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目录
第九章
上一页下一页
“是吗?那为什么上面要把多吉投入牢房呢?”
“你这个畜牲!”索波的父亲举起了拐杖,但他那点力气,已经不在年轻人的话下了。拐杖落在身上时,索波只把手轻轻一抬,老家伙就自己跌坐在地上了。“你这个样子还想打我?”年轻人扔下这句话,气哼哼地走开了。
“谁也没有见过金鸭子……”
直到这时,仿佛是轰然一声,烛天大火的红光又从东边天际升腾起来。好多人,差一点都让饭给噎住了。那片红光,当人们都抬头去看它时,却又慢慢黯淡下去了。
村子里是没有见过那对金鸭子。但人人都晓得村后半山上的湖里住着一对漂亮的金鸭子。这对金野鸭长着翡翠绿的冠,有着宝石红的眼圈,腾飞起来的时候,天地间一片金光闪闪。歇在湖里的时候,湖水比天空还要蔚蓝。这对护佑着机村的金野鸭,不是用眼睛,而是用心看见。它们负责让机村风调雨顺,而机村的人,要保证给它们一片寂静幽深的绿水青山。
格桑旺堆不是一个坚强的人。他所以当上大队长,不是因为他有多么能干,而是因为解放的时候,他是机村最穷困的人。使上面失望的是,这样一个人却没有这个时代所需要的足够的仇恨。仇恨是这个时代所倚重的一种非常非常重要的动力。但这个人内心里缺少这样的力量。不止是格桑旺堆,机村那些从旧社会过来的穷苦人,都缺少这样的力量。但现在,具有这种力量的年轻一代成长起来了。索波就是其中最惹眼的一位。
按老的说法是,这样的人要么不得善终,要么就会祸害乡里。所以,直到今天,索波都当了民兵排长,这家伙要是老不回家,他那风烛残年的老父亲就会咳着喘着,拄着个拐杖来找他。
索波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队长是说放火的经验吧。”
刚开始砍伐白桦林的时候,机村人就开始争论这些问题了。
“你……你……”格桑旺堆都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格桑旺堆自己都知道,他并不是一个聪明的人。但他总是能够让各种各样的人都来支持他。
这天晚上,这老家伙已经吭吭哧哧地在村里转了好久了。他听到儿子语含讥诮地问:“队长你是说放火的经验吧。”
但他还是共产党培养的领头人,理所当然地要担心机村不能平安渡过这场劫难。
但他相信国家的需要是一种伟大的需要,却不知道砍伐这些树木会引来什么样的后果。老年人爱说,村子四周的山林开始消失的这些年里,风吹得无遮无拦了,但风大一些有什么关系呢?老年人还抱怨说,砍掉这么多的林子,一些泉眼消失了,溪流也变小了。但机村就这么一点人,连一眼泉水都喝不了,用不完,要这么多的水干什么呢?再说,老年人总是要抱怨点什么的,那就让他们抱怨好了。在索波们看来,这些老年人更为可笑的是,他们居然抱怨砍掉了林子后,村子,村子四周的荒野没有过去美丽了。索波们听了这种话,都偷偷暗笑。美丽,这些面孔脏污的老家伙,连自己家院子里和村道上的牛粪猪粪都懒得收拾一下的老家伙们,嘴里居然吐出这样的词来。
赶回村里时,广场上已经搭好了几个军绿色的帆布帐篷。大的那座在中央,几座小一点,呈一个半圆拱卫着最大的那座。最大的那一座上面还竖起了一面鲜艳的红旗。格桑旺堆在帐篷门口站了一会儿,以为会有人来请他进去。但那么多人表情严肃地进进出出,绕过他,就像他是一根木桩。
说完,就径直钻到帐篷里去了。不一会儿,就和一个领九-九-藏-书-网导一起出来了。领导打量一下木桩一样站在那里的格桑旺堆:“原来你是大队长,我还以为是一个看稀奇的老乡。”
“这个我知道。”
空气也不再那么剧烈地抽动了,但风仍然把大火抛向天空的灰烬从天空中撒落下来,就像一场没有尽头的灰黑细雪。还不到两天时间,机村的房顶,地上,树上,都覆盖上了一层稀薄的积尘,更加重了世界与人生都不再真实的质感。
“你不要假装不知道山上湖泊里的那对金鸭子,你不要假装不知道是你们把那些漂亮的白桦林砍光了,金鸭子才飞走的。”
“是没有见过,但你见过公路修到村子里吗?祖祖辈辈见到过汽车,见到过水电站机器一转,电灯就把屋子和打麦场照得像白天一样吗?”
那头熊只要腾身一跃,就会把他压在沉重的身子底下,他连端枪的机会都没有。但那头熊只是不懊不恼地高坐在树上,小小的眼睛里射出的光芒,冰锥一样锋利而冰凉。这对猎人来讲,是一个更严重的挑衅。所以格桑旺堆不能逃走,他只能站在那里,等着熊泰山压顶般压下来。死于猎物之手,也是猎人善终的方式之一。
索波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害得我也跟着站在这里傻等。”
格桑旺堆伸手去抚摸那些过分的青碧,刚一触手,于枯的禾苗就碎裂了。面对此情此景,格桑旺堆感到自己还笑了一笑。但他并没有因此责怪自己。中国很大,这个地方粮食绝收了,政府会把别的地方的粮食运来。他也只是因为一个农人的习惯,因为担心才到庄稼地里来行走。他担心村里出去的年轻人的安全,他特别不放心索波,这是个冒失而不知深浅的家伙,而他被鼓动起来的野心更会让他带着伙伴们不顾一切地冒险。十几年前,他也是索波一样的积极分子。那时,共产党刚刚使他脱去了农奴的身份。和索波一样,他最初当的也是民兵排长。然后是高级合作社社长,公社化后,就是生产大队的大队长了。共产党帮助他这样的下等人翻了身,造了土司头人的反。但索波这样的年轻人起来,却是共产党造共产党的反,这就是他所不明白的事情了。
“你的功劳我知道,机村人全都知道,上面的领导老魏他们都知道。”
说完,老家伙推开了房门,一方温暖的灯光从屋里投射了来,但老人的话却又冷又硬:“所以,我恨你!”
领导说得没错,多少年后,人们都还会津津乐道,大火期间机村那非常短暂热闹非凡的好时光。那段时光,物质供应充足,有电影,还有歌舞团的表演。索波说,将来共产主义到来后,就每天都是这个样子了。
“……”多吉沉入回忆,脸上浮现出恐惧的神情,他喃喃地说:“山林的大火可以扑灭,人不去灭,天也要来灭,可人心里的火呢?”他摇摇头,突然烦躁起来,“你走,操心你自己的事情去吧,不要再来找我了。机村的多吉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格桑旺堆呆住了。
索波说:“扯鸡巴蛋,一对野鸭要真这么厉害,还不晓得这些木头砍下来是送到省城修万岁宫吗?”
“但我今天还是——人民政府任命的大队长!”
但是领导说了:“我想,还是民兵们更精干一些。你看山上那么多人,你还是多组织人往山上送饭吧。”
“不要对我说开会时说得那些话,我听不懂,我只看见年轻人变坏了,我只看见大火燃起来就停不下来了。”
和这头熊第一次交手,他就知道,自己遭遇猎人宿命般的敌手了。那一次交手,那头熊九九藏书网挣出了他设置的陷阱。正常情况下,逃出陷阱的野兽一定会慌忙地逃之天天。但这头熊没有。格桑旺堆从空洞的陷阱中捡起几根熊毛,打量着浸湿了泥巴的一点血迹时,听到了熊低沉的叫声。抬起头,他就看到了那头熊,端端正正地坐在头顶老桦树的树权上。
那头熊是他多年的敌手。这样的敌手,是一个猎手终生的宿命。
长长的车队开远了,格桑旺堆却觉得脚下的地皮还在颤动不已。他加快了脚步,卸空了人货的长长的车队又迎面开回来了。
“大火会停下来的,你没有看见吗?来了那么多的人,他们是来保卫机村的。”
这个话题不是寻常话题,所以马上就有人挺身质问:“那你是不相信有金野鸭吗?”
虽然这对野鸭的存在从来就虚无缥缈,即便如此,就是索波这样新派得很的人也不敢在这个话题上跟大家太较真了。其实,他更不敢在内心里跟自己较真,问自己对这对野鸭子是真不相信还是假不相信。
这让他感到更多的不祥,他马上焦躁地起身上路,直到干燥的空气使他胸膛着火,逼迫他在溪流边再次俯下身来。同时,他灵敏的猎人耳朵也听得出来,就在四周的林子之中,许多动物不是为了觅食,也不是为了求偶,而仅仅是因为与人一样,或者比人更加强烈的不安,在四处奔窜。
他想,他们只是永远喜欢年轻人吗?想到这里,他竟然又笑了一下,这回是因为心里的迷茫与失落之感。
机关枪喷吐着火舌,冲锋的人们大张着嘴巴,却没有一点声音。这个时代的人,很容易就会处于愤怒而兴奋的状态,下面立即响起尖厉的口哨声。这时,喇叭里传来一个人轻轻的咳嗽声。然后,用平板板的声音说了两个字:“通知。”
格桑旺堆不吭气,把老家伙扶起来:“我送你回家吧。”
动物们有着比人更加强烈的对于天灾的预感。
一路上,他不断因为口渴而停下来,趴在溪边大口地喝水。大火还没到,但空气却被烤灼得十分干燥了。当他跪在溪边潮湿松软的泥地上,高高地撅起屁股,把脸贴向清凉的水面,听见清水咕咕地流进喉咙,把一股清涝之气沁人肺腑时,却没来由地想像自己正从山林里出来,举起猎枪,瞄准了这头在溪流边上痛饮不休的熊。没想到,这样的时候,这些水酒一样让他产生醉意,恍然中,都不知道自己是一个猎人还是一头熊了。
索波父亲一直身体孱弱,年近五十时才得了这个儿子。所以,儿子也就如乃父一样身体虚弱,稍微用点力气额头上就青筋毕现。但他父亲脾气却是好的。索波却常因为一点什么事情看不顺眼就动气,一动气额头上也青筋毕现。
他明白,这样的情形下,索波们其实早就不需要他来操心了。
格桑旺堆坚定地说:“我没有时间久呆,但你要给我好好活着。为了机村的平安,我会来找你的。想死,还不容易吗?只要机村平安渡过了这场劫难,我愿意跟你一起去坐牢,一起去死。”
以往遇到这种质问,格桑旺堆是会退缩的,但这回他没有。他说:“放火的经验也是防火的经验。”
熊却只是伸出手掌,拍了拍厚实的胸膛,不慌不忙地从树上下来,从从容容地离开了。这段时间,猎手都站在熊的身后,他有足够的时间举起枪来,把这猎物杀死十次八次。但格桑旺堆却只是站在原地。他已经死去一次了。他没有看到熊的离去,而是恍然感到时间倒流一样,看到已经被身躯庞大的熊压成肉饼的那个人像被仙人吹了口气,慢慢膨胀,
九-九-藏-书-网
同时,把挤压出身外的那些血,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吸回体内,骨头嘎巴嘎巴复位,眼睛重新看见,脑子重新转动,但那头熊已经从容消失于林中了。
多吉猛地从地铺上坐起身来,但脸上倨傲的神情却消失了:“老魏,老魏被打倒了!我呢?他们想枪毙我!”然后,他又沮丧地倒在铺草上,“我看你这个大队长也当不了几天了。”
还有人说:“是机村人都相信有金野鸭。”
老家伙哼哼地笑了,笑声却有些无奈的悲凉:“他倒真是日思夜想,说梦话都想,可他是那个命吗?你格桑旺堆不行,是你没有煞气,镇不住人,但大家都晓得你心肠好。可是,我家那个杂种,想要抗命而行,这样的人没有好结果,没有好结果的!”
“你是说山林里的大火吗?你还没有见过更厉害的大火。县城里那么多人疯了一样舞着红旗,要是看到那样的大火,你就没有信心说这样的话了。”
快吃饭时,首先是什么东西都归置得最为整齐的解放军排好队唱起了歌。然后,是戴着红袖章的红卫兵队伍。然后,是头戴着安全帽盔,穿着蓝色工装的伐木工人的队伍。他们唱歌,手持银光闪闪的铝饭盒,走到饭锅前,盛满热腾腾的米饭,走到菜盆前,又是一大瓢油水充足,香气四溢的好菜。一些胆大的孩子,飞跑回家拿来的家伙,也装得满满当当。
机村所有人都出来了,跟在这些人后面,看他们唱歌,架好漂亮的四四方方的帐篷,又大家一起唱着歌,把帐篷里地面上的浮土踩实了,铺开机村供应的干草,再在干草上铺开被褥。这还不够,又在帐篷里拉开一道绳索,挂上干干净净的毛巾,几块木板又很快变成一个长架,上面一字摆开了搪瓷面盆,盆子里还有一只搪瓷茶缸,和一只闪着银光的铝饭盒。这天下午,差不多所有的机村人,都忘记了正渐渐进逼的大火,不是因为有了这些人,机村人就觉得有了依靠,而是这片以难以想像的速度建成的帐篷城,建成这个帐篷城时所弥漫的那种节日般的气氛,把习惯了长久孤寂的机村人全部牢牢吸引住了。
关于机村的森林,他依靠的向来就是两个人。一个,公社派出所的老魏;一个,就是会辨别山间风向的巫师多吉。现在,老魏被人造了反,多吉逃出监狱藏在山里,再也不能抛头露面。他决定还是要去探望一下多吉。这样的时候,有一件事情可干,他的心里反而可以安定一些。
索波挺挺胸:“我是基干民兵排长,请领导分派任务。”
不肯起来。他先是骂自己那不孝的儿子,骂着骂着话头就转到了格桑旺堆身上:“共产党让你当了机村的头人,可你,你有半点过去头人的威风吗?看看你把机村的年轻人都惯成什么样子了。”
当他做了那个梦,就知道,熊已经向他发出最后决斗的约定了。看来,山林大火让熊像所有的动物一样,感到了末日来临,所以,它要提前行动了。格桑旺堆只能接受这个约定。只是,这个故事如此仓促地走向结局,在机村传奇里就只是非常单薄的一章了。
这时,一辆又一辆的卡车从后面超过了他,卡车扬起的尘土完全把他罩住了。机村的公路修通以来,还从来没有一次来过这么多卡车。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卡车还在隆隆地一辆辆从身后开过去,这就比机村的公路修通以来,所有来过的卡车都多了。
这么新鲜盛大的场景,让机村人短暂沉迷一下,实属正常。
“不要操心你的庄稼,来那么多人都有吃的,怕你村里这么点人没吃的?http://www.99lib.net我们这么大个国家!你只管多准备干草铺床,多打灶。”说完,领导就回到大帐篷里去了。
大火越过了河流这道天然屏障后,就烧到了机村东南面巨大的山峰背后。离火更近的机村反而看不到高涨的火焰了。大片的烟雾几乎遮住了东南面的全部天空,穿过烟尘的阳光十分稀薄,曙光一样的灰白中带一点黯淡的血红,大地上的万物笼罩其中,有种梦境般离奇而荒诞的质感。
散了会出来,电影已经散场了。远处的天际仍然通红一片。格桑旺堆停下脚步对索波说:“那火说来就来,还是年纪大的人更有经验。”
卡车队每开来一次,都卸下来许多人,许多帐篷。这些人跳下车,都站好整齐的队伍,唱一阵歌,这才奔向已经用白灰撒出一道道整齐方格的地方,搭起新的帐篷。
平常,他对多吉的这种表现心里也是不大舒服的,但今天,看见这个逃亡中的家伙,还能保持他一贯的倨傲,竟然感到喝下清凉溪水一样的畅然:“我放心了,多吉啊,你还能像这个样子说话,我就放心了。”
然后,索波也来了。也和他像一根木桩一样站在一起。同样也没有人理会他。
然后是一长串名字。念到名字的人就从观众中站起来,集中到一起。通知最后提到了机村的人。那个人没有念他们的名字,而是念出了大队长、支部书记、民兵排长、贫协主席和妇女主任这些职务。
黄昏降临了,白昼的光芒黯淡下去,饭菜香味四处飘荡,沸腾的人声也暂时止息了。
格桑旺堆慢慢摇摇头:“没有,我只是想,也许领导需要我们帮点什么忙也说不定。”
所有这些人集中到指挥部的大帐篷里开会。会上说,明天,每一支队伍都要开上山,从山脚的河边开始直到山上的雪线,各自负责一段,砍出一条防火道。会上说,估计大火烧过来还要三四天时间。要抢在这段时间之前,把这条防火道砍出来。工人、解放军和红卫兵一共有十八个中队,每个中队都要求机村派出两到三名向导。民兵排长索波挺身出来领受了这个任务。格桑旺堆说:“也许,我派些年纪大的人,他们对火更有经验。”
骚动的人群立即就静默了。只有电影机里胶片一格格转过去的吱吱声。
走在回村的路上时,格桑旺堆才对不在身旁的巫师说:“多吉,我看你跟我都躲不过这场劫难,还是想想为了保护机村,我们最后还能做点什么吧。”
“机村要完了,谁见过大火燃起来就停不下来,你见过吗?你没有见过,我没有见过,祖祖辈辈都没有见过。雷电把森林引燃,烧荒把森林引燃,打猎的人抽袋烟也会把森林引燃,但谁见过林子像这样疯狂地燃烧。机村要完了,机村要完了。”
大火好像是慢了下来,不像刚爆发时那么气焰嚣张了。
时间一年又一年过去,他又与这头熊交手几次,因为仇恨而生出一种近乎于甜蜜的思念。本来,这个猎物与猎人之间的游戏还要继续进行下去,最后成为这个村落英雄传奇中的一个新的部分。但是,这个故事看来必须仓促结束了。
“还是年轻人灵光一些,好吧,你把民兵组织起来,分成几个小组,准备好给上山的队伍带路吧。”
多吉洗了温泉,在伤口上用了药,躺在干燥的山洞里。见到大队长也不肯抬起身子,脸上还露出讥讽的笑容:“看你忧心忡忡的样子,天要塌下来了吗?”
然后,他头也不回走出了山洞,说到死,他心里一下变得一片冰凉,在这呼入胸膛的空气都像要燃起来的时候,这冰凉让他感到一种特别的快感
www.99lib.net
。他这样不说声告别的话就走出山洞,是不想说出自己的预感。他最近才犯过一次病。每次犯病,他都会看到死神灰白的影子。这次,突然而起的大火使满天弥漫如血的红光,使他更加坚信死期将至的是那个梦境。那头熊蹲踞在梦境中央。
那平板的声音又说:“开会通知。”
老家伙拐杖也不要了,任由他扶着跌跌撞撞往家里走。一路上,他都像个娘们一样哭泣:“看吧,年轻人成了这个样子,机村要完了。”
但是,机村人没有做到这一点,机村人举起了锋利的斧子,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不是为了做饭煮茶,不是为了烤火取暖,不是为了一对新人盖一所新房,不是为了给丰收的粮食修一所新的仓房,也不是为新添的牲口围一个畜栏,好像惟一的目的就是挥动刀斧,在一棵树倒下后,让另一棵树倒下,让一片林子消失后,再让另一片林子消失。所以,金野鸭一生气,拍拍翅膀就飞走了。
然后,房门关上了。光亮,与光亮带来的温暖立即就消失了,格桑旺堆独自站在别人家的院子里,身心都陷入了黑暗。
格桑旺堆的眼睛灼灼发光:“机村要遭大难了!我要让机村躲过这场大难!”
“咦,你这个家伙,平常都软拉巴叽的,这阵子倒硬气起来了!”
电影里的战斗正在激烈进行,却突然变成哑剧了。
晚饭过后,很多台汽油发电机同时发动起来,所有帐篷里面瞬时灯火通明。同时有三个地方挂起了银幕,开到机村扑火的工人、红卫兵和解放军排好各自的方队,坐在中央,四周便是机村的百姓。电影里人们正常活动一会儿,就有风吹动银幕。于是,故事里所有的人,都跟着幕布飘动起来。风一停止,那些人又变得端正庄严了。
多吉并不那么容易被感动:“牧场上草长好了,肥的是人民公社的牛羊,那是你的功劳,罪过却是我的。你是怕我死了,没人替你做了好事再去顶罪吧。”
索波是个容易生气的年轻人。站了不一会儿,他果然就生气了。并把怒气转移到了大队长身上:“请问,有人招呼过你,让你站在这儿傻等吗?”
格桑旺堆赶紧去搀扶老人,但这老家伙坐在地上。
那情景可真是壮观哪,同时挖成的几十口大灶,都吐出了熊熊的火舌。又大又深的锅架上去,不一会儿,就热气腾腾,弥漫开大米、热油以及各种作料的香气。整个机村都因此沉醉了。
这老家伙哭泣着走到了家门口,最后收了泪很严肃地对格桑旺堆说:“你是一个好人,但你不是机村的好头领。”
索波的父亲就是这样一个老家伙。
“机村不会完,年轻人比我们能干。修公路,修水电站,他们那么大的于劲,他们学会的那些技术,我们这些人是学不会的呀。”
格桑旺堆想说,带路的事情还是年纪大些的人稳当,但他还没开口,领导就率先走在头里,很快他们就走到了村口:“我们一定要把火堵在这里,还要来很多人,比你们一辈子见过的人加起来还要多,还要搭很多帐篷,”领导叉着腰一挥手,把村外那些青苗稀疏的庄稼地都划了进去,“帐篷会把这些地都搭满……”
老家伙止住了哭泣,在这被火光染得一片暗红的夜色中,他的眼睛闪闪发光:“扯鸡巴蛋,护佑机村森林的那对金鸭子已经飞走了。机村要完了。”
“可是地里都长着庄稼。”
“你的儿子?”
庄稼地里最后的一点湿气都蒸发殆尽,快速枯干的禾苗反倒把最后一点绿意,都蒸发到了枯叶的表面,所以,田野反而显得更加青翠了。
“那就让别人来干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