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d you
目录
Find you
上一页下一页
当时的我总觉得自己做了一些奇怪的事,是身体里的另一个自己在借机作祟。干了一些坏事,安慰自己并不会得到报应,那并不是本人所为。我总在找另一个自己,另一个可以驾驭住当下的自己。梦想大的时候,常常喜欢逃脱,而没有梦想的时候,又会横冲直撞,这是我们年轻气盛的体现。可是你说:“并不是,那是因为我们没有目标,不会坚持,那简直就是一个蠢货的表现。缺德的事谁都做过,别不承认自己不堪的过去,也别硬生生抹掉一些你不愿记起的画面,那是完整的,也是真实的。”
被世俗磨平棱角之前,尽情放纵,大口吃肉。哪有人真的无时无刻不在快乐着,无非就是那一点点莫名的感同身受和归属感才觉得安慰。活在记忆里的人是不是傻子我不知道,但大多数快乐的人都是记性不好的。
爱情中,我们都会变成主动的一方,也会变成被动的一方。主动决定我爱他胜过爱自己,被动显示他爱我胜过我爱他。你不理我,我不理你的默契会让爱情决堤,然而冷战也会让被动方醒悟,这是最好的,最糟糕的就是理所当然的你必须理我,而不是我去找你。本来就是相互拥有的感情,一个人怎么走,一个人能走,我们原本就不需要在一起。
那一年我们一定写过同学录,而我也因为一张同学录与她冰释前嫌。两年多没有理对方,毕业的前几天,大家开始忙碌着互相传递着这玩意儿,有些人写得很认
九*九*藏*书*网
真,有些人写得很随意。当她把一张同学录放在我的桌面上,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我感觉我们和好了,至少我觉得。我并没有很认真地回答上面的问题,连星座也懒得写。我只写了名字和我想对她说的话。“希望我们能一直这么好。”这句话,我想了很久才写上去,不知道写什么能够让她明白,或者让她不要忘了我,思考了半天,最终还是写了那句一直想对她说却没有说出口的话。庆幸的是,现在的我们还很要好。
一个性格好的自己,与一个性格暴躁的自己,我们徘徊在该发脾气或者忍耐之间,一些事情改变不了局势,一些人也说服不了主人公,往往就会开始一场无休止的战争。惹怒自己的并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本身。这句话我显然不认同,当我们处于安静的时候,不会无端地去生气,更不会带情绪地去憎恨谁,而在被点燃之前,一切平静如秋。一个小小的火苗,能够引发一场火灾,同样一个人的挑衅和一句离间的话语,也会令人火大。有一天你问我:“你怎么看待好脾气和坏脾气?”我说:“曾经以为好脾气能够带给自己更多的人脉,抑或是更宽广的发展机会,从而使自己能够得到更多的回馈。事实证明,一味地微笑待人,不争不吵,不去计较,不见得会得到更多。这年头做自己的人少之又少,晋升的都是表面功夫,而我何尝不是如此。更辛酸的是偶尔还藏书网会违背自己的初心,而做一些不喜欢却又不得不做的事情。每每如此,开始恶心自己所走过的虚伪历程。”你说:“人生会有许多的不如意,你要看清楚当下,要把握住现在。”我认为你说得很对,我又认为这并不是唯一的选择。你还记得吗?当时我问你:“你知道黑夜为什么能够使人安静到能听到心跳的声音吗?”你告诉我说:“也许是因为四下无人,也许是孤单来袭,也许是你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能够促膝长谈的知己。然后开始发慌,开始思考,开始冥想若干年后的自己会不会一直如此。”
生活让我们的人格变得一重加一重,白天认真工作,微笑待人。晚上或许就是夜夜笙歌,豪情万丈。喜欢听人讲故事,因为故事能够反映出一个人的生活状态,喜欢和别人心灵交流的感觉,即便对着发光的屏幕,即便是陌生人,聊得来心里也会备感温暖。一开始我迷失自己,最后我寻找自己,我们每个人都曾在自己的世界里迷路,走不到终点,到不了未来,一路上我们并没有掉眼泪,只是觉得有些孤单,有些落寞。找到那个真正的自己,回到你最想过的日子。有时候性格比性别还难改,但是我们一直在寻找另一个自己。
不曾听说自己还能变成你喜欢的样子,不曾发现你也会因为我的情绪而产生微妙的变化,也不曾看到过你在众人面前哭泣。
那天,他没有在约定的时间里及时赴约,然后你失望而归,并http://www.99lib.net不是因为他不遵守约定而生气,而是自己过于期望而失落。人总是会为自己在乎的东西去找一个借口来搪塞,也会因为喜欢的人而勉强自己,不是不知道这样并不好,而是控制不住那种行为举止。当我们喃喃自语该如何是好时,又会因为他的突然出现而欣喜万分,而我,也是如此。
我曾经讨厌一个人,讨厌到无法忍受多看她一秒钟。那时候年幼的自己把她的布娃娃偷来扔进垃圾桶,让她哭了整整一天,也难过了好久。然后,我开心了很久。那时候觉得自己很厉害,能够做自己想做的,得到自己想要的。虽然明白偷别人东西是可耻的,但还是做了。时过境迁,偶尔回想起自己当年犯的错,也会冷笑自己当时是因为害怕被人取代,也是因为自己拥有太多的不安因素,其实最卑微最渺小可怜的还是自己,并不是那些看着你哭看着你无可奈何表情的人。在那之前,我没有要好的朋友,难得认识了一个自认为的好人,以为这就是所谓的好朋友,急匆匆地就想告诉他所有自己的故事。不料,他并不是我所想的那样赞同我,而是和那些人一样把我当成了怪物。他曾说:“你是不是精神**了?”他曾大声骂我有病,他也曾和我绝交,为了不想看到和我走在一起时投来的异样眼光。你看着我说:“那你有没有找到改变的方法呢?”我说:“我有,虽然知道我的青春没有太多很美好的回忆,但是那些不99lib•net堪的过去竟成了当初唯一能够回味的故事。做了那么多错事,我也曾想过要变成一个大家都喜欢的好人。然后每次按照逻辑顺序发展,当你下定决心,痛定思痛地改变去得到认可的同时,人们都不愿意相信我,怪自己不够聪明伶俐冷静处事,也怪他人的不理解。”你语重心长地说:“当你自认为想要变得更好的时候,先要得到自己的认可,再去寻求别人的支持。”后来的我,一直在寻找自己,另一个可以让我变得更好的自己。我说:“我会尝试着做到最好,让他们都承认我。”你欣慰地看着我的改变,你告诉我:“谁没有个糟糕的过去,谁没有个年少轻狂的时候,你我都一样,只是你和我或许是截然不同的经历罢了。”我喜欢与你交谈,喜欢你的冷静,喜欢你的从容,更喜欢你的接纳能力和世界观。
我记得你说过:“有些朋友并不是刻意去认识,也不会强制自己去维持那段关系,长久不联系的我们,或者几年也不见面的我们,约个时间聊天,又会像从前那样侃侃而谈,聊聊最近的生活和经历,似乎有太多讲不完的故事要急着告诉对方。”我还记得,每次分别之际,我们又会偶尔感伤,分开之后,又会回到自己最初的生活,并不会影响自己的好心情,这是我认为的一种最舒服的老友关系。
即便你有过很多的经历和经验,也会在同一个地方栽倒,并不是不知道那是一个坑,是你自己愿意跳下去,是你自己愿意试着去相信九九藏书,而那时候的自己已经对会发生怎样的结局全然不在乎,而是在乎这个过程里自己能够得到什么,学会什么或者改变什么。我时常拉着你喝酒谈天说地,我说我很害怕这个,也很害怕那个。但是你说:“时常担惊受怕的人有时候还是非常勇敢的,会把害怕放大一百倍,然后恐吓自己会死掉一般,又抱着必死的决心,做出了勇敢的举动,或许你和我就是这样的人。”
每一次面临一个重要的决定,我都会试着让自己极度恐惧,但好像拥有强迫症似的非得去死一次才不后悔。所以,我并不是一个逃兵却也不是一个强者。强大的人似乎都心思缜密,强大的人似乎都拥有魔力。从小爷爷告诉我,人要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做人,我没听。老爹从小告诫我说不要拿别人的东西,我没听。奶奶从小教导我说不要总是一副别人欠自己钱的表情,要学会原谅别人,我没听。告诉过我这些话的人,是为了我,为了我能够得到别人的认可而语重心长。长大之后我才明白,这些简单的道理有多重要,然后开始艰难地追上脚步,去完成那个从来没有达成过的提醒。一开始你这么做,就不会太累,但是我发现越是后来醒悟的人,越是记忆深刻。
我知道敏感的人内心比谁都要强,缺乏安全感的人给予别人的安全感绝对是意想不到的强大,出乎意料就是形容这类人。我们或许能够给人温暖,却永远无法温暖自己,同样渴求得到别人的温柔,善待自己,待自己一如既往地好。
更多内容...
上一页