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再见你
目录
我想再见你
上一页下一页
不知道你过得好不好,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但是那几年是你陪我,是你和我一起逃课去买小卖部的冰袋,是你鼓励我去电影院,也是你说要一起考同样的高中,然后你不见了,我希望你一切都好。青春里的电影,看过大多忘了,年少时候喜欢过的男生,已经模糊了记忆。只有每天和我上下学,每天和我一起吃饭的你还在记忆里转圈。
那时候,我们逃课去买冰袋喝。
夏日炎炎,窗外的知了不停发出催眠的声响,冬青树的叶子亮晃晃的。午休时候同桌用手臂戳了戳我,打着眼神暗示我,我不懂,她只好小声地说道:“出去买冰袋喝,我请你!”我下意识地看着趴在讲台上的老师,笑嘻嘻地说:“走!”
夏天的日子实在太难熬,教室里只有两个风扇,坐在后排的我们压根儿扇不到风,炎热的天气让我每天都期待着放暑假,然后和小伙伴们去玩水抓龙虾吃冰袋。突然班主任说:“作为学校的模范班级,你们应该更99lib•net加努力学习学习再学习,今年的重点高中每一个人都争取考上。作为初三的学姐学长,该为初一初二的学弟学妹带来好榜样。”话音刚落,我才知道现在正是上课时间,而我刚刚晃了神,不知道在胡思乱想什么。同桌递给我一张小纸条,说是旁边的男生传过来的。我和同桌低着头读着纸条里的信息,这一刻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这是一封情书!而且还是这周末约会的情书,信中写着具体的时间和地点,还夹着一张小小的电影票。当时,我的脸通红不知所措。直到班主任让我朗读课文,我的心都是吊着的。后面的同学发现我不对劲儿,小声说:“第七十三页第四段。”幸好有贵人相助,逃过一劫。
两个人蹑手蹑脚地逃出了教室来到小卖部。那会儿冰袋5毛钱一个,老板娘从速冻冰柜里拿出两个给我们,放到手上简直像是被寒冰神掌打过一般,凉到心田。我俩坐在小卖部门口的http://www•99lib•net大石凳上,借着老树茂密的树枝遮挡着阳光。“等下被老师发现了怎么办?”同桌说:“没事儿,等下要被发现了,就说咱俩去上厕所了。”
那时候,我们不懂情情爱爱。
我最后一次和她打电话是她转学要去外省,我们当时约好周末再见一次面,再一起说说话聊聊天。我早早地赴了约,等了很久她都没有出现,也没有来过一通电话和一条短信。当我回拨过去,“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从此我完全失去了她的消息,时不时还会继续拨打那个电话号码,总是说“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再后来我打那个电话号码,已经是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我问她同桌的下落,他说他不认识,他说他这里没有这个人,他说的我都不信,可是我不会再打了。
一边心慌一边兴奋。夏天实在是太热了,恨不得每天都泡在水里边度过。回到教室,迎面而来的就是班主任犀利的眼光:“你俩去哪儿了?”同桌99lib•net连忙回答道:“报告老师,刚才我们看您睡着了,我俩又内急,所以就没敢打扰您休息去了趟厕所。”同桌的回答让老师听了甜滋滋的,果然是被发现了还想好了万全之策。
夏日炎炎,窗外没有知了,放眼望去车水马龙。老树被高楼大厦覆盖,冰袋已经消失了,我想再见你一面的心却还在。
周末到了,家里的电话响了。电话那头传来同桌的声音:“喂,你还没去约会啊?这都几点了。”我看了看时间,眼看就到看电影的时间了。同桌在电话里急促地说:“快点准备一下出门,别让人等着急了,要是这会儿班长约的是我,我分分钟就过去了。”挂断电话,我立马冲回房里,打开衣柜乱翻一通,那时候青涩的我们就是不懂约会是什么样子的,也不知道该怎么打扮自己。挑了生日的时候奶奶送的小裙子换上,就出门了。在站牌等了许久的公交车,把我晒得整个人红红的。“你迟到了哦。”男生一边笑着说,一边递给我一99lib.net瓶饮料,“我们进去吧,电影已经开始了。”我不好意思地跟着他进了电影院,当时整个人都没有全神贯注地看电影,整个人都不太自然。反而他在整场电影中看得很开心,还时不时跟我说:“你看,这人多滑稽,这个画面太搞笑了……”这事儿过了许久,同桌问我进展得如何,我说就那样吧。现在是学习的关键时候,不能分心,也就没在意太多这个事。下周的考试已经临近,复习的东西还有很多,完全顾不上这些小情绪。想起羞涩的我们,想起不懂事的青春,好多时间都飘浮在上空,不知道如何是好,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总是在心里偷偷放着一块空地,然后抽出时间去空地上转一圈,看看风景想想心事儿。恋爱的花朵不知道什么时候正开得非常鲜艳,突然同桌说我们都报一个学校吧,到时候大家都有个伴。那会儿同桌的成绩不怎么好,但是她开始努力复习,争取和我考到一个高中。
暑假越来越近,意味着中考越来越近。我们每天九_九_藏_书_网都在埋头复习,忘记了吃饭忘记了睡午觉,不再偷跑出去买冰袋喝,也不再去电影院。所有的时间似乎都用来复习、复习、复习。分数下来,同桌没有考上那个高中,而我考上了。当时,她并没有失望,因为都在她的预料之内。临时抱佛脚肯定没什么太大的用处,但是她当时一直挽着我的手,说:“等我买了手机,把号码告诉你,你一定要和我保持联系知道吗?”我点点头,像是要生离死别似的看着对方。我们看完分数仍然来到那个小卖部,她还是买了两个冰袋,我一个,她一个。坐在老树下面,这会儿的心境不同往日,有种飘起来的错觉。或许是解放的预示,或许是重新奋斗的开始。同桌和我分开,念了不同的高中,之后我们有过联系,因为学习繁重,好多事情都说不到一块儿,慢慢地也就淡了。周末聚会的日子也越来越少,后来索性就不见面了,只是通过几条简单的短信和一个不了了之的电话维持感情。
那时候,夏天是酸酸的涩涩的味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