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目录
第十二章
上一页下一页
江村贡布这一回是真的走了,警察也没有再掏枪。
前些年修公路的时候,索波就学会了爆破。现在,这个本事又用上了。他扯根藤条把两管炸药绑上树身,给雷管插上导火索,拔出腰刀,在炸药管上扎出一个小孔,插进雷管。对老魏挥挥手,说:“大家散开。”
“把这个人拉出去,我们在开会!”
江村贡布对格桑旺堆说:“多吉的事你放心,你把他交给我是算是找对人,你当上大队长以来,很少做过这么对头的事情。多吉的后事,你一个俗人不懂得他,也帮不了什么忙。”
他的手下懒洋洋地回答:“明天先开你们的斗争会,以后会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这件事,火灾过去好多年后,机村人一直都还在津津有昧地传说。
这时,有些地方响起了爆炸声。之后,幽深的林子还有烟雾腾起。大家正在纳闷之时,老魏还有格桑旺堆领着一支这次救火行动中,人员最为杂乱,着装最不整齐的队伍出现了。老魏说,解放军用炸药开防火道,速度比人工砍伐快多了。老魏向指挥部建议推广这个方法。指挥部还把往每个分队工地传达这个命令、同时输送炸药的任务交给了他。是他建议指挥部放了格桑旺堆将功折罪。因为这支队伍,基本上是前些天送饭队伍的班底,只是还加上了指挥部机关的临时精简出来的工作人员,甚至,连炊事员都抽了十多个人补充到这支队伍里来了。
机村人明白了?或许,可能。但无人可以回答。他们只晓得惊恐地喊叫。他们仍然是凡尘中的人,因惊恐而兴奋,因自然神力所展现的奇景而感到莫名的快感。野兽在奔逃。飞禽们尖叫着冲上夜空,因为无枝可倚,复又落回到巢穴里,然后,惊恐使它们再次尖叫着向着夜空高高蹿起。
看来指挥长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但他更不敢冒眼看大火推近无所作为的风险。他走下铺着地图的桌子后面的那个位置,手重重地拍在索波的肩上:“队伍能不能安全地拉出去,又安全地撤回来,就全看你手下的向导们了。”
受难者把嘴唇上渗出的血水吐掉:“呸!”
但现在,每一个人都明白,再多的人,再多的人山呼海啸一般的呼喊,那大火也会像一点都没听到一般。天人相隔,天行天道,人,却一次一次在癫狂中自我欺骗。
沉闷的斧声在清晨的森林中显得空旷而孤单。
每一次开会结束的时候,都要山呼三遍:“人定胜天!人定胜天!人定胜天!”
老魏说:“大敌,不,大火当前,就想着自己的肚子,觉得有道理就站出来说话。”
下一次炮声响起,就是好些人同时操作,同时点火,连珠炮响过后,倒下了起码一个排的大树。
这些人还是不为所动。
“站住,回来。”
每年这个季节,强劲的东南风把丰沛的雨水从远方的海洋上吹送过来。风浩浩荡荡,推动湿润的云团,一路向西向北,掠过河流密布的平原,带上了更多的水分,掠过一些山地时,这些水分损耗了一些,但风经过另外的平原时又把水分补充足了。然后,东南风顺着大渡河宽广的峡谷横吹进来。大渡河的主流与支流,尽管在崇山峻岭间显得百回千转,但最终都向着东南方敞开。风吹送进山谷时,雨水就降落下来。
索波看着这景象,嘴里不断地说:“不能停下,不能停下!”然后,他冲到队长面前,说,“告诉他们不能停下!”
陡峭的高处,它们是无论如何也上不去了。剩下那些地方,树又大又高又密,只好人用双手来干了。夜晚的森林显得无边无际,伐倒一棵树九九藏书,至多也是透进一点天光。何况树还不能只是伐倒了事,还要堆积起来,放火烧掉。时间紧迫起来时,才知道放倒一棵大树,需要太多的时间,而把这些树烧掉,需要更多的时间。要在这样茂密的森林里,砍出一道防火道来,不可能是今晚,也不可能是明天。大火只要以眼下的速度推进,要救下这片森林几乎是不可能的了。从指挥长到普通工人,任何人都明白这一点,但都没有人把这一点说出来。整个救火行动开始以来,机村就被视为关键部位。绝大部分的人力物力都投放在了这里。谁要是把这话说出来,就可能成为整个行动失败的替罪羊。经过这么多一次比一次更加残酷的运动,每一个人都可能是一个告发者,每一个人也都可能被别人告发。所以,整条防火线上人人都在拼命干活,整个夜晚,满山遍野都是刀斧声一片。就这样一直干到天亮,看看一整夜的劳动成果只是在无边的森林中开出一个个小小的豁口,没有一个人感到胜利在望。
帐篷外面,就像电影里的场景一样,一支支队伍正在集合。这些人都穿着一样的服装。工人戴着头盔,腰里都挂着一只搪瓷缸子。手里拿着一样工具的人站在一组,显得军人一样整齐雄壮。然后,是干部与学生的队伍,他们都穿着一样的草绿色服装,戴着红袖章,背着军挎包,排队看齐时,挺胸昂首,碎碎移动的脚步溅起了很多的尘土。倒是刚刚从救火现场撤下来的解放军队伍显得衣衫不整,疲惫不堪。再没有人手了,连老魏也作为向导派给了解放军的队伍。
但是,大火起来的这一年,不要说是一个小小的机村,而是天下所有地方都气候反常。
对这个野心勃勃的年轻人来说,这也是很难得的事情了。
队长和索波开始合力砍一棵大树。
已经变成了个巨大营地的机村像一个炸了营的蜂巢。所有的喇叭都在叫喊,所有的灯光都已打开,所有的机器都在轰鸣,所有人都在跑动。队伍又集合起来。广播里传出来指挥部领导的叫喊。
那个人滑动着喉结说了句什么,央金都要拍着胖手说:“呀,真的呀!”
三个人急急遁入林中,转过七八棵大树,刚在树后蹲下,轰然一声爆炸,头顶上树挂、枯叶簌簌地震落下来,那边,被炸的大树才轰然倒下。这一次演示,也是爆破速成。这个时代的人,对建造什么鲜有信心,但对毁坏的方式却学得很快。
“好,该年轻人来负责。”
索波就恨恨地说:“我不能留她在这儿给机村人丢脸,派给你送炸药去!”
天仍然阴沉着,太阳升起来,只是阴云之后,烟雾之后,一个黯然模糊的亮点。高天之上,被大火冲乱的气流里,或许有些纷乱的雨脚,但是,未及降落到地面,就被蒸发干净了。除了刚刚到达那一阵子,东南风不是太大,却一口长气匀匀地吹着。它赶了成千上万里的路,飞掠过了那么宽广的大地,没有个三天五天,是收不住脚步的。
且说,一队队开上山的人马,在森林中各包一段,拼命干了一个晚上,天亮了一看,就明白要抢在大火前面开出一条防火道来,几乎没有任何可能。又累又饿的人们,一下就瘫坐在地上。掠过火头的风暖烘烘的,好多人背一沾软和的草地,很快就沉入了梦乡。本来就焦急狂躁的索波急火攻心,嘴唇都起泡开裂了。他说:“你们不能停下,你们不能停下。”
传说,多吉就是江村贡布发话时,心肺破裂而死的。
大家正好趁机脱离险境。老魏走出帐篷时,揉着酸痛的肩,有http://www•99lib•net些讨好地对紧锁眉头的格桑旺堆说:“天要下雨了,只要雨下下来就好了。”
老魏问自己过去的手下,会把自己怎么办。
火光时而明亮,时而黯淡,空荡荡的机村的轮廓一会儿模糊,一会儿清晰,就像某种奇异荒唐的梦境一样。
格桑旺堆连雷声也不在意,他说:“我相信江村贡布的话,多吉已经死了。我要去看他。你,还有你,可以去告发。可以让他们开那个没有开成的斗争会,来斗我。我告诉你们,多吉是我藏在山洞里的,是我让江村贡布给他送饭疗伤,但他不想活了,他作法把自己累死了。我现在要去看他。”
“你们放心,我保证不跑,请报告领导,请组织上在这危急时刻考验我。我也要上山救火!”
老魏把头深深地埋在裤裆里头不说话了。
格桑旺堆笑了:“不是男欢女爱不是时候,而是天灾来得不是时候!”他把炸药背上身,又说,“如今,你是机村的领头人了,央金的事交给我,但还有好多事你得管,江村贡布又去找多吉了,你也得知道一下。”
索波梗起了脖子,但终于把到嘴边的话咽回去了。
这当然是一种迷信。其实只是这一年气候大异常中的一个小异常。往年,东南风起时,雨水会同时到达。但这一次,事情有了例外。风先起,而雨水后到。其实,雨也就晚来了不到两个小时,但东边的大火早就借着风势掉过头来,浩浩荡荡在向着机村这边推进了。大火被压抑了这么久,一起来就十分猛烈,好像这期间真是聚集了许多的能量,在这一刻,都剧烈地释放出来了。不一会儿,就在东边天际堆起了一道高高的火墙。机村的空气好像都被那道高高的火墙抽空了。
多少年后,机村人还在传说,多吉一死,风就转向了。
“我不会回来,我不能让多吉一个人悲凉地躺在山洞里,我不能让一个一心要救机村的人,死去之后,灵魂都无人超度。”江村贡布掀开门帘,通红的火光把他照亮了,他带着挑衅的口吻说,“告诉你们吧,我要去给那人念些度亡的经文。”
传说江村贡布出门就直奔山洞而去。见了多吉的尸体依然大笑。而且,这个总是脑瓜锃亮的喇嘛,从这一天起开始蓄发,直到满头长发巫师一般随风飘洒。
江村贡布又长笑一声,自己站起身来,往帐篷外走去。一个警察就从腰上抽出枪来。江村贡布回过头来,笑笑,嘶哑着声音说:“年轻人,我活够了,想开枪你就开吧。”
格桑旺堆走到村口,就被警察拦回去了:“你不能走。”
但是除了他自己,没有人听到。
正是有了这些湿润的风,才有这西部山地中茂盛的原始山林绵延千里,才有众水向着东南的万里沃野四季奔流。正是有了这些森林,这些奔流东去的众水,每年,东南方吹送而来的风才会如此滋润而多情。
天火说,汝等不要害怕,这景象不过是你们内心的外现罢了。
山下,稍微平缓一些的地方,都被机器施展了神力。
但胖姑娘被迷得不轻,连一向敬畏的索波的话也听不进去了。
所以,当雨水终于落下来时,已经无济于事了。大部分的雨水未及落地就被蒸发。少量的雨水落到地面,已经被大火的灰烬染黑。这些稀疏温热的雨点落在地面,只是把干燥的浮尘砸得四处飞扬。
而在帐篷里,几个警察还在看守着老魏他们。
几个表情严肃的警察忍不住笑了。这一笑帐篷里的空气才稍稍松动了一些。老魏说:“你们还守在这里干什么?还不上山救火!”
除了格桑旺堆,这九九藏书网里面只有索波最清楚现在开队伍上山所包含的巨大风险,但他不能,也不会反对指挥部的命令。指挥长说了,你这个年轻人前途未可限量,只是一定要在关键时刻经受住考验。
传说,被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弄糊涂的指挥部领导一拍桌子,大吼道:“都给我滚开!”
“但你确实生气了。”
这天早上,索波看到,睡了一地的人当中,也睡着央金和她那个蓝工装。别人的脸都暴露在阳光下,但这两个并躺在一起的家伙,脸上却都扣着安全帽。但只从安全帽没有遮住的下巴与耳根,都看得出来,两个人正暗自窃喜。因为什么?因为两个人的手都没有安生,都伸到对方身上去了,在敏感处游走。
开了那么多的会,并未从芸芸众生身上激发出来传说中能够拯救世界的英雄的力量。
大家就都遁入林中,只留下老魏跟这个分队的队长还在身边,索波又伸出手,说:“给我点根烟。”
他曾经的部下,收起了笑容,一动不动。
索波说:“那是落后,要移风易俗,再说,这是男欢女爱的时候吗?”
传说,这时天空滚过了隆隆的雷声。索波高兴地说:“这下机村的林子有救了!”
举枪的人擦了把沁上额头的汗,把枪插回了腰间,说:“这个人疯了。”
天火说,一切都早已昭示过了,而汝等毫不在心。
以前,机村人解梦,花开总是吉兆,但大火过后,谁要是梦见一夜花开,这个人自己就会担惊受怕。大火过后,连机村人详梦的说法都有了变化。不过,那已是后话了。
索波咬牙切齿对她说:“你喜欢什么人是你自己的事,但你不要在这么多人面前犯贱,你这是给机村人丢人现眼!”
索波说:“我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我为她生气?”
央金的蓝工装就脱口而出:“那就没有人送饭了!”
大火没来的时候,央金一看到索波就目光虚幻。现在,一个有着特别派头的年轻人出现在她的面前。于是,央金的目光开始为另一个男人虚幻了。
现在,大家好像才真正明白过来,大火是真正要烧过来了。
格桑旺堆听着那种叫喊有些耳熟,就说:“我好像听见过人这样讲话。”
格桑旺堆平淡地说:“我耽误了机村这么多年,机村总算有一个能干的领头人了。”
被打断了话头的老魏,灼人的目光亮起来:“谁?谁说这话?”
看到此情景,索波嘴上烧出的泡有两个裂开了,血水慢慢地渗了出来。那边还在悄无声息地暗自欢喜,这边这个人却又做出了副受难者的表情。
队长看看他,笑了:“谁告诉他们都没有用。不过,你要干,我就跟你一起干吧。”
但央金是那种太容易认错因此也太容易重复犯错的那种人。转过身,只要那个人对她火爆的身材看上一眼,她就像一身胖肉里裹着的骨头发痒一样,扭动着身子凑上去了。
格桑旺堆说:“男欢女爱,我们机村的风俗,你是知道的。”
老魏满意地点头,对格桑旺堆说:“年轻人真是能干。”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索波愤怒得要大叫了。
格桑旺堆这才抬头看天,看见蓝中带灰的晴空已经阴云密布,而且,大火起后,一直十分干燥的空气里,带上了淡淡的湿润之气。
湿润的东南风,在掠过了大火宽大的区域后,水分被蒸发得千干净净,自己也变得万分焦渴,就带着一身呛人的烟火气降下云头,贴地而行。这个季节,每一棵树都拼命吮吸了一点水分,输送到每一权枝头,输送到每一个叶苞处,准备返青,准备舒展开新绿,但这点水分被带着一身烟火气的东南九九藏书风劫掠了。那些开始生动与柔软的枝条又重新变得僵直了,所有因萌动着新叶与花朵而显得饱满滋润的芽苞与蓓蕾,也在这本应湿润,本应催生新叶与春花的东南风过处,迅速枯萎了。只有刚刚从厚积的枯黄中泛出新绿的草地,却在一夜之间被那热风吹绿了。而且,过去要在接下来的大半个月中才会渐次开放的白色的野草莓花和黄色的蒲公英都在一夜之间同时开放了。
格桑旺堆摇摇头,背上炸药,往另一个分队去了。
索波就说:“呸!”
一直沉默的格桑旺堆突然像一头野兽一样咆哮起来:“放我出去!”
江村贡布翻翻眼,说:“电影里面,最后时刻,当官的人就这么讲话。”
索波对格桑旺堆说:“我把央金也派到你的队伍里来。”
“猖狂!我以县革命委员会的名义,以救火指挥部的名义,撤了你的职!”
但没有人看见央金,她跟那个蓝工装不知在什么时候,一起消失不见了。
老魏拉住了他:“你不能去。斗争会也不能再开,再开会,防火道耽搁下来,大火过来,这些树林就保不住了。”
下面没有人应声。
一些人起身加入进来。这些加入的人要么是先进的人物,要么是在运动中总是不清不楚的人物。他们加入进来,不是为了保住森林,而是在森林毁灭后,保护好自己。而大多数人躺在地上睡着了。索波看到有人没有老实睡觉。这些天,机村的胖姑娘央金迷上一个白净脸的蓝工装。这个蓝工装雪白的衬衫领口围着一个颀长的脖子,说话时,喉结很灵动地上下滑动。这个人总是一副什么事情都让他打不起精神的懒洋洋的派头。就是他这派头把胖姑娘央金迷住了。
格桑旺堆却只觉得嘴里发苦,心中悲凉。他不想理会老魏。他也没有抬头看天。却听见索波说:“咦,老魏你的天气预报挺准的,天真的阴了。”
整个机村只剩下那些空空荡荡的帐篷,一些余烬未消的空灶和一些老弱妇幼了。
警察都拔枪在手,格桑旺堆说:“我要救我的村子,你们想为这个打死我吗?”
黑夜里,机村的向导就真是向导了。走错一步,可能整支队伍一整夜都会在老林子里走不出来。这么些年来,索波都觉得格桑旺堆是一个无能的人,都觉得自己应该取而代之,但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是在这样一个时刻。这个时刻到来的时候,他对好多事情的看法都有了一些改变。但这个时刻却在他最没有准备的时候降临了。他明白,这个时刻,把一支支队伍派往夜晚幽深的山林,很可能大火逼近时,一个人也逃不出来。
没想到江村贡布又一掀门帘走了回来:“我还有句话没有对大队长说。”
差不多是所有人同时发力,把野兽一样狂怒的格桑旺堆扑倒在地上,绑了起来。格桑旺堆还在大叫,一张毛巾把他的嘴给结结实实地堵了起来。这时,远处的火墙又升起来,每一次火焰的抽动,都在抽动帐篷里本来就紧张的空气,所有人的感觉都是快要喘不上气来了。在这个会上,索波被宣布为机村的大队长。上任的大队长第一件事情,仍是派人带队伍上山。
烛天的火墙慢慢矮下身子,不是为了怜悯苍生而准备就此熄灭,而是深深地运气,来一次更加辉煌的爆发!大火与天相接。
老魏说:“你不要生气。”
于是,他又重新被带到了一个帐篷里。而且,老魏与江村贡布已经先一步被带到这里给人看起来了。
格桑旺堆说:“没有人肯为机村死,索波不肯,我也不肯,多吉什么都不是,但他肯。我要去送他。”
说时迟那时快,转眼之间,
九九藏书
一支支队伍都消失在夜晚的树林中,队伍开出村时,手电光晃得人眼花。但当他们进入森林时,那些光芒,就显得稀落而黯淡了。
一根点燃的烟就递到他跟前。索波接过来,猛吸一口,点燃了导火索,一阵蓝烟腾起,导火索冒出了火星,他才说:“快走!”
每一次开会,会场上都会拉起一道标语:“人定胜天!”
格桑旺堆发了蛮力,把前来拉他的索波和另一个民兵都摔倒在地上了,他嘶声喊道:“开会!开会!少开几个会,就轮不到现在这么紧张了!”
于是,包括刚刚小睡醒来的那些人,都做出同仇敌忾的样子。蓝工装一吐舌头,掩嘴后退,三两步,就消失在合抱的大树后面了,央金也学样,吐一下舌头,相跟着掩身到大树背后,从人们视线里消失了。
“把这个人给我绑了!”
夜晚一到,模糊了天地的界限,那情形就仿佛天降大火一般。
央金哭了。
雷声还在震响,变了向的风也越来越强劲了。看来盼望已久的季雨终于就要来了。
老魏说:“这样吧,我去救火你们不放心,那把这两个人交给我看守,你们赶快上山去吧,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那火像日珥一样辉煌地爆发了,火墙倾倒下来,整个夜空里放满了庆典礼花一般火星飞溅。火头贴向地面,在几座山岗和谷地间拉开一个长长的幅面,洪水一样,向着机村这边从容不迫地席卷而来。
几个警察扑上来,有人锁他脖子,有人拧他的胳膊,但他怒吼着,像一头拼命的野兽一样挣扎了一阵,几个警察便都躺在了地上。老魏示意那几个警察不要动,自己想上前来安抚这个狂怒的人。他吧嗒着嘴唇,模仿着机村人安抚骚动的家畜的声音,但他刚刚凑近身子,就被格桑旺堆重重地掼在了地上。这回,格桑旺堆拉着一个警察,直接冲进了正在做最后部署的指挥部的帐篷。他替那个警察把枪掏出来,拍在了领导的桌上,他说:“如果我有罪,你就叫他枪毙了我。如果没有,就放了我!我不能眼看着大火烧向我的村子,而坐在那里什么也不干!”
天火说,机村人听好,如此天地大劫,无论荣辱贵贱,都要坦然承受,死犹生,生犹死,腐恶尽除的劫后余辉,照着生光日月,或者可以于洁净心田中再创世界。
索波脸阴沉下来,哑着嗓子说:“你们走吧,幸好山那边不是台湾,不然她就跑到敌人那里去了。”
格桑旺堆这回却变得咄咄逼人了:“你什么时候觉得这些林子是机村的林子只要对你有好处,你可以把整个机村都卖了。”
整个机村,叫声一片。
天火还对机村人说,一切该当毁灭的,无论生命,无论伦常,无论心律,无论一切歌哭悲欢,无论一切恩痴仇怨,都自当毁灭。
“我不要当什么大队长,我只要你们准我救火。”
这一年春天的第一回雷声再次响起来,从头顶的天空隆隆滚过。大家只注意到雷声,而没有发觉风向已经变了。这个只要看看树木的摇动就可以知道。树枝和树梢,都指出了风的方向。
但每一双快要闭上的眼睛,都只漠然地横他一下,就顾自阖上了。每一个闭上双眼的人,都会非常惬意地吐出一声叹息。而那些野草莓,那些蒲公英细碎精巧的花朵,就从那些躺上的身体的四周探出头来,无声无息,迅速绽开花蕾,展开花瓣,只是轻轻地在干热的风中晃动一阵娇媚的容颜,便迅速枯萎了。而在那些加速生命冲刺,在开放的同时便告凋零的花朵之间,是一些摊开的肢体,是一张张形态各异的脸。这种情形,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可怕的梦魇。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