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目录
第十一章
上一页下一页
本来,不用他驱赶,我们自己也要逃跑了。但他这一说,我们的胆子里就生出些别的东西了,大家都站直了身子。不要说我们是群孩子就什么都没有想过。我们想,这么残忍地对付柔软而无声东西的人,肯定是一种妖魔。我们还想起大人们私下里常常说的话,就是这些人——这些不知畏天敬地的家伙毁掉了机村的森林,毁掉了我们肥沃的土地。于是,一颗一颗的石头被我们投到河里。坏事情总是这样,一旦开始就很难收场了。一颗颗石头在水里溅起一朵朵水花,水底下胆怯而灵活的鱼早就逃得无影无踪了。我们的心里也绽开了快意的花朵。面对我们这群脏兮兮的野孩子,钓鱼的家伙眼里露出了胆怯的神情。
处理的结果,让机村人感到自己取得了胜利。公安把那个钓鱼的家伙抓起来,塞进了吉普车里,离开了。如今已经是县里头头的老魏多留了一些时候,他一直等到索波清醒过来。
骆木匠着急了:“人家是县里的领导了……”
我们又一次感到了害怕,但是,看到这个人终于从水里爬出来,脸上还挂上了淋漓的血迹时,我们都松了一口气,欢呼着跑上山坡。
这个凄凉的夜晚,我们这几个惹下祸事的孩子,都被拖回家去饱受了一顿打。
“你听过唱觉尔郎峡谷的古歌,那些传说你在书上看到过吗?”
“我需要干活的人,而不是看书并且发呆的家伙。”索波还说,“不过,那里的树真大,建一个书屋的话肯定更加漂亮。”
老魏走后,大家问索波老魏对他说了些什么。索波并不回答。对他当大队长,机村人是并不认同的,经过这件事,大家都争着称呼他的官衔了。他笑笑,说:“我以前对不住大家,可是,大家再这么叫我,就是乡亲们对不住我了。”
“你怎么知道?你是巫师,能掐会藏书网算?”
“你就带着人修那些石墙,我要去那个地方。”
机村人看他不像说假话,于是又心生忧虑了:“没有大队长,我们该怎么办啊!”
索波把指头竖在嘴边,说:“这事,暂命就你我两个人知道。”
这些闯进村里来的家伙认为一定是那些在家门口晒太阳打发余生的老人们把我们这些野孩子藏了起来。老人们自然无法把我们交给这些愤怒的家伙。于是,他们的怒火升级了。他们认为这是一个事先谋划的阴谋,是对工人阶级崇高地位的蓄意挑战。
“你以为我也跟你一样是他妈个笨蛋!”
这个看似天真的问题把好心的工程师难住了。他因此有些难过,最后,他对我们这些爱听稀奇故事的孩子们说:“村子里不是有学校吗?你们要好好念书。念好书的人以后就有星期天了。”
消息传到工地上,人们心里正窝着火呢。一者,明知道这些石墙无法挡住滚滚洪流,还要徒费精力去修筑;二者,要是那些人不来砍伐树木,机村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愤怒的人们呼啸而去。一大群人跑过收割过后的土地,在身后留下大片弥漫的尘土。
“对。”
我们逼问得急了,他说:“我们不是上帝创造的!我们是猴子变过来的!”
他说:“我有些话要跟他商量。”
“所以我叫你不要随便说有哲理的话。”
他们因此带走了两个老人。
穿蓝工装的家伙们立即一拥而上,利利索索地把他绑了。有棍子重重地落在他身上。他摇晃几下身子,终于还是慢慢倒下了。刚才呼嘯而来的男人们没有了一点声音,退回了村子里,女人们的哭声响成了一片。
“我不是笨蛋,你也不是,所以,你会去干!”索波的口气斩钉截铁,同时有种曾经沧海的悲凉意味了。
这不,那个戴顶宽大草帽的钓鱼人http://www.99lib.net,一使劲,把一尾鱼从水中拖了出来,他一甩手中的竿子,鱼在空中飞过,然后,啪哒一声掉在了河边的草地上。鱼落在地上,不断地翕合着冒着血沫的大嘴巴。看着那鱼,不止是我,整个这群机村的野孩子都感到背脊发麻,都发出了恐惧的叫声。
“好,好,我就说神灵们都住在牛圈里行了吧。”
第二天,几辆吉普车开进了村中的广场。一群公安和几个穿军大衣的领导从车里钻出来,久违不见的老魏也在这些领导中间。有个领导发表了讲话。讲的是工农联盟,藏汉一家。然后,索波被伐木场的工人带过来了。老魏亲自解开了他身上的绳索。鼻青脸肿的他摇晃几下身子,昏了过去。
索波眼里出现了一种冷冰冰的讥诮的神情:“伙计,到时候你会干的。”
等我们跑到伐木场的时候,一场混战已经接近尾声了。面对有组织且数量占优的工人阶级,机村的乌合之众已经受伤甚多,成溃散之势了。问题是,在这时候,要想成功逃离也不容易了。伐木场有上千人众,百分之九十都是身强力壮的男人。他们一拥而上,几个人对付一个,村民不是头破血流,就是乖乖就范,束手就擒。
骆木匠反问:“这有什么关系?我来到这里把他抬出来过吗?”
我们拿这个问题去问在树屋上放了很多书的达瑟。达瑟看着我们,脸上没有一点表情,不肯说话。
那些家里没有我们这样野孩子的人家不干了,他们要求交出我们来平息事端。
他都准备离开了。他收起鱼竿,从水里拎出用柳条串着的十多条鱼来。柳条从鱼鳃穿进去,从嘴里拉出来,那十多条鱼一被提出水面,我们嘴里又发出了惊惧的叫喊,一齐跑开了。那人又笑起来,而且,笑容里有一种很具威胁性的含意。他说:“妈http://www.99lib.net的,你们这些野人,连鱼都害怕!”
我们刚到的时候,那个人还对着我们微笑不已,听见我们的叫声,正蹲在地上从鱼嘴里扯出鱼钩的他脸色一下就变了:“滚,滚!把鱼给老子吓跑了!”
他对达瑟说的更有意思:“看看那些羊吧,有头羊带着时总想四处乱走,没有头羊了,又可怜巴巴地叫唤,看着脚下的路都不敢迈出步子了。”
我们不害怕鱼,我们害怕如此冷酷对待柔弱无声生命的人!
索波这才转脸对骆木匠说:“还是等老魏回来安排吧,他会回来把一切都安排好的。”
可称呼一叫起来,要收口却不容易了。索波干脆说:“告诉你们吧,我不是大队长了,我犯了错误,我不是大队长了!”
“没有,没有。”索波招招手,骆木匠就把头凑近了,听索波贴着他耳朵说了句什么,然后,他就失声叫起来:“真的,怎么我一点都不知道?”
那些天里,磨坊里一刻不停地磨着新麦面粉,人们心中都暗含着喜悦。孩子们整天都在流经磨坊的溪流上下玩耍,因为在那里,人人都能感染到一种喜悦的气氛。村子里已经好久没有像这样,有喜悦的气氛在天朗气清的日子四处荡漾了。
现在却没有一个人敢把食鱼者驱离机村。
达瑟并不害怕,他说:“再去觉尔郎,就带上我吧。”
索波问达瑟:“你说修那石墙能挡住泥石流吗?”达瑟的回答很简单:“我的书上没有写过。”
当夜,伐木场的人开上汽车,机村人开上手扶拖拉机上县里告状去了。
“那有屁用。”
索波回来才几天,就遇上了这样严重的冲突。
达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没有说话。这个人,跟书本有关的时候,他会说些似是而非的话,但是,任何话题只要不跟书本发生关系,他就无话可说了。
一直在阻止这场冲突发生的99lib•net索波挺身而出了。他说:“我是机村的大队长,不要抓不懂事的娃娃,要抓,就把我抓起来吧!”
你猜猜达瑟这个傻瓜是怎么说的?他说:“你不要假装说书上那种有哲理的话。”
“好吧,算你有道理。妈的,好像机村随便哪个人都比我有道理,我真成了机村的罪人了。”
这时,骆木匠来了,提醒索波大队长要抓一抓当前的主要工作。索波笑了:“你是说修那石墙吧?”
看上去浅浅的溪水竟然把这个家伙冲出去好长一段。
“上帝为什么叫伐木工人休息,但不叫机村人休息?”
惹下祸事的孩子们都吓得哭了起来。
那个星期天,我们一群孩子从磨坊顺着溪流而下采摘经霜风变软变甜的野刺梨。我们遇到了两个在溪流垂钓的伐木工人。
“你再这么说,我可真不敢要你了。”
他们把肥硕的蚯蚓穿上鱼钩,抛到水里,不多一会儿,就有肥硕的裸鲤频频上钩了。大人们总是告诫我们要远离这些钓鱼人。这些钓者被看成冷血而残酷的人。鱼族生活在水中,当地人从来没想过要把这柔软而哑默的一族当成猎取的对象。老人们说,流落红军驼子刚到机村不久,曾下河捕鱼烤食,结果被同情他的机村人当成妖魔驱逐。只因他一直在村外徘徊哀求,人们心生怜悯才让他又回到了机村。
索波换了话题:“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敢不敢去?”他还是笑而不答。
闯下祸事的我们不在村里,我们在山坡上追猎野兔。青壮年们正在山坡上修筑阻挡泥石流的石墙。
那是伐木场的星期天。为什么要说是伐木场的星期天呢?因为每星期七天中有一天的假日,农民并不能享受,享受这天假期的是砍树的工人。他们每七天就有一个可以去到镇上下饭馆喝酒的星期天。他们每七天就有一个可以把脏衣服在河边洗得干干净净的星期天。九九藏书网他们每七天就有一个可以上山打猎或下河钓鱼的星期天。为什么要有一个星期天呢?伐木场那个被抓走的工程师讲过一个故事。他说,有一叫上帝的人创造天地万物,创造形形色色的人。到了第七天,现在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造好了,他就规定,这一天他就休息了,他还规定,这一天大家都要休息一天。
“我记了一些在本子上……”
“当然了,古歌里说,那个辉煌的时代,护佑那个王国的神灵们都住在树上。那些神灵从来脚不沾地,就从一棵树上飘到另一棵树上。”
我们不知道,很快,伐木场就集合起一帮人,来村里捉拿我们这帮为非作歹的野孩子了。
“那你怎么办?”
索波说:“什么叫哲理?”
索波笑了,但他什么都不说。说他什么都不说也不对,他对卓央说:“妈的,人都是贱骨头,没有人管着还不舒服了!”
“我不干,谁都知道,明年山洪一来,那些石墙……嘿!到时候上下都不讨好,我不干!”
“你就像早几年的我。要是早几年,我什么都会干!”
达瑟挺直了身子,一脸庄重:“那就是以后的书。”索波表现出来了前所未有的耐心,与达瑟争论两个问题:第一,达瑟写在本子上的字算不算书;第二,达瑟有没有写一本书的权利,因为在这个时代,没有印刷的书都是叫手抄本,而手抄本往往是反动与阴谋的代名词。说到最后,索波自己都害怕了:“达瑟你不能再写了,再写你就是反革命了!”
他也看出了这一点,他提着手里流着稀薄血水的鱼来追赶我们。这情景确实太恐怖了。猴子一样善于奔跑跳跃的山里的野孩子,都因为这莫名的恐惧而一个个跌倒了。这个人哈哈大笑。突然有两个孩子一猫腰从地上爬起来,狗一样嗥叫着向他扑去,把这个人给扑到水里去了。
“你跟驼子支书是什么亲戚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