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那年
目录
匆匆那年
上一页下一页
不曾见过的世界还有好长的一段路要走,从未看过的风景还有好久的日子需要奋斗,带着最初的理想和最初的决心,想着看着终究有一天会实现,不放弃自己,就应该什么都做得好。桃子,我们回头见,到那时候我一定有很多话要拉着和你说,一定要再抱抱你,问问你最近的日子过得是否好。若是不好,回来找我,我一直都在。虽然我们现在分隔两地,但是终究会按照自己的意志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我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现在只是换个地方去实现,原谅我的不告而别,原谅我这样的离开方式,不善言辞的不只是你,我也是。所以,我选择这样的方式想要感谢你这段日子的照顾和安慰,希望我们的友谊一直都会继续下去。趁着哪一天阳光甚好,天空很美,我想和你重新再做一次朋友,到那时,我说:“你愿意做我的好朋友吗?”希望你会说:“我愿意。”
一个月之后,阿May把钱装进一个信封里,挑了桃子上班的时间写了一封信,然后便独自离开了。她不想说再见,更不想当面道别离。这样的感觉反而会让自己舒服点,将来还是会再见面的,她这样想,并且也这样做。在回家的车上,她塞上耳机,想起以往都是自己和桃子一人一个耳塞,然后靠着她的肩膀下班回家。当时觉得自己快撑不下去了,无法过没有钱的日子了,都是桃子说忍一忍就会好的,然后熬到了现在。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死脑筋,还是忘记了梦想,总觉得无法继续过得更好时,偶尔的妥协未必是一件坏事情。然后就这么摇摇晃晃,在路途中睡过去好几次,也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的她和桃子都很美,都很好,也都很热爱生活,也实现了各自的梦想。听人说梦都是反的,听人说青春都是疼痛的,听人说的事情往往阿May最不信,所以她还是很开心可以做一个美梦,然后重新上路。
“桃子,你还在生气吗?”阿May用手指头戳了戳她的腰,桃子没理会。“桃子,桃子,桃子,桃子……”阿May开始扮着鬼脸逗她。“噗……”桃子突然笑了,反正阿May知道每次自己一这样闹一闹哄一哄她就不生气了,“没生气,只是觉得自己没用,我们这么多日子都在一起,我怎么会真的生你的气九_九_藏_书_网呢。”说来也巧,这时候手机信息提示有一笔钱汇到阿May的户头上了。她马上兴奋地坐起来,也不告诉桃子是什么事。她知道桃子的妈妈生病了,这个时候肯定也很需要钱,在这里自己也只有桃子一个好朋友,只想帮帮她渡过这个苦难时刻,但是也想用自己认为最舒服的方式。老爹的钱借了一定会还给他,算是自己替桃子借的吧。隔天,她们还是继续上班,继续下班,然后一起吃饭,一起看电视,然后一起看着破旧的天花板发牢骚。老板总是拖欠工资,阿May也开始不耐烦,老爹汇的钱也只是一部分,想到三个月的工资还没有发,还有之前的奖金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发,想到这里阿May就气愤得想辞职,那样的话最慢一个月那笔钱也会全部到手了。阿May也想着在这里工作没有什么好的出路,就索性递了辞职,然后这事儿她还不敢告诉桃子,怕她大发雷霆又为自己担心。老爹的那笔钱加上自己辞职后拿到的那笔钱,应该就可以让桃子缓过这段日子了,阿May决定和桃子商量。
有一天,阿May和桃子说:“在工作期间恰巧认识了一个男人,有点钱,有点权,有点喜欢我。这事儿我很早之前就知道了,也心知肚明如果开口问他借点钱做点小买卖足以改变我们现在的苦境。不然我就问他借点钱,你看怎样?”
曾几何时,她们躺在同一张床上望着破旧的天花板,抽着同一个牌子的香烟,喝着同款的廉价啤酒感慨万分地骂道:“老子要辞职。”这时的桃子便会接她的话:“辞吧。”然后两个人四目相望,跳下床,穿好裤子,立马匆忙地洗漱完火箭般冲出屋子赶着地铁去上班。又是什么时候,她们在阳台踩着大脸盆里洗不完的脏衣服骂道:“老子这次真的要辞职!”阿May也拍手叫好。“真的好累好辛苦,真想回家了。”她们都知道这很辛苦,不然又怎么会哭。这时又一个声音落下来:“那就辞了呗。”然后两个人又四目相望,终止话题继续下去的理由没有之一,就是辞职了去干什么,去做什么。再然后她们看着这可怕的欲望都市,想来根本也没有其他的容身之处了,忍一忍应该就过去了,想着想着,该死的闹钟又嘀嘀嘀http://www.99lib•net地响了。阿May与桃子两个人像是失了魂的小丑,东碰西撞地各自打理完毕出门继续过着她们的周一生活。地铁就是人挤人,谁摸了谁还找不到是谁的地方。上班憋屈,上班的一路也真是跋山涉水,每每如此,阿May都恨不得吃下一头牛来解恨。她们为了租个稍微干净点又便宜的房子,所以只能离市中心远一点,但是上班起床就得比以往早一个多钟头。这才7点多,就已经是人山人海了。不禁在心里诅咒着埋怨着。好不容易挨到周末,恰巧阿May前几天已经发了工资,想请桃子去吃顿好的。趁着天气不错,她俩换了换衣服准备出门,那会儿桃子最爱吃的是牛肉拉面,而阿May最爱的是土豆西红柿盖浇饭。她俩在拉面馆又点了个大盘鸡,算是犒劳自己。
这世界上有太多玩物丧志的人,这世界上有太多为爱冲昏头脑的人,这世界上还有找寻梦想和两点一线的上班族。我还记得那个时候不管什么天气,我们都一如既往背着一样的包包为生活而忙碌。这感觉真是糟透了。大学毕业那会儿,很多朋友也都慢慢失去联系了。每个人都摩拳擦掌,为了所谓的梦想而去寻求一份在这所城市能够吃饱穿暖,又能实现自己目标理想的工作。阿May她们也不例外,她和桃子一起租了个小房间,两个人可谓是相依为命。她们朝夕相处,她们有福同享,她们更是有难同当熬了下来。
“喂,是我。你之前不是说要请我吃饭嘛,今天我有空,就今晚7点吧,不过我带个朋友一起,你要介意就算了。”话还没说完,那个男人就答应了阿May。说起那个男人的事情,就是先前阿May救过他一命,恰巧她又是他的菜,算是欠阿May一个人情,又在当时约定要好好感谢阿May。
耳边传来桃子隐约的抽泣声,阿May也不知道该安慰她什么,只是觉得有些对不住那个男人。当然,在这里做的一切桃子帮过她很多,自己也很抱歉,随后就偷偷打电话给家里,让老爹给她寄了一笔钱。当初阿May选择这里,也是因为想过得更好,真的可以出人头地,不过现实太残酷。而她,幸运的是可以不用考虑到家里的负担,为自己奋斗而奋斗就行。可是桃子不http://www.99lib.net同,她每个月的工资有一部分得寄回家里,还要省吃俭用存钱供弟弟念书。这似乎就是她俩唯一的不同,桃子过得比自己更辛苦更累,还有更多的心理压力。
仅有的勇敢是否应该拿来说一句再见,深埋的情绪该不该以此来缅怀青春。我不擅长告别,你不擅长挽留。这欲望的大门一旦打开,就没有那么容易再紧紧关闭起来了。我想,你最好的归宿不应该是这样,你想,你能过得好便是我最好的欲望。你和我,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而我们却在同一个世界里有缘相遇。
“桃子,我觉得在这里太辛苦了,我想回家,你有什么打算?”虽然说得很干脆,但是阿May也是真心觉得桃子这朋友不错,见不得她过得太痛苦。“阿May你真的要走吗,决定好了吗?”桃子坐起身来,严肃地看着她,并且拉起阿May整个人来又重新问了一遍,“你真的要走?决定了吗?”阿May连连点头,斩钉截铁地说:“是啊,在这里又没什么出息,我不走还能干吗呢?就是有点舍不得你。”桃子背对阿May,开始默不作声。“我说,桃子,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啊,我俩还是好朋友,现在是,以后也是。”她从身后抱着她,能感觉到桃子整个人都在抖,而她一直忍着不哭出来。那天晚上,她们聊了很多,也哭了很久,最终阿May还是打算离开这里,桃子还是选择留在这里,就算回老家,工资还不如这里,赚得少之又少,虽然老家的工作可能轻松点,但是绝对没有这里高。阿May让桃子跟自己回自己家那边,她摇摇头笑着拒绝了阿May。其实自己也知道桃子的状态,她们两个人的自尊心都很强,有时候强到想要违反自己内心的想法但是做了一定会后悔,强到会伤害自己,伤害彼此,但是结果并不会改变,只是过程让人难以承受。
桃子吃着牛肉面说:“真好吃。”然后傻乎乎地看着阿May笑,阿May什么都没说,笑着看桃子那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说实话就是有点心疼她,当然阿May也心疼自己。那段日子里感觉什么事情都不如意,只有自己发工资这一天才觉得稍微有点底气。她们不曾想过做点别的事情来改变自己的生活,只是一味地埋怨日子过得太苦九九藏书网,工作太辛酸罢了。即便如此,她们也实在没有精力和其他的能力来做多余的事情了。早出晚归的工作,回来已经累成狗,再去想象其他的生活简直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一眨眼就快过年了,她俩再三决定今年不回老家,待在这里做点什么,如果再做不出点成绩来就真的没脸回家了,这是她俩头一次有了豁出去的想法,心里一直被禁忌着的地方终于打开了一扇窗。
桃子并未给她打过一通电话,只是发了一条短信:阿May,辛苦你了,也谢谢你。至今为止,自己也不懂她们之间的情谊在她心里是怎样的一个位置,只是觉得她是一个腼腆的好姑娘,一个不善言辞却拥有太多情绪的女人,想来这是最好的道别,也是最舒服的再见方式。
“上次那事儿我真得好好谢谢你,过几天我生日,你带上你朋友来参加我的生日派对吧。”阿May点了点头,爽快地答应了。“还有,你是不是有话对我说?”这男人也不是真傻,应该是看出来她们有事相求。“我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我俩最近手头有点紧,遇到了点事,想请你帮个忙,你不答应也是正常,就是我俩在这里也没什么朋友了……”话音刚落,男人就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我能帮的我当然帮了,那需要我帮什么?”听到这里她们俩自然是喜出望外,不过这时的阿May似乎又改变了主意,可能真的是所谓的自尊心作祟,加上先前桃子对她说的一番话,想来也不是没有道理,可能真的是世界不同,就无法做朋友吧。开始矫情的心理变化,让阿May无法再开口说出半个字,默默吃完了这顿饭,然后带着桃子迅速离开。反倒是桃子回来后非常生气,大声斥责阿May说:“为什么不继续说下去呢?当初不是决定好了吗,那时候我劝你别说你还不答应,现在我都准备好了你怎么又反悔了呢?”当时的阿May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桃子解释,自己的第一反应是不应该这么做,其实她们决定好了要如何装可怜骗取男人的同情,然后偷偷骗他一笔钱就离开这里去做点小买卖。他本来就是个有钱人,更不会在意那点钱,阿May自然是明白,但是一想到心里面抵抗的思想,觉得自己的做法很肮脏,不能因为对方喜欢自己而这样落井下石。当然,这个要钱99lib•net来解决生活的方式,让她和桃子面临岌岌可危的状况。房租要交,饭要吃,日子还得过,但是她们实在是没有更多的资金来维持在这里的生活。在这里的时间越久,似乎生活就越来越艰难。偌大的城市,并非是当初想的那么乐观,以为自己的一腔热血就能够闯出一番天地的,没有后台,没有靠山完全拼不过那些人。同样很努力工作,很刻苦地学习经验,到头来还是混得一个小小的职位。
“可是我们在这里无依无靠的,找谁帮忙都不可能会答应我们啊。”看来阿May心意已决,铁了心要投靠那个男人,“桃子,我们这也不是没有选择嘛,再说我们借了钱又不是不还给人家,不要那么担心啦。”桃子还是觉得这样不好,那样不行,她们争吵了一些日子,得不到最终的结果索性就不理对方了。
“想吃什么,点吧,别客气。”男人开口说话,她们自然也不会客气。桃子点了想吃的东西把菜单递给阿May,阿May点完又把菜单转递给男人,他倒也是很痛快,点了很多特别贵的菜,这让她们感觉十分好。男人肯给女人花钱这自然是会让女人好感倍增,虽然就一顿饭,也能够看出他是个大方之人。吃着饭,他似乎看出来对面的她俩有话要说,便识趣地开了口:“很荣幸能请你吃饭,感谢上次你救了我。”其实就在几个月前,这男人在阿May公司天台寻死觅活的,阿May那天又是因为工作挨批就去天台抽根烟发泄情绪。那个男人正好和交往了5年的女友分手,在天台学别人自杀,被阿May骂了两句就骂醒了,也不知道那时候哪儿来的勇气,噼里啪啦的一通犀利的话语就出去了,觉得他人生并没有那么地不完美,不过失个恋就要轻生,那她和桃子已经死了八百回了吧。事后回想,倒吸一口凉气。他要是死了,自己不就是这起自杀案的疑凶吗?想想还挺恐怖。不过,幸好。他没死,自己还交了一个朋友。
桃子当然是一个劲儿地摇头:“阿May,你不要联系这种公子哥,他们的世界和我们的世界不一样,或许找他开口帮忙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我们所想的那么简单了。”桃子是担心阿May被别人骗,也担心她万一做出错误的决定,到时候回头太难。
那晚他们三人在高档的餐厅里面面相觑。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