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食
目录
恰食
上一页下一页
曾经同位男士吃饭,吃的东西其实是我喜欢吃的,但整顿饭期间,我的心思都在目测他跟我的间距有多远。他坐在我对面,因为店里人多有些嘈杂,他说话时便向前倾身,我便坐直靠在椅子上。由此,就知道我是个多矫情多事儿的人,嗯哼,不喜欢的事和不喜欢的人其实是同一回事,因为对方做了你不喜欢的事,所以,你便很难喜欢这个人。我们总说谁挑剔,好像是针对挑剔某个人,其实不是,而是挑剔做事,并非针对某个人。
吃食里,有人情,有味道,有感动,有热泪盈眶。
所以,吃食最容易让人心生好感。若放在社交范畴,里面则有很大学问。
人的口味,对吃食的欲望,是与气候气温紧密相关的。最日常的莫过于天冷时爱吃重口荤腥,天热时爱吃清爽寡淡,原本该是天气转暖口转淡的当口,赶上春寒太重,荤腥鱼肉便成了——不能停!
蒜泥肘子有家做得极好,是早时的老味,味道很家常随意,几乎不用什么香料,做得朴实地道。是翠花胡同里的一家三十多年的老店,叫悦宾。可能很多人听说过,之前在美食栏目里被反复报道过,但因为在胡同里,地方着实有些不好找。
我自己总结为“恰食”,就是恰当的口味、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方、恰当的人。
另一层则是指菜品的火候,火候过了便老,火候不到九九藏书网又夹生。前两天看新闻里说,没有炒熟的四季豆,是可直接导致人体中毒的。烹饪的精妙,在于火候,纵然给你同样食材、同样作料,两个人做,最后味道却不同,为什么?因为火候的掌握,这便是一道菜的神。有的菜需要刻意过火一些,有的却要偏生一些,这就要看下厨的人对火候的拿捏控制。
对于一个醉心于吃食的矫情文青,吃食里,有人情,有味道,有感动,有热泪盈眶。当然,还有一点很重要,要有缘分。
记得表妹读大学时初来京,我带她各处寻吃,逛胡同,逛园子,逛展览,泡小酒吧、甜品店、咖啡馆。曾经有人在我年少时对我说,当你喜欢上一个人时,你就会喜欢上这座城市。多年以后,我跟表妹说,你喜欢上一座城市,要从吃开始,这是最直观有效简洁有力的方式。
最最重要的,怕是要恰当的人,跟不喜欢的人吃饭着实是折磨。而且,约饭是件细心周全的事,你不能跟只喝茶的人约酒,不能跟只喝酒的人约茶,这是同一个意思。还有我之前说过的,不太相熟的人,是不宜一起吃重味的东西的,比如火锅烤肉之类。大家不够相熟,同用起来有所芥蒂,再说满身烟火对于不够相熟的人来说,着实不雅。如果一个跟我不熟的人约我吃火锅,我觉得这个人在这方面,是不懂礼数的。
恰当的时间有两层意思,一层是九*九*藏*书*网菜品是不是应季的,现在几乎市面上见到的所有蔬果,要么是温室的,要么是转基因的,虽然种类繁多,却早已失掉原味,玉米没有玉米味,草莓没有草莓味,黄瓜没有黄瓜味。母亲一代人还讲究尽量吃应季食物,到我们这儿,就很少能顾得上了。我有次从北京回沈阳,邻座一位成都的外婆带了超俊的小外孙同行。外婆说,自己在乡下特意租了院子养了二十多只鸡,为了给小外孙煲汤喝。外婆说,外面市场上卖的东西哪里要得。
但我喜欢这些原味,吃食里的原味,人情里的原味,人心上的原味。它们质朴实在,让人心安踏实,它们不是最好,却是不可效仿,最不同。
作为一个矫情的单身人士,很多饭,我是自己吃的。朋友的时间经常碰不上,要么就太远,大家各忙各的,想了一圈,找不出个合适的人来,便自己吃,这是我的原则。就算自己吃,也不会跟不相干的人吃,我没好感的人,我是从不赴饭局的。因为在我的界定里,吃是件极私人情感的事,饭桌上对面坐的人说的话败胃口,实在连再好吃的食物都会辜负。
吃的时间、地点、心境、氛围、人、菜单,无一不重要。
嗯哼,吃要恰食,要讲缘分,讲究与菜的缘分、菜的火候,菜品的选择,更讲究一桌吃客的缘分。跟什么人吃饭很重要,同样一桌饭,跟喜欢的人吃别有滋味;九九藏书跟讨厌的人吃,恐怕巴不得早点离席。若是遇到礼数不周人还没到齐就开吃最后剩给人家冷饭冷菜的,真是对人对菜对招牌都难有好印象。
跟喜欢的人,吃顿欢喜的饭,是最有人情味、最暖心的一件事。就像有的人书里写的那样,所谓婚姻,就是跟喜欢的人,吃一辈子欢喜的饭。说来动人,但操作起来是很难的。你不知道哪天你喜欢的人就不喜欢你了,甚至你预料不到自己有一天会不喜欢对方了。你无法预计你的餐桌上是天天圆圆满满一家人有说有笑,还是一顿饭貌合神离食不知味,抑或应该在场的人永远坐不全。这情况在眼下一线城市中,怕是越来越多了。
这家老店后来我经常带朋友前去,大家都很喜欢,最后也都是一去再去。唯独一对朋友,我带她们去时,两人面露难色。我当时心想可能是第一印象觉得环境简陋,但吃起来就好了。果然,几道招牌菜热腾腾地入口后,其中一位才道明其中缘由,说之前有人请饭便约在这里,地方难找,两人堵在路上,待两人又焦又饿地赶到后,一大桌人早吃得七七八八,只剩下残羹冷炙土豆丝之类,所以知道我约在这儿,便有些抵触,没想到这次竟然完全反转。
今春气候反常,尤其三月尾开始,倒春寒倒得厉害,搞得身边有姑娘感冒拖拖拉拉病了两个月,更有姑娘为了某粮食品种事件公关不得不匆匆忙忙连轴出
www•99lib•net
差。民以食为天,放在农民那儿,赶上这么厉害的倒春寒,收成攸关;放在我们这儿,便只是要加一加衣服,改一改菜单。
我曾想过做个私人厨房,就叫“应食”,应时,应情,也应景。但仔细想来,实在太难,就算可应时应景,应情也太难。倘若有行为让我生厌的客人,我真怕自己分分钟把人赶出去,并永远列入黑名单。所以,我还是干不了这行,因为我不是个市场化的人,一切还停留在原始股,估计永生也上不了市。
想吃各种肉食,烤鱼、烤肉、红烧肉、扣肉、千层肉、酸汤鱼、水煮鱼、毛血旺、跳水牛蛙、皮皮虾、鸭头、鸭下巴、干锅鱼杂、羊肉锅、羊蝎子、羊棒骨、猪蹄火锅、酱肘子……好吧,咽口水,最想吃的还是大肘子。
想想在北京这样一座拥堵的城市,上了一天班,下班后要在路上堵一个多小时,去赴一个人的饭局,还能为什么?因为喜欢!所以那些不辞辛苦赶来赴饭局的小伙伴,真真是歃血之交!至于那些以“今天有点累”或者“最近太忙”“路上太堵”为理由不能前来陪你吃饭的男女朋友,自己去想吧——不够爱啊!
这两天看网上热转一条微博,大意是说就算三观再相同,趣味再相同,目标再一致,口味不同,也是没办法在一起的。嗯哼,这点,我是同意的。夫妻之道,在于相处互动,想想一个人忙活一下午精心准备了一桌晚餐,99lib.net结果对方说“我不喜欢吃这个口味”,或者反应平平,也实在是无趣,就像被人兜头浇了冷水。也有人说,可以各吃各的啊,自己喜欢什么做什么,自己吃啊。这办法虽然可行,但着实让最应有烟火气的居家日子大失味道。
恰当的地方自不必说,围炉暖酒,临江吃鱼。江边吃鱼是为鲜,待到干涸之地,鲜鱼只能成咸鱼,成鱼干。再简单点,就是用餐环境,有些饭店的菜,口味其实一般,但环境及服务超好,便也成了宴请之上选。最简单的例子:海底捞。海底捞火锅肯定不是同类火锅里口味最好的,真要排起口味来,怕是默默无名,但胜在服务,让人觉得亲切周到人性化。
我第一次去悦宾,还是被朋友带去的。看着不起眼的店铺,装修太过简单,还保持着过去的白桌布和一次性塑料桌布。服务员也都保持着国营时代的白衣,态度一般,服务一般。但菜上来后吃一口,真真是惊到,看着毫不起眼的东西,完全保留了记忆里的老味。我想,这才是吃食口欲里最让人感动的部分。尤其人越老,越怀旧,越爱老味。我后来时常去吃饭,曾见店里有位老人自己要了条松鼠鳜鱼要了碗白米饭,仔仔细细,吃得干干净净。这场景细想之下,真是动人。一家老店,老味儿,老手艺,陪了一个人半生,在这个换招牌换菜单换厨子常换常新的时代,该是有多难得,又维系了多少人情的味道和时间的味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