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撞进战犯管理所
三、喜从天降,释放有望
目录
楔子 幕后英雄亮相了
第一章 英雄说来都平凡
第一章 英雄说来都平凡
第二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第二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第三章 好马吃了回头草
第四章 单枪匹马破密电
第四章 单枪匹马破密电
第五章 勾心斗角为名利
第六章 是谁牺牲珍珠港
第七章 看不见的秘密战
第七章 看不见的秘密战
第八章 山本五十六之死
第九章 汪精卫“病逝”内幕
第九章 汪精卫“病逝”内幕
第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十一章 留用人员的悲欢
第十一章 留用人员的悲欢
第十二章 昔日英雄变囚徒
第十二章 昔日英雄变囚徒
第十三章 劳改生涯第一站
第十三章 劳改生涯第一站
第十四章 上海劳动板箱厂
第十五章 撞进战犯管理所
三、喜从天降,释放有望
第十五章 撞进战犯管理所
第十六章 地覆天翻人已老
上一页下一页
监狱长陪着首长先离开了。院长给大家布置了一下讨论提纲,让大家休息一会儿,等饭后再组织讨论。说完也走了。
凡是集中到这里来的人,至少都已经关押四五年以上。多年的犯人生活,已经把大家治得规规矩矩,完全做到了孔夫子所没说的“非份勿提”:尽管干部们再三询问有什么意见,有什么要求,人人的答复都是“很满意”,“没意见”。得知他就是监狱长以后,大家的胆子反而大了起来,有人要求看报,有人要求给家属写信。这样的要求,作为犯人,本来是“非份”的,估计也是绝不可能得到满足,不过是故意这样提一提,且看他如何处理,也有将他一军的意思。不料意见提出,当时就得到答复:报纸从明天起就送来,要给家属写信,当然可以,而且不要贴邮票!
一个多月来,伙食还是两菜一汤,大米饭不定量。后来见大家的胃口不像初来时候那样大了,改为一菜一汤,而大家也都表示“菜足饭饱”。看来,人的肚子其实很好商量,并不是十分刁钻古怪、难于伺候的。
这一声,不由得大家一愣神。自从被捕以后九九藏书,不论哪一级干部讲话,包括狱警、看守、卫兵等人在内,对一个人,是“某某号犯人”,对一批人,则一概称“你们”。今天来的这位首长,比监狱长大,那是肯定的了,他一开口,居然不称“你们”而称“诸位”,能不叫大家耳目为之一新,不感到受宠若惊吗?
三十几个人,每天饱食终日,无所事事,只要穿白大褂的人不在,大家就聚在一起窃窃私语,话题除了自我介绍之外,主要是对这一次突然集中的目的和前景进行各种各样的推测。根据连日来狱方对大家的态度,当然人人都往好的方面猜,多数人认为:目前共产党正在搞肃反运动,又一次在全国范围内大张旗鼓地抓人、整人;作为事物的另一个方面,有必要放出一批国民党的党政军人员,以为“低头认罪”、“改恶从善”者的榜样,以说明肃反运动抓人不是目的,改造人才是目的。
首长的话音一落,大家全都笑逐颜开,可是谁也不敢鼓掌。因为劳改了几年,一个个都给管傻了,没有政府干部的示意,谁都不敢自作主张地有所行动,以免违反“http://www•99lib•net监规”。监狱长见状,出来打圆场说:“今天首长的讲话很有意义,散会以后,立即分组讨论,发表感想。要指定专人做好记录,会后把记录本交上来。”
有一天,原来穿白大褂的那个人,忽然不穿白大褂而穿着解放军军装出现在大家面前。至此大家方才知道他原来是个解放军干部。后来通过送饭的厨师,知道他就是监狱医院的院长。他是个瘦高个子,年纪不过三十来岁,脸上总是挂着笑意,说话更是和蔼可亲。看他每天忙忙碌碌,主要精力都用来安排大家的生活和各种事物。大家有什么问题和要求,只要向他提出,基本上都能够得到解决。但是从来不提大家最关心的“集中休养意图何在”和“下一步作何打算”这两个问题。
休养了一个多月,除了原来就有病或临时得病者外,谁也没吃药,就凭“饱食终日、无所事事”这八个大字,就把大家的身体都养胖了许多。洗澡的时候,池步洲看看自己的胳膊,长肉了,看看小腿,消肿了;照照镜子,面色红润起来了,现在就放出去,准不像个囚犯了。
http://www•99lib.net
得到这样的实信,大家心花怒放,欣喜若狂。尽管刚才在会上谁也不敢表示出来,等首长一走,却谁也控制不住自己,哪儿还等得到饭后讨论发表感想?早就你一言我一语地谈论起来了。至于饭后的正式讨论,当然更加热烈。特别是徐建平,慷慨激昂之后,更加痛哭流涕,就差跪下来三呼万岁,磕头谢恩了。
这位首长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用很洪亮的声音喊了声:“诸位!”
有一天,院长指挥大家动手,在大病房靠窗一侧布置了一个会场:放两张桌子,桌子后面放三张椅子;桌子前面一排排放了三十多张椅子,让大家在椅子上坐好。不久,院长和监狱长陪着一个身材魁梧的首长走了进来,在桌子后面一起落座。这位首长,穿一套相当讲究的西服,罩一件相当漂亮的呢大衣。这种穿着打扮,在那个年代的首长中间,还是很少的。先由监狱长讲话,他只说:上级派来一位首长,要跟大家见见面,谈谈话。但是既不介绍首长的姓名,也不介绍首长的职务,接着就以手示意,请首长讲话了。
这可真是谁也没有想到的
www.99lib.net
事情。几年不见报纸了,第二天送来的三份《解放日报》,不说报纸上有多少重大新闻,犯人能看报,这本身就是一件重大新闻。
那位首长似乎没有注意到大家脸色上的微妙变化,管自接着说:“诸位到这里来,有一个多月了吧?生活上,都习惯了吗?”这一十分普通的问候,顿时间把彼此之间的距离拉近了。“诸位都是学有专长的人才,如今国家正在建设之中,需要诸位回到社会上去,各尽所能,为国家作出应有的贡献。……现在先组织大家到社会上去参观参观,看看社会主义建设蓬蓬勃勃、欣欣向荣的新气象,充实一下思想准备,以便回到社会上以后,能够适应和尽力。大家与家属也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找一个时间,跟家属见见……”
至于写信,那更是奇迹了。本来,犯人通知家属接见或要家里送什么东西来,狱方的规定是一律写明信片,明信片也是特制的,狱方印有格子,一个格子只许写一个字,只许少写,不许多写,总字数绝不许超过二百。如今不但允许用信封,而且也没说限制写多少字。有的人估计信件必定要经过检查,干脆写上九_九_藏_书_网集中休养以后生活如何如何好,身体如何如何健康,看样子不久就要宽大释放,走上工作岗位等等。信交上去以后,也不见干部们有什么话说,而且不久都有回信到来,说明信件确实全都发出去的。
除了院长之外,还有一个“独臂将军”,也常常到“病房”来转转,有时候和院长谈谈,有时候问问大家对生活有什么意见,有什么要求。他既不穿军装,也不穿白大褂,一套粗呢制服,一个空袖筒晃荡晃荡的,说话声音洪亮,态度也很和气。但是谁都不知道他的身份,有人推测他是市政府或军管会的什么干部。后来悄悄儿问送饭的大师傅,才知道他就是上海市监狱监狱长。
得知他就是监狱长以后,池步洲这才想起来:一九五一年“四·二七”大逮捕后的第二天黎明,就是他站在监狱大院子里对大家训话的,当时没注意也看不清他的脸型,但是“独臂”的印象却还有。因为后来犯人们每逢吃不饱、长虱子、冻得发抖、热得冒汗、不让写信、不让接见等等不遂心的事情,发起牢骚来,总要骂这个“独臂”监狱长不长人心、虐待犯人、是个阎罗王,却没有想到他竟这样平易近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