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汪精卫“病逝”内幕
三、声东击西,下毒谋杀
目录
楔子 幕后英雄亮相了
第一章 英雄说来都平凡
第一章 英雄说来都平凡
第二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第二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第三章 好马吃了回头草
第四章 单枪匹马破密电
第四章 单枪匹马破密电
第五章 勾心斗角为名利
第六章 是谁牺牲珍珠港
第七章 看不见的秘密战
第七章 看不见的秘密战
第八章 山本五十六之死
第九章 汪精卫“病逝”内幕
第九章 汪精卫“病逝”内幕
三、声东击西,下毒谋杀
第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十一章 留用人员的悲欢
第十一章 留用人员的悲欢
第十二章 昔日英雄变囚徒
第十二章 昔日英雄变囚徒
第十三章 劳改生涯第一站
第十三章 劳改生涯第一站
第十四章 上海劳动板箱厂
第十五章 撞进战犯管理所
第十五章 撞进战犯管理所
第十六章 地覆天翻人已老
上一页下一页
说起蒋介石杀汪精卫来,这可不是第一次了。他早就命令戴笠伺机暗杀汪精卫,戴笠也曾经五次策划了暗杀方案,但都被汪精卫逃脱。这一次机会难得,戴笠立即派人潜入虹桥医院,买通医生、护士,每次给汪送药的时候,秘密掺进适量无色无味的慢性毒药。到了同年十月,汪精卫终于毒发死去。
日本这边,汪精卫见河东狮去,心情大好,因此更加思念起施旦来。他坚持也要返回南京,但是日方坚决不同意。他无可奈何,只好急电召见周佛海。八月四日,周佛海应召到了日本,与汪精卫密商之后,出面与日方交涉,最后终于达成了让汪精卫返回上海的协议。
陈璧君一方面让弟弟当省长,一方面又让汪精卫的两个侄子分别掌管警务和财政,实际九*九*藏*书*网上,一切大权都操纵在她一个人手里。
汪伪政权成立,陈璧君的官衔儿,是伪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央政治会议委员,而她的实际职务,则是“广东省政治指导员”。这是个不伦不类的官儿,而且就此一个,别无分号。但是她手中的权力,却大得惊人。
这一招果然奏效。陈耀祖不过是个傀儡,杀不杀作用都不大,但对陈璧君来说,却是“性命交关”的大事。她必须重新树立一个傀儡供她驱使,因此急冲冲地秘密返回广东去,经过选择,任命了她的侄子陈春圃当傀儡省长。
一代奸雄,机关算尽,落一个千古骂名,遗臭万年,可怜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达成协议的前提,是西欧战场上发生了天翻99lib•net地覆的战局变化:六月六日,美英联军集中舰船五千艘,空降部队两万人,进攻部队十八万人,在艾森毫威尔将军的指挥下,用近万架飞机掩护,在法国北部的诺曼底登陆成功,开辟了欧洲第二战场,长驱直入,与苏联红军配合,直捣希特勒的老巢柏林。在此战况下,日本已经彻底孤立,眼看就要成为全世界的敌人。东条内阁自顾不暇,也没有余力再来过问汪精卫的生死了。
当时陈璧君还在广州,汪精卫一到上海,就用中文密电打到广州德政北路陈璧君的寓所,告知他已经返回上海。陈璧君也用密码回电给汪,要他千万别公开露面,必须改名换姓,住进上海虹桥医院,接受镭锭治疗,一切等待她到沪以后再作安排。
汪精卫为什么要返九九藏书网回上海,却不到南京呢?这是他在上海当伪市长期间,得知上海虹桥医院有一块“镭锭”。镭是放射性元素,对恶性肿瘤有疗效,还能进行腔内及组织间治疗。如果用镭锭作为配合治疗,对汪精卫的恢复健康,或许有一定帮助。
这两份密电,都被重庆军技室中文组截获并破译,送交蒋介石。蒋介石觉得汪精卫既然已经中计秘密返沪,又是住在医院里,防卫一定不如以前严密,机会难得,就命令戴笠趁机暗杀。
这期间,广东出了一件大案子,需要陈璧君亲自回去料理。什么事情呢?这又得从头说起。
汪精卫一家都去日本的消息,当时是尽人皆知的。重庆方面,想趁机结束汪精卫的生命,但是日方防范严密,无法下手。在戴笠的策划下,搞了99lib•net一个声东击西、调虎离山之计:趁陈耀祖在广州文得路古玩店看货的时候,把他给暗杀了。
广州是中国重镇,南方的大门,广东省又是中国最富庶的省份之一。一九四零五月十日,在陈璧君的一手操纵下,成立了伪省政府。她提议由她的胞弟陈耀祖出任省主席,但却受到了周佛海等人的坚决反对。汪精卫无可奈何,只好任命立法院院长陈公博兼任广东省省长。陈公博是个老奸巨滑,明知道广东是陈璧君的地盘,不愿染指更不敢为此得罪陈璧君,就以公务繁忙无法分身为由,迟迟不去上任,一切政务,都委托陈耀祖代理。第二年,经过陈璧君的活动,陈耀祖就从代理省长变成了正式的省长。汪精卫怕陈耀祖年轻办事毛燥,就封陈璧君为“广东省政治指导员”,代藏书网表“中央”,坐镇广东,像垂帘听政一般,大小事务,都要经过陈璧君点头,方才算数。
在周佛海的安排下,汪精卫终于秘密返回上海,并且把施旦弄来专门护理。为掩护汪精卫“仍在日本治疗”,他的子女们,暂时仍住日本,并经常在公开场合露面。
根据医生建议,汪精卫手术以后,当以静养为主。这期间,他的生活主要由陈璧君照料。陈璧君自小娇生惯养,自己都要别人照料,怎么会照料别人?特别是进入夏季以后,名古屋出现前所未有的高温,由于电力不足,医院的冷气开动不起来,加上经常停电,连电风扇也变成了摆设。陈璧君身体肥胖,特别怕热,一把芭蕉扇不离手。进入汪精卫的病房,也不顾丈夫病中怕风,经常门窗大开。汪精卫病榻寂寞,日夜想念施旦。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