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城最好吃的糖炒栗子
目录
北京城最好吃的糖炒栗子
上一页下一页
这栗子到底有多好?还是要比较一下才具象。
又一个秋天,楼下的茶社变成了水果铺。天气转凉时,开始卖糖炒栗子,没想到跟之前那家的栗子味道差不多,同是正宗怀柔小油栗,火候也正好。算是这秋天里的一件暖事了。
我常开玩笑说,我的最大职业规划是夏天去蹬三轮车,找个树荫处躺在车上看书睡觉,秋天开始转行卖糖炒栗子和烤红薯,哦,外加茶叶蛋也可以。
大家在街面上看到的糖炒栗子多是开口的,色泽饱满,浑圆个儿大,上相得很。但我家巷口那家,是闭口小栗,要比平常我们买到的栗子小得多。
那些暖暖的心思,把东西做好吃的心思,让顾客都喜欢的心思,把小生意做红火的心思,赚更多的钱寄九九藏书回老家给父小的心思。
那几年,我便总是带着栗子出行。去朋友家,去公司,去见熟人,去表妹学校,都背一两包热气腾腾的栗子。每次我跟表妹说我去学校看她,她都点名要我带栗子过去,而她的学校门口就是一家卖糖炒栗子的大店铺。

后记

在网上百度了下做法。朋友跟我说做茶叶蛋用不着好茶叶,用好茶叶是浪费,但我不信邪,我坚信一分钱一分货,于是用了还不错的红茶。果然,味道出来后,还是大有不同。有茶叶本身的清丽淡香,清减了酱油的味道,小锅煮五六个,入味均匀,整体口感少了重油盐的浊沉。当时还想,这样一个茶叶蛋,要卖多少钱合适?
北京随处九九藏书网可见连锁的卖栗子的店铺,不乏一些闻名的老店。某日公司姑娘买了满满一纸袋老牌栗子,待吃了我带去的栗子后,那满满一纸袋老牌便再无人问津,直到在办公室放了几日,最后被扔进垃圾桶。
秋天是划属给超大毛衣和糖炒栗子的季节,一阵风从脖颈处掠过去,缩了缩脖子,闻到巷子深处热腾腾的糖炒栗子的香气。
软硬适度,没有糖炒得那么干,反而有些糯,沙甜得很。说起来好像没有太多可形容,但栗子的软硬其实就是大关键。我们平常买到的栗子即便甜,也多偏硬偏干。偏这家小栗,有糯的感觉。
表妹毕了业,留了学。
才细想起来老板都是戴了数层手套,用手亲自翻炒,几乎没见过他用铲子。九_九_藏_书_网
他们是面目模糊的陌生人。
再后来,有的朋友出了国。
当之后吃过的再不能与之媲美时,你方明白,他们不单单是有手艺,他们还有心思。
我也换了公司,但仍住在原来那个地方,只是,糖炒栗子没了。某一年冬天换了麻辣烫,再一年春天时热热闹闹换了卖烤鸭。每天都有好多人排队,我们也买了一次,但也仅此一次,所以后来我们怀疑那些整天排长队的大爷大妈是不是雇来的托儿。眼下,又换成了卖栗子糕,嗯,一字之差,却再没有那么甜,那么好的栗子。
住附近的街坊也早熟悉,偶有爱多说几句的,便赞老板这生意得多好,老板便满脸堆笑地说:“别别,我可不是老板。”
在这座城市里,每个角落99lib.net,每条街巷,每个社区,几乎都有这样的人。他们都是外乡来的小人物、小角色,他们在一个角落里租了小小档口,甚至只是一辆小推车。他们没有任何特别,甚至你认识他们很多年,打过交道很多年,却从不知他姓名,不知他从何而来,一别之后又去了哪里。
才想起来,他家的栗子本身就该是与别家品种不同,而不仅仅是翻炒过程。
哪怕是一个小小档口,哪怕是一个小小的糖炒栗子。
糖炒栗子,手法很重要,火候,下多少糖,放多少砂,什么时候下糖,什么时候放砂,炒到多热,栗子呈色,开口大小,翻炒手法……如此种种,多有讲究。
他炒的栗子比别家好吃,他做的灌饼比别家好吃,他压的铁板烧比别家好吃,他炸的油九九藏书饼比别家好吃……总之,你知道,这样的人你终归是记得的,哪怕记不住面孔,你也记住了他的手艺。
老板常跟自己的婆娘斗嘴,老板娘嫌老板慢,老板便一甩头说:“你来?!”
说到糖炒栗子,全北京城最好吃的,怕是原来我家胡同口路边上那家。
可是,你会记得。因为,你知道,他总归是不同的。
他们是面目模糊的陌生人。可是,你会记得。
说到茶叶蛋,我还真做过两次,就是前段时间台湾专家言称大陆民众吃不起茶叶蛋的时候,我一时兴起凑热闹试了下手艺。
虽然之后不得不买别家的栗子来吃,但我仍心心念念楼下那家的炒栗子。
在这个地方,一住便是几年,所以秋冬便早早想着这家的栗子。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