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看不见的秘密战
目录
楔子 幕后英雄亮相了
第一章 英雄说来都平凡
第一章 英雄说来都平凡
第二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第二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第三章 好马吃了回头草
第四章 单枪匹马破密电
第四章 单枪匹马破密电
第五章 勾心斗角为名利
第六章 是谁牺牲珍珠港
第七章 看不见的秘密战
一、我破你的,你破我的
第七章 看不见的秘密战
第八章 山本五十六之死
第九章 汪精卫“病逝”内幕
第九章 汪精卫“病逝”内幕
第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十一章 留用人员的悲欢
第十一章 留用人员的悲欢
第十二章 昔日英雄变囚徒
第十二章 昔日英雄变囚徒
第十三章 劳改生涯第一站
第十三章 劳改生涯第一站
第十四章 上海劳动板箱厂
第十五章 撞进战犯管理所
第十五章 撞进战犯管理所
第十六章 地覆天翻人已老
上一页下一页
中方知道破译日方的密电为己用,日方当然也知道破译中方的密电为己用。日方的密电破译困难,中方的密电破译容易。反破译,比破译更迫切。池步洲在破译领域做出了贡献,又在反破译领域做出了成绩。
池步洲等人在破译日军密电方面所取得的成绩,花开何止千朵。本章列举十数例,以见一斑。

一、我破你的,你破我的

此外,军委会机密室下达的密码本子,保密性固然高,但使用起来也比较麻烦,译电员为了图省事,除了与军委会通电不得不用之外,本部队内部或与友军联络,都愿意使用简单省事的“土密码”。这也是密码失密的原因之一。
因此人们说:前方打仗,有两个战场,一个在地上,那里千军万马,硝烟弥漫,冲锋陷阵,血肉横飞,谁的实力强大谁取胜,打的是武力仗;另一个在天上,那里碧空万里,无声无息,只有听不见也看不见的无线电波纵横交错,谁能把密码变成明码谁取胜,打的是智慧仗。
军委会译电人员训练班,就是鉴于各部队大量密电失密,作战失利,为亡羊补牢计,才在一九四二年恢复的。从时间上看,已经太晚了。调训的对象,为各部队的译电主管、机要秘书和译电员。池步洲主持其事以后,训练方法有所更新:一般分两步走:一步为思想武装,一步为技术武装。
当时,重庆破译密电界曾经流传这样一个笑话:土军阀石友三驻重庆办事处主任打电报给石友三说:“咱们之间来往的电报,有可能被中央译出来了。”石友三回电说:“密码本是我和参谋长关着门编出来的,没有第三个人看见,绝不会被中央知道的。”
按照惯例,训练班主任应该兼任党的区分部书记,但是池步洲入党之初即与陈固亭有约在先www.99lib.net:不参加一切党务活动,如今独当一面,成了小首长一位,却仍不改初衷,只管业务,不关党务。他把自己极不感兴趣的党务工作推给一个副主任去兼理,绝不过问。
池步洲主管这个训练班两年零三个月,一共办了六期,每期的学员约一百人左右,时间最短的三个月,最长的六个月。送来学习的学员中,以傅作义部队的人最多,几乎每期都有。这也说明傅作义将军对密电保密工作的重视。
第二步,才是技术武装,也就是教给学员们编制高级密码的方法,让他们在必要的时候可以自行编制密码,也借以说明中央举办训练班,目的在于加强保密,是从抗战的需要出发,并无强求统一的意思。
当时的前方战场上,往往一场战役还没有开始,有关我方的军事部署和部队调动等绝密情报就被日方侦得。甚至还有过这样的笑话:在开战的前一天,日方故意通过其官方通讯社同盟社的新闻电,把我方的军事秘密当作普通新闻向全世界公布,弄得前方的指挥官狼狈不堪:按原作战计划执行吧,等于去钻敌人的口袋,肯定会全军覆没;临时改变作战方案吧,事出仓促,已经来不及了。最后一招只好背着“临阵脱逃”的罪名“战略撤退”,还要小心翼翼设法逃过敌人的伏兵,能够安全撤出,就算万幸。九-九-藏-书-网
其实,各地方部队编制“土密码”进行联络,不过是掩耳盗铃的自欺欺人之举。军技室第六组有一个科,就是专门破译各部队自己编制的“土密码”的,因此,各部队有什么违背中央的行动,蒋介石也大都知道。
其实,石友三秘密与日寇勾结的来往电报,都已经被军技室第六组译出,早已经报告蒋介石了。
池步洲的一生,以这一阶段的“官儿”当得最大,不但挂少将衔,而且独当一面,做的也是为抗日服务的工作。
从动向和迹象上看,蒋介石确实有进一步重用池步洲的打算,但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抗战一结束,池步洲见自己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无意于官场倾轧,毅然挂冠而去。
陈洁予是毛庆祥的妹夫。他之所以取代毛庆祥,一是因为侍从室下面新设一个机要组,由毛庆祥任组长,下属四个部门:军委会机要室(毛庆祥兼主任)、军委会技术室、军委会译电人员训练班及新设的军电管理处,这一来,毛庆祥身兼三职,实在忙不过来;二是因为毛庆祥主持军技室工作三年,如今到了抗战后期,却连日本陆军密电码的门儿也没摸着,其他法文密电、英文密电的研究,更是因人设事,徒有虚名,连边儿也不沾。三年来,只靠池步洲等人破译一些日本外务省的密电支撑门面。成绩不大,他兴趣也减低,就趁http://www.99lib.net蒋介石侍从室新设机要组的机会,乐得把这副挑子让给他妹夫。
进攻与防御并重,本来是兵家的常识,应该相辅相成,互为表里,缺一不可才是。但是国民党部队的长官们对“防御”的理解比较片面,总以为构筑工事、布置重兵,才是正经八百的“防御”,而不把保护电讯机密看作是防御,至少也是重视不足。
当时国民党部队中的译电人员,总数超过一万,经过反破译训练的,不过六百多人。从数字看,不免太少了点儿。但是应该认为培养的都是种子,有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的可能。从影响看,意义和效果都是深远的。
这个“军委会译电人员训练班”,是纯抗日性质的,与特务系统毫无关系。抗战一胜利,这个训练班也就结束了。另外在西安还有一个由军统局主办的“军令部西安译电人员训练班”,其目的与性质,就是专门培训特工人员,用以破译、监视共产党部队及非蒋介石嫡系部队的密电的。
当时,军委会与各部队之间通信联络所用的密码本子,是毛庆祥管的机要室编制并发布的,编码出于专家之手,机密性相当高,日方想破译,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日方破译的,主要是各部队之间联络的电报。从道理上说,各部队之间的电报,也应该使用军委会机要室统一颁发的密码本子才对,但是国民党部队派系复杂,不http://www•99lib.net但中央军有嫡系非嫡系之分,地方军还有军阀部队与地方武装之分,甚至还有地主武装和改编的土匪武装。他们互相之间的联络,有些事情是不想让蒋介石知道也不想让别的兄弟部队知道的。因此,他们自己的报务人员就编制出一些保密性能很低的密码本子,互通消息。这些“土密码”,不用花费多大力气就能破译,因此日方不用费时费力地去破译军委会机要室编制的正统密码,就能够很容易地从各部队之间的密电联络中得到我方的军事情报。
所谓思想武装,是让学员们认识到反破译的重要性。学员们进来,先让他们用自己编的密码发报,然后请有经验的教官当场破译。这一招特别有说服力,有许多译电员本来很相信自己编的密电码,认为不可能被别人所破译;举办这样的训练班,完全是中央对下面不放心,强求统一。经过当场试验,一个个目瞪口呆,方才懂得了“大意失荆州”的真正涵义。
一九四三年十月,池步洲奉调军委会译电人员训练班为副主任。不久班主任陈洁予调到军技室为主任,池步洲即晋升为少将班主任。
这个例子,说明地方部队的长官们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密码,更谈不上反破译了。
军委会译电人员训练班,是抗战以前开办的,地点设在南京。当时的训练对象和内容,很可能是纯译电技术,与破译或反破译无关。抗九-九-藏-书-网战以后,训练班迁到贵阳。从反破译的角度看,训练班应该扩大才对,但不知为什么反倒停办了。一九四二年,因中方密电频频被日方所破译,出于抗日的需要,又奉命恢复。教学内容侧重于反破译,地址在重庆南岸弹子石孙家花园附近。此举虽有为时太晚的感觉,但亡羊补牢,补一下总比不补的好。
军技室的任务,是破译日方的密电为我所用,是进攻型的。译电人员训练班,则是防止日方破译我方的密电,也就是反破译,因此是防御型的。
一九四四年春,池步洲奉命参加中央训练团受训。中央训练团是为培训党政军高级人员而办的,由蒋介石自任团长,目的是增加凝聚力、向心力,变非嫡系为嫡系。人员来自四面八方,每期约三四百人,时间一般为一个月,地点在重庆两路口上面的浮图关(后来叫复兴关)。当时池步洲家住两路口附近,离训练团很近,但也只能每星期天回家一趟,平常时候不许外出。那一期负责军事训练的是邱清泉,他是德国军事学校培养出来的,当时只有四十多岁,精力充沛,神气很足,口令清晰,调度有方,古文底子也不薄,颇有点儿儒将的风度。政治课主要请社会名流来演讲,文的如陈立夫、陈果夫;武的如冯玉祥,都去讲过课。开学典礼和结业典礼,蒋介石当然要到会讲话。受训期间,他也偶然来讲一两次话,无非笼络人心而已。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