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单枪匹马破密电
二、物色人才,扩大队伍
目录
楔子 幕后英雄亮相了
第一章 英雄说来都平凡
第一章 英雄说来都平凡
第二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第二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第三章 好马吃了回头草
第四章 单枪匹马破密电
第四章 单枪匹马破密电
二、物色人才,扩大队伍
第五章 勾心斗角为名利
第六章 是谁牺牲珍珠港
第七章 看不见的秘密战
第七章 看不见的秘密战
第八章 山本五十六之死
第九章 汪精卫“病逝”内幕
第九章 汪精卫“病逝”内幕
第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十一章 留用人员的悲欢
第十一章 留用人员的悲欢
第十二章 昔日英雄变囚徒
第十二章 昔日英雄变囚徒
第十三章 劳改生涯第一站
第十三章 劳改生涯第一站
第十四章 上海劳动板箱厂
第十五章 撞进战犯管理所
第十五章 撞进战犯管理所
第十六章 地覆天翻人已老
上一页下一页
经过改组,研译室由四十三台的四十三个人扩大到五十多个人。大家在池步洲的率领下,都认识到破译日军的密电,等于在前方增加了十万大军,也等于消灭了敌人的十万大军,于是全体成员同心同德,团结一致,相处得十分融洽。特别是核心小组的四个留日学生,更是意气风发,昼夜苦干,取得了巨大的成效。等到四十三台合并到军政部技术研究室,他们都已经各有建树,成绩斐然了。
一谈之下,他们俩对密电码虽然从来没有接触过,却都表示很感兴趣,何况有池步洲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例子现身说法,“内行与否”可以不成问题,日本外务省的密电又是已经破译了的,只要学会翻译,再学破译也就有了基础。再
藏书网
说,他们在军令部的薪水很低,只要肯到军政部来,薪水可以加倍。有这样几个有利条件,经过几次试探、劝说,舅甥二人,果然都答应到四十三台来了。
这种人员不成比例的局面,当然不能长此继续下去,不然,就是铁打的金刚,身体也要弄垮的,何况池步洲终究是个文弱的书生。
四十三台建台以后,经过调整扩充,不久就有了四十三个人,电台和报务员都增加了不少,每天收到的日方密电,数量大增,其中不但有能够破译的外务省密电,也有其他种类的密电。但是台中能够破译外务省密电的,还只有池步洲一个人;而能够进一步研究其他密电码的,更只有他一人。工作之忙,每九九藏书每通宵达旦。但他因为有了用武之地,抗日壮志可酬,感到自己成就巨大、责任巨大,竟不知疲倦为何物也。
事情说巧也真叫巧:池步洲一家,住在观音岩下面“蔼庐”的二楼,三楼住着舅甥二人,舅名贾秉文,甥名吴玉良,河北省人。两人的辈分虽然是舅甥,其实年龄并不相差多少,而且两人都是留日的学生。他们本在东京工业大学读书,都是爱国青年,因卢沟桥事起,同时辍学归国,参加抗战,在军令部工作。池步洲与他们俩年龄相若,经历近似,又住在同一所楼房里,进进出出,经常打招呼,楼上楼下,也偶有往还。时间一长,发觉这两个人谈吐不俗,抱负不凡,不但智商相当高,日语相当好,各九九藏书方面的知识也相当渊博。池步洲觉得他们倒是很合适的研究破译密电码人选,就有意进行试探。
贾、吴二人上班不久,又介绍朱少先、张传德两个留日学生到四十三台来共事。这四个人的智商都相当高,经池步洲指点,进步很快,没几天就学会了翻译外务省的密电,不久就开始分工合作研究起另外几种密电码来。
池步洲考虑到第一次破译外务省密电成功,统计方法起了相当大的作用。继续研究别的密电,估计统计资料仍然相当重要,就成立一个三人统计组,专门积累各种统计数据。
如今事隔六十多年,那四个留日学生,当年大都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如今天各一方,即便尚未作古,也已经是耄耋老翁;当年的往藏书网事,如今也成了历史。据一九八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人民日报》(海外版)消息,吴玉良先生在台湾担任亚东协会理事长,其余几人,则不知下落。如今时间又过去了十年,吴先生是否仍健在,都不知道了。
从此,他们五个就成了四十三台破译日方密电的核心力量。
但是这种研译日方密电的工作,可不是任何人都能担任的。第一,古人说:兵不在多而在于精。如果弄进两个浑蛋或“搅屎棍儿”来,不但减轻不了池步洲的负担,反而会增加他的负担,这可就得不偿失了。第二,从事这种“高、精、尖”的绝密工作,除了需要精通日语这一大前提之外,更主要的,还需要具有较高的智商,以便于独立研究;而最最重要的,则是必
藏书网
须具有坚定不移的爱国心。要不然,如果为了个人利益,把中方已经破译了日方外务省密电码这一情报出卖给日本特务机关,那么不但所有的成果前功尽弃,连池步洲等人的生命都会有危险。因此,“物色适当人选”,这可不是一件区区小事,不能儿戏!
日本外交密电码破译成功,为进一步破译日军密电码张本。军政部调兵遣将,把两个半人的无名电台加以扩充,并命名为“军用无线电总台第四十三台”,任池步洲为主任。不久又改称“军政部研译室”,直属于何应钦。
事情既然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他也不得不依依不舍地辞去了中央广播电台的日语广播工作,专门从事这一他自己开辟的、更富于战斗意义的工作:密电的破译和研究。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