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素描:瘸子,或天神的法则
目录
人物素描:瘸子,或天神的法则
上一页下一页
瘸腿之前,他可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哪。
他的心里因此生出了些深深的怜悯,第二天下地时,他怀里揣着小瓶子,瓶子里有两三口白酒。
有一阵子,他去的那个村子被大片的树林遮住了。很快,那个村子在卡车转过一个山湾后重新显现出来时,在一段倾斜的路面,卡车又一只轮胎砰然一声爆炸了。卡车猛然侧向一边,差一点就翻倒在地。但是,这个大家伙,它摇晃着挣扎着向前驶出一点,在平坦的路面上稳住了身子。小嗄多没有感觉到痛。卡车摇晃的时候,车上的木头错动,使他伸在木头之间的双腿发出了骨头的碎裂声。他的脸马上就白了,赞叹一样惊呼了一声,就昏过去了。
“那个嗄多比你还先瘸呢。”
老嗄多还是不说话。
这个事件,人们在记忆中把它推远后,接下来就是慢慢忘记了。所以等到他伤愈下楼重新出现在人群里的时候,人们看他,就像他生来就是个瘸子一样了。
他为此怒火中烧,骂女人是婊子。他骂老婆时,两个女儿就会哀哀地哭泣,所以,他骂两个女儿也是婊子。女人年轻时会跟喜欢的男人睡觉。婚后,有时也会为了别的男人松开腰带。但她们不是婊子,机村的商业没有发达到这样的程度。但这个词可能在两百年前,就在机村人心目中生了根,很自然地就会从那些脾气不好、喜欢咒骂人的口中蹦了出来。自然得就像是雷声从乌云中隆隆地滚将出来。
他说:“妈的,老子不想干这么没意思的活,老子要学发电。”
这辆卡车装的木头真是太多了。走在坑坑洼洼的路上,像个醉汉一样摇摇晃晃。小嗄多把腿伸在两根粗大的木头之间的缝隙里,才算是坐得稳当了。他坐在车顶上,风呼呼地吹来,风中饱含着秋天整个森林地带特别干爽的芬芳的味道。满山红色与黄色斑驳的秋叶,在阳光下显得那么饱满而明亮。
有了这个想法,他立即就去找领导:“我是一个瘸子。我应该去学一门技术。”
从山坡上望下去,村里健全的劳动力都集中在修水电站的工地上,以至成熟的麦地迟迟没有开镰。
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瘸腿之后,脾气就像盖着的锅里的蒸汽,腾腾地蹿上来了。
“真的啊?!”他拿着刚刚印上了大红印章的证明还不敢相信这竟是真的。他坐在地头起了这么一个念头,九九藏书网没想到过不了几天,这个听起来都荒唐的愿望竟成为了现实。“为什么?”
“不要骂我,村里就我们两个瘸子,等我一走,你想我的时候都见不着我了。”
后来,村里出了第二个瘸子。这个新瘸子以前有名字,但他瘸了以后,人们就都叫他小嗄多了。那年二十六岁的小嗄多,肩着一条褡裢去邻村走亲戚。褡裢里装的是这一带乡村寻常的礼物:一条腌猪腿,一小袋茶叶,两瓶白酒,和给亲戚家姑娘的一块花布。对了,他喜欢那个姑娘,他想去看看那个姑娘。路上,他碰见了一辆爆了轮胎的卡车。卡车装了超量的木头,把轮胎压爆了。小嗄多人老实,手巧,爱鼓捣个机器什么的,而且有的是一把子用不完的力气。所以,他主动上去帮忙。装好轮胎,司机主动提出要搭他一段。其实,顺着公路,还有五公里,要是不走公路,翻一个小小的山口,三里路就到那个庄稼地全部斜挂在一片缓坡上的村庄了。
“呸!婊子!”
早先那个瘸子叫嗄多。这是一个脾气火爆的人,经常挥舞双拐愤怒地叫骂,主要是骂自己的老婆与女儿是不要脸的婊子。他的腿也是因为自己的脾气火爆才瘸的,那还是解放以前的事情。他家的庄稼地靠近树林边,常常被野猪糟践。每年,庄稼一出来,他就要在地头搭一个窝棚看护庄稼,他家也就常常有野猪肉吃。但他还是深以为苦。不是怕风,也不是怕雨。他老婆是个腼腆的女人,不肯跟他到窝棚里睡觉,更不肯在那里跟他做使身体与心绪都松软的好事情。
整个秋天,差不多每天如此。每天,两个瘸子也不说话,老嗄多接过酒瓶,一仰脸,把酒倒进嘴里,然后,各自走开。
他还是爬到了车厢上面。
小嗄多脸上的笑容很开朗,的确,他一直就都是这么想的:“老天爷的道理就是老的比小的先走。”
医院用现代医术保住了他的命,医院像锯木头一样锯掉了他半条腿。他还不花一分钱,得到了一条假腿,更不用说他那副光闪闪的灵巧的金属拐杖了。那辆卡车的单位负责了所有开销。这一切,都让老嗄多自愧不如。小嗄多也进了护秋组,拿着面铜锣在地头上哐哐敲打。两个瘸子在某一处地头上相遇了,就放下拐杖晒着太阳歇一口气。两个人静默了一阵,小嗄多对老嗄多说,你那也www.99lib.net就是比较大的皮外伤。你的骨头好好的,不就是断了一条筋嘛,要是到医院,轻轻松松就给你接上了。去过医院的人,都会从那里学到一些医学知识。小嗄多叹口气,卷起裤腿,解下一些带子与扣子,把假腿取出来放在一边,眼里露出了伤心之色。老嗄多就更加伤心了。自己没有上过医院,躺在家里的火塘边,每天嚼些草药敷衍在创口之上。那伤口臭烘烘的,差不多用了两年时间才完全愈合。他叹息。小嗄多想,他马上就要自叹可怜了。老嗄多开口了,他没有自怨自怜,语气却有些愤愤不平:“有条假腿就得意了,告诉你,我们这么小的村子里,只容得下一个瘸子。你,我,哪一个让老天爷先收走还不一定呢!”
我说过,一个村子不论人口多少,没有几个瘸子瞎子聋子之类,是不正常的。那样就像没有天神存在一样。所以,瘸子架着拐杖出现在大家面前时,有人下意识就抬头去看天上。瘸子就对看天的人骂:“呸!”
小嗄多不怒不恼,临出发前一天还拿着铜锣在地边上驱赶雀鸟。不多时他就碰上了老嗄多。这家伙拄着一副拐,站在那些歪斜着身子的草人身边,自己也摇摇晃晃一身破烂像一个草人。
老嗄多拐着腿艰难地从麦地里走出来,伸出手来跟他握了一下。小嗄多心情很好,他从怀里掏出一个酒瓶,脸上夸张地显出陶醉的模样,老嗄多的鼻头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他连酒味都还没有闻到,就显出醉了的模样,他伸出去接酒瓶的手都一直在抖索。老嗄多就这么从小嗄多手里抓过酒瓶,用嘴咬开塞子,“咕咚!”一声,倒进肚里的好像不是一口沁凉的水,而是一块滚烫的冰。
他就这么接连往肚子里投下好几块滚烫的冰,然后,才深深地一声长叹,跌坐在地上。他想说什么,但又什么都没说。他眼里有点依依不舍的神情,但很快,又被愤怒的神色遮掩住了。
他再把草人扶起来,但这回,草人像个瘸子一样歪着身子在风中摇摇晃晃。
领导说:“不是说村里就没有比你更聪明的人。只不过他们都是手脚齐全的壮劳力,好事情就落在你头上了。”
法则之一,人口不能一例都健全。总要造出一些有残疾的人,但也不能太多。比如瘸子。机村只有两百多号的人,为了配备齐全,就有一个瘸子
九九藏书网
小嗄多好像有些伤心,又好像不是伤心,他也不会去分析自己。他把假腿接在断腿处,系上带子,扣上扣子,立起身来时,听到真假肢相接处,有咔咔的脆响。假腿磨到真腿的断面,有种可以忍受却又锐利的痛楚。他没有去看天,他没有想自己瘸腿是因为天上有个老家伙暗中作了安排。但现在,看着老嗄多慢慢走远的背影,他想:“老天要是真把老嗄多收走,那他也算是解脱出来了。”
老嗄多就笑了,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老嗄多脸上的肌肉因为笑而挤出了好多深刻的皱纹。于是,这一天,他又讲了好些能让人发笑的话。老嗄多真的就又笑了两次。两次过后,他就把笑容收拾起来,说这世界上并没有什么值得人高兴的事情。小嗄多心上对这个人生出了怜悯,第一次想,对一个小村子来说,两个瘸子好像是太多了。如果老天爷真要收去一个的话……那还是让他把老嗄多收走吧,因为对他来说,活在这个世上好像太难太难了。而自己还这么年轻,不该天天在这地头上敲着铜锣驱赶麻雀了。
等到小嗄多培训回来,水电站就要使机村大放光明的时候,老嗄多已经死去很多时候了。电站正式发电那天,村里的男人围坐在发电房的水轮机四周。当水流冲转了机器,机器发出了电力,当小嗄多合上了电闸,飞快的电流把机村点亮,他仿佛看见老嗄多就坐在这些人中间,脸上堆着很多很多的皱纹,他知道,这是那个人做出了笑脸。
小嗄多就说:“伙计,站稳了,不要摇晃,摇晃也吓不跑雀鸟。”
瘸子把脸埋在双臂中间笑了起来。随即,瘸子坐在地上,屁股压倒了好多丛穗子饱满的麦子,仰着的脸朝向天空,笑声变成了哭声。再从地上站起来时,他的腰也佝偻下去了。从此,这个人不再咒骂,而是常常顾自长叹:“可怜啊,可怜。”
“那个笨蛋,你们真要送他去学发电,我也没有什么意见。”领导当然不能让那个笨蛋去学习发电这么先进的事情,小嗄多却是一个脑瓜灵活的家伙。他提出这个要求,就忙自己的去了。几天后,他得到通知,让他收拾东西,在大队部开了证明去县里的小水电培训班报到。
老嗄多也笑了:“呸!婊子!你也不想想,老天爷兴许也有个出错的时候。”
后来,瘸子临去世的那两三年,他已99lib.net经不用这个词来骂特指的对象了。他总是一挥拐杖,说:“呸,婊子!”“呸,这些婊子!”
一来,这件事发生确实有好些年头了。二来,一件事情哪怕只是昨天刚刚发生,但是经过一个又一个人添油加醋的传说,这件事情的发生马上就好像相距遥远了。这种传言,就像望远镜的镜头一样,反着转动一下,眼前的景物立即就被推到了很远的地方。
两个瘸子就这么在地头上呆坐了一阵,小嗄多站起身来,假肢的关节发出叭叭的脆响:“那么,就这样吧。反正有好些日子,机村又只有你一个瘸子了。”
这样到了第二年的秋天,老嗄多忍不住了,说:“妈的,看你这样子,敢情从来没有想过老天爷要把你收走。”
而且,始终就是一个瘸子。
脾气为什么好?就因为知道自己本事小。
说到这里,小嗄多真的才意识到自己还很年轻,不能这么年轻就在护秋组里跟麻雀逗着玩。
秋风吹拂着金色的麦浪,哐哐的锣声把觅食的鸟群从麦地里惊飞起来,他说:“可怜啊,可怜。”
小嗄多再也没能走到邻村的亲戚家。
天下雨了,他说:“可怜啊,可怜。”
小嗄多又说:“等我回来,等到机村天空下又有了两个瘸子,老天爷看不惯,让他决定随便除掉我们中间的哪一个吧。”说完,他就往山坡下扬长而去了。他手里舞动着的金属拐杖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
到地头坐下时,他就从怀里掏出这酒来递给比他老的、比他可怜的瘸子。
“呸!”
每年秋天一到,机村人就要跟飞禽与走兽争夺地里的收成。他被生产队安排在护秋组里。按说,这时野兽吃不吃掉庄稼,跟他已经没有直接关系了,因为土地早已充公,属于集体了。此时的嗄多也没有壮年时那种老要跟女人睡觉的冲动了。但他还总是怒气冲冲的。白天,护秋组的人每人手里拿着一面铜锣,在麦地周围轰赶不请自来的飞鸟。他扶拐的双手空不出来,不能敲锣,被安排去麦地里扶起那些常常被风吹倒的草人。他扶起一个草人,就骂一句:“呸,婊子!”
老嗄多说完话,起身架好拐,在哐哐的锣声中走开了。雀鸟们在他面前腾空而起,那么响的锣声并不能使它们害怕,它们就在那锣声上面盘旋。锣声一远,它们又一收翅膀,一头扎到穗子饱满的麦地里去了。
晚上,护秋组的人,九-九-藏-书-网一个个分散到地头的窝棚里,他们人手一支火枪,隔一会儿,这里那里就会“嗵!”一声响亮。那是护秋组的人在对着夜里影影绰绰下到地里的野兽的影子开枪。枪声一响,瘸子就会叹息一声。如果很久没有枪响,他就坐在窝棚里,把枪伸到棚外,冲着天空放上一枪。火药闪亮的那一瞬间,他的脸被照亮一下,随即又沉入黑暗。但这个家伙自己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所以,枪口闪出的那道耀眼光芒他没有看见。还有人说,他的枪里根本就没有装过子弹。自从腿瘸了之后,他的火枪里就没有装过子弹了。那时,他在晚上护的是自己家地里的秋。机村人的耳朵里,还没有灌进过合作社、生产队、大集体这些现在听起来就像是天生就有的字眼。那次,在一片淡薄的月光下,一头野猪给打倒在麦地中间。本来,一个有经验的猎手会等到天亮再下到麦棵中去寻找猎物。机村的男人都会打猎,但他从来不是一个提得上名字的猎手,因为从来没有一头大动物倒在他枪口之下。看到那头身量巨大的野猪被自己一枪轰倒,他真是太激动了。结果,不等他走到跟着,受伤的野猪就喘着粗气从麦棵中间冲了出来。因受伤而愤怒的野猪用长着一对长长獠牙的长嘴一下掀翻了他。那天晚上,一半以上的机村人都听到了他那一声绝望的惨叫。人们把他抬回家里,野猪獠牙把他大腿上的肉撕开来,把白生生的骨头露在外面。还有一种隐约的传说,他那个地方也被野猪搞坏了。那畜牲的獠牙锋利如刀,轻轻一下,就把他两颗睾丸都挑掉了。第二天,人们找到了死在林边的野猪,但没有人找到他丢失的东西。人们把野猪分剖了分到各家,他老婆也去拿了一份回来。一见那血淋淋的东西,他就骂了出来:“呸!婊子!”
“你不是说一个村里不能同时有两个瘸子吗?至少我离开这半年里,你就可以安心了。”说着,他伸出手来,说,“来,我们也学电影里的朋友握个手。”
“老天爷又不会喝醉酒。”
一个村庄无论大小,无论人口多少,造物主都要用某种方式显示其暗定的法则。
草人在风中挥舞着手臂。
他这回是真的愤怒了。一脚踢去,草人就摇摇晃晃地倒下了。这回,他骂了自己:“呸,婊子!”
他还是对虚空上那个存在有顾忌的,所以,不敢把后面那两个字骂出口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