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厨房
目录
下厨房
上一页下一页
人跟人是有差别的,家里所有孩子都喜欢去我姑姑家,寒暑假宁愿不回家都在她家闹。说到底,我姑姑和我姑父在孩子管教上比较开放,我姑姑对我表妹常挂嘴边的一句话是:“我不求你出人头地,你自己开心就好。”这话说来简单,但问问所有父母,又有几个真能做到?
所以,我常说想家,一般都是指我爷爷奶奶或者我大姑。
我始终记得我读初中时住校,一个月回家一次。那时候年纪小,其实对家没有太多牵绊。我姑姑来学校看我,那时姑姑家经济条件不算好,她从车站走到我学校去,走了一个多小时。我姑姑看见我时,眼泪汪汪的,觉得这么小的孩子开始在外面独立生活,而我看着我姑姑则一脸尴尬,那么多同学人来人往的,她怎么就哭了呢,多丢人啊!更因为她去看我时,实在没有精心打扮一番,整个人感觉又土又的。
我很感激遇到她,真的。
精于厨艺的人,对厨具不可能不讲究。我眼看着她的锅买了一个又一个,电视购物的,朋友推荐的,商场导购推荐的,甚至电梯里听路人说的。为了烙饼好看,特意买了电饼铛,还一口气买了两个,自己家放一个,我爷爷家放一个。我爷爷说家里锅能烙饼,我大姑嘴一撇说:“那烙出来的多难看!”
人的记忆,其实是很生理的东西,你想念谁,是很具体化的感受,比如你想念一个人的味道、一个人的习惯、一个人的温度、一个人的面容、一个人的声音……我们常说九九藏书网想家,总说想念母亲做的一口饭、一道菜,而到我这儿,变成了我大姑一手好菜的味道。
自己一个人身在他乡,城市越来越大,节奏越来越忙,越发觉得什么是爱。爱是极其简单的一种表达,就是愿意为你花心思。哪怕她已经很累了,很厌倦了,很抗拒了,甚至她自己正在减肥,一口也不会吃,但她不会让你凑合,而是认认真真做一桌子菜。她舍不得糊弄一下打发你,她觉得那样对不起你。
少年人的虚荣!关于这一幕,这么多年压在我心底,甚觉惭愧。我想我当时的情绪,姑姑是感受到了的,她没想到,自己心心念念赶去看望的孩子,竟因为她不够撑面子而尴尬躲闪。其实姑姑是个极其敏感的人,我当时完全没有意识到,我的这个反应伤了她的自尊心,更伤了她的情感。
在我亲子情分如此寡淡的此生中,还好,有这么一个人一直这样守着我。让我想起“家”这个词的时候,还有味道可怀念。
我大姑长我爸两岁,但结婚晚,她结婚时,我已会走路说话。据说当年我姑父追她很是下了一番功夫,其中很大一部分是花在我身上。没办法,我大姑太宠我,我姑父便只能眼明手快投其所好。确切点说,我从小是被爷爷奶奶和大姑一起带大的,所以,我跟我大姑的关系也就不言自明了。多年以后,我爸为此耿耿于怀,其实我能理解,谁能高兴自己家孩子跟父母不亲跟旁人亲呢?但没办法,我跟我父母之九*九*藏*书*网间的情分,自小就没种下,这种东西是补不回来的。
想爱人,没有。
我姑姑出去,家里便成了我跟表妹掌勺。显然,表妹得了我姑姑真传,虽然极少下厨,但厨艺也相当了得。一道煎黄花鱼把葱从中间竖撕开,拿里面的汁液在鱼身上涂了又涂抹了又抹,再抹姜汁,再拿各种调味腌,一边腌一边拍打,果真像模像样。
所以适合想念。
不是她太闲,也不是她必须,而是,你在她心上。
厨艺好的人一定要嘴刁,这是肯定的。
二〇一五的年冬天来得尤其早,公历刚十一月初,北京竟然下起雪来,而且还不小。
在我快三十岁的时候,我姑姑仍愿意一个电话大老远从家背面粉和擀面杖来给我包顿饺子。而高中时,我爸妈开车去学校看我,问我想吃什么,我说好久没吃饺子了,我爸开车去饭店给我买了两盒。这件事后来被我爸宣扬得尽人皆知,意思是我这样对孩子还不够好吗?还不够在意吗?
有多大仇?
为人父母,为人长者,肯在厨房里,下心思给孩子做吃的,研究什么东西对孩子身体好,什么东西补,什么东西健康,怎么做好吃,我相信这样的父母在其他方面对孩子也一定是尽心思的。
天寒,人懒,懒得做事,懒得动弹,连心思也跟着软起来。
今年立春的时候,我心血来潮弄了春饼,还拍了照发朋友圈,全是点赞的,唯独我大姑在下面轻描淡写来了一句“菠菜炒出汤了,怎么包?”我心想,眼睛真毒
九_九_藏_书_网
啊!这才是行家。
也许没做错什么,只是有这么一位姑姑比着。我姑姑跟家里所有孩子说过这种话,她说:“不管你们遇到什么,别怕,有大姑在,不会不管你们的!”其实我们都明白,正因为她成长中得到的太少,所以她对孩子这么在意,甚至,是别人家的孩子。
我写旁人厨艺,总写谁谁哪道菜做得好,但到我大姑这儿,好像没什么好形容的,最好的形容就是光盘。我大姑心思美,手也巧,自己看见外面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回到家就开始研究。有一次来北京,我跟她一起出去吃饭,我跟她都爱吃甜,便点了糖芋苗。她瞄了两眼说,等我回家给你做。等我回沈阳时,果然做了满满一大罐。表妹跟我说:“我妈真是舍得下料啊!”姑姑问我味道怎么样,我说好吃,就是有点干,大姑说:“下回,下回就好了!”
我大姑是我家厨艺最好的人,这点毋庸置疑,所以每次放假回东北,我都很难在外面饭馆找到饭吃,因为外面饭馆的手艺还不如我大姑的手艺。我大姑今年五十多岁,厨龄却将近五十年。那个年代苦,我奶奶又是顶没耐性的人,所以我大姑说她八岁就开始做饭。做巧了,也做伤了。记得有一次我妹妹去我大姑家,本是想恭维她,说她做饭好吃,就是爱下厨,没想到我大姑一听就不高兴了,说谁爱天天拎着饭锅伺候你们?唬得我妹半天没敢吭声。话虽这么说,但吃饭时还是摆了满满一桌子菜,而且99lib.net最后几乎都光盘。
我大姑嘴刁,这没办法,因为她厨艺太好,家里人做饭都没她做得好,那只能多受累。旁人做时她在一旁看着,看着看着就看不下去了,把人从厨房撵出来,又成了她掌勺。有次“十一”回家时,赶上她去参加同学会,要跟老同学一起去长白山玩,问我行不行,我说行啊,去啊。她说:“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都没给你做顿好吃的,我多不落忍!”
用我大姑的话讲,她始终觉得我投错了胎,本应是她的孩子。
所以,很多人提到家觉得温暖,但对我来说,尤为尴尬。至于母亲的存在,在我眼里,不过是父亲的爪牙,我父亲指东她绝不向西,我从情感上同情她,但说到底终归也是陌路人。
一个商人加直男癌的父亲,碰上一个文青加女权的女儿,有解吗?环环相杀。
说来倒是有些讽刺。家里这几个孩子最留恋的味道,竟然都是我大姑的手艺,而不是自己父母的。难道我们真的嘴馋到因为别人家的饭好吃就投奔别人家吗?因为别人妈妈手艺好,就亲近别人的妈妈吗?
所以,有一种父母是别人家的父母,亲子之间的失望,何尝不是相互的?
一直以来,维系我跟“家”这个概念有所关联的,是父母之外的旁人,是从小将我带大的爷爷奶奶,还有一个人,便是我大姑。
想朋友,在身边。
某次来北京看我,竟然自带了面粉和擀面杖来。我说我这儿都有啊,我大姑不屑地说:“你这面好吃吗?你看看我带这面……”嗯九九藏书哼,这才是追求吃的纯粹境界。
想家,这两个字对我来说一直都有点尴尬。因为我不知道这个家应该怎么界定,有父母的地方?至少对我来说肯定不是这样,我早年就与父母关系失和,这么多年一直如此,未见改善。连我爷爷都出面劝过,但无效。
说了我大姑心美,干活儿利落,做菜讲究色香味俱全,旁人做菜粗了细了挂色不好都要被她数落一番。自己买了什么豆浆机、酸奶机、面包机,这还不算,竟然自己在家做煎饼馃子。我姑姑说感觉挺好吃的,但嫌外面做得不干净,便自己在家动手,还嘱咐我爷爷特意去煎饼摊问老板买了个专用小推子。用我表妹的话讲:“我妈人生三大志趣——唱歌、跳舞、买锅!”
关于我的爱好以及我从事的行业,我爸一直颇有微词,觉得我所谓的追求都是无稽之谈。在我爸的观念里,如果你不是一个有钱人,你就什么都不是。有一次我爸跟我聊天时竟说:“你们现在都爱去你大姑家,爸可以理解,因为你大姑家现在经济条件好……”我真是差点吐他一脸血!所以我爸觉得自己委屈,跑到我爷爷面前诉苦,说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爱是极其简单的一种表达,就是愿意为你花心思。
有一种父母叫作“别人家的父母”,我姑姑和我姑父便是这种。我姑姑说,虽然当年经济条件不好,但养我表妹,是手把手照书养的。我忽然想起我小时候会的儿歌和故事,其实都是我姑姑胎教时学来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