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昔日英雄变囚徒
四、突击逮捕,监狱爆满
目录
楔子 幕后英雄亮相了
第一章 英雄说来都平凡
第一章 英雄说来都平凡
第二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第二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第三章 好马吃了回头草
第四章 单枪匹马破密电
第四章 单枪匹马破密电
第五章 勾心斗角为名利
第六章 是谁牺牲珍珠港
第七章 看不见的秘密战
第七章 看不见的秘密战
第八章 山本五十六之死
第九章 汪精卫“病逝”内幕
第九章 汪精卫“病逝”内幕
第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十一章 留用人员的悲欢
第十一章 留用人员的悲欢
第十二章 昔日英雄变囚徒
四、突击逮捕,监狱爆满
第十二章 昔日英雄变囚徒
第十三章 劳改生涯第一站
第十三章 劳改生涯第一站
第十四章 上海劳动板箱厂
第十五章 撞进战犯管理所
第十五章 撞进战犯管理所
第十六章 地覆天翻人已老
上一页下一页
下午四点钟的“晚饭”以后,新逮捕的犯人一批批地被送进牢房里来。第一批两个,第二批又是两个,第三批三个,加上原来的十二个,一共十九个!这一来,可连蹲着的可能都没有了,大家只能像挤公共汽车似的人挨人站着。几个新进来的人受不了这种苦,号啕大哭,还有个人高声大叫:宁愿早点儿拉出去枪毙。看守们只顾往监房里面推人,可不管你是坐是站是死是活。
夜里九点,按常规夜班看守应该吹哨子让各监房的犯人就寝,但是今夜过了九点很久了,还听不见吹哨。犯人们当然没有手表。即便进来的时候戴的有,也在进门的时候连现金和贵重物品统统被收走代为保管起来了。但是时间概念总还是有的。到了夜里十点钟光景,忽然街上凄历的警车声又接连响起,从远而近,最后几辆警车先后开进了分局,停在院子里。2433号犯人猛醒似地一拍脑袋:“对了,明天是五一节,按照公安局的惯例,节日之前都要抓一批人的,我把这茬儿给忘了。”
有了求生的欲望,才产生了活下去的力量。
夜班看守没好气地回答:“先给你这里分九九藏书五个,每个号里都一样,全是十二个人。要做好思想准备,再来人的时候,还要加人!”
但是什么时候才能迎来这一天呢,他可连一点儿把握都没有。
五一年的五一节,上海市公安局的干警们谁也没有休息。他们倾巢出动,进行“四·二七”以来的最后一次大规模突击大搜捕,凡是“四·二七”漏网的,务必在这一天全数逮捕归案。
两人商量了一下,最后号头拍板:谁也别想躺下睡了,十二个人分两排,一排靠东墙,一排靠西墙,面对面地坐在铺位上,各人的腿可以伸直,也可以拱起,腿上盖一床被子,谁有本事睡着,尽管入睡!
被挤得最难受的时候,耳听到有人高喊“宁可早点儿拉出去枪毙”的时候,池步洲也曾经想到过死。他是一个性格犟轫意志坚强的人,像这样活着,连猪狗都不如,有什么意思呢?可是他也知道,如果真的去死,只能落一个“畏罪自杀,自绝于人民”的结论。自己是无罪的,死并不足畏、不足惜,但是活着的妻子儿女,却会因为自己的死而痛不欲生,即便不死,也要终生戴着反革命99lib•net家属的黑帽在社会的最底层痛苦挣扎。一想到妻子,他就感觉到太对不起她。将近二十年来,颠沛流离,饥寒劳碌,没有过过一天安定的日子,也没有过过一天舒心的日子。所有这一切,难道就因为自己要回国来抗日,是因为自己太爱国的缘故么?他相信共产党既然能够从蒋介石手中夺得政权,总有几个能人懂得打天下和治天下不是一码子事儿、政权可以用武力取得却不能用武力来维持这些道理,因此总不相信“千秋功过无人评说”的局面会无限制地延长下去。
池步洲终于认识到:自己已经从刚进牢房时的“什么都不想吃”发展成“见什么都想吃”了。再过一两天,很可能每顿一盒饭不够吃了。
这种场面,可真难为了“号头”。他一面嘶哑着嗓子做安定人心的思想工作,告诉大家这是暂时的困难,政府一定会很快就想办法加以解决,倒好像他就是上海市市长似的,一面把人员分为两拨儿,一拨儿站着休息,一拨儿可以蹲下或蜷成一团坐下来休息。号头又喊又叫的,刚进五月份,就热得满头大汗,天亮以后,嗓子就哑得说不
九-九-藏-书-网
出话来了。
号头在想最妥善的过夜方案。“老号儿”们紧皱着眉头,新来的犯人个个愁眉苦脸,有一个还哭了起来。2433号犯人建议分两拨儿倒班儿睡:一拨儿六个人,统铺上倒是能挤下,可是另六个人呢?难道在一米半宽、半米长的水泥地上站着不成?
要是在往常,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但是今天,在“怎么睡都行”的许诺下,看守们只要犯人不闹事,也不来管那许多了。
剩下的十一个人,就这样“打通腿”坐了一夜。
经过这一役,池步洲简直有隔世为人的感觉。他懂得了:作为一个人,只有吃不尽的苦,没有享不完的福。但是这样的福,全中国五亿人口、全世界几十亿人口,可不是任何人的能够享受得到。
2433号犯人究竟是个老警察,经得多见得广,脑子也灵光,善于随机应变。他的铺盖中有一块油布,把这块油布垫在水泥地上,再把自己的褥子铺上。这个地铺,就有半米来宽,一米六长,弯曲着身子,勉强可以躺下了。他抱拳向大家作了个揖:“诸位,兄弟就在这地下睡,哪位要解手,请注意点儿,踩着我还在其99lib.net次,可别把尿撒在我的被子上!”说着,伸了伸舌头,脚朝马桶管自躺下去了。
时间还不太晚,看样子这批犯人进门之后先办“入监手续”,即搜身、交出贵重物品和禁违品、核对登记表、提取指纹等等,因此警车到后好久,才听见“咣啷咣啷”的开关牢房声逐渐从远处传到近处。犯人们直念佛:“老天爷,可别再给咱们监房加人了,再来一个都挤不下啦!”可是怕什么偏来什么,终于牢房门被打开,而且一下子推进五个犯人来。号头也忍耐不住了,喊了一声:“报告班长,我们号里已经有七个人了,再加一个都没法儿睡啦!”
这一夜,别的牢房里,有好几个人晕倒抬了出去,而这个牢房里,则因为号头安排得好,尽管有发牢骚的,有骂大街的,有想寻死觅活的,却没有人晕倒。这个军统小特务,恐怕有生以来还从未这样肝脑涂地地报效过党国呢!
但就是这样的办法,六个人分两米宽的铺位,每人平均不过一市尺宽。谁的屁股只有一市尺宽?尽管把所有的被褥都垫到了铺板上,腾出了所有的面积,也仍然挤坐不下。
夜班班长已经把牢房门关上,临99lib•net走前扔下一句话:“怎么睡都行,你自己想办法!”
两米见方的铺位,本来最多只能睡三个人,现在要超员三倍睡十二个人,除非有缩身术,否则谁也没有办法让大家一起睡觉。一直等到十一点多,总算吹响了就寝的哨子,表示这一拨犯人已经安插完毕,至于今天夜里是不是还有人来,那是另一回事儿了。
五月二日,果然政府发了善心,开来几辆警车,把多一半儿的犯人疏散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牢房里面,暂时保持每监十来个人的数目。
池步洲进监狱的第四天,是全世界劳动人民的节日:五一劳动节。按照狱方规定,每月一号和十六号两天是改善伙食的日子:菜中有荤。上午那顿饭,依旧和往常一样,池步洲饿了三天,已经食欲大开,一盒饭不用怎么“努力”就吃光了,似乎还有些意犹未足。新号吃不下的饭,号头仍按人头份儿“匀”,但他却谢绝接受了。下午的饭,不但米的质量好了些,而且饭上面的菜中,还有几块骰子大小的肉钉,当然是肥的。池步洲一向不爱吃肥肉,奇怪的是今天吃的这几块肉钉,味道竟然特别鲜美!
“那怎么睡觉哇!”号头哭丧着脸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