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撞进战犯管理所
二、群英聚会,所为何来
目录
楔子 幕后英雄亮相了
第一章 英雄说来都平凡
第一章 英雄说来都平凡
第二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第二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第三章 好马吃了回头草
第四章 单枪匹马破密电
第四章 单枪匹马破密电
第五章 勾心斗角为名利
第六章 是谁牺牲珍珠港
第七章 看不见的秘密战
第七章 看不见的秘密战
第八章 山本五十六之死
第九章 汪精卫“病逝”内幕
第九章 汪精卫“病逝”内幕
第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十一章 留用人员的悲欢
第十一章 留用人员的悲欢
第十二章 昔日英雄变囚徒
第十二章 昔日英雄变囚徒
第十三章 劳改生涯第一站
第十三章 劳改生涯第一站
第十四章 上海劳动板箱厂
第十五章 撞进战犯管理所
二、群英聚会,所为何来
第十五章 撞进战犯管理所
第十六章 地覆天翻人已老
上一页下一页
后来,集中的囚徒越来越多,总数达三十多人。绝大多数是国民党部队的军官或文职人员,其中军衔最高的是中将,年纪最大的已经六十多岁。比较特殊的一个,名叫徐建平,本是中央银行上海分行的副经理,似乎与军队系统没有太多的关系,大概是党政系统的什么重要人物。
互通姓名后,得知此人叫杨若膺,是国民党部队的一名少将。他是一九四八年在河南与解放军作战中被包
九九藏书网
围,放下武器投诚的。共产党有优待俘虏的政策,因此他倒是没有被判刑,但一直处于“学习”的阶段,老也结业不了。这一次,他是在“换一个学习环境”的名义下集中到这里来的。
大家初来乍到,彼此都不了解,虽然是“群英聚会”,介绍自己的时候,只讲过五关斩六将,闭口不提走麦城,大概也是难免的。好在来日方长,谁的人头怎么样,自九九藏书网然“日久见人心”也。
啊,只此一声,一切就全都了然于胸: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缘是劳改犯!
话匣子一打开,就不可停止。只要穿白大褂的不在房间里,大家就海阔天空,无所不谈。
池步洲初来乍到,人地生疏,对于先到的那七八条汉子,因为不了解他们的身份,不敢贸贸然招呼,万一要是违犯了监规,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等到他吃饱了饭、洗过了澡、理完了九*九*藏*书*网发,再次斜靠在被卧垛上小憩的时候,与他床头相接的一个先来的人就凑了过来,小声地问:“老兄,你从哪里来?”
有一个叫王荣的,来自福建,是王耀武的胞弟,当过少将旅长,在福州被捕入狱。此人个子不高,面目黧黑,具有北方人的爽直性格。他说他在福州劳改,干的是重体力劳动,肚子却老是吃不饱,终日饥肠辘辘,实在难熬,比什么苦楚都难受。这次是两个解放军99lib•net干部专门到福州去把他解到上海来的。坐的是火车卧铺,不但没上铐,每次上厕所,两个解放军干部还都在厕所门口站岗。第一次吃饭,一个人一份儿,他三口两口吃完,肚子还不饱,可不敢再要。那两个干部见他吃饭狼吞虎咽,体会到他一定没吃够,又给他买了两份儿,总算吃饱了。
可见当时粮食紧张,犯人们吃不饱肚子,是普遍现象,并不是上海一地如此。
有一个叫高鹤飞的,比池步洲晚九九藏书网到几天。解放前他是上海市警备司令部的少将副司令。因他与地下党有些接触,见疑于汤恩伯,从上海撤退的时候,没带他去台湾。解放后被捕,送到苏北的一个劳改农场劳动。他是个养尊处优惯了的人,哪儿干过农田活儿?翻地的定额完不成,就挑灯夜战,不完成定额不许睡觉,累得个贼死。住的是茅屋草铺,吃的是胡萝卜豆饼,还吃不饱。条件比上海差得多。头一天到,也一连吃了两大盆米饭,跟饿狼似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