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五、壮志未酬,痛失爱女
目录
楔子 幕后英雄亮相了
第一章 英雄说来都平凡
第一章 英雄说来都平凡
第二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第二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五、壮志未酬,痛失爱女
第三章 好马吃了回头草
第四章 单枪匹马破密电
第四章 单枪匹马破密电
第五章 勾心斗角为名利
第六章 是谁牺牲珍珠港
第七章 看不见的秘密战
第七章 看不见的秘密战
第八章 山本五十六之死
第九章 汪精卫“病逝”内幕
第九章 汪精卫“病逝”内幕
第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十一章 留用人员的悲欢
第十一章 留用人员的悲欢
第十二章 昔日英雄变囚徒
第十二章 昔日英雄变囚徒
第十三章 劳改生涯第一站
第十三章 劳改生涯第一站
第十四章 上海劳动板箱厂
第十五章 撞进战犯管理所
第十五章 撞进战犯管理所
第十六章 地覆天翻人已老
上一页下一页
但是池步洲的两个孩子送到隔离病房以后,病情却急转直下,虽经医生全力抢救,但已经药石罔效,回生乏术,三天之内,两个孩子相继夭折。可怜小的一个,来到人世还不到一年,连名字都还没起!
两口子急得团团转。好不容易找到了院长,院长只答应留院观察,继续治疗,对于年轻的女医生把麻疹误诊为感冒一节,却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就不再提起了。
女医生噘了噘嘴,又白了池步洲一眼。开了一张方子和一张住院单,让池步洲到交费处交费。池步洲看那方子,有口服药,也有注射的。注射的是盘尼西林,这种药,国内还不能生产,全靠进口。在当时海运、空运都十分困难的情况下,确实算是相当名贵的药了。
池步洲回家来跟妻子一说,白须宾直犯难。第一,盘尼西林是抗菌药,冒感是因感冒病毒而起,盘尼西林虽然名贵,却不是对症的药;第二,感冒发烧,按照中医的说法是外寒内热,应该服用辛辣的药物以热攻热,最好热得出一身大汗,让内热慢慢儿发散出来,最忌的是吹九-九-藏-书-网风受凉;西医采取冰块冷敷,降的是外热,内热郁结在体内,反而会加重病情。但是湘雅医院在长沙算是最有名的大医院,医生毕业于名牌大学,人家说要那样治,总有人家的理由。无可奈何,只好强挣扎着赶到住院部去陪夜照顾。
这种季节,本地人过惯了,也许不以为苦,新来乍到的外乡人,水土不服,最容易生病。
湘江两岸,古代多木芙蓉,因晚唐诗人谭用之《夜宿湘江遇雨》诗中有“秋风万里芙蓉国”的名句,所以湖南也有“芙蓉国”之称。其实,湖南地区甚或江南地区,不仅仅初秋、晚秋是“秋风秋雨愁煞人”的凄风苦雨气候,就是四五月间,更是“清明时节雨纷纷”的季节。不过春天的雨,大都是“毛毛雨,下个不留停”,属于“春雨贵如油”的范畴。那时候,满山遍野都是花儿,风景秀丽,生机盎然,跟“秋雨连绵”中的满目凄凉、一片萧杀景象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过了清明,梅子逐渐成熟了。这时候,江南进入第二个雨季,天气一会儿晴www.99lib.net一会儿阴的,俗称“黄梅雨”。
听那口气,女医生似乎比做母亲的还疼孩子。池步洲连连向她检讨,一个劲儿地责怪自己的疏忽大意,再三请求女医生一定要用最好的药,多花几个钱,倒是不要紧的。
一九三八年的春夏之交,长沙进入了“黄梅雨”季节,雨水偏多,气候乍寒乍暖,冷热无常。一下雨,就像深秋,要穿绒衣、夹袄;一出太阳,气温猛地升高十几度,热得只能穿单衣。潮湿的地面,经太阳一晒,水汽蒸腾,朝雾暮霭白茫茫一片,人就好像在半空中腾云驾雾一般。
两个孩子打了镇静剂,不久就睡着了,倒没怎么大闹。第二天一早,池步洲带来食物和衣服跟妻子换班。白须宾给美惠子换衣服的时候,发现她耳后颈部和胸口、后背都有小小的红色班点。急忙解开小女儿的衣服一看,在同样的部位也有同样的红色斑点。尽管年轻的母亲缺乏经验,但是这样的症状,不是感冒已经十分明显。她用征询的口气问丈夫:孩子会不会是出疹子。池步洲是个书呆子,在这99lib•net方面根本不懂,急忙去把值班医生找来。医生一看,口腔粘膜有白点,身上有红点,发烧一直不退,其为麻疹,已经不用怀疑,倒埋怨他们夫妻二人把出麻疹的孩子当感冒病人送来住院,立刻叫护士来转换病房,以免传染给别的孩子。
“你们都害什么病?哪儿看的?”
麻疹,虽然传染得很快,却不是什么不治之症。早年缺乏预防措施,几乎所有的小孩子都要得一次,得过以后就有了免役力,再也不会复发了。有经验的大人,会护理,请中医开几服辛凉解表、养阴清化的药,别让孩子吹风着凉,只要疹子出齐了,手上脚上都有了,就会自然退烧,疹子也会自然平复。
池步洲一家,半年多来飘洋过海接着山川跋涉,在艰难困苦中过着低水平的简朴生活。由于旅途劳顿,水土不服,加上工薪低微,营养不良,相继病倒。先是池步洲和白须宾重感冒发烧,也没到医院去看,吃了两片阿斯匹林,刚刚好点儿,两个女儿又发烧、咳嗽、流清鼻涕,连眼睛也红了。从迹象看,似乎也是感冒上火。池步洲让九_九_藏_书_网妻子和儿子在家里休息,自己一手一个把女儿抱到了当地算是最大的湘雅医院去看。
年轻的母亲当然不知道:由于医生的误诊,特别是用了冰块冷敷以后,麻疹被“激”了回去,直到孩子的身上有了红点,才知道是出麻疹,本来完全可以治好的常见病,由于医生的误诊,变成了不治的绝症,无法挽救了。
交费回来,女医生让护士给孩子各打了一针,立刻把孩子送进了住院部,并用冰袋镇住头部。池步洲有点儿怀疑这种疗法,低声下气地询问:给发烧的孩子镇上了冰块,孩子是不是受得了。女护士不屑地说:“你连物理降温法退烧都不懂么?这在外国是常识,人人都懂的。我们这里,对高烧的病人,都用冰袋降温,效果好极了。”
内科门诊一个年轻的女医生给孩子量了量体温,白了池步洲一眼:“你这个爸爸是怎么当的?孩子烧成了这样,怎么不早点儿送来?”
“你们那样做,纯属胡来!你们知道不知道感冒是要传染的?这不是么,传给孩子了。再不送来治,转成了肺炎,怎么办?”
池步洲急忙解九九藏书网释:“我们全家都病倒了。孩子她妈到今天还出不了门。我自己也刚刚退的烧。”
等到白须宾赶到医院,发现两个孩子不但高烧不退,而且呼吸急促,脸色煞白,嘴唇发黑,脑袋上虽然敷着冰袋,一摸却烫手。一见是这样情景,母女连心,怎能不着急?当即找来医生,要求撤去冰袋。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医生虽然勉强撤去了冰袋,再打了一针混有鲁米那尔的退烧针,说是让孩子好好儿睡一觉明天再看,还丢下了一句“不听大夫的话,治不好别找我”这样的话,很不高兴地走了。
“也不过是感冒发烧。自己买几片阿斯匹林,再辣辣地做两碗热汤面吃,发一身汗,就好了。”
为了抗日,池步洲壮志未酬,先献出了两个爱女!夫妇二人,伤心之极,白须宾更是哭得死去活来。同事们都来相劝。大家心里全都明白,像步洲夫妇这样的身份和条件,要不是为了回中国抗日,两个孩子,哪儿会经受这么多磨难,死于非命?不过这话谁也没敢说出口来。倒是池步洲不乏英雄本色,还顶得住些,自己忍住了悲痛,百般地劝慰妻子。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