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撞进战犯管理所
四、党恩浩荡,外出参观
目录
楔子 幕后英雄亮相了
第一章 英雄说来都平凡
第一章 英雄说来都平凡
第二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第二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第三章 好马吃了回头草
第四章 单枪匹马破密电
第四章 单枪匹马破密电
第五章 勾心斗角为名利
第六章 是谁牺牲珍珠港
第七章 看不见的秘密战
第七章 看不见的秘密战
第八章 山本五十六之死
第九章 汪精卫“病逝”内幕
第九章 汪精卫“病逝”内幕
第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十一章 留用人员的悲欢
第十一章 留用人员的悲欢
第十二章 昔日英雄变囚徒
第十二章 昔日英雄变囚徒
第十三章 劳改生涯第一站
第十三章 劳改生涯第一站
第十四章 上海劳动板箱厂
第十五章 撞进战犯管理所
四、党恩浩荡,外出参观
第十五章 撞进战犯管理所
第十六章 地覆天翻人已老
上一页下一页
阔别五载,旧地重游,展现在眼前的,确实另有一番新气象:门面装潢一新,一进大门,地面整洁,光滑如镜,货架林立,商品充斥,顾客如云,人声鼎沸,男女店员,笑脸相迎,明码实价,童叟无欺,给人一种旧貌换新颜的感受,也确实起到了国营商店的示范、标兵作用。
第二次参观,出发得特别早。刚吃过早饭,带队的干部就催促集合,依旧上了那两辆大轿子车,出了市区,向郊区急驰而去。车行近四个小时,将近中午,方才到达郊区县的一个重型机械厂。
大家先被引到一间备有茶点的大客厅内落座,经理笑容满面,殷勤接待,详细讲解公司接管前后的概况与变化,如何整顿,如何革新,现在的营业额为解放前的若干倍,店员当了主人翁以后如何发挥积极性,工薪待遇提高了若干倍,等等,等等。讲得有根有http://www.99lib•net据,十分生动。然后经理带领大家从底层开始,直到二三四层,逐层参观,继续详细介绍。真是琳琅满目,美不胜收。充分显示了共产党的英明伟大和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外出参观,前后一共有十几次,进行了两个多星期。事先当然由狱方与被参观单位领导人联系妥当,包括安全保卫等等事项都安排得十分周到。动身之前,干部们再三关照要仔细听取所参观单位领导人的介绍,回来以后要座谈参观体会和感想。三十多名犯人,加上带队、警卫等便衣人员,一共四十多人,分坐两辆大轿子车,人人都是新衣新帽,穿戴整齐,从监狱的大门口上车,直达参观的目的地。
首长讲话以后,除白天继续讨论外,每隔一两天,晚上还给安排了看电影。
电影是在楼下的大厅里放的,令人感http://www.99lib.net动的是:场上只坐着这三十多名囚犯,分明是专场。电影有国产的,也有苏联电影。由于“劳改后遗症”在作怪,看电影的时候,谁也不敢说话,更不敢鼓掌,确实是“鸦雀无声”。大家对电影的内容似乎并不太注意,注意的是这种待遇。所以在讨论的时候,发言中多的是“久违”、“过瘾”这些词语。
首先出面接待、讲话的,当然是厂长。“茶话会”后,旋即就餐。好丰盛的一顿午饭!饭后稍事休息,才由一位工程师带领大家到各车间参观,并详细讲解。从他那书生气十足的风度看,可以猜知也是个留用人员。因此双方的距离近了许多,不再唯唯诺诺,也敢于提一些问题,空气顿时轻松活泼了。也不知道是谁向工程师透露的,说池步洲是个学电气工程的留日学生,于是那工程师就引池步洲为九九藏书同行,讲解得更加起劲儿了。大家来到化铁熔炉面前,那工程师摸出一片滤色镜来,要池步洲根据火焰的颜色判断一下炉内铁水的温度。池步洲接过色镜来看了看,答复的数字,基本正确。工程师点头称赞,大家也面有得色,意思当然是“莫谓囚徒之中无廖化”也。
这以后,又参观了好几家工厂、商店以及中共一大会址和孙中山故居。前前后后,持续了两个多星期。这一活动,给囚徒们带来了兴奋与期待。大家对新社会欣欣向荣的气象感慨颇深,从而对共产党产生了由衷的佩服。这一次的休养参观,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五六年来由于非人待遇所造成的隔阂、不满甚至仇恨。因此,如果“重返社会、用其所长、参加建设”的诺言能够兑现,这一措施当然是绝对成功的。
这第一炮,可谓打得响极了。吃过晚饭,座谈讨论,人九-九-藏-书-网人喜上眉梢,个个乐在心头,称赞之声不绝,赞美之词盈耳,人人表态:一旦重返社会,必当各展抱负,以最大的热情和积极性来参加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
第一个参观的单位是上海市第一百货公司。这本是解放前上海四大公司——先施、永安、大新、新新——之一的大新公司,解放后改为国营的百货公司。解放前,大新公司不但卖百货,还有与“大世界”齐名的游乐场,内设各种戏剧、杂耍,买一张门票,可从下午一时玩儿到深夜十二时,还有酒家、舞厅、咖啡馆等等。解放后分开经营,不属于一个系统。
这一天,上午十一点提前开饭,十二点准时开车出发,直到下午四点多才参观完毕,打道回狱。汽车故意开得很慢,好让大家恣意浏览沿途市容。其目的,当然是为了加深对新社会的印象,提高认识,促进思想改造,以利于重返社会。
99lib•net
大家最感兴趣的是外出参观。五十年代的劳改生活,采取的是与社会完全隔绝的做法,连报纸都看不见。犯人们对于社会上出现的任何新事物,几乎到了一无所知的地步。因此常有“狱中才一日,世上已千年”之叹。古人常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只有“目击”的事实,是最能令人心服的。由于长期以来“宣传”的虚假性和欺骗性,人们往往把“宣传”二字的涵义等同于“扩大事实”或“不可相信”,对口头传达、新闻报道甚至新闻纪录片,都不太信任,因为“做假”的可能性太大了。这确实是“宣传”专家们不可推卸的罪责。能够让与世隔绝了若干年的犯人们到社会上去亲眼看一看社会主义建设的新成就,以此来唤醒这些囚犯们对社会主义建设的热情与信心,确实是这次释放这批特殊犯人所做的所有工作中最最出色、最最大胆、最最有成效的一招。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