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陆姑娘的圣诞点心
目录
小陆姑娘的圣诞点心
小陆姑娘的圣诞点心
上一页下一页
也不知道小陆姑娘到了西安。
我不知道小陆姑娘结婚生子了。
只是,关于当年的那个味道,说实话,我实在记不得了。
临了,小陆姑娘打了个夸张的笑脸,她说我先不跟你说了,我得去看孩子了。我稍稍松了一口气。
那时候我一个人在南方,异地恋,给杂志写稿过活也不用去上班,便整日闲得很,经常在城市里四处游荡。小陆姑娘的甜品店离我住的地方很近,走过去大概就十分钟的样子。确切点说,应该是小陆姑娘男朋友的店。师傅和老板都是小陆男友,小陆姑娘兼职服务员和收银。店面不大,大概七八桌的样子,所以两人也忙得过来。因为附近有两所学校,所以学生休息时店里会热闹起来,等到学生都散去,店里通常是没什么人的。
我去的时候,已经挂了歇业的招牌。我以为他们真的要搬走开大一点的店了,结果进去时只剩小陆姑娘一人了,橱柜里也空空如也。
男友走了。两人分手了。店铺是两人当初一人出一半钱租下来的,男
99lib•net
友说不着急用钱,什么时候小陆把钱退出来,什么时候再分给他就可以。
时间过去很久了,久到如果没人提起,我可能不会再记起小陆姑娘和她的男友,甚至不再记得我当初那么喜欢南瓜口味的东西。毕竟,这些都不是举足轻重的事情,它们都是再自然不过地发生过,然后路过。
小陆姑娘坐在我对面,难得话少,却哭个不停。最后干脆趴在桌面上号啕起来,边哭边问怎么办。我知道,她是在问自己。但为了安慰她,我还是答了。我说,你可以自己把店铺继续开下去吗?小陆红着眼睛看着我说,这怎么行?我什么也不会啊!说完又哇哇哇。
圣诞节,收到小陆姑娘快递来的自制点心,多少还是有些意外。八枚点心,做成圣诞树的形状,对于不太熟悉的人的热情和好意,我总是不知如何回应,只好在微信里连连感谢。小陆姑娘很热情,她说味道好不好?我说我还没吃呢。
它们都是再自然不过地发生过,然后路过。九-九-藏-书-网
小陆姑娘的大店,当然没换成。甚至,连小店也开不下去了。
好像是那段时间,我跟小陆姑娘走得近了一些。依照合同,房主不肯退租金,除非小陆能找好下一个承租者,小陆便在门上贴了告示。偶尔有人进来问,但也都不了了之。那段时间,小陆姑娘好像一下子安静了许多,我至今记得那个场景,她跟在后面把看店的人送出去,转过来时有些愣神恍惚。也许,她不知道要干吗吧,毕竟,之前她在这店里总是叽叽喳喳有事做的。
再后来,有了微信,小陆姑娘又加了我的微信。
后来,有了微博,小陆姑娘找到我,便加了我的微博。
你怎么知道?
我便每天赶在那段时间去,店里除了我就是这对小情侣。男友隔着帘子在操作间忙,小陆在前面叽叽喳喳没完没了。她是嘴巴停不下来的人,未开口先闻笑声,性格很好,可是,这类活泼热情的性格,偏偏不是我喜欢的。也许是我太矫情,或http://www.99lib.net者自我防护意识太强,我那时始终认为不知就里的热情是对他人的一种冒犯。
最开始她站在透明的橱柜里面,后来,干脆坐到我对面,再后来,我再去,她倒大方,招呼我吃什么自己直接去橱柜里拿吧。我站在一旁不动,男友便让她拿给我。
当初你来我店里点东西,几乎都是点南瓜味的啊!我原本打算给你做八块南瓜味的,但最后还是放了四块南瓜味的,两块冬瓜口味、两块柠檬蜂蜜口味。你看看你喜不喜欢!
大概过了两分钟,她又发了一句“有当年的好吃吗?”我愣了一下,才明白她的意思。是了,她还是那个心里藏不住事的小陆姑娘,还是那个有少女心事的陆无双。
有段时间,为了避开这姑娘的热情,我都是到店里打包带走。这姑娘仍不肯放弃,关心我说你最近这么忙吗?记得有空了来找我们玩啊。小陆男友的手艺确实还不错,印象中附近一圈儿的甜品店,该是他们家最好吃了。偶尔我也会跟他们闲聊几句,我说你们没有想过把九*九*藏*书*网店开大一点吗?小陆在一旁敲鼓说就是就是,我早跟他这么说过,你看,现在作家都这么说了!小陆说,要不,你给我们取个店名吧?以后我们换大店,就叫这个!
只是,我们很少说话,多半情况,是我发了什么小陆姑娘在下面点赞。对于她,我只知道这姑娘好像自己开了一家甜品店。
小陆姑娘说,你吃啊!我特意装了四块你爱吃的南瓜味的!
说实话,我对小陆姑娘当时男友的印象,要比小陆姑娘深得多,至少比较一下是这样。
很显然,小陆姑娘不懂这些,或者,她完全无意识。
吃人家嘴短,我不得不找话题,看到小陆姑娘微信名叫陆无双,忽然想起问她真名叫什么。她答我,陆无双啊!是杨过身边那个倔强又死心塌地的陆无双吗?
得知我是写手后,小陆姑娘激动得不行,她说你写的什么什么杂志我以前一直买的呀,她说你给我签名吧,签哪儿呢,对,就签这桌子上。她拿手对着桌子敲了敲,起身要去找笔,被男友叫住了。
事实上,这么多年,我99lib•net对小陆姑娘都没有太深的印象。有人说这世上只分两种人,一种,是你喜欢的;还有一种,是你不喜欢的。对于我来说,还存在第三种人,就是无所谓的。小陆姑娘,便列属这个范畴。所以,隔了多年以后,这个于我来说并不熟悉的姑娘大老远寄了一盒点心给我,而且还记得我当年的口味,多少是让我感到意外的,或者说,有一点温暖。
这姑娘竟然记得我喜欢南瓜口味的东西,如果她不提,其实连我自己都要忘了。现在还能看出我喜欢南瓜口味的细枝末节,恐怕就剩烤肉店里免费送的南瓜粥了,身边朋友知道我喜欢喝,大家几乎把自己的都让给我。
再后来,小陆姑娘的店终于转手出去了。小陆姑娘也要走了,临走之前,问了我的QQ和电话号码。其实,我们并未怎么联系过,甚至再后来,我的QQ号和手机号也都换了几轮了。
她问我叫什么名字,哪儿的人,做什么工作,怎么这么闲,不用去上班吗?如此种种。每次她问我,性格内向的男友都会打断她,显然,是没什么用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