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目录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上一页下一页
林业局作后盾的厂,来料充足。相邻的那个,吃了上顿没有下顿,自然生意清淡。更秋兄弟他们的厂,那个投资的老板只挂董事长的头衔,董事长不出钱,出销售渠道,更秋几兄弟出了全部资金。老二是名副其实的总经理,却没有什么事情可干,就到检查站去,在失忆的罗尔依跟前走来走去,看看他见到自己是否会想起点什么。那事情不是他亲自干的,但几兄弟相似的身姿与像貌,可能会让他想起什么。正精神抖擞工作的罗尔依会突然停下来,就像羊看见鹰投射到地下放大的身影一样,眼里突然一下闪现出恐惧的神情,但这种神情转瞬之间就消失了,代之以一种迷惘的,沉思的眼神。
拉加泽里却说:“钢牙是什么意思?就是知道了什么不该说的事情,死也不说出去,就这么大个本事,其它,就帮不上你们什么忙了。”
刚做这工程时,更秋兄弟又请他喝了一次酒,酒过三巡,老三把两万块钱拍在桌子上,拉加泽里懂这意思,这是要入伙的意思,但他假装不懂。他心里还是怕这几兄弟,但想起他们发财时并没有关照过自己,和自己那可怜的兄长,他说:“要是你们早点给我这两万块钱,早点帮我一把,我就考上大学了。”
老板也笑了:“难怪局长要把我介绍给你们这个机村,不光致富的人多,而且,还这么聪明!”
这也让更秋兄弟忧心忡忡。
他的确忙,这段时间,木材检查一天天松动了,除了特别不走运的,都能顺利过关。拉加泽里和检查站的关系,在机村已经人尽皆知了。有车出了问题,卡在检查站了,乡里乡亲的,他们会找拉加泽里去站上求情,拉加泽里也就会跑上一趟,话有时管用,有时也不管用。有一个验关员甚至说:“你尽管来说,每三次我答应你一次。”
这辆车到了罗尔依跟前,他却满脸笑容,喊道:“排好队,注意安全!”
席间,还有领导举着酒杯对这群汽藏书网车司机讲话。
这让他想起一个词:百万富翁。想起这个词,他的脑袋就有点像喝多了酒一样嗡嗡作响。
拉加泽里说:“我哪有这样的面子,他们只是看我开个补胎店,穷,发了善心,给我随便找点活干。”
拉加泽里想过,要真是这样的话,大网收起来,自己应该也会挂在网眼之中的。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那也是一种不祥的预感,涌现心头时,会有一种难以承受的沉重感。他说:“你要不想自己吓自己,就去录像站看录像吧,我忙,不陪你了。”
吃完这餐饭,有几辆车留下来去茶楼打牌,剩下的都打道回府了。路上,还有人议论了那个老板几句,之后就把这件事抛在脑后了。更秋兄弟都留在县城,人在打牌,心思却在县城才能看到的县电视台的节目上面。包房里电视机一直开着。电视里播了会上领导的讲话,他们从电视里看到自己的卡车从主席台前一一开过。甚至看到驾驶室里自己模糊的身影。也看到了采访别的专业户,别的来投资的老板,偏偏没有看到局长跟他们亲切交谈的场面。这使他们大失所望。
车上的司机们暗笑他是个傻瓜,而他自己不止是眼睛,连脸上的皮肤都焕发着光彩。罗尔依说:“看,你们去完成这么这么光荣的任务,检查站一点也不会为难你们,而且,还为你们大开绿灯!”
因为简单,不到一个月,两个锯木厂都先后开工了。
身体迅速康复,失忆症依然如故的罗尔依把这当成一件大事,他已经扔掉了拐杖,脑袋上的绷带也解除了。他还换了白衬衣,打了红色领带,戴上大檐帽,来到关前。车队一出现,他就按动开关,升起了栏杆,然后,从屋子里碎步跑出来,立正站好,手中一红一绿两成小旗舞动得唰唰作响,手臂伸得笔直,把绿旗指向了公路通往县城的方向。
后来才知道,那采访当天中午就播出了,但电视台马上就接www•99lib•net到林业局的质疑电话。第一、机村的致富方式有问题;第二,节目报道的那几个人至少是有犯罪嫌疑。电视台答复,这是乡镇企业局的推荐。林业局答复更加简洁,政府不同部门各管各的,那个局要成绩,但他们不掌握林业局掌握的这些情况。结果,那条新闻在晚间节目就被拿掉了。
这一来,双江镇上很快就有了两个木材加工厂。一个,是乡镇企业局支持外地老板和更秋几兄弟合股开办的的;另一个,林业局出面,林业局下面的一个什么公司出了本钱,他们也可以扶持农民搞乡镇企业,也要找个农民身份的人来挂了个副厂长。刘站长问拉加泽愿不愿意。他不去参加,理由很简单,他闭上眼想想,要是李老板在,去问他参不参加,李老板会缓缓摇头。再者说了,他对此自己也有疑问,这就是工厂吗?至少,这不是他想像的工厂。或者说,这个工厂并不符合他关于工厂的想像。厂房不像,几根柱子撑起一个铁皮的屋顶四面透风。机器就是几台平锯,稍微复杂的就是几个大小不一的齿轮,和连接着这些轮子的皮带。动力来自水。就像建一个磨坊一样,把高处的一股水引入新挖的渠中,闸门一开,水流哗然一声,推动了第一个轮子,皮带把动能传导给下一个轮子,经过两三次转换,轮子带动锯子水平运动,由工人推动一个带轮子的平台,把上面的木头喂到锯口下,根据事先画好的墨线,把原木加工成不同厚度与宽度的木板。就是这么简单?就这么简单。很多场面上说得很玄奥的事情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拉加泽里已经问过:“那他为什么要装?”
机村所有的卡车都打理干净了,破旧一点的,还新喷了漆,喷了漆不够,还喷上了许多富于宗教色彩的图案:带飘带的海螺、金刚橛、宝伞……飘逸的云纹。先富起来的机村集中起来二十多辆卡车,由一个副乡长带领,排好队列往县
99lib.net
城出发。时间是掐算好的,几百辆运输个体户的卡车从远近不一的村庄出发,他们将在同一个时间到达县城,车帮子上贴满标语,车顶上插满了彩旗。那时,县城广场上领导与来宾已经讲过话了,放过鸽子与气球,“少数民族群众”也敬献过歌舞,该是展示农村改革开放后欣欣向荣景象的时候了,于是,这些卡车排成一行,跟在载歌载舞的游行人群后面,轰轰然驶过广场上的主席台前。完了,在指定的地方停好车,大家都被招呼到一个巨大的宴会厅里吃饭。
因为简单,所以,除了大门上的牌子写着木材加工厂的字样,所有人都把这叫做锯木厂。一个锯木厂的投资也就十几万。
拉加泽里也笑了,那算什么工程呢,修几百米一段路,这算个工程?锯木厂盖好后,可以往外发运加工过的木材了,这时,才突然发现,两个锯木厂都在检查站关口的外面。这样,重新装车发运的木材就失去监控了。检查站打了报告,上面就拨下一笔专款,把两个锯木厂圈起来,留一个出口,再修一条便道,贴着山脚,又重新绕到检查站关口里面。路的工程量是本佳算的,上报了二十万的工程款,打点折扣也批下来了整整十八万。这工程非常简单。砍掉一些树,把山根的斜坡削下一点,填到外面的小沼泽中,再在松软的森林黑土中垫些碎石,卡车来往碾压几趟,这段路就成了,用不了那么些钱。十八万的工程款,拉加泽里只收了十三万,也差不多赚了对半。那五万不是给某个人,而是给检查站,检查站拿来发了一回奖金。大家一高兴,拉加泽里才提出能不能把修路时砍的树批给他。检查站派人专门回了一次局里,结果批下来的数量是修路所砍数目的两倍。拉加泽里又发了一笔。李老板留下的指标更让他大发了一笔。也就是两三个月时间,这个一年苦挣六七千块的补胎店小老板手里一下就有了好几十万元,快
99lib.net
一百万了。
更秋兄弟面面相觑,想不到这小子心里还藏着这样的心思。
有什么事情,他们愿意来找钢牙。明里不说,其实是要他帮忙的意思。
更秋家六兄弟,就有五个享用了这盛大的酒席。县领导讲过话,乡政企业局长还下来一桌桌敬酒。敬到机村这两桌,局长说:“不错啊,机村,今天的卡车,机村占了百分之十还多。听说,还有一家人,六兄弟人人都发财致富,人人都有一台卡车?”
“录像片里怎么说的,放长线钓大鱼,把机村的事情全挖出来。”
局长举着酒杯说:“乡亲们,干得好!现在国家政策好,支持老百姓发财致富,这个机遇可是要好好抓住啊!”
他们想请拉加泽里把检查站的朋友请来,吃饭、喝酒、打牌、叫小姐唱歌,“如果他们嫌这儿的小姐土,烦,我们也学那些大老板,直接去省城高价请几个新鲜漂亮的。”
更秋兄弟也不是没有收获,回来时,他们带着那个要搞木材深加工的老板,他们打算跟这个老板共同投资在双江口镇上建一个锯木厂。因为那条新闻的缘故,乡镇企业局与林业局较上了劲,偏偏要在更秋几兄弟身上下功夫,做扶助农民投身乡镇企业的工作。
局长说这些话的时候,县里电视台的记者就跟在身后,拉加泽里也跟了车队来县城看热闹,听到局长这话,一时间心绪复杂,并不像别的机村人那样欢呼踊跃。局长跟更秋几兄弟亲切交谈,电视台都拍了下来。就在电视台的摄影机跟前,局长把外来的老板领到了机村人的桌子上。老板给认字不多的机村人散发名片,坐下来,讲不该直接出售原材料,要深加工,要争取更多的附加值,等等,大多数机村人听到一头雾水,都把眼光转向拉加泽里。拉加泽里笑笑:“这位老板的意思是不要直接卖原木,而要把原木加工了,再卖,这样就能赚到更多的钱。”
老二这时显现出真正的惊恐:“或许他早就醒过来了,只是九九藏书装作还没有醒来。”
他对拉加泽里说:“妈的,你看他那样子,好像马上就要醒过来了。”
在机村附近山野里转了一圈,老板说,那些扔得漫山遍野的不合规格的残次木材都是宝贵的加工原料,但来到镇上,他还是对检查站没收来的那些成品木材表示出更大的兴趣。老板去检查站拜访,刘站长知道那些关节,避而不见。关了门听拉加泽里讲县城的见闻。罗尔依对来客热情万分,却又听不出老板很多弦外之音的话,讲了一大篇不着四六的领导们在会上讲的那些话,弄得那老板好不扫兴,找个借口溜了,就再没有回来。
老三却是最最无情的,狠狠推他一把:“他妈的挣了大钱还假装可怜!你要装,我就明说吧,这是垫付的工程款,你那个工程,我们也算一份!”
当他这种眼神出现的时候,老二都吓得要命,他看不见自己的眼睛,但知道,里面的恐惧神情一定比罗尔依眼里闪现出的更强烈,更持久。
就是眼下车队中的一辆车把他撞成这个样子的,但他已经没有这个记忆了,只是,开车的不是撞他的那个人,更秋兄弟再胆大妄为也没到如此的程度。
太阳刚出来,机村组织起来去参加县里商贸洽会开幕式的车队驶到检查站关口前了。
领队的副乡长就把几兄弟介绍给局长。
他也知道,他与这几兄弟结下梁子了。
他是想答应的,因为这几兄弟的确让人害怕。但他又为自己心里那害怕对自己有些愤怒,因为这愤怒而拒绝了更秋兄弟的要求。几兄弟阴沉着脸从桌子四周起身离去,拉加泽里想,全机村没有一个人会相信,这几兄弟在他一个人面前丢了脸了。
老王一天几次,在老二开工不足的锯木厂转来转去,毫不掩饰对老二说:“农民企业家,屁股上那么多屎都没有擦干净,还农民企业家。”
“找点活干?那是承包工程!”
拉加泽里嘴上说:“他醒不过来了。”心里的声音却是,“妈的,他为什么就醒不过来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