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二、破门而出,研究密电
目录
楔子 幕后英雄亮相了
第一章 英雄说来都平凡
第一章 英雄说来都平凡
第二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二、破门而出,研究密电
第二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第三章 好马吃了回头草
第四章 单枪匹马破密电
第四章 单枪匹马破密电
第五章 勾心斗角为名利
第六章 是谁牺牲珍珠港
第七章 看不见的秘密战
第七章 看不见的秘密战
第八章 山本五十六之死
第九章 汪精卫“病逝”内幕
第九章 汪精卫“病逝”内幕
第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十一章 留用人员的悲欢
第十一章 留用人员的悲欢
第十二章 昔日英雄变囚徒
第十二章 昔日英雄变囚徒
第十三章 劳改生涯第一站
第十三章 劳改生涯第一站
第十四章 上海劳动板箱厂
第十五章 撞进战犯管理所
第十五章 撞进战犯管理所
第十六章 地覆天翻人已老
上一页下一页
那时候中国共产党在国内建立苏区,开展武装夺取政权的斗争,在国外当然不可能公开打出旗号,而是以外围组织“社会科学同盟”的名义在留学生中间活动,与国民党针锋相对,争取留学生参加。有一个留日学生叫谢叔良的,是社会科学同盟的盟员,来动员池步洲参加盟内主办的读书会,说是学习河上肇的几本名著。池步洲迫于情面,也去参加过几次,对于书中所讲的社会主义社会各尽所能,按劳取酬,没有剥削,人人平等这些道理倒是很感兴趣,认为如果真能实现,不失为一种良好的社会制度。但是后来发现社会科学同盟中有一个姓齐的领导人,每逢留学生们参加神田区神保町中华基督教青年会集会的时候,如果有国民党方面的人上台发表演说,总要组织一批人在台下跺脚、吹口哨甚至高喊口号进行捣乱。对于这种做法池步洲非常反感:第一,观点不同,意见不合,可以上台发言,进行辩论,有理无理,越辩越明,何必采取这种江湖上无知识会道门才使用的无赖行径?第二,大家都是中国留学生,主要目标都是读书救国,在这一大前提下,只要是有志于复兴国家民族的人士,不是出卖祖国利益的汉奸,都应该团结起来,不应该为了小小的观点分歧闹分裂。他曾经把自己这些意见跟谢叔良提起过,但是后来又去了几次,发现社会科学同盟的人依旧99lib•net如此,觉得裹进这种无谓的纷争中没有意思,就不再参加活动了。姓齐的负责人曾经找池步洲问他为什么不再参加学习,池步洲以学校里功课繁忙为辞,姓齐的也不勉强。从此池步洲就与社会科学同盟脱离了关系。
陈固亭听池步洲说得那么干脆,再想想,他说的话也不无道理,不敢过于勉强,留下一句话:答应给他另找合适的工作,就走了。
就这样,池步洲成了国民党的“特别党员”,而且终其一生,确实没有参加过任何党务活动。这也可以算是他这个“特别党员”的特别之处吧。
两天以后,陈固亭来找池步洲,开门见山地说:“中央要找几个精通日语的人专门研究日军军用密电码,我看你倒是个合适的人选,只是不知道你肯去不肯去。”
事情就这样说定了。
陈固亭听他松了口,知道他心里已经肯了,就给他解释说:“这件事情,当然不是靠你一个人去做,他们那里已经有一帮人在做了。那些人,都是从事中文密电码破译多年的专家,对密电码是很有研究的。只是他们不懂日语,想破译日文的密电码,确实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要你肯跟他们合作,这事儿就不难了。反正你现在也没有别的事情,干得了干不了,先去试试看,怎么样?”
又过了两天,陈固亭再次来找池步洲。池步洲还以为他给自己找到九-九-藏-书-网合适的工作了,兴致盎然地接待了他,不料陈固亭一开口,还是那件事儿:“我再三琢磨,让你去研究破译密电码,算是最最适当的人选了。密电码的确是一门专门的学问,可国内还没有一所专门的学校教这一门功课,所以对任何人来说,都是要从头学起的。研究日军的密电码,需要具备三个条件:第一要懂得电工原理,第二要精通日语,第三要有一个逻辑缜密、思维严谨的的头脑。这三条,你不但全都具备,而且还有一颗抗日救国的赤心。所以我想:这件事情,只要你肯干,相信你一定能干出成绩来。”
池步洲一愣,这可太出于他的意料之外了,也直截了当地回答:“你知道,我在日本是学电气工程的。后来在大使馆供职期间也学过经济学。电气和电码,尽管都和‘电’有关,那可完全是两码子事儿啊!对于密电码,我是一无所知;想学也没地儿学去,肯干也干不了。你还是另请高明,给我安排一个我干得了的事儿吧!”
陈固亭是在“西安事变”以后即回国的,比池步洲早半年离开东京。那以后,两人也经常书信往还。由于陈固亭跟陈立夫、陈果夫关系密切,不久就在陕西省省政府社会处当上了处长。池步洲仓促回国,事先没有也来不及跟陈固亭打招呼。这次在华侨招待所不期而遇,纯属偶然。
池步洲却还在犹豫:“不是http://www.99lib.net我不肯干,你应该懂得‘隔行如隔山’这个道理。电工跟电码,完全是两码子事儿,根本就扯不到一块儿的。我全家从日本赶回来,一心只想为抗日救国出一点儿力气,不是回国来找个差使糊口。要不然,我在日本呆得好好儿的,至少吃穿不愁,何必回国来呢。你交游广阔,神通广大,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都有熟人,还是帮我在别的方面再想想办法吧。”
池步洲四处游说,四处碰壁,竟好像抗日战争,不需要他这样的人才似的。正在他搔首踯躅,绕室彷徨,无计可施之际,一天中午,他照例到招待所食堂去吃饭,饭后到阅览室看报,偶一抬头,忽然看见一位熟人:当年的留日同学陈固亭。于是,事情终于有了突然的转机,池步洲的人生道路,从此也有了一次大的转折。
陈固亭却不死心,继续动员:“你不是要为抗日出力吗?破译日军的密电码,这可是最最重要的抗日岗位了。你想啊,要是你能把敌人的密电码破译出来,敌人的行动,咱们事先都知道了,打起仗来,还有个不胜的吗?这就是兵书上说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你要是能把敌人的密电码破译了,等于给我方增加了几十万兵力,这几十万兵还不是普通的兵,而是天兵、神兵,你就是这支天兵、神兵的总司令,他们全都听你的指挥。这样的岗位,还不重要吗?”
池步洲听他这九*九*藏*书*网样说,似乎意有所动,但又不无顾虑,搔首踟蹰,一时决断不下:“这件工作的重要性,我绝不怀疑,可是我对密电码确实是一窍不通啊!”
池步洲一者为“如能译出日军的密电码,等于在前方增加了几十万大军”这句话所打动,二者听说还有许多专家和他一起研究,并不是让他一个人去瞎摸,胆子就大了起来。他这个人,从不相信世界上竟有学不会的事情,于是欣然表示:“只要为抗日救国出力,叫我干什么都行。那就让我去试试看吧!”
在日本期间,池步洲和陈固亭是比较好的朋友,结交约有三年之久。陈固亭是陈立夫、陈果夫的嫡系,又是国民党东京直属支部的常委,由他出面主办《留东学报》月刊。
他乡遇故知,乃是人生四大乐事之一,池步洲立刻把陈固亭请到自己的住房里来,杯酒相待,晤谈竟日。陈固亭从西安来南京,是为开展抗日救亡的社会工作找国民政府的,但是晚了几天,政府的上下官员们忙于撤退搬迁,无人过问这些事情了。陈固亭听说池步洲回国来抗日,却不得门路,也忿忿然地说:“你的爱国赤忱,人所共知。只因你回国之前没跟我取得联系,以致今天陷于困境。以你的才学,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何愁找不到报国的门路?你放心,我一定给你找一个适当的抗日岗位。”
三十年代初期,国民党一者是个执政的大党,二者看上去也还有藏书网些新兴气象,因此留学生中也有不少人参加。陈固亭知道池步洲不问政治,只知读书,是个书呆子,因此一开始并没有动员他参加国民党,只是要他给《留东学报》写文章。他碍于情面,就经常为这个刊物写稿子,前后共发表过二十多篇文章,其中有《日本国民性之研究》等几篇,还被夏衍主办的国内著名刊物《文摘》转载过。不过这个学报并没有稿费,写文章不过是尽义务,当然也是一种兴趣。
两个月后陈固亭重返东京,第一次与池步洲见面,就拿出一张“特别入党证书”,说是一切手续都办好了。同时解释说:所谓“特别入党”,就是不用经过预备党员阶段,即成为正式党员的意思。他这样热情地“送货上门”,池步洲碍于情面,也不便推辞,只好郑重声明:“我忙于功课,不能参加党务活动。”陈固亭也连连点头说:“那没关系。”
就在这个时候,陈固亭要回国一两个月,来向池步洲辞行的时候,说起“现在国家正在建设三民主义,需要大批人才,你在《留东学报》上发表了不少文章,已经有一定的影响,如果参加国民党,毕业以后的出路是不成问题的……”等等。每一个留学生,特别是自费留学的学生,毕业以后的出路问题,当然是人人关心的,池步洲也不例外。不过那时候离毕业还早,就漫应了一句:“现在你忙于回国,我离毕业也还有一段时间,等你得便的时候再说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