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看不见的秘密战
三、十万神兵,战果辉煌
目录
楔子 幕后英雄亮相了
第一章 英雄说来都平凡
第一章 英雄说来都平凡
第二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第二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第三章 好马吃了回头草
第四章 单枪匹马破密电
第四章 单枪匹马破密电
第五章 勾心斗角为名利
第六章 是谁牺牲珍珠港
第七章 看不见的秘密战
第七章 看不见的秘密战
三、十万神兵,战果辉煌
第八章 山本五十六之死
第九章 汪精卫“病逝”内幕
第九章 汪精卫“病逝”内幕
第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十一章 留用人员的悲欢
第十一章 留用人员的悲欢
第十二章 昔日英雄变囚徒
第十二章 昔日英雄变囚徒
第十三章 劳改生涯第一站
第十三章 劳改生涯第一站
第十四章 上海劳动板箱厂
第十五章 撞进战犯管理所
第十五章 撞进战犯管理所
第十六章 地覆天翻人已老
上一页下一页
又例如昆明兵工厂有日本间谍和汉奸潜伏,截到的日本密电,命令他们进行破坏。我方立即采取行动,将可疑分子全部逮捕。从审讯中又追出重庆、西安、桂林、贵阳以及其他内地的兵工厂和军火库中都潜伏有日本间谍和汉奸,得以及时地一网打尽。
池步洲和他的同事们从事密电研究与破译前后凡五六年,尽管始终没能破译日方的陆海军密电,但仅就所破译的外交密电与空军密电,如果使用得当,确实比在前方增兵十万还要厉害。除了日军偷袭珍珠港的情报未能及时利用有功而无效者外,取得巨大成果的情报,包括击落山本五十六专机在内,何止千条。
这份密电,也被重庆军技室截获并破译出来。蒋介石据此通知东京盟军总部,勒令日本投降政府照这份名单全数引渡回国法办。
为躲过敌人的雷达搜索和地面观察,他们贴着海面飞行,直到东京附近,方才升高。
日本方面,在“日东丸”23号发回电报之前,早在4月10日,日军联合舰队的电讯人员就已经截获并破译了美军的电报,得知美军将会有一次以航空母舰舰载飞机袭击轰炸日本本土的行动。但是他们没有估计到美军会改用B-25B型中远程飞机,经过测算,认定美军航空母舰必须在离日本550公里的海域上起飞,才能完成往返起降的作业。山本接到“日东丸”23号的电报之后,经过测算,还认为美军的航空母舰要在一天之后才能到达距离日本550公里的地方。他们从从容容地派出十几艘驱逐舰和巡洋舰去拦阻美军舰队,又部署200多架歼击机在沿海拦截入侵的敌机,时间则都定在4月19日。
8点18分,队长杜立特头一个起飞。由于跑道上排列着十六架飞机,杜立特又是排在最前面,本来就很短的跑道,更加短了。等他加大油门,冲出了甲板跑道,飞机依旧没有拉起来,眼看着飞机不是升向蓝天而是降落到海面,舰上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上来。就在飞机的轮子已经擦着水面的一刹那间,飞机的速度逐渐增加,机头终于翘起,机身也冉冉升空。舰上所有的人都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气。
清晨六点三十分,伪装成“日东丸”第23号渔船的日本小型巡逻艇在距东京720海里(约1120公里)处发现了美军的舰队,当即向日军联合舰队发电报。尽管美军舰队司令当即下令将日舰击沉,但是电报已经发出去了。
B-25B属于重型轰炸机,需要比较长的跑道才能起落。在航空母舰那狭窄短小的跑道上,起飞已经十分勉强,降落是根本不可能的。因此,航空母舰只负责把飞机送到日本本土附近,完成投弹任务后的飞机,要在中国沿海的飞机场上降落。
一九四二年四月十八日,大黄蜂号航空母舰搭载了十六架B-25B型轰炸机,由企业号航空母舰和四艘巡洋舰护航,到达东京以东700海里的海域上停泊。
美机完成轰炸任务以后,两架(一说一架)飞往海参崴,另十四架(一说十五架)飞到我国安徽、浙江一带,一部分安全着陆,一部分飞到我国浙江衢州机场上空。衢州机场负责人因去嫖妓不在机场,重庆发来的急电未能及藏书网时译出,以致飞临衢州机场上空的美军飞机不但不被允许降落,反而受到高射炮的轰击。美国飞机在衢州附近盘旋很久,用无线电话联络,机场上的人员又不懂英语,直到机上的汽油耗尽了,时间已经深夜,最后机组人员只好弃机跳伞,好几架飞机因此坠毁。
更巧的是:当时的日本首相东条英机正搭乘一架民航飞机去外地,正好在空中与美军的飞机相遇。东条英机的秘书西浦大佐从舷窗内向外一看,见到这架形状古怪的飞机涂的竟是美国陆军航空兵的标志,不禁大吃一惊。这时候美军飞机只要向东条英机的座机随便开几枪,就能轻而易举地把东条英机送回魔鬼的世界。美军机组一者当时有自己的任务,不会向一架民航机发难,二者不知道东条英机就在这架民航飞机里,因此又一次错过了重写历史的机会。
军技室进行密码破译的研究,虽然是在极端保密的前提下进行,但是情报还是被日本间谍侦得。日方的密电多次命令潜伏特务对军技室人员进行收买、绑架、暗杀活动。这一情报,立刻引起了我方的高度警惕,加强保卫,使日方特务不能得逞。有一次截到日方密电,透露派驻某地的第八工作队的李某某已经被收买。我方立即先将其调离,然后密切观察,并不立即逮捕。这样,既保证机构不受破坏,也避免了敌人使用反间计,误伤了好人。
有两架美军飞机(一说为一架)在苏联境内安全降落,但被日本间谍侦知,电告日本政府。日本政府据此要求苏联引渡美国空军机组人员,苏联不答应。日本驻苏联大使发回国内的密电,全部被重庆截获。
例如某战区司令部的驻地被日本间谍侦悉,日本空军立刻派出轰炸机去轰炸。幸亏这份密电事先被军技室破译出来了,及时通知司令部转移。日本空军轰炸的,是几座空房。不然,损失惨重。
谈判没有结果,不欢而散。佐藤给日本外务省发密电请示,电文中有这样的话:“我刀已出鞘,不可能收回,请允许在二十四小时内下旗回国。”
(十二)日本空军的密电码比较简单,破译甚为容易。日本空军的活动以及气象报告的密电,经常被中方截获,以此提供给美国空军陈纳德飞虎队。飞虎队在抗战中的卓著战功,也有破译密电者的一份。
两人相持不下,佐藤老羞成怒,以武力要挟:“日本海陆空三军同时南下,南洋军事基地已经巩固,你要是不遵守条约,我兵力随时可以北调。关于这件事情,我请求晋见斯大林。”
说起来也真巧,4月18日上午,东京地区正在举行了一场大规模的防空演习,在中午刚刚结束。这时候十三架美军轰炸机飞临东京上空,许多市民还以为防空演习没有结束,不但毫不惊慌,许多人还像美军飞机招手致意呢!
佐藤与日本外务省多次联络的密电,都被军技室破译,上报蒋介石。蒋介石看了很高兴,以为这一次日苏之间有可能开战了。他急于要看见日本外务省的回电,让毛庆祥坐在军技室专等。可是二十四小时过去了,四十八小时过去了,军技室还没截到日本外务省的回电。到了第三天,毛庆祥正怀疑是不是军技室一时疏忽没九九藏书网截到这份密电,忽然收到了外务省给佐藤的密电。大家喜出望外,急忙翻译,电文的主要内容是:“经内阁会议讨论,认为现在对苏开战,还不是时候。两条美国船,这一次姑且放行。以后如果还有美国船挂苏联国旗运送军火,一定扣留。”
关于此次轰炸东京的经过,一九五三年美国兰登公司曾出版《东京上空三十秒》一书,作者劳森,就是当年的飞行员之一。书中记载:十五架飞到中国的飞机,机组人员共七十五人,其中十一人下落不明(被俘或死亡),包括杜立特在内的六十四人辗转安全到达重庆。杜立特因实施这一计划而荣获美国国会勋章。
那时候,海军航空母舰上的舰载飞机吨位小,航程短。要想用舰载飞机去轰炸东京,必须先把航空母舰开到离日本不远的水域。可是日本海军在领土周边800公里的水域上部署了防线,有大量的巡逻舰日夜游弋。为防止被日军发现,美军航空母舰上的飞机必须在880公里以外的区域起飞。不算在东京上空的时间,单是往返一趟,就是1760公里。因此,这样的任务,海军的舰载飞机是无法胜任的。
(五)日美开战以后,有两条美国船,挂着苏联国旗,满载军火,自西海岸开往苏联,在公海中被日本海军扣留。美国请求苏联出面调解。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召见日本驻苏大使佐藤,说:“美国是苏联的盟国,运送的军火是支援苏联抗战,所以船上才挂苏联国旗。日苏两国既然签有互不侵犯条约,日本就不应该扣留这两条船。”
山本的这些部署杜立特当时虽然并不知道,但是也发现了在海面上游弋的日本“渔船”。情况紧急,不能继续向日本本土靠近了。七时整,舰队司令提前下达了起飞的命令。十一吨重的B-25B型轰炸机每架挂上225公斤重的燃烧弹四枚,在杜立特的带头下,顶着七级大风,依次起飞。
杜立特当时是阿诺德的参谋官,时年45岁,是美国陆军航空兵最杰出的飞行员之一,善于特技飞行,曾保持9项特技飞行的记录,在多次比赛中得过奖,而且是美国第一位实现盲目着陆、第一位在12小时内飞越美国大陆的人。除了以上条件之外,他1936年还曾经来华担任广东空军司令部的顾问,对中国大陆和远东地区的情况比较了解。由他出任空袭日本特殊任务的特遣舰队领队,是最为合适的人选。
(一)中日战争刚开始阶段,因为没有宣战,日本在济南仍驻有总领事。该总领事曾数度去见当时的山东省主席、军阀韩复榘,问他:“如果中央军退到山东来,阁下将作何打算?”韩复榘回答:“我决不让蒋介石的部队进山东来。”
十三架轰炸机(另三架飞机,则去轰炸长崎、大阪等地)沿途采用高空飞行和低空飞行等措施,躲过层层封锁和拦截,惊险万状,终于在中午时分全部闯入日本沿海防线,安全到达东京上空。
这个方案最后被作战部采纳了,并交给陆军航空兵中校詹姆斯·杜立特去具体实施。
此事发生时,我正在浙江省缙云县仙都中学读初中。有一架飞机在我县上空油尽弃机,机上人员跳伞后,受到我县百姓的救护,后九-九-藏-书-网曾与我校联欢,并进行过篮球友谊赛。
飞机从航空母舰上起飞以后,美方立即通知中、苏两国政府:为保全航空母舰免遭日军袭击,轰炸机轰炸东京之后,不再返回航空母舰,而是向西飞行,分别降落中、苏两国的空军基地。
B-25B型轰炸机,比一般的B-25型轰炸机装备的自卫武器比较少,重量比较轻,但是仍嫌太重。改装工作,主要是拆卸一些作战用的设备如机关炮等,使其成为单纯的轰炸机。——十几架飞机孤军深入日本本土,随时会遇到敌机的拦截,拆卸作战装备,无疑是以牺牲自身的安全作为代价的。
山本接到情报,下令第二舰队司令长官近藤海军中将立即率领横须贺地区所有的地面部队出击;同时命令高须四郎海军中将率领第一战列舰战队的四艘战列舰也从广岛湾启航参加作战。
随后的十五架飞机总算都顺利地升起,9点21分,最后一架飞机也安全升空,没有一架失败。如果杜立特的第一架飞机坠进了大海,随后的飞机很有可能因此而取消起飞,历史也就会因此而重写了。
(三)一九三八年十二月汪精卫逃离重庆到达河内以后,一九三九初,云南的龙云和川康军阀都曾派代表到河内去与日方谈判。河内日方将谈判内容电告外务省,电文也被重庆军技室破译,上报蒋介石。后来龙云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获悉自己的活动被蒋介石发觉,所以始终不敢再到重庆去面见蒋介石。
(二)军阀混战基本结束以后,蒋介石统一了中国,实行币制改革,以纸币取代银元,从而回收大量的白银,一部分存在天津英租界内,约有几千万两。中日开战以后,日方一再要求英国交出,均被英国拒绝。双方交涉的情况,日方用密电向政府报告。这些密电,都被池步洲所破译。蒋介石据此与英国交涉,方才得以将这笔巨款保存下来。
消息广播后,南京伪国民政府的汉奸们惶惶不可终日,各自寻找活命的门路。伪行政院院长周佛海因与戴笠早有联系,乃与任援道密谋,欲擒陈公博一伙儿向蒋介石自赎。但是事机不密,被陈等察觉,只得急忙向日本顾问影佐帧昭请求保护,表示愿出巨金,请影佐设法秘密飞往日本,隐藏于乡下。影佐为他们奔走联络以后,于八月二十四日晚间着日本驻沪总领事馆用LA密码向日本大东亚省发了一份密电,大意是:国民政府主席陈公博、国防最高会议秘书长岑德广、经济部长陈君慧、中央军校教育长何炳贤、侍从室主任周陆庠、安徽省长林柏生、陈公博妻李丽壮、陈公博的女秘书莫国康等,由军事顾问带领,从上海乘军用飞机直飞日本米子机场降落,请派人妥为照料,将陈等秘密隐藏于乡下。
这是一场预计为3580公里的不着陆飞行。起飞之前就约定:起飞之后,每机各行其是,互相不再联络,降落地点也由各人自己选择,最后在重庆见面。
日本驻济南总领事把韩复榘的话电告日本政府,这份密电正好被池步洲截获并破译,上报了蒋介石。这虽然不是后来蒋介石枪毙韩复榘的主要原因,至少也是原因之一。
机型和人选决定以后,关键的问题就是如何从航空母舰上安全99lib.net起飞的技术措施了。
(七)日本在苏联派有大量的间谍,无孔不入,情报工作做得很出色。日本驻苏联大使发给日本外务省的密电中,就有大量的苏联军事情报,其中德苏战报每天就有好几份甚至十几份。这些战报都是实地采访的,内容与报纸上看到的几乎完全不同。特别是关于侵苏德军的处境,报道得非常详细:士兵们在冰天雪地中缺衣少食,饥寒交迫,斗志不高。希特勒为了扭转战局,曾数次亲赴前线召开军事会议。有一次与一个高级将领意见相左,竟拔枪亲手打死了他。从此德军的将领们再也不敢给希特勒提相反的意见了。
(六)日军偷袭珍珠港以后,美日宣布开战。美国海军部为报复日军的偷袭,征求惩治日本的方案,一九四二年一月,有个参谋叫弗郎西斯·S·罗的,提出一个大胆的建议:用航空母舰搭载陆军航空队B-25型中程轰炸机去轰炸日本本土。
佐藤说:“美国是日本的敌国,德国是日本的盟国。美国运军火给你们打德国,不论它挂哪国的国旗,我们都有权扣留。《日苏互不侵犯条约》只适用于日苏两国,不适用于两国的盟国。”
经过三个星期的技术性研究讨论,一九四二年三月,杜立特带领二十四架飞机及机组人员到佛罗里达州埃格林机场进行了近一个月的试验和训练,模拟B-25B型轰炸机在150米短跑道上进行起飞作业。直到四月一日,才选定十六个技术过硬的机组去执行这一特殊的任务。
这些被破译的密电原件,本来池步洲先生基本上都珍藏起来的,可惜在五十年代初大陆发动的“镇压反革命”运动中被全部抄没,荡然无存。下面的材料,一部分采自一九八三年三月池步洲先生应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的要求,与当年的同事丁绪曾先生共同回忆后写出的上交材料,一部分采自霍实子、李直峰二人合写的文史资料《国民党密电研究组与军技室的若干事》,以见抗日战争期间密电破译者功绩之一斑。
(十三)一九四五年八月六日,第一颗原子弹在广岛爆炸,三天以后,第二颗原子弹在长崎爆炸,日方伤亡惨重。八月十日,日本天皇自知无力再战,表示原意投降,仅要求保留天皇。八月十五日,日本政府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
再说,为了保证航空母舰的安全,舰载飞机起飞之后,航空母舰必须立即撤离,这样,起飞的飞机有去无回,跟当时日本的“自杀式”飞机也相差无几了。
4月18日上午9时40分左右,日军海上巡逻机在距离日本本土960公里的上空发现一架双引擎飞机正在向西飞行。电报发到了东京,大本营中居然没有一个人认为这是美军的飞机。因为当时美国和日本刚刚宣战,美军在东南亚还没有空军基地,不可能有大型飞机在亚洲起飞,而航空母舰上的舰载飞机,则决不可能有双引擎飞机。
当时苏联首都已经迁到古比雪夫,不过斯大林还在莫斯科。莫洛托夫说:“斯大林是我们的最高统帅,不能见你。伏罗希洛夫是最高苏维埃主席,可以接见。”
执行这一任务的航空母舰是“大黄蜂”号。舰上的跑道长度是150米,只适用于舰载小型飞机。如何让减轻了重量的99lib•netB-25B型飞机在这样短的跑道上安全起飞,还需要经过艰苦的试验和训练,才能最后得出是否可行的决论。
日本退让一步,日苏开战的可能暂时解除,蒋介石的希望落空了。
此外,关于山本五十六之死和汪精卫“病死东瀛”之谜,也与破译密电有关,由于情节复杂,内容丰富,当另辟两章,专门叙述。
(十一)有一次,孙科将从重庆到外地去公干,消息被日方侦得,密令日机在中途拦击。此密电又被重庆军技室破译,立即通知孙科。这时候孙科已经到达机场,正要登机,接到这样的情报,与其信其无,宁可信其有,只好改变主意,悄然返回。此机起飞后果然在中途被日机击落,机上人员全部牺牲,其中有经济界人士徐新六、胡笔江等。
日本驻苏大使馆发出的密电数量极多,除战报外,也有战局分析。后期的密电中,也认为德军有可能战败,因此建议日本不可轻易宣布对苏开战。
佐藤针锋相对地说:“那么,从此以后日本的总理大臣就不再接见你们的驻日大使。”
十三架美军飞机把所携炸弹全部扔到了东京。他们从进入东京、投弹到离开东京,一共只用了三十秒钟。等到日机赶到,全部美机都已经完成任务飞走了。真是突如其来又突如其去,神不知鬼不觉地给了日本军国主义者一次狠狠的教训。
以上所举,确实是池步洲及其同事们所创万千功绩中的极少一部分。读后,对“其所起作用,不啻在前方增兵十万”的赞语,不觉得是溢美之词吧?
(十)日本的间谍网组织严密,遍布大陆,还有汉奸配合,为虎作伥,简直无孔不入。军技室截到的密电中,也有大量的谍报。
(八)一九四二年十月,军技室曾截获一份日本密电,得知日本空军将于某月某日从缅甸的同古起飞,去轰炸印度的加尔各答。中方当即通知英印空军情报部,英国空军遂在中途进行截击,予以全歼。为此英国空军还特地派一名上校携带大量的慰劳品来重庆向军技室进行慰问。
(四)一九四一年十二月珍珠港事件爆发以前,日本政府为了解除西北压力,集中主要兵力向南进军,曾派特使松冈洋右到苏联去与斯大林签订互不侵犯条约。希特勒知道后,也曾派使节到日本劝阻。日本答以“待占领南洋后,实力更厚,再转以北进。”同时又向苏联许愿:“将来日苏共同开发满洲(指我东北三省)。”苏联当时对付德军尚且感到力不从心,也怕腹背受敌,日本主动献媚,正中下怀,于是两国达成“互不侵犯”的“和平协议”。签字仪式上莫洛托夫举杯致辞说:“日苏有共同利害关系,中苏不会成为好友。”这些来往密电,都被军技室破译。蒋介石据此认为苏联不可靠,更寄希望于美国。后来苏联答应给中国几架飞机,消息被日本政府知道,就通过日本驻苏联大使佐藤,以《日苏互不侵犯条约》为依据,照会苏联政府,提出抗议。苏联只好收回成命。这份密电,也被军技室破译。
美国陆军航空兵司令阿诺德将军与弗朗西斯·S·罗经过仔细缜密的商讨研究,这才提出一个大胆的设想:用航空母舰搭载经过改装的双发动机B-25B轰炸机对日本本土进行惩罚性轰炸。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