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吃了那女孩儿
目录
花吃了那女孩儿
花吃了那女孩儿
上一页下一页
玫瑰较之其他的花,贵在回香,其他的花入口也香,但回香远远不及玫瑰。我爱吃的花,除了玫瑰就是桂花。桂花味道也好,可做桂花糖、桂花糕。茉莉入茶,炒蛋。
将玫瑰花瓣洗净、风干,然后放到玻璃器皿中,加蜂蜜、食盐、梅卤搅拌均匀。那么问题来了,梅卤是什么东西?就是腌制梅子的卤汁,跟醋有异曲同工之妙,可以保鲜保色。顾仲《养小录》里写:“腌青梅卤汁至妙,凡糖制各果,入汁少许,则果不坏,而色鲜不退。代醋拌蔬,更佳。”细心写吃的男人真可爱呀!
另一种常吃的是刺玫,大姑姑家院子里的,当时已经长成好大一棵树。我每次去,都会拽几片花瓣下来吃。当然,是偷偷吃,大人是不知道的,如果大人知道肯定要说吃坏了吃中毒什么的,何况我还有些花粉过敏。那时候不仅自己吃,还怂恿身边的小伙伴吃,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按我当时的理论,吃花吃花说不定哪天就变成花仙子了。
99lib•net说说最常见的几种花的食用方法,当然,首推玫瑰。玫瑰真是神奇的东西,纵然像我这种最爱的花并不是玫瑰的人,玫瑰的香气对我来说仍有致命吸引力。玫瑰可人的地方,当然是色泽和香气,至于那些有事儿没事儿歌颂玫瑰刺的,就好比说一个姑娘长得美,那脾气大也自然啊。拜托,我是冲你长得美来的,又不是冲你脾气大来的。我可以因为贪图你的美忍受你脾气大,但总不能要我去夸赞歌颂你脾气大吧,所以那些歌颂玫瑰刺的,纯属是找心理平衡,就像现在很多人歌颂苦难,歌颂考验,歌颂逆袭,好像不书写生之不易就辜负在世为人。话说要是人人都可以跟王思聪似的撒娇炫富,谁要歌颂苦难史啊?
不管在哪儿,爱花恐怕是全世界女人的天性,老少皆宜。这是女人的美好可爱之处。
之前南锣鼓巷里面有条小巷子,一家不足一米宽的门面,专营玫瑰花饼。我非常喜欢,
99lib•net
几乎每次去都买,但要趁热吃,一是口感好,二是趁着热劲儿,玫瑰的香气散到极致,也经常买给朋友。但很可惜,后来开着开着就不开了,也不知道搬到哪里去了。再后来就是跑到小彻店里去吃,冷的,但味道也不错。
其实所有腌制的工序都差不多,无非是净料密封,然后等着时间发酵。但玫瑰糖(酱)的腌制程序里,密封之后要开启几次,先是放花瓣、蜂蜜、食盐、梅卤,搅拌均匀后密封,密封三小时左右,再加白砂糖,搅拌均匀,再密封。第二天再打开,继续搅拌,为了加速发酵,之后再密封。如此,反复开启三天左右,然后密封放置半个月。半个月后,一瓶又香又艳的玫瑰糖(酱)就成了。跟所有腌制的食品一样,风干是非常重要的过程,水分控不净的话,一是影响口感纯度,二是食物容易腐坏。再有就是一定要选用可食用的花瓣,免得您美美吃了一嘴,吃完却中毒了!
至于腌好九*九*藏*书*网的玫瑰糖怎么吃,那就随您个人爱好了,冷食还是热食,空嘴儿吃也可以。热食就是做成馅,玫瑰花饼不仅是云南特产,北京也有,但做法不一。加上现在擅于烘焙的人那么多,做出来的成品虽都叫玫瑰花饼,其实大有区别,有的是传统做法,有的是新鲜做法。
但说到花茶,大家都太熟悉。最常见的菊花、玫瑰、茉莉、薰衣草等,花茶一般比较受女生喜欢,干瘪的花瓣投到水里,恢复弹性,重新绽放,得到了二次生命,浮在水里甚是美好。可见古人心思细腻,偏偏把落花和流水写在一起,在我看来,水也是花的最好去处,无论是顺水而下,还是转身成茶,花的美丽都会得到延续,且因为水的关系,会更通透灵动。想想要是雨打风吹去落在泥里,实在不大好。
玫瑰较之其他的花,贵在回香。
说到吃花,北方人实在外行,要去云南当地才行,随便择一枝,便可入味。
玫瑰除了腌制成酱藏书网,提炼,然后入茶或奶茶,也有直接拿了玫瑰花瓣做成糕点最上面薄薄一层的透明凝胶(专业叫什么我不知道),此处用途则贵在观赏。同理,也可以用其他的花,薰衣草、合欢放上去都很美,前提是要确认可食用。
我小时候是吃过的,吃过最多的是一种民间叫“一串红”的花,我猜可能很多人小时候都吃过,在我看来,这花的食用价值远远大于观赏价值。小时候,爷爷家院子里沿路沿墙根种了太多一串红。我始终觉得这花不算美,甚至一点都不美,但还是很喜欢,因为可以吃。直接摘下来,嘬一口,里面有很甜的水。这个很多人都嘬过,至少我小时候身边朋友都嘬过。
说到吃花,可能北方人较陌生一些。说来也是,北方有花的季节并不长,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像云南这种四季有花的地方,当然是靠花吃花,家家种,家家吃。
但说到吃花,我不知道有多少女生吃过。
我想再这么下去,就会养成在任何不规律的时间里放99lib•net肆写吃的习惯。早上五点钟起来上了个卫生间,折身转至客厅,吃了颗玫瑰糖,瞬间清醒度恢复到百分之七十,于是,打开电脑开始写吃,花吃,吃花。
但再带刺,也免不了被人们折下洗净碾成泥。说来我甚至猜想,人们这么爱吃玫瑰,除了它太香太美,是不是还因为它带太多刺,你有刺,我偏吃你,这也是人类的奇葩心理有趣之处。
总之,玫瑰是比较傲娇的一种花,我知道我长得美,我就带刺,怎样?
王自健在电视节目《今晚80后脱口秀》里说,全世界的女人都爱花。这个确实,除了自身原因特殊的,正常来说绝大多数女性都爱花,甚至包括花粉过敏的,比如我,所以这个绝大多数可约等于百分之百。我相信,爱花的女生肯定要比爱钱的女生多得多得多得多。
与其如励志文兜售昔年蹲在路边就着西风啃面包的奋斗史,我更情愿劳心劳力来写一口玫瑰糖的回香。生而为人,如此多艰,不如只记得那些美好生香的事,也算是愚人自娱。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