孽缘
孽缘
孽缘
12
12
上一页下一页
夺科捡了两只鼓胀的鱼泡玩弄着,没顾上叔叔夏佳,自行走了。在回家的路上,他看见伐木工人在村子和伐木场之间架桥。早上,叔侄俩就是从这里过来的,现在,那些人正在桥梁上铺设桥板。
夏佳悚然一惊,离开了那房门。夺科早已离开了。夏佳稳在自己床铺前浑身哆嗦不止,夺科悄悄进来,碰碰他垂在身侧的手,说:“我们看鱼去吧。”
他的嘴唇蠕动,犹如初生婴儿寻找母亲的乳头。而他成年人的脸上没有一点皱纹,细腻光滑,仿佛一张娃娃的脸孔。他梦见自己飞临深渊的底部,清楚地看到水底平整的沙砾,夹杂在沙砾中的洁白的石英石以及云母碎片折射出的银白光芒,他在水底下寻找鱼的踪迹,这时,他被一声尖叫惊醒过来。
索南说:“不理那个地主儿子!”
99lib.net
“你要对我好”,他又听见说,“还要对夏佳和夺科好”。
叔侄俩谁也不看谁,呆坐了一会儿。仿佛有心灵感应,或者同时被一种神秘的东西支使,他俩一同起身,离开河岸。
河面上笼罩着沉沉的雾气。叔侄俩一言不发地坐在被露水湿透的石头上,隐隐约约还可以嗅到鱼群留下的气息。他俩耐心等待,鱼群藏匿到深水里,等到太阳出来,驱散雾气,河底的淤泥变得暖和了,它们才会出来。
夺科说:“叔叔你来。”说着就把这个身不由己面如白纸的人领到倾倒垃圾的地方。这时太阳已经升起来了,那堆垃圾中有难闻的气息散发出来,最为浓烈的是鱼腥气。不待侄儿指点,他已认出许多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鱼鳍,还有许多扑满了苍蝇的鱼的肚肠。两个人影移动一下,那些苍蝇就嗡一声散开,飞不多远又扑了回来,它们的翅膀上也闪烁着鱼鳍上那种银光
藏书网
那些人大多看见夏佳是怎样掉进河里的,那姿势介于失足跌落和有意自杀之间。
索南说:“我要告诉阿爸和老师。”
“手拿开吧,你。”
伐木场那片木屋清晰地出现在他们面前时,夏佳对侄儿说:“吃鱼的人就住在这里。”
夏佳首先断定叫声不是出于自己,便释然地笑了。啊,死原来也是轻易的事情,甚或有些美妙,就像羽毛凌空飞起,鱼向下游漂流。他又听见了叫声,是寡嫂秋秋的叫声。接着是那个男人抚慰的声音。
屋子里也越来越明亮了。新的一天就这样来到了。夏佳仔细地注视阴影怎样向墙角退缩,然后消失。
“我会的。”
那些人还看见夺科对大人落水毫无知觉,自顾入神地玩弄手中的鱼泡,过了桥,走进那一大片绿如丝绒的平整麦地中间。
秋秋开始哭泣,哭声越来越响亮。
那个炊事员送夏佳和夺科出来,刚好听见这话,问:“他是地主儿子?”得到答复后脸上露出后悔的样子说九_九_藏_书_网:“可惜我的鱼汤了。”
一个伙伴招呼夺科也去上学。
河里没有鱼。
早晨,夏佳醒来时感到头疼欲裂,口干舌燥。一时竟弄不清楚自己睡在什么地方,寡嫂秋秋也不在身边。慢慢地他才知道自己睡在储藏室里,而所谓储藏室除了他自己以及身子下面的熊皮和褥子,身上盖的被子外,另外就只剩下几件节日和出客必用的衣物,再有就是昂旺曲柯打猎打到的几只野鸡。那几只野鸡他亲手煺了毛,剔去内脏悬挂在那里,现在,它们的肉已经风干,毫无知觉地在空中微微摇晃。
夺科摇摇头躲开了。
索南问:“他们吃了鱼?”
昂旺曲柯自得的含着醉意的笑声从门缝里传了出来。低沉中略带沙哑,完全是一个自负自傲的男人的笑声。笑声刚歇,他的说话声又直冲耳鼓:“夏佳真的不能干男人的事情?”
叔侄俩穿过木屋围成的、竖有篮球架子的广场,那些打球的人、洗脸的人,站在一起聊天的人叫他俩老乡,对他们露出友九*九*藏*书*网好的笑容。在宽敞的食堂里他们又嗅到昨晚已经闻到的那种香味。叔侄俩坐在那里,享受那诱人的香味。有人给他俩端来一碟白面馒头,又盛来两碗汤,那人说:“肉吃完了,喝点汤吧。”还说要搞好工农团结,民族团结。叔侄俩饱餐一顿,出了食堂还在回味那鲜美无比的汤。迎面看见和夺科同岁的会计的儿子索南带着几个同学在那里投掷篮球。每天上学,他们都要弯到这里来玩一会儿。
“没有鱼肉,是煮鱼的汤。”
夏佳又感到头痛,太阳穴那里血脉疯狂跳动,仿佛一只锤子在敲打。
明丽的阳光中飞舞着几只漂亮的野鸽,布谷鸟的叫声悠悠扬扬。
夏佳心中空空荡荡,他觉得心中那空洞变成一个光华灿烂的深渊,身躯带着身外的整个世界像片临风的羽毛轻轻向下坠落。那深渊没有底,叫坠落的人产生出飞翔的感觉。他想,侄儿夺科是多么喜欢鱼呀,立时那飞翔的感觉变成了鱼顺水漂游的感觉。他仿佛感到自己又沉沉睡去,脸上露出疲乏而又九九藏书网愉快的笑容。
他又微微一笑,侧身倾耳听,秋秋的哭声早已终止了。夏佳悄然起身,轻轻出了房门,看见侄儿夺科正站在母亲房门口。夺科看见叔叔出来,那对鱼眼鼓突得更为厉害了,差点就要尖叫起来。夏佳却向他连连摇手,一脸诡秘的神情,光着脚轻轻悄悄地过来,也把耳朵贴上了门缝。秋秋正向睡在他身边的昂旺曲柯讲述刚才的噩梦。原来她梦见了父亲死去的前兆——那条拔草时落在他身边的鱼,那条被鹰抓获又失落跌死在她身边的那条大鱼。她说:在梦里,那条大鱼腐烂后的气息变成有重量的东西,紧紧压迫在胸口。“就在这里,你伸手摸摸,对了,就是这里。”
这些话,夏佳听见了,立即呆呆地愣在那里。学生们和其他人什么时候散开的,他根本不知道。许久,他听到自己心脏咚咚跳动的声音,心脏仿佛就要撞破胸腔了。他竟自以为是一条鱼被他吃进了肚皮,现在它正要挣扎着出来,立时,浑身感到一片冰凉。还是夺科又回来把他领出了广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