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看不见的秘密战
二、抗战胜利,返乡务农
目录
楔子 幕后英雄亮相了
第一章 英雄说来都平凡
第一章 英雄说来都平凡
第二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第二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第三章 好马吃了回头草
第四章 单枪匹马破密电
第四章 单枪匹马破密电
第五章 勾心斗角为名利
第六章 是谁牺牲珍珠港
第七章 看不见的秘密战
二、抗战胜利,返乡务农
第七章 看不见的秘密战
第八章 山本五十六之死
第九章 汪精卫“病逝”内幕
第九章 汪精卫“病逝”内幕
第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十一章 留用人员的悲欢
第十一章 留用人员的悲欢
第十二章 昔日英雄变囚徒
第十二章 昔日英雄变囚徒
第十三章 劳改生涯第一站
第十三章 劳改生涯第一站
第十四章 上海劳动板箱厂
第十五章 撞进战犯管理所
第十五章 撞进战犯管理所
第十六章 地覆天翻人已老
上一页下一页
老先生立刻接了下茬儿:“是哩,是哩!正是这个话,我要跟你说的,正是这个话!刚才先生站在当街,我一看先生面色,虽然是个贵人之相,后运却不大好,所以想请先生进来,有意给你推算一番。从你的八字和生相看,你到四十四岁那年,将有一场大难。我与先生无冤无仇,绝不会无故陷害先生。要是你信得过我小老儿,我奉劝你当机立断,辞去官职,回乡下去种田,不要再出来做任何事情,这场大难,或许躲得过去。切记,切记!”
听他这样说,池步洲也不便一口否定,就点了点头说:“抗战期间,国难当头,作为一个中国人,投笔从戎,为国家出力,也是应该的。如今抗战胜利,使命完成,又该退出军界,改行干别的事情了。”
两个月后,池步洲回到重庆,跟妻子谈起此事,彼此都啧啧称奇。
这是江湖上算命看相的术士招揽生意的惯用伎俩,池步洲并不觉得有什么惊讶之处,只是很平淡地随口而问:“算一个命,要多少钱?”
那老先生见池步洲沉默不语,大概看出了他的心思,语重心长地又说:“先生,你是一位好人,不过命中注定的事情,在劫难逃,谁也无法扭转。我好言相劝,请你即日起放下一切,回乡下种田,也是权宜之计,只能九九藏书网说‘或许可以躲过’,还不敢说一定平安无事。”说到这里,他又推算了一番八字,端详了一下面相,接着说:“从命相看,先生四十四岁有大难,六十四岁有一关,要是能够闯过这一关,还有十几年好活。天机不可泄,我也只能点到为止。”
这一笔,才叫惊人之笔,才真正写出了池步洲的为人,写出了池步洲不同凡俗的性格!
这也是江湖上惯用的伎俩之一:先告诉你不要钱,引诱你坐下来之后,他一通信口开河,自然会让你心甘情愿地把钱拿出来送给他。池步洲反正闲来无事,也就凑个趣儿,在他桌子前面的椅子上坐下,报了生年八字。老先生先掐着指头推算了一番,仔细端详他的面相,还特地摸摸他的耳朵,这才颇为自信地说:“先生官运亨通,平步青云,现在是个少将。”
老先生摇摇头,正色地说:“这是骗不了我的。我凭你的八字和生相,可以判定你正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少将。我与先生素不相识,又无求于先生,你何必瞒我?”
这时候,重庆的军人还乡复员的很多,池步洲已经决定离开军委会,递了“长假”报告,也已批准。因与慈母睽违一十八载,回乡省亲,乃头等心愿。哥哥嫂嫂及陈固亭等人都同意他先回故www.99lib.net乡,再就近工作,强如远离故土,四处奔波。关于还乡的路线,也与哥嫂及陈固亭等人商定:从重庆坐船直达上海固然近便,但是船票难买,事故也多,为安全计,决定走陆路:先坐汽车到西安,然后坐火车经陇海路转京沪路到上海,再坐船到福州。七月,一家五口终于轻装上路。
内江以盛产蔗糖、夏布闻名于世,但县城的街道并不长,店铺也不多,以货栈为主,时值晚冬,街上行人稀少,也没有什么值得一逛的商店。正想返回旅馆,忽然瞥见一家小门面,门前的布招子上写着“命相合参”四个大字,店堂内坐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池步洲正观望间,只见那老者起身迎了出来,拱拱手说:“先生,我有一句很要紧的话奉告,请进来坐坐。”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的那一天,重庆的市民是在黄昏之后才得知这一喜讯的。片刻之间,消息不胫而走,鞭炮声响彻云霄,街上锣鼓喧天,人声鼎沸,朝天门码头附近的几条街上,放鞭炮积下的纸屑,几乎把街面都铺满了。所有的人,全都涌到了街上,叫着,跳着,如醉如痴,狂欢达旦。根本不认识的人,也会搂在一起,跳不知道叫什么舞的舞,唱不知道什么歌的歌。特别http://www•99lib.net是美国兵,到处受到欢迎,每到一个地方,都有人送上酒来。有几个明明已经醉得东倒西歪,可还一个劲儿地喝,喝,喝,好像醉死了也心甘情愿似的。烟酒商店,也不怕赔本,好烟好酒不断地拿出来,有钱收钱,多少不拘,没钱干脆奉送。买的人更阔气,也不问价钱,甩出一叠钞票,拿起烟酒来就分给周围的人共享。
这两句话,倒让池步洲感到惊愕了。当时他身穿便服,没穿军装,由于长期从事研究工作,身上书生气固然有之,但因出身贫寒,土气可能更多,而军人气概,则是绝对不会有的。于是就打个马虎眼儿说:“我是个读书不成退而经商的生意人,哪里来的什么少将!”
回到家乡,见到老母,悲喜交集,自不待言。母子闲话中说起内江那位看相的老者两次谆谆告诫退归林下的话头,老母一者不愿游子再度远离膝下,二者老人家虽然不懂得官场倾轧厉害、宦海风波险恶,却更加相信星相占卜的预言,也再三劝诫儿子不要再去当官。出于孝心,池步洲果然听从了母亲的劝告,不去寻找工作,却在家乡种起田来了。
一九四六年二月,池步洲单独一人从重庆搭乘公路车北上,先到成都看望五哥五嫂,然后到西安看望老友陈固亭。此行目的,除www.99lib.net了探亲访友、观光周汉隋唐历史名城之外,旨在共商胜利之后如何参与建设报效祖国的大计。
车到内江,依旧停车歇宿。吃过晚饭,池步洲带妻子儿女上街闲逛,不由得又来到老先生的相馆门口。事隔半年,上次是一个人来,况是冬天,这次是一家五口,正值夏季,季节不用、服装不同、人数不同,老先生每天要给许多人看相,估计一定不会记得上次之事,于是五个人一起进去,目的在于试试这个老者是否“江湖”。不料老者一看,第一句话依旧是“少将”。池步洲与妻子相视而笑,极口否认。老者接着就重复“四十四岁有大难”之说,再次奉劝他当机立断,解甲归田。这一来,果真把夫妻二人都惊呆了,也不由不相信他的话“或许有些道理”了。
这一番话,说得池步洲疑信参半:信者,自己确实是个少将,竟为他所言中;疑者,我正当盛年,可以为国家做许多事情,前途远大,何至于解甲归田,务农以终?况我生平以诚待人,以忠对国,没有做过对不起国家、民族或任何人的坏事,还为祖国抗战胜利立过大功,何罪之有?又有何大难可言?——但是这些话,只能在心中想想而已,不能也没有必要跟这位素不相识的老者去说。
这种彻夜狂欢的景象,只有在特定的场合99lib•net下才会出现。受日寇侵略长达八年之久的中国人民,满以为从此以后就可以国泰民安,就可以世界和平,清清静静地过日子了。苦尽甜来,悲极生乐,怎么不欣喜若狂呢!
不料那老先生摇摇手,很认真地说:“先生,我只是有几句话奉劝,不要钱的。”
车到内江,夕阳衔山,时近黄昏。按照行车日程,旅客们必须在这里打尖歇宿,明晨再发。
一九四五年底,军委会译电人员训练班终于停办,看起来,蒋介石就要池步洲奔赴另一“前线”继续为其效劳了。在这人生道路的转折关头,到底何去何从,颇费思索。打内战绝不参与,这是坚定不移的,但是个人的出路呢?这时候他已经有了两子一女,一家五口,如何生活?
池步洲见老先生不再多说什么了,就摸出点儿钱来,算是卦金。老先生却坚决不肯收,还说:“只要你肯听我的劝告,我就很高兴了。”池步洲无奈,只好把钱放在桌上,扬长而去。
池步洲吃过晚饭,见天色还亮,就上街漫步,随意溜达。
抗战胜利以后,紧接着的是蒋介石发动了全面的内战。从蒋介石吸收池步洲参加中央训练团受训一事分析,显然有视其为嫡系、委之以重任的意思,但是这与池步洲回国来解救民族危亡的初衷大相径庭,绝不是池步洲这样的人所能接受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